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君子一诺》
君子一诺

第39章

“我知道。”许一昊略略一笑,半晌后说,“我第一次遇到她是在英国,她来旅游,又跟旅游团走散了,她英文也不好,问不到路,独自一个人不知道怎么办,在路边急得直跺脚。我就帮了她一下。再后来我回国了,在我爸的朋友家里又遇到她。后来才知是双方父母安排好的。”

“原来这样,”苏措扑哧一笑,站起来,“想不到最后你跟王忱成了一家人。”

“你跟陈子嘉真的准备结婚?”许一昊转头看着她,静静的问。

许一昊静静看着她,等着她说下去。

苏措一愣,避而不答:“你跟李医生呢?”

许一昊点头:“大概在年底。”

三十九

“有没有看到美女?”苏措撇嘴。

“没有看到谁比你还美,”陈子嘉笑了几声,坚持不懈的问:“阿措,有没有想我。”

苏措不理他,拿别的话去搪塞:“你先告诉我你去意大利做什么。”

“我记得,是我先问你的,”陈子嘉的声音透着无奈,但最后却先笑起来,“准备买东西,买的什么回来你就知道了。好了,你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吧。”

咬咬牙,苏措就是不肯说:“回来再告诉你。”

挂上电话后想象陈子嘉的表情,苏措不由得暗暗笑了。本来以为能睡个好觉,可那晚她诡异的没有睡好,总是奇怪的醒过来。起初她以为自己是给热醒的,第三次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根本不是,外面正在下雨,雨滴轻轻拍打着树叶,夜晚的风钻进屋子,不知道多凉爽。

第二天她精神不济的上班,总觉得眼角在跳。同事们都诧异的看着她,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同情的说:“小苏啊,没睡好?”

苏措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一直到中午吃饭时都心神不宁。食堂里有电视,大家都是习惯了边看边说话,她头一次没有跟大家一起聊天。起初的话题是什么她没有细听,只知道后来讨论的是天体物理中的背景辐射问题,听着听着她下意识的抬起头来,恰好瞥到电视上正在播放的新闻,是关于飞机失事的报道,起初她没有在意,可是在听到从意大利起飞回国那几个字一瞬间浑身都凝成了冰。她霍一下站起来,死死盯着电视屏幕,隐隐约约听到电视里的那个声音在说,恐怖分子劫机,飞机坠毁,伤亡人数未知。

因为太紧张她怎么也想不起陈子嘉的电话号码,她转身跑回实验室。天光暗昧不清,她半点看不清脚下的路,上楼的时候眼前一片模糊,台阶开始扭曲抖动,她一脚深一脚浅,仿佛踩着棉花朝前前进。实验室没有人,她的包就放在桌上。她克制住双手的颤抖,才勉强拿出了手机,调出陈子嘉的号码。随后柔美的女声提示用户关机的答复,然后就转到了留言信箱。

他从来不会关机的,除非是在飞机上。手机“啪”一声落在地上。无边无际的夜色弥漫上眼前,窒息和绝望铺天盖地的袭来,若干年前曾经体会过的感觉毫不客气的第三次拜访她,冰冷死亡的信号从她心头某个地方升起来,蛇一样的盘踞在她的心口,对她吐出鲜红的信子。她想尖叫逃离,却只听到自己的声音细若游丝。

前眼彻底的一黑,她顺着墙滑下去。彻底的晕过去前,她脑子里闪过的最后一个念头,是把苍老的声音,声音在说,孩子,你看,死总是自己的。

醒过来时,苏措看到的第一眼就是白得吓人的天花板,她坐起来,才发现自己在医院里,病房空荡荡,身边一个人都没有。药水的味道刺激了她,本来浆糊成一团的思绪陡然清晰起来:飞机失事——

苏措浑身不可抑制的发抖,她把头埋在膝盖里,蜷缩成了一团,可以就连这样还是冷,冷得直哆嗦,她听到自己浑身的骨头都在发抖。从未有过的心酸和悲愤涌上心头,她再也忍不住,抱着腿嚎啕大哭,哭得撕心裂肺。多少年积攒下来的眼泪再也收不住,流到嘴里,又咸又苦。她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想再次昏过去不省人事,可是偏偏清醒得很,刻骨的清醒。

从小到大,她所经受的一切再次浮现,她抓住命运大声质问,为什么总是这样,你为什么这样对我。可是命运却不理睬她,毫不怜悯的穿过她的手心里游开了。车子从悬崖上翻滚下去的时候,爸爸把她紧紧抱在怀里,说,阿措别怕别怕,然后血就从他的额头流了下来,打湿了她的脸。恍惚中,她站在高中的教室里,同班的沈思录朝她走过来,哭着说,江为止不在了,我们再也见不到他了。

忽然被人紧紧抱住,那个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不停的说:“阿措,我在这里,我没有上那趟飞机。我在这里。”

她抬起头,看到陈子嘉的脸在她的泪水中抖动着,英俊的脸上写满焦灼心疼,眉宇紧紧锁住,那双眼睛黑的好像墨玉,深深的看着她。他的怀抱还是那么温暖,身上淡淡的香味也丝毫没有变化。他抓着她的手贴到自己的脸颊上,反复的说:“你看,我没有出事,我就在这里。”

为了确认什么似的,她死死抱住他的腰,声音和眼泪却收不住,俯在他胸口继续哭。她哭得天昏地暗,仿佛五脏六肺都给哭的移了个位子。她哭得什么都不知道,唯一确认的,陈子嘉没有出事,他终于回来了,现在的的确确把她禁锢在怀里,细细密密的吻着她的额角发际。上天到底还是宽待她,给她留了一条活路。

终于哭得没了力气,苏措把头埋在他的胸口,一字一字说:“我想你。”一说话才知道嗓子已经哭得沙哑。

陈子嘉播开她的额前的头发,吻干她脸上的泪水,最后停在她哭得红肿的眼睛上,轻轻一掠。

“阿措,这辈子,我都不可能离开你。”

苏措起初没说话,依然维持着在他怀里的姿势不变,最后说:“你不能在骗我爱上你之后出事。如果你不回来,我恨你一辈子。”

“我不能让你恨我,你在这里,我怎么能不回来……”说完这句,陈子嘉意识到什么似的浑身一僵,捧着她的脸,直直的看向她的眼睛,严肃的问:“你刚刚说什么了?”

苏措擦擦眼泪,疑惑的看着他,“我说你不回来的话,我恨你一辈子。”

“不是这句,”陈子嘉摇头,追问,“前面那句。”

苏措咬着唇,想了半天后脸一热,却说,“你为什么在医院?”

“这个时候,你不能顾左右言他。”说完陈子嘉眉毛一挑,勾了勾唇角,唇就覆上她的,温柔缠绵的吻她。苏措简直无法招架,头晕脑涨,缺氧之下大脑几乎再次罢工。

半晌后陈子嘉松开她,一脸笑意:“想起来了么?”

苏措瞪他一眼,可惜她哭得红肿的眼睛和苍白的小脸看上去实在毫无威严可言,反而荡漾出不可思议的温柔;陈子嘉浑身一酥,身体哪里还由得自己做主,再次吻了上去。

第二个绵长的吻结束,苏措推开他,手一摊:“给我。”

“什么?”陈子嘉眼睛闪过一丝迷惑。

“戒指,”苏措盯着他,“你不要告诉我,你特地去一趟佛罗伦萨居然忘记买戒指。”

陈子嘉笑了,摇摇头:“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

说着他从怀里拿出个小小的盒子,里面躺着一枚粗看简洁,细看却无比精致的银色戒指,熠熠生辉,光似乎比病房的灯光还要亮。苏措伸手要拿,陈子嘉不让,托起她的左手,小心翼翼的带了上去,再放到嘴边轻轻一吻。她肤色极白,手指修长,戒指戴在手上非常漂亮,仿佛天生就应该带着它。

苏措看着戒指出神,她半点都不在乎这花了多少钱,她只是在想,他花了多少时间才把这枚戒指挑选出来。

陈子嘉微笑解释:“当时看花了眼,最后才发现它,所以耽误了飞机,只好转机回来。刚下飞机就给你打电话,你的同事说你昏倒了,我几乎吓的都要疯了,匆忙的过来。好在你没事。”

苏措这时才注意到他眉宇间的确有股奔波后的风尘,心头一暖,人再次就靠在他怀里,低声说:“幸好。”

尽管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建设,真的上门拜访的时候还是有点忐忑不安。苏措心里念叨着“丑媳妇总要见公婆”这句话,分出一部份精神打量周围。这一带虽然在市区,她从来没来过。车子开进有哨兵的大院,苏措终于看到院子里绿树环绕,其间分布着零散的小楼。

陈子嘉从未见到过苏措紧张,停下车后凑过去吻她的额角,信心十足的说:“放心,你绝对不是丑媳妇。”

那时候已经接近傍晚,他的笑容在阳光下沉淀得恰到好处,使得苏措很快很快冷静下来,她挽着他的胳膊进了屋子,意料中的看到客厅里闲坐聊天的一大家人,心里没来由地一个哆嗦。那哆嗦也就是一瞬,真的站在陈子嘉的父母面前时,她已经彻底的平静下来,从容得体的跟他们一一见面。

陈母是那种一看就知道年轻时是个罕见的美人,因为年纪的增长,现在看起来美丽虽然不复当年,但是,举止的优雅得体与日俱增。陈父是在电视新闻里经常见到的面孔,此时站在她面前对她露出礼貌的微笑。他既威严又平易近人,两种本不可能出现在一个人身上的气质完美的融合在一起,看上去有着特别的风度。苏措总算是知道陈子嘉是身上的那种气度是跟谁学的。

她知道他是特地抽时间回来见未来的儿媳妇,可见不论怎么样,起码他们还是接受她了。在陈子嘉介绍完之后,她上前一步,礼貌的欠身:“伯父伯母,你们好,我叫苏措。”

说完她把带来的礼物双手递过去。她声音清越,态度不卑不亢,抬起头的时候眸子微微一闪,灵气自然就流露出来。尽管阅人无数,陈父还是极少看到这么灵动的眸子,他接过礼物后转交给一旁的妻子,心底暗暗了然,难怪自己的儿子对她一往情深,不是没有道理。

他和蔼的开口:“你好,子嘉时常跟我们提起你。在这里不要觉得拘束,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

陈母也走过来,笑着让苏措坐下,然后开始问她要不要吃什么水果,喝什么饮料。

除了他们,还有陈子嘉的两位叔伯和婶子,都在用打量和好奇的目光看着她,各自在心里给她打分。因为以前见过,苏措对陈子嘉的叔叔有点印象,不过她没想到他居然还记得她,于是抿嘴一笑,礼貌的问好,眼睛清澈之极。

“方姨今天不过来,我去做饭吧,小苏你想吃什么?”最初的一翻寒暄之后,陈母笑着说。

苏措立刻站起来:“我去帮您的忙。”

绝大多数的婆婆总是喜欢能干且会做饭的儿媳妇,这一位也不例外。陈母的本意也就是想考察儿媳妇下得厨房的能力,现在发现苏措已经超过自己的预期,她几乎是有点惊讶的看着她在厨房里切菜洗菜,专挑麻烦的做,忙着两三件事情,但是偏偏不乱。苏措切完肉片回头看到陈母的神情,腼腆的一笑:“伯母,我做得不好,您不要笑话。”

“已经很不错了。”陈母赞许,“看不出来你既会读书,又会做饭。”

“哪里,您过奖了。”

话音一落,陈子嘉走进厨房,笑着补充说:“没有过奖的。”

陈母瞥一眼儿子,到是笑了:“从来没见你进过厨房,今天倒是挺积极,怕我这个婆婆难为你老婆么?”

陈子嘉连连摆手:“哪里的话,妈,怎么可能呢。”

“你是我生的,我还会不知道你的想法?”陈母笑着摇摇头,知道他有话说,带上厨房的门先出去了。

陈母一走,苏措也就放心多了,不再那么拘谨,一边炒菜一边炖汤,一边忙问陈子嘉他们家的口味是重还是淡,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看到她忙碌的样子,陈子嘉也要帮忙,他打算帮着拌佐料的时候,被苏措拿勺子敲开,瞪他一眼:“你不要来给我添乱,去客厅去。”

于是陈子嘉只好站在一旁,看着她往锅里倒油放菜,怎么都舍不得走。她动作麻利熟练,却偏偏显示出一种细腻的感觉,陈子嘉满足的叹口气:“我记得有一年暑假,你也是做了一大桌子菜,然后王忱就说,谁娶了你,可真是有福气了,你不知道那时我多想跳出来说,我娶。”

苏措忙的团团转,没好气的看他一眼:“怎么还没出去?”

陈子嘉不但不走,反而凑过来从背后搂住她,下巴搁在她的肩头:“你到底是跟谁学的厨艺呢?苏智说你在家的时候也是不做饭的。”

那种拥抱的架势让苏措相信没有答案他是不会走的,于是解释:“高二高三的时候,我的同桌是个叫沈思录的女孩子,我们非常要好,天天都粘在一起上学放学。她家离学校很近,有的时候中午晚上我就去她家吃饭。她的妈妈,我叫她王阿姨,做饭特别好吃,我很好奇她怎么能把饭做得那么好,就缠着她学了一点。”

“沈思录?”陈子嘉说,“怎么以前没听到你提起过你有这么个朋友?”

“高考之后,我们就没有联系了。”苏措一默,然后说。

“为什么?”

苏措把火调小一点,再转身看着他,安静的说:“因为那时候,我们喜欢同一个人。可是,由于我的原因,她放弃了他。再后来,他不在了,我们没办法面对彼此,就再也没有联系过对方。”

苏措呆呆看着他,彻底失语。凝视着他的车子消失在夜色中,她才能再次行动,一步一步的回到宿舍,一边下那盘还未完成的围棋,一边想着他的话。

等到她终于因为困倦打算去睡的时候,手机忽然响起来。苏措立刻摁了接听键。

陈子嘉声音略带诧异,但时听起来愉快之极:“我试探的打电话过来,想不到这么晚了你还没有睡,是不是在想我?”

说完这句两人间的气氛莫名的融洽起来,气氛宛如多年不见的好友再次相聚,说着一些平日里的见闻,几年来的遭遇,具体说了什么,其实也没有人在意了。这就好像最初的时候,两人有说有笑,相谈甚欢,可以就所读书里的任何一句话滔滔不绝的发表许多意见。

远看着宿舍在望,苏措对他笑着点头,示意自己要进去的时候,冷不防忽然听到他叹息说:“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没有这样好好的说过话了?”

“记不清了。”苏措笑笑,回头看他。有那么一个瞬间,她仿佛觉得回到最初,那个时候,是她一步步的朝他走过去。只有那么一次,剩下的,她都是在想方设法的逃避,他的邮件她几乎从来没有打开过,她在学校里,一看到他的身影就立刻避开。这种事情发生过多少次?她的确是记不清了。哪怕这样躲开,有时还是会遇上。清楚的知道他们是两个人,可偏偏有时还会错认。

一时走了神,回神的时候苏措发觉他定定看着自己,心里百感交集,轻声说:“师兄,我们所能拥有的,只有那么多。我一直知道是我错了。大一纳新的时候,如果我能管住自己……就好了。可是很多事情,我都没办法预料,更不要说控制。”

许一昊忽然笑了。他本来正在打开车门,现在站住了,对着站在车子另一边的她微笑。那笑意仿佛是光亮先是从眼底溢出来,然后再蔓延到嘴角,他的表情看起来如此的温柔:“不是这么回事啊。苏措,能认识你,我永远不会后悔。只是那个时候,还是太年轻了,很多事情想不明白。如果还会再有一次机会,我不会把你让给任何人的。”

“我也没有想到。”许一昊眉目一动,淡淡的说。

“李医生真是好人,”苏措感慨,“仁心仁术,说的就是她。”

电话那头那边热闹之极,似乎有人在歌唱,有人在喧哗。苏措笑盈盈:“你那里好热闹,在什么地方?会议昨天结束了吧。”

“今天晚上的飞机,我现在在佛罗伦萨,大街上到处都是游人和鸽子。”

一席话听得许一昊肃然。然后看到苏措眼睛不着痕迹的悲哀神色,心里一动,知道自己说什么她都未必听得进去,轻轻叹口气。

“师兄,你们不一样。”

苏措捧着豆浆杯,目光没有焦距,不知道看向哪里:“我曾经问过他名字的意思,他说,有所为,有所止。他自己也真的是这样。他认真而且正直。起初我跟他借作业抄,他却怎么都不肯借,说不能弄虚作假欺骗老师,欺骗自己,还说我如果不懂,他可以一道一道题的讲给我听。他对谁都是这样。班上有个男生一次生气了,说这一张卷子都不会,你也讲给我听?他就真的花了好几个周末的时候给那个男生补习,每次讲题讲得嗓子都哑了。

“他就是这种人,从来不弄虚作假,甚至从来不说谎话。他跟我说,他不是不知道怎么弄虚作假,不是不知道怎么说谎,只是那样,是对自己和生命的不负责任,他不会做的。当时我就想,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呢?”

“难怪,难怪。”许一昊沉默半晌后开口,声音疲惫却隐隐有种解脱的味道,“一直以来,都没有勇气问你,现在终于知道了答案,也明白了。”

“那就好。”苏措笑微微说,端起豆浆喝了一口。许一昊侧过了脸,看着玻璃窗外的柏油大路,车来车往的繁荣景象。在灯光下看来,他的确成熟,侧脸上的线条经过岁月的打磨已经重新给刻画和雕刻了一遍,硬朗得多,依稀中能看出当年的影子。可的的确确,和记忆中的江为止完全不一样了。

阅读君子一诺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