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溺宠鲜妻:霍少,晚上见》
溺宠鲜妻:霍少,晚上见

番外23

“你到现在还想诬陷我么?”宋欢儿气得跳起来。

君母见两人吵起来,太阳穴又突突疼起来,烦躁地说:“行了行了,别吵了……”

君母虽然是皮外伤,但因为年纪不小了,为了保险起见,还要在医院观察两天,要是在住院期间能彻底得到伯母的欢心,到时就算君梓骁再喜欢那贱人,那贱人也不可能进门了。这么好的机会哪里有不好好把握的道理?

“你现在居然还恶人先告状……君哥哥,伯母,你们为我做主啊!”宋欢儿立刻对着君母哭起来。

君母听了,更加满意:“欢儿,你真是个好孩子。”

君梓骁不想小艾在这儿受气,牵住她的手想要带她离开,以后等妈消气了再说。

小艾被她快气得吐血了,这个宋欢儿不仅说一套做一套,而且还可以扭曲事实:“我没有,是你诬陷我,我拉住你,想跟你说理,你把伯母不小心拉得摔倒!”

宋欢儿莫名打了个寒颤,没料到君母的病可能会这么严重,生怕会被医院托去做骨髓配型,甚至还要为君母捐献骨髓,忙脱口而出:“我不是君太太的亲人!”

所有目光都聚集在宋欢儿的身上。

有惊讶,有不解,有寒心。

最心痛的,自然是君母,就在几分钟前,这个宋欢儿还对着自己像亲生妈妈一样恭敬孝顺,说什么不管做什么都愿意,现在一听说她可能要捐骨髓,马上变了个人。

君梓骁冷笑一声:“我妈妈的病并没确诊,你紧张个什么,说不定没事的。”

宋欢儿可不想拿自己的身体和性命做赌注,万一确诊了真的是白血病呢,难道自己还真的要做配型么,配型不成功就算了,万一成了,她难道还真的给君母捐骨髓?她虽然想做君哥哥的妻子,当君家的儿媳妇,可也不至于不顾自己的健康和身体。

想到这里,宋欢儿再不犹豫了,似乎生怕再不走君家人就会摁着自己做配型检查了,拿起名牌手袋便朝门口走去:“君伯母,我想起我还有点事,先走了啊,下次再来看你……”

说话间,人已经离开了。

君母看着宋欢儿跑的比兔子还快,气得头更疼了。

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个宋欢儿,果真如小艾说的,是个两面派,对自己根本不是真心好。

小艾见君母难受又生气的样子,下意识走过去:“伯母,没事的,医生不是也说现在只是怀疑么?”

“你还在这里干什么?你也跟她一样赶快走啊,就不怕做配型吗?”君母咬咬牙。

小艾咬咬唇:“如果我的骨髓真的能与伯母配上,我会捐给伯母。但是我相信,伯母应该没事的。”

君母有些意外地看向小艾,眼神恍惚了一下,蓦然软了不少。

没料到危难中才能看见谁对自己真的好。

她一直疼爱宋欢儿,认定宋欢儿是自家的儿媳妇,没料,疼了这么多年,到头来一到紧要关头,却分本无法共患难。

而儿子看上的人,一直被她所不喜的女孩,却真正将自己当成了君家的一份子,当君家的人有事儿时,毫不犹豫地留了下来。

难道,自己真的错了么。

“伯母,别再多想了。先休息吧,梓骁,我们今天留在医院照顾伯母,走,先去给伯母买点吃的。再”小艾见君母今天被送进医院后就没吃一点东西,托起君梓骁的手便准备出去。

“小艾……”君母感慨万千,又有些惭愧地喊了一声。

小艾停住,回头看着君母。

“我之前那样对你,你真的不怨恨我吗?”君母深吸口气。

小艾看一眼君梓骁,又望向君母:“我喜欢您的儿子,在我心里,他的父母就跟我的父母一样,所以,就算您对我开始态度不好,我也不会怪您,就好像我不会怨恨我的母亲。”

君梓骁心头一暖,不由捏紧了小艾的手。

君母也微微一震,半晌,才叹了口气:“或许真的是我错了,我看错了人,把好人当坏人,就算是确诊得了白血病,也算是我的报应吧……”

君梓骁脸色一动,忽的开声:“没什么报应,只是摔伤而已,有什么报应?”

君母和小艾一愣:“什么只是摔伤?刚才医生不是说……”

君梓骁慧黠一笑,轻轻走近妈身边:“妈,您白细胞很正常,身体壮得像头牛,放心,没有任何病。”

君母更惊讶:“什么意思……”

君父此时微笑地开了口:“儿子这不是想证明那个宋欢儿多么表里不一吗?”

小艾这才回过神:“所以你故意让医生说伯母可能得病了,吓跑了宋欢儿?”

君梓骁点点头:“妈,对不起,让你受惊了,不过我和小艾怎么证明宋欢儿不是好人,你都不信,只能用这种办法了。”

君母松了口气,一点不怪儿子,只是狠狠瞪一眼老公,将他耳朵一拎:“好啊,居然跟儿子联合起来骗我!”

君父哎哎叫痛,又笑着说:“这不给你骗跑了一个虚情假意的儿媳妇,骗回来了一个真心的好儿媳么?”

君母这才放过他,君梓骁和小艾五指镶嵌,也笑了起来。

(番外全部结束)

“我们怀疑君太太患了白血病。头疼,或许也是这个病的征兆之一。”

君母顿时脸色一白,手从丈夫手臂中滑下来:“什么?”

“当然,并没确诊,还需要仔细检查。但是如果真的是,可能需要即刻动手术。”

“医生,我的头怎么这么疼,不是摔到头了吧……还是高血压犯了?”病床上,君母问道。

医生面色晃过一丝为难,似乎欲言又止,几秒后,才说:“君太太的血压很正常,也没有撞到头,不过刚才我们为君太太循例全身检查时,发现……”

“发现什么?”君母一惊,坐直身子。

“发现君太太血液中白细胞有些异常。”

君父和君母双双一惊:“什么意思?”

君父忙扶起老婆为她按摩起太阳穴,君梓骁则去叫了医生进来为君母检查。

小艾被他牵着走了几步,却又停住脚步,转过身,蹬蹬走回,站定在君母面前:“伯母,不管你信不信,宋欢儿不是好人,在你背后是一套,背面又是一套!”

小艾一怔,没料到事儿会忽然一转,而君母那边更是已经快晕厥过去了:“动手术……什么手术?”

“骨髓移植手术。说到这里,君太太,你身边的亲人最好从现在就开始配型,万一确诊,也能及时为你做配型手术,不会浪费时间。”医生环视了一圈君母四周的人,包括君父、君梓骁、小艾和宋欢儿。

君母被吵得头痛:“行了行了,梓骁,我不管谁对谁错,我现在不想看见她,你带她走。”

宋欢儿见君母还是偏袒自己的,这才高兴了点,擦干眼泪轻声说:“伯母,我陪你,你在医院总得有个人照顾。”

“够了!小艾说了,她没推妈,你别嚷嚷了!小艾不会撒谎!”君梓骁厉声斥道。

宋欢儿见君梓骁站在小艾那边,更是气得脸通红,哭得也更厉害。

“还是你乖。不过你是个千金小姐,怎么能麻烦你伺候我。你也回去吧。”君母被她哄得心都要化了。

“没事,照顾伯母是应该的。别说伺候,就算让我为伯母做什么,我都愿意。”宋欢儿甜甜地说。

阅读溺宠鲜妻:霍少,晚上见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