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丑皇》
丑皇

31 end

张平沉默。

离他们约有两米远的前两名侍卫在想要不要再把距离拉远点?

“我错了,”平武帝诚恳地道:“我发誓下次再也不把你吊在金銮殿里乱搞。”正好试试其它宫殿。

“叶詹疯了。”

张平眼角抽搐。

本来跟在他们身后五步之遥的最前面的两位侍卫齐齐一顿步。直接造成了后面的侍卫又跟平武帝和他的太监总管远了一米左右。

就在朝中流传出平武帝礼贤下士、几番亲自上门请韦家父子出山辅佐朝政的美闻时,我们的平武帝游游哉哉带着他的总管太监张大侍人、晃到了这段时间人人闻之变色的天牢。

“你舍得吗?”

这两人看来已经完全忘记了那六名可怜侍卫的存在。就在天牢大门外用眼睛展开了搏杀。

“皇上驾到--!”总算有那眼尖的人看到了当朝皇帝。毕竟就算没见过,但那一身龙袍还有绝对独一无二的相貌,已经足够说明来者身份。

皇甫桀挺起胸膛摆开架势,张平退后一步做好侍奴的本分,两人一前一后在众人跪迎中走进阴暗的牢房。

从惠王逼宫事败到现在已经过去一月有余,皇甫瑾也就这样被关了三十多天。此时看到一身光鲜气势逼人的平武帝出现,也不起身,就那样坐着。

现在的惠王已经看不出曾经身为一名王族的风流潇洒。他看起来就跟天牢中其他囚犯一样,肮脏、憔悴、衰弱、充满死亡的气息。

张平看了当今天子一眼,堂堂惠王会变成这幅凄惨模样,不用说肯定是旁边这位让人特意关照的结果。

不用打、也不用刑,只要让原本高高在上的皇子得到与一般囚人一样的待遇,几顿馊饭、几个耳光、带有侮辱性质的谩骂、充满虫鼠及异臭的牢房,再加上天牢这座充满黑暗与绝望的空间,这种从天堂落入地狱的落差,要不了多久就能夺走一个人的神采,甚至尊严。

“都退下吧。”平武帝对身后摆摆手,侍卫及狱卒得令,无声退出。

“二哥,你看起来似乎还不错。”

“托福。”皇甫瑾阴森森地道:“你什么时候问斩我?”

“嗯……”平武帝负手认真思考了一会儿,“你为什么认定朕会杀你?”

皇甫瑾目光不由一跳,缓缓道:“一山不容二虎。”

“哈!”皇甫桀摇摇头,笑道:“原来二哥是只老虎,怪不得与皇位无缘。毕竟只有龙子才能坐得皇位不是吗?”

皇甫瑾气得瞳孔收缩,“你不用特地跑来耀武扬威,成王败寇,本王既然输了,自也敢承担这个后果!”

“后果?什么后果?”

“无非一个死字。丑四,你不要太过分!”

“你想死?既然如此,朕也就只好成全你了。”皇甫桀无奈地笑笑,回头对身边的张平道:“真是,本来看在兄弟一场的份上,想让他去守皇陵。结果他还非要求死不可。不愧是心高气傲的二哥啊,士可杀不可辱,高洁得很。”

“你会放过我?”皇甫瑾压根不信。

“你也可以试试重新招兵买马,看能不能一圆你的皇帝梦。”皇甫桀一脸无所谓。

皇甫瑾愣了,表情也有点呆滞。毕竟一个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人,突然听到不用死了,而且对方还要给他自由时,他不信自己的耳朵也很正常。

惠王不愧为惠王,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冷笑道:“如今天下已在你掌握之中,你又是父皇亲自传位于你,我这个乱臣贼子就算能出去还能有什么作为?”

“呵呵,二哥,你在向朕示弱吗?”皇甫桀那种居高临下饱含讽刺的笑容真的让人很不舒服。

可皇甫瑾竟忍了下去,“我有三件事要问你,望你能够解答。这样我就算死也能死得明白。”

“你问。”皇甫桀表现得很大方。昨晚的张平让他……很爽。通常性/欲得到充分满足、而且连一些不能说出口的阴暗欲/望也能得以实现时的男人,心情总是很好的,看什么也会比往常顺眼很多。

“父皇当真要把皇位传给老五?”

“嗯。”

“当初在郊外刺杀老五的刺客是不是你派的?为了让父皇派出侍卫,让我看到父皇的想法,进而取信于我?”

皇甫桀笑而不语。

皇甫瑾也不用他回答,看他表情就知道这是对方安排的一个计谋。

“你跟杨晓串通好了?当时我就觉得奇怪,怎么京城第一高手的杨都尉竟会败在马上称雄的陶正刚手里。那么老五呢?他是不是没有死?如果老五死了,杨晓绝对不会答应你演这出戏。”

“你猜得没错,老五还活得好好的。”不仅他活得好好的,连他那对爹娘如今也在江南某个富饶的城市活得滋润得很。哼哼!平武帝充满愤怒地瞟了身边某人一眼。

张平抬头,研究天牢房顶是否如想象中一般结实。你都因为这个理由,让我这样那样了,你还想怎样?

再说你本来就不想要舒王的命,舒王也没有当皇帝的意思,如果他有,就不会同意帮你。既然如此,干脆让人一家团圆,皆大欢喜有什么不好?报复来报复去有啥意思?

皇甫桀这么一个人精怎么会不明白张平的心意,不过做做样子总要要的。否则他哪来理由把武功比他高明的张大太监给吊在金銮宝殿里任他欺负?其实该发泄的也都发泄了,放了一个再放第二个也不再是难事。再说,他还怕他们造反不成?有种就卷土重来,正好给他杀光的借口。

“叶詹呢?他是否还活着?”

“咳,二哥,你说只问三个问题,现在已经超过了。现在朕最后问你一遍,你想活还是想死?”

皇甫瑾沉寂良久,静静地道:“活,我想活下去。”

“很好,你求朕吧。”

一片寂静。只见那位芝兰玉树的二皇子一幅恨不得杀死皇甫桀再杀死自己的表情。

“叶詹还活着,他没有背叛你,他……还等着你去照顾他。”张平丢下这一句就转身往外走。

皇甫桀撇撇嘴,骂了一句:装什么善人!

皇甫瑾先是羞愤欲死,接着就是一喜,随后又是对那个忠心下属的担忧。几番心情变化,脸上一阵火辣后,心境也渐渐平静下来。

“扑通。”这位心高气傲、除了他父皇母后外从不在人面前低头的二皇子在皇甫桀面前重重跪下。

“草民皇甫瑾恳求吾皇开恩,饶草民不死。草民发誓,草民将终生看守皇陵,永不踏出皇陵范围一步。如违此誓,天地不饶,魂灵俱灭!”

平武大帝的时代开始了。

传说这位平武大帝有着龙王一样的外貌,观之就知其不是凡人。可因他貌相实在异于常人,也有人暗地里叫他丑皇。

而这位丑皇似乎心胸相当广阔,就算有人当面骂他丑,他也能不介意地笑笑。

除了心胸开阔外,传说这位平武大帝也是位相当重感情的人。

史书记载,惠王皇甫瑾犯下逼宫此等不可饶恕的重罪,平武帝竟然也放了他一条生路,令他终生看守皇陵。

而他其他两个兄弟,舒王皇甫琉在此次逼宫事件中侥幸未死,伤愈后便离开京城周游天下,平武帝也随他去了。

最小的七弟皇甫琮被立为太弟,离开母妃搬入东宫,奉宰相风雨山为师,学习治国。

除了对兄弟外,平武帝对百姓也很好。他最大的政绩有四个方面:废除贱籍不能科考的制度;致力于农业发展;着重海防军备;鼓励商人跨国贸易。

平武大帝在位二十三年,把一个原本就根基厚实的国家更是巩固得哪怕后面三代皇帝都败国、也能勉强撑到第四代的地步。

所以平武大帝的民声真的很不错。不错到老百姓们一提起这位没女人缘的皇帝就忍不住唏嘘的地步。

你看看哪代皇帝像他这么可怜的?刚登基就死了爹,得守孝三年不得纳妃。三年还没到呢,他在尼姑庵修行的娘也去了,这下又是三年守孝期。这孝顺劲儿都成了天下父母教育儿女的楷模。

好不容易熬过了六年--其实很多人都在怀疑他是否藏了几个娇娃在后宫,否则哪个正常男人能忍受六年没房事?可惜除了一个登基前娶回来的言昭仪外,平武帝的后宫冷清得可以。

要说这言昭仪也有意思,你说宫里就你一个名正言顺的皇帝老婆,你还不赶紧施展媚功爬上皇后的宝座,再生几个皇子公主巩固自己的地位吗?她不,这位言昭仪在宫中就像一位隐形人一样,连宫里举办的宴席也不怎么出席。据说她怕平武帝得很。就因为这个传言,老百姓们便认定这是一个以貌取人的肤浅女子,自此就把她给忘了。

六年后,天下人都在等着这位平武帝纳妃选后。结果又出事了。

六年来,大亚国泰民安,就连灾情也没出现过一次。这可是了不得的出奇事。要知道那天旱地涝还有虫灾什么的,每两年都要闹上那么一次,这次怎么隔了六年还平安无事?

好了,司天监的大国师跑出来说:因为当圣乃龙神下凡,故天佑大亚。而龙神不得随意与凡女结合,今后为了不触怒天庭违反天规,平武帝只能等待神女降世。

此话一出,想把女儿塞进皇宫的人基本死心了。当然也有幻想自己女儿或姐妹就是神女的人,可是总经不过司天监的考验。

“废话!你让一个女人脱了鞋子从钉板上踩过去她能不流血?”太监总管张公公一口道破秘辛。

“就算这女人脚底的皮够厚吧,还有第二关。让她和一只饿了三天的老虎关一个笼子里关上一天,不死不伤就过关。你要不要来试试?”

张公公喝口茶,摇头道:“这还不算最变态的,第三关你要是能过,就算皇甫桀那厮打滚耍赖,咱家也会逼着他让他把你封作皇后。这第三关就是你得跟他有一样的脸!明白吗?就是你也得有一对高耸的眉骨,还得从眉心延伸出一道人字形的血色胎记。这三关你都过了,你不是神女也是神女,你要不想当皇后,咱家就把这太监总管的位置让给你。”

可能有人会奇怪,这位张公公是何方神圣?

说起这位太监首领张公公,那可是大大的名人。几乎就和平武大帝一样有名。

有人说他就一侍候人的普通太监;有人说他是专门保护平武帝的绝世高手;也有人传言这位名叫张平的张大侍人长得是那个天香国色妖娆动人、比女人更像女人、比男人更具风骨、见者心迷,乃一真正的祸国殃民的妖孽。

总之,这位张公公很神秘,就像他和平武帝的关系一样神秘。

平武帝不能和凡女结合,那妖孽呢?男人呢?太监呢?

皇帝和太监,还是没有老婆滋润有性/欲有能力和同样没老婆滋润但有性/欲没能力的两个。这两人一天十二个时辰,人眼睛看得见的就有六七个时辰待在一起,你要说他们之间没奸/情,谁会相信?

老百姓的想象力是无穷的,对于精神生活贫瘠的老百姓来说皇家的私事就是给他们带来娱乐的精神食粮。平武帝没有女人缘没有关系,这不有现成一个宦官在吗?所以民间在提起平武帝时一定会提起他身边那位总管太监张公公,提起张公公那肯定会联想到当朝皇帝。

老百姓们满足了,至于两人间是不是真有这么回事--谁还管这些?野史野史,既然是野史,你考究那么多干啥?

话说二十三年后的某一晚,已年过半百但因习武保持的跟三十余岁的人没多大差别的张公公,在一场激烈的龙争虎斗后,全身脱力地趴在龙床上嘀咕道:

“想我飘渺仙客称雄武林多少年,却没有自己独创的武学,这样也算不得一代宗师。你看我要不要到江湖上多历练历练,说不定看多了,就能自己独创呢?”

一只大腿架在张公公屁股上的平武大帝摸着爱人的背脊,懒洋洋地回道:“你还嫌自己跟人比拼的少吗?独创武学,并不一定要在招式上,否则换汤不换药有什么意思。你要么就干脆标新立异,想出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要么就别费那个脑筋,留点力气多陪我双修。”

“你那叫双修?你那也叫双修的话,妓院那些能折腾的恩客和妓/女都能成仙了!哎哟我的腰……你也不看看我现在是什么年纪,你就折腾吧你!折腾断了,你侍候我。”

“真断了?我摸摸。”

“你摸哪儿去了!”张公公抬头吼。

平武大帝一只手在他家老头身上不干好事,一只手扣住张平的脑袋不让他动,嘴巴朝着嘴巴就亲了上去。

“唔唔……嗯嗯……”我决定了!我要创造一门只有太监才能练的绝世武功,凡是想练的人都得给老子挥刀自宫!

第二天早上,饱受上司三十来年性骚扰的张公公决定用行动表达他的愤慨:一个招呼都没打就跑了。他要找个清静地方创造他的绝世神功去。

于是,当天的早朝上平武大帝找了一圈没找到应该站在阶下的张公公后,当即立断,立刻下旨--退位!

这死老头!一大把年纪了还装什么嫩,竟敢给他玩离家出走的把戏。最可恨的是这次竟然连招呼都不打一个,以前走至少还跟他说一声。

姓张的,你有种别让我逮着你!

平武大帝怒气冲冲地下朝,还没走回寝宫,就看迎面跑来一个人。

“皇、皇上,张公公……张公公他……”

“他怎么了?!”平武大帝急道。

来人总算喘过一口气,“张公公从最东边的宫墙上掉了下来,像是闪到了腰。现在太医已经赶过去了。”

怔愣半晌,平武大帝缓缓吐出两字:“活该!”

“三年后嘛,我那位做尼姑的母亲也差不多要去见佛祖了吧。”

“……你还真敢说。”

“有什么不敢的?张公公,张大侍人,你信不信如果今晚你再把我关门外,明天我就下旨封你为皇后?”

“皇甫桀,”

“在。请问张公公有何吩咐?”

“听说礼部正在筹措第一次选妃。”

平武帝镇定地道:“朕正在服丧,要守孝三年。明日朕就昭告天下。”

“三年后呢?”张平冷笑。

“好吧,大不了以后上书房的书案也不用了。”

“也绝不再坐在龙椅上让你为我吹箫。”

张平怒瞪他。当今皇帝对着他的太监总管恬不知耻的阴笑。

“你迟早一天会逼我杀了你。”

“那你说我们把我二哥也送去给叶詹作伴怎么样?”

“你还不如杀了他给他一个痛快。”

“哦?”

“关那地方,换谁谁都会疯。”

“好死不如赖活着啊,想当年我就是抱着这个想法,熬到你来解救我。”

“皇甫桀,你现在说什么好听的都没用。”张大侍人也不知想到了什么,气得咬牙切齿。

阅读丑皇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