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君子一诺》
君子一诺

第37章

那瞬间让人觉得有种顾盼生辉的感觉。苏措欠欠身,礼貌的一笑,然后说:“李医生您好。我姓苏,也是齐小飞的老师。”

李文薇意外的“啊”了一声,还是微笑着:“怎么都是小飞的老师呢。”

“齐婶连字都不认识,怎么带着他来看病?她是砸锅卖铁,到处借了钱托我带小飞来看病,把所有的希望都托付在我身上了,可是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办,”蔡玉说:“学校那边有老师代课,很顺利。”

下班时间堵车太厉害,苏措赶到市人民医院的时候,天都黑尽了。她一路问讯,终于在儿科区三楼尽头的那间病房里找到蔡玉。

“小飞的主治医生是谁?”苏措沉思着问。

“李文薇李医生,”蔡玉眼睛亮了亮抬头,“她人很好,对小飞也非常好。知道我们的情况后,帮了我们很多忙,不然现在我们连个住院的床位都没有,她还想办法让医院减免了不少的费用,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她。啊,过来了,就是她。”

三十七

脆生生但是沙哑的童音讲出这番话来,病房里人人为之恻然。蔡玉眼眶一红,李文薇张张嘴想说什么,可是一个字都没说出来。苏措勉强笑笑,摸着他的头发,说:“是啊,是这样。你不会出事的。”

一离开医院,苏措脸上的平静再也挂不住。她站在路边等公车,绝望的看着这所陌生且灯火通明的城市。再次想起小飞昏迷的模样,她走到路边公用电话亭,给苏智打电话。

可是她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在晚上十点多的时候,接苏智手机的是个说话娇滴滴的女子,她说完“我找苏智”之后,电话那头的声音就说:“苏总正在忙,他说谁的电话都不接。”

苏措一愣,忍住心里的怒气,好脾气的重复了一遍:“我有要紧事,你快让他接电话。”

那把声音也不再娇滴滴的,明显带着不耐烦的情绪:“人人都说有要要紧事,说了不接电话就不接,你没听见?”

苏措彻底火起:“你是谁?拿着他的手机干什么?”

回答是挂机的声音,再打过去,已经不通了,说手机已经关机,给转到了留言信箱;沉默良久,她拨电话给陈子嘉,同样在电话那头响起来的分明是个陌生的女人的声音。苏措握着电话的手不停的发抖,几乎一瞬间情绪失控,几次三番都没办法把电话挂回原处。

晚上的时候交通不在堵塞,公车只用了大半个小时就顺畅的返回。风从开着的车窗钻进来,打了个旋,从另一边钻出去。回到研究所内,她因为想着事情,脚步还是习惯性的朝西面的博士楼走,走到了才发现自己前几天已经搬到了职工宿舍楼那边,脚步不由得一滞,然后打了个转,又顺着原路返回。

职工宿舍四周的环境不错,绿树环绕下显得安静清幽,但因为房子本身很老,是那种几十年前的常见有着狭窄过道的筒子楼,现在住的人已经不多,大都是没有住处的新的研究员才住在这里。借着窗户里的灯光,苏措看到一辆黑色车子停在不远处的树下,车身幽幽的反着光,像是它的主人一样,不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完美的。苏措盯着那车看了一会,拾阶而上,进入三楼的走廊,注意到明亮的光从每扇门下的缝隙透出来。

陈子嘉站在门口等她。苏措一边开门一边问:“什么时候来的?”

“不长。”陈子嘉淡淡一笑,“给你打电话说关机。”

“手机没电了。”苏措比划了一下,示意他进屋。

小小的一间房子,不能说的上整洁,但是也不乱,一半都是书;剩下的地方摆了张床和书桌。陈子嘉四下环顾一周,说:“地方不大。”

“嗯,”苏措递了杯水给他,漫不经心的说,“一个人住,也够了。”

陈子嘉眼光一跳,笑着开口:“搬去我那里吧。”说完瞥到苏措表情一僵,又补充了一句:“开玩笑的,不用紧张。”

苏措瞪了他一眼:“有什么事情?”

叹口气,陈子嘉终于说:“王忱结婚,请我们参加婚礼。”说着递过来一张大红的结婚请帖。因为若干年没有听到王忱这个名字,苏措一时都反应不过来。

“啊,新娘姓李,居然不是林铮师姐?”苏措心思一动,仔细的看着请帖。

“不是她。”

说完似乎就再没别的可说,气氛不可抑制的沉默下去;两人在灯光下对视,片刻后苏措把目光挪回来,没话找话说:“新娘家是什么人?”

陈子嘉气定神闲的微笑:“都是医生。父亲是医院院长,母亲是医学院的教授。”

提起医院,苏措旋即想起齐小飞,心好像一下子掉到冰窟,脸上浮现出某种精神不济的状态,却强自说:“哦,那不错。”

她疲乏的神色虽然短,但是在灯光下还是分明可见。

“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陈子嘉担心的看着她,开门前他脚步一顿,拿出一串早就准备好的钥匙放到苏措手里,“我那里的钥匙,你留着。”

工作之后苏措反而不再像读研的时候那么忙,自己的时间反而多,她跟研究所请了假,跟蔡玉一人一天在医院里守着齐小飞。李文薇也帮了不少的忙,有空的时候她就会来病床前陪齐小飞,耐心细致,送了他许多书,让他醒过来的时候可以看。苏措跟蔡玉都十分感激她,病房里其他人也是如此,在医院口碑极好。

医院规模很大,医院大门距内科住院部起码还要走十分钟,苏措带着早餐,顺着车道心事重重的往住院部走,抬头的时候她看到李文薇从一辆银白色的轿车里走来,然后俯身对车里的人说了什么,站起来的时候本来就足够漂亮的脸就更是容光焕发,满脸幸福的笑容。苏措觉得那车和车牌号码眼熟,随即就想起来好像是前几天她跟邓歌在饭店外看到的那辆。就这一思索的功夫,那车就从另一条道路上驶走了。

苏措迎上去,发现李文薇还站在原地,专注凝视车子离开,一时也有些迟疑,不知道到底是叫她还是不叫她。

直到再也看不到车子的踪影,李文薇终于回头。她这时才看到苏措就在身边,吃惊后又是一笑,她知道刚刚这幕都被苏措看在眼里,主动解释说:“那是我未婚夫,送我来医院上班。”

看得出来她提起未婚夫脸色顿时一亮,苏措就微微一笑,顺着她的心意说:“李医生,你未婚夫对你真的是好。现在还有几个人会送女朋友上班呢?”

李文薇笑得眉梢弯起来,幸福的神情在目光里藏都藏不住,话也多了:“也不是每天都送我,平时他的工作也忙。”

“他是什么工作?”

“啊,他是律师。”

苏措就笑:“你们一个律师一个医生,天作之合啊。”

一路闲聊着,两个人携伴走进医院的大楼。进病房的时候病房里倒是反常的热闹,几个孩子的家长互相闲聊着什么。

“那车子真是名贵,开车的是李医生的男朋友吧,长得真是英俊。”

另一名孩子家长也在感慨:“是啊。李医生又漂亮,心肠又好,所以才能找到这么好的男朋友。”

蔡玉失神的看着窗外:“刚刚我也看了一眼,我猜,那车子很昂贵吧。要是我也有这么多钱,小飞也就可以早点治好了。”

明明知道小飞还在昏睡,苏措听到这话还是下意识的去看了一眼齐小飞。孩子紧闭着眼睛,因为缺血脸色白得像纸,小小的一团缩在被子里,明明还是孩子的脸,可是偏偏显示出只有大人才具备的某种神态。

齐小飞非常乖巧听话,在医院里躺着还抽空看书写作业,有不懂的问题开口就问,病房里其他几个孩子打针吃药的时候无不又哭又闹,一家人都来哄才勉强听话;只有他毫无惧色,就算知道自己病情严重还是平静,一系列复杂的检查他都一声不吭,那种神态让所有人都为之动容。

他昏迷的时间多,那种时候苏措就坐在病床边一行一行的写程序,一坐就是几个小时,腿麻了都不自知。等到李文薇叫她的时候,天都黑尽了,看一看时间,几乎是晚上十点多。

两人来到医生办公室,李文薇递了杯水给她,说:“已经不发烧,开始好转了。”

苏措感激的说:“谢谢你,李医生。”

“以前我是绝对不信老师能为学生做到这个份上,”李文薇看着苏措,感慨万千,“现在看到蔡老师,再看到你,终于信了。”

医生办公室空荡荡的,只有她们,时候差不多五月底,还不算热,风卷着走廊里的消毒水味和远处的隐约的哭声而来,仿佛在昭示什么。

“我比不了蔡老师,她才是真正无私,”苏措换了话题,“李医生,这几天晚上都看到你在医院里。”

“我的夜班,后天我姐姐结婚,就跟同事换班了,”说着她从桌上拿起个相框递给苏措:“这是我姐姐,比我大一岁,小时候我们说要一起结婚。”

“为什么不一起结婚?”

苏措端详片刻,再把象框放回她的书桌上,却在看到桌上的另一张照片的时候愣住了。照片里李医生把头靠在她未婚夫的肩头上,两人穿着情侣装,被阳光完全笼罩着,愉快的大笑着,那么开心,生动得好像就在眼前。

“他就是我未婚夫,”李文薇看到苏措的目光落在照片上,目光稍微一黯,但很快就亮起来,解释说:“他说既然都订婚了,那不用着急,等一等再说。”

“他很英俊,李医生你也这么漂亮,你们非常般配。”苏措舒心的微笑。她说话声音虽不高,但眼睛和语气里流露出的真挚让李文薇心中溢满喜悦。一个人的眼睛是说不得慌的。

她于是看一眼苏措,嘴角的笑意更深了些:“苏老师你真会说话,你才是真漂亮,我充其量就是眉清目秀而已。”

苏措疲惫的摇头,不置一词。

周日那天她独自一人先去参加王忱的婚礼。这些年她参加过不少的婚礼,可现在这个无疑是最豪华的,客人往来众多,不过苏措都不认识,只知道是各界的名流,衣着得体华丽,让苏措隐隐想起曾经参加过的一个结婚三十周年的晚宴。她觉得头痛的利害,递了份礼金就匆匆离开,走出酒店之后耳边恍如还有丝竹之声。疑惑之下她回头,瞥见停车场密密麻麻的停了许多高级轿车,还陆续有人驾车而来。

只除了马路对面的一辆。来的时候苏措就看到这辆车,车窗紧密的关着,纹丝不动。她不由得稍微有些奇怪,不由得多打量了一眼。就这一眼的功夫车窗被摇下来,苏措惊讶的看到林铮坐在驾驶席上,手紧紧抓着方向盘。

不必回头苏措也知道她在看婚礼所在的地方。两人目光撞上,苏措一默,对她点点头。林铮面无表情的打开车门,苏措迟疑片刻,还是坐了进去。

“新娘漂亮么。”林铮没来由的问她。

“不知道,我没有看到,”苏措顿一顿后回答,“师姐,我以为你们会结婚。”

“他父母反对。”林铮说话的声音听起来平板麻木之极,就像说“今天天气很好”那样的陈述语气,没有任何情绪。

“为什么?”

“我家里出了大问题,”林铮说完这句后良久不言,然后回头看她:“陈子嘉没跟你在一起?”

怎么也想不到她提起自己,苏措疑惑的看着她。

“看来你是真不知道,”林铮露出个苍白的笑容,“你以为陈子嘉的父母愿意他跟你在一起么?苏措,以你的聪明,心里一定有数。可是他还是想方设法的说服了他父母接受你。而王忱,就不会为我做到这个地步。他爸妈让他跟院长的女儿结婚,他就真的跟我分手了,现在正在里面,跟别人结婚。”

苏措不语。她的大脑像一团斑驳的电线,乱糟糟的,没有半点头绪。林铮俯在方向盘上大哭,声音不忍卒听。

下车后苏措转身回到了婚宴上。陈子嘉也是刚到,正被一堆人围在中间,照例是谈笑风生,在瞥见苏措的时候眉头一紧,同身边人简单交待了两句就走过来:“发短信说自己先来,打电话也不接,你真是——”

“好了,”苏措对他盈盈一笑,打断他的说的话,挽住他的胳膊靠上去:“这不是来了吗。”

因为从未见到她这么热情,陈子嘉由得一愣,低了头细细密密的打量她。苏措不在意他的目光,眯起眼睛继续微笑,她刻意的隐藏反而让她眼睛光彩盈盈,灵动的光芒跃跃而出,陈子嘉觉得身体仿佛不受控制,凑过去轻轻吻吻她的额角,握住她搭在自己手腕上的手走朝别的客人走过去。

“苏智怎么没来?难道比你还忙?”苏措问他。

“他让我帮着带了份礼金。难道你们都没有联系?”

想起那晚的电话,苏措皱眉,正打算说什么,却瞥到有人过来同陈子嘉招呼,立刻端庄了神色,等着陈子嘉介绍后稍微欠身回礼,若是谈话起来,她聚精会神的听着,眼睛波光闪动,必要的时候完美的接上话,言谈举止无可指摘。看到的人无不赞叹感慨:“二位真是般配极了。”

好容易清静一点,陈子嘉感动震惊兼而有之,反而不知道说什么。他伸手拢一拢她的头发,说:“阿措,真是难为你了。我知道你未必喜欢这样的应酬。”

苏措抿嘴:“也还好。我很小就开始学习怎么跟人相处。这些对我来说,也不算什么。”

陈子嘉挑眉,表情柔和之极:“为什么?”

苏措看着他的眼睛,跟说别人事情似的开口,笑容不带一点旧日阴影:“你也知道我家亲戚很多,我爸爸有五个兄弟,我妈妈也有很多兄妹,还有更远一点的叔伯姨舅。爸爸妈妈去世后,一大家人都牵挂我,我皱个眉头,稍微哭一声,哪怕是发呆,所有人都不知道怎么办。我不能让他们担心的。我就学着怎么让他们放心,很容易就学会了,比下围棋容易得多。”

陈子嘉深深的凝视她:“你今天跟我在一起,陪我应酬,是不是还是在勉强自己,让我放心?”

苏措一愣,尚未说话时却听到有人在后面叫了句“苏老师”,声音熟悉得很。

诧异的回头,苏措终于看到李文薇满脸笑容,亲密的挽着她的未婚夫朝他们走过来。苏措尚在惊讶,陈子嘉则微微一笑,带着她朝来人过去,没露出任何意外的表情,说:“一昊,李医生,新娘新郎什么时候才肯出来见人?”

李文薇一顿,诚挚的说:“这两天我也在想这件事。我会尽力跟我医院谈一谈,可以减少一些花费,但肯定还是不少。如果实在有困难,可以向社会求助,我有朋友在电视台和报社。”

听到李文薇说出的数目,苏措没有太多的表情,但是冷静的点点头:“李医生,谢谢你,你真是好人。多少钱的事麻烦你不要告诉蔡玉,噢,就是蔡老师。无论如何,钱的事情,我会尽量想办法。”

“这是医生的职责所在,我自己也会想办法的,”李文薇看到苏措明亮的眼睛,感慨居多:“苏老师,你真的是小飞的老师?看上去不像啊。”

“当然。”李文薇点点头。

对蔡玉示意后,两人来到走廊尽头。两个人身高差不多,刚刚都可以平视对方的眼睛。苏措静静听李文薇说了一大堆她绝不可能懂的医学名词,只确定下来了一件事情:病情非常严重。

苏措问她:“以前类似的病例呢?治愈率高不高?”

“以前的基本上能治愈,但是小飞稍微不一样。误诊耽误了一些时间,孩子的情况有些危险,最坏的情况是,治愈后可能还会出现心血管后遗症。”

“大概需要花多少钱?”

“可不可以借一步说话?”苏措问她。

顺着蔡玉的目光看过去,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医生拿着一沓病历走过来,苏措估计,她和自己的年纪不相上下。她走得不快,一边走一边翻看着一份病历,眉头皱着,来往的护士医生无不跟她招呼。走近后她抬眸,对蔡玉露出个笑,然后把目光转向苏措,稍微有点惊讶。

“我教过他一段时间,”冷风过来,苏措瞥一眼墨色的天空,解释说,“齐小飞是我见过最聪明的孩子,以后一定会成大器。我不会看错。他绝不能出事。”

她们进病房的时候,小飞刚刚从昏睡中醒过来,他虽然高烧,但意识清楚的很。看到苏措,他久病的脸蛋浮出笑容:“苏老师,你别为了我难过。我会好的,你不是给我讲过只要坚强,我们可以战胜一切困难的吧。”

医院走廊里人来人往,但是人人都竭力把声音压制到最小,气氛格外压抑。蔡玉眼眶红红的,看上去刚刚哭过。半晌后她才缓缓开口:“我们是前天坐火车来的。大约是半个月前开始不对劲,高烧不止,开始昏迷。省医院也查不出任何病,就建议就让我带着他来这里,说首都的医生会好一点。本来想看了病就回去,可是一检查才知道小飞的病情超过我们的想象,说是非典型川崎病……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才找到你。”

“为什么不早点给我打电话,”苏措倒吸一口凉气,“我也能想想办法啊。”

病房里三张床位都住满了孩子,身边起码都围着两三个大人;相比之下,角落里那张病床就显得非常孤单寂寥。病床上的齐小飞正在沉睡,路在被子外的皮肤大块的脱离,让人不能直视,蔡玉脸色苍白的守在一边,看到苏措来了,终于露出个略微宽慰的笑容。

两人来到走廊里,苏措压制心底的焦灼,问她:“你们来了几天了?”

蔡玉表情悲凉的说:“这么多年下来,你为齐家屯小学做得已经够多了,我实在不忍心再麻烦你。”

“麻烦?这怎么会是麻烦?学校那边安排好了吗?齐婶没有跟着来?”

阅读君子一诺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