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蝶谷修士》
蝶谷修士

补遗414

没想到凌家的照世明经还有这般威力,林越不敢大意全力驱动映月光轮向凌云渡斩去,却见凌云渡身后涌起一轮彩光,映月光轮飞入光彩之中仿若泥牛入海再无半点反应。

林越发觉自己和法宝断了联系顿时大惊,用紫焰蛇矛向凌云渡掌心刺去,没想到看起来十分柔软的肉掌和紫焰蛇矛相撞发出一阵闷响,然后再看手掌中心不见一丝伤痕。凌云渡依旧俯视着林越,不管林越在她的手心里如何挣扎,他都没有反应,仿佛一切本该如此的样子。

凌云渡点了点头:“既然你有这个心思,我也不为难你,能从这万花镜像中通过,我就算你过关。”

不管怎么样凌云渡终归是修道的前辈,林越还是问好道:“蝶谷弟子林越,见过凌前辈。”

林越自然没有意见,真要是硬拼凌云渡,哪怕自己全盛的时候都没有机会,如今更是如此。这个万花镜像应该是个幻术法阵,只是破阵不用打败凌云渡那自然是最好不过。就在林越架起长枪准备接招的时候,却发现眼前的凌云渡无限增长,竟变成了一尊通天巨人,而自己正站在他的手心之中。

林越一怔知道这是幻术,立刻向手外跑去,可是跑了一阵始终徘徊在他的手心里,而凌云渡巨大的头颅正俯视着自己,表情不见悲喜。

第414章受困万花镜,绝命第九殿

媚芝虽未见过此阵,但也晓得厉害,放出了三团妖异的火焰,围绕着自己不住的旋转,周围的红白二气遇到漂浮的火团发出了兹兹的响声。

虽然能保住自己不被侵蚀,但如果不能破除迷阵,那就不能算是安全了。和之前的阵法相比这里更加多变,对于自己的攻击也应变自如,如果不是极为复杂的高级阵法,那就是有人在主持阵眼。

这帮入侵者匆忙闯入,绝不可能摆出大阵,那就是说……

媚芝解下自己腰间的一根裙带随手一甩,原本柔软的裙带立刻坚硬起来,媚芝环视四周灵动的双目不断转动。

……

林越盘腿而坐,额头上的神目微微睁开,整个世界都化作了黑白两色。

媚芝流动的眉目宛如秋波,赤裸的纤足,踏水凌波,手中的裙带也朝着四周不断的警戒。

林越的身体进入了放空的状态,整个空间都随着自己的感知慢慢被探索着,一丝一毫的流动都没能避过他的感觉。

媚芝的神情依旧妖娆妩媚,手中那这变得坚硬的裙带,身体不断在游移,透露出姣好的身段。

就在下一刻,死亡之塔中的林越,第九殿里的媚芝一起说道:

“在这里!”

“在这里!”

林越手持金鳞剑,经过了吕修缘的亲身指导,林越对于剑势有了更高一层的认知,虽然还不能完美的金鳞化龙,但是那威力绝高的金色剑芒也不可小觑,剑芒直冲向第四层的一处。

媚芝手中的裙带在她发现了什么之后直接抛了出去,裙带化作一道飞光,直刺于迷阵的中心。

而被看出行踪的断臂人和凌云渡,面临这强劲的一击,也都出手应对。

凌云渡右手拈花指状,面对着金色剑芒屈指一弹,剑芒立刻粉碎,凌云渡睁开双目,有些许惊异:“天目纹?”

而媚芝的裙带犀利无比,断臂人没能拦截住,直接刺过了他的肩胛,钉在了第九殿的石壁之上。媚芝暗自说道:“果然有人主持阵眼。”

林越其实也十分讶异,因为刚才虽然是一击,却是自己最大的力道,没想到对方只是一个弹指便化解了?再仔细看凌云渡,发现凌云渡身边削落了几缕发丝,额头隐见一丝血色,看来多少还是让对方受伤了。

林越见状说道:“前辈,我可算是过关了?”

凌云渡再次闭上双目:“不够,还是不够。”

林越有些不明所以,他心中的通灵仙君说道:“小子,那凌家的小子说的是你要通过万花镜像,现在你只是在阵里找到了他的本身罢了。”

林越在心中暗自问道:“那太师伯,怎么才算破阵?”

通灵仙君说道:“万花镜像和那凌家小子融为一体,现在你只有两条路,要不然正面打倒他,要不然靠自己的意志突破幻境找到下一层的链接处。”林越点了点头,看来只能走第二条路了。

第九殿

看着已经重伤的断臂人,媚芝不屑的笑了笑,挥手之间准备破阵,这个阵法对她来说并不麻烦,唯一可虑的是破阵之时的一刹那,自己不能分神,那时候隐藏在迷雾中的断臂人突然攻击极有可能重伤媚芝。

所以破阵之前,媚芝先要除掉主持阵眼之人,此人一去这个阵甚至可以不攻自破,不过既然能闯入黄泉,果然有些真本事,媚芝看似简单却极难躲避的招数,竟然真的让他在一瞬间躲开了要害,不过现在也只是苟延残喘,拖不了片刻了。

随着媚芝一声轻轻的娇喝,整个迷阵犹如破碎的琉璃,在一阵哗啦的声音中粉碎,而就在这时,眼看着即将绝命的断臂人,猛然坐起身子……

在处理掉往生大殿所有的护殿甲士之后,入侵的三人准备进入大殿,忽然听见身后的巨响,脚下传来了震动,一道冲天光芒从第九殿升起。他们心头一紧,知道断臂人在自爆修为要和来敌同归于尽。

身受重伤回复少许气力的六尾狐雪狸刚刚到达第七殿,眼看着第九殿发生变故,她明白肯定是媚芝出事了,她不管身上的伤痛向着第九殿奔去。

林越知道急切之间恐怕不能破阵了,于是原地盘腿而坐,之前在第七层冷月孤薇的帮助下,林越可以运用天目纹的部分实力了,既然如此那就和这位凌家的前辈坐而论道比比看吧。

……

被困在幻阵里的不止林越一个人,闯到第九殿的媚芝也是如此。

林越大喜果然金鳞剑有辟易诸邪的功效,只待光芒散去整个第四层恢复了原样,只不过是一个砖石垒起的房间,而在不远的地方却是和第三层连接双鱼图案。

而自己的法宝映月光轮也掉落在地,林越先收起法宝,再看到周围没有见到凌云渡的身影,林越叫道:“前辈,我这可算通关?”

周围却没有一丝的回应,也不见凌云渡的身影,林越又呼喊了两声,仍不见凌云渡答话,为防有诈林越小心翼翼的来到链接图案之处,反复踩踏了数次,却一点反应也没有,再次看去却发现脚下只是普通的方砖而已,而双鱼图案出现在二十步外。

林越摸不着头脑,再次向链接图案移动过去,如方才一般,刚刚站定发现脚下的图案不见了。转头一看竟然在另一边。现在林越终于确定,自己仍在迷阵之中,万花镜像可不是表面上一层斑斓的伪装。如果自己所料不差的话,这应该是一个幻术组合。

金鳞剑虽然能破除邪恶,但是却不见得对这毫无杀伤的迷阵奏效,周围空荡又谧静的房间透出一股寒凉。

林越除了用长枪不断攻击,也用惊涛掌打向四周,却也不见有什么改变,林越知道单凭自己的力量是出不去了,索性将金鳞剑取出来。金鳞剑所散发的剑芒驱散了周围隐现的光芒,林越高举神剑一招落下,凌云渡巨大的身形不停地晃动化作光影四散。

林越为之气结放出宝剑青鸟,御剑而飞向凌云渡冲过去,但是任凭林越如何飞行,但和凌云渡脸庞的距离始终没有改变,一瞬间半空中的林越飘落而下。凌云渡幽沉的声音传来:“唵,钵啰末邻陀宁,娑婆诃。”林越的身上仿佛遭受了重击。

第八殿平安度过还以为对手已经没了手段,却不想在这第九殿等着自己,现在媚芝深深在一片翻腾的雾气之中,一边是红雾,一边是白雾,整个迷阵之内可见度极低,周遭寒冷刺骨,不时伴有水滴的声音。

媚芝运起功力,她可以明显地感受到着阵阵阴风渗透骨髓的阴寒,这个阵法上有寒风下有红水,周围纠缠红白二气,若是一般修士进来,若受黑风必定腐骨摧心,若沾红水则是削肉烂肤,而这红白二气更是重中之重。不但能保护阵眼,还能弱敌蚀命,哪怕是修为高出阵主的对手,只要阵主保持不失,那对手迟早会被红白二气化个干净,融进这烟雾红水之中。

凌云渡却摇了摇头说道:“我凌云渡从不作虚言,不过……”林越知道他看的是什么,前面是那两层,冷月孤薇和月孤饮虽然伤林越不轻,但也算是各自留手了。

钟二爷开始准备劝退林越,只不过林越的决心太重硬生生的冲了过来。即便是这样林越的损耗依旧不小,身上大大小小数十处伤口,虽然已经沁住了血痂,但是也叫林越失去不少鲜血。如今的他恐怕也没有多少力量在和凌云渡为敌了。

凌云渡缓缓睁开双眼,说道:“你能来到这里,证明你的实力的确不错,这个年纪真是难得了。”

林越说道:“前辈过誉了。”

凌云渡继续说道:“我知道你此来的目的,做到这一步也已经够了,不用为了根本无法实现的目标硬撑下去,想来你在黄泉待得时间也不允许你再拖延了吧。”

林越说道:“前辈说的是,不过我还是想试一试,哪怕输在您的手中也好,只要能多消除一些怨念。”

阅读蝶谷修士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