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开天光》
开天光

第二十章 打酒

果然是熟能生巧,未待秦阳多想,酒壶已灌满盖上了盖子。

看这娴熟的手法,干净利落,一气呵成,实在是一种享受。

“酒家,酒壶装满”,秦阳上前就将大酒葫芦放在酒槽之上,站立一旁等待取酒。

如猛虎下山,顺势气力十足。千丈阶梯,秦阳一个时辰便至山角,凭借金色腰牌一路畅通无阻,东行五里便来到这青阳镇。

“呦,昨天刚装满的今天就喝完了,酒量见长啊”,一胡子邋遢中年大叔模样的酒老板笑着拿起酒葫芦,就要把酒满上。

“大叔认识长老”?秦阳里里外外打量了酒铺子,回头好奇的问道。

青阳镇。

人情世故,莫非都是能过则过。这巴掌大的酒铺子,恐怕确实不为揽客,否则也不应开在这幽深小巷里。

看这酒老板俨然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秦阳一阵摸不着头脑。

“拿酒也并非不行,只要答应我一个条件”,酒老板继续化为中年大叔模样,诡异的笑着道。

卖酒的就像跑江湖,杀了人三分锐气,便开始讲条件拋筹码。

“哦?不知大叔什么条件”,这酒卖的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着实让秦阳头脑发懵。

“你这小娃子莫怕,只要答应我,这酒白送你,只要你来,我就把这酒葫芦打满,你看如何?”中年大叔试探道。

真是风水轮流转,诱引不成反被引,都想好了一千个酒品芳名,什么酿群芳、玉良液,实在不行你就叫三碗入青阳,靠近这么大的考场基地,充分利用宗门地利优势啊。

着实没想到这看起来朴实无华的酒老板还有这么多花花肠子,秦阳心里一阵鄙视。

“好,讲你的条件,我可是战力低微,太难的事情我可办不到”,怕这鸡贼老板狮子大开口,秦阳先明后不争。

“不难不难,隔三差五过来跟我讲讲青阳宗的事儿解解闷,比如祝宗主每天做了什么、心情如何”,酒老板一边说一边憧憬的样子。

“你怎知青阳宗宗主姓祝”,这么明显的漏洞秦阳实在是不想戳破。

“奥,祝宗主大名,这青阳宗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在此谋生计皆靠祝宗主掌宗有方,我等自当感激涕零,俯首膜拜”,酒老板一阵鼓吹加搪塞,脸上不知是自然流露还是伪装,洋溢出一副幸福之色。

实在受不了这种冲击,秦阳忍住干呕地冲动,就刚才的表现怀疑这粗犷的中年大叔喜欢男人估计都不过分。

想着没什么难度,这青阳宗宗主虽不常见,但可以编啊,无非就是晒晒太阳、下下棋,骂骂弟子、隔空即至,想到这里秦阳爽快应下。

“那我们的约定不准与外人提,尤其是回去后不得与他讲”,酒老板不放心的嘱咐道。

“难道与那不着调的长老还有一腿”,想到这里秦阳头皮一阵发麻,此地不宜久留,随即转身就溜。

“呵呵,小娃子常来啊”,酒老板一改画风热情想送道。

余惊未消,行了几里路到了山脚下,秦阳脑海酒老板那有些撩骚的表情还挥之不去。

浑身鸡皮骤起,急忙晃了晃脑袋,秦阳加快速度登山而上。

……

无名山峰之上,天色渐晚,青色的天空中一抹晚霞点缀其中,隔着五绝峰望去,另有一副风景。

“五、四、三、二、一”,踏上最后一个台阶,秦阳已大汗淋漓。

进屋寻不见严九熙,一天的奔波,秦阳浑身顿觉疲劳,倒头憨憨睡去。

再入梦境,依然是尸山血海,只不过多了一轮血色残阳。

体内黑色卷轴缓缓展开,似是夜的使者,一缕不间断的金光迅速冲出泥丸宫,开始抚平秦阳躁动不安地情绪。

似是遇见了最好的养料,秦阳贪婪的吸收着,周身被金光充斥着。

翌日,阳光透过低矮的门窗照进来,屋内的温度被拔高了几分。

秦阳食指接着无名指翘动了下,缓缓睁眼。

昨日的疲惫感顿消,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

“剑来”,赤霄剑赫然出鞘,战气凌然。

万里放晴,无名山巅,俊俏青年一套七杀剑招耍的风生水起。

“太慢,剑修养剑,不出则已,出则封喉,你这以气御剑练到狗肚子里去了。气动剑随,有这功夫早被人撂了”,歪脖子松树上,严九熙一边畅饮一边吐槽,何其应景。

早就习惯了这不着调长老的神出鬼没,秦阳当怪不怪。

心里揣摩着严九熙的话,似乎不无道理。

出剑不快,何以抢占先机。生死存亡,一招一式,皆在瞬息。

气动剑随,太慢?

何以为快?

秦阳不断以气御剑,沉浸在明悟之中。

剑起雷霆万钧之势,逐渐化为风驰电掣般,剑影开始难以捕捉。

严九熙双眼朦胧的看着眼前的秦阳似是听进了心里,又提起酒葫芦畅饮了起来。

剑起剑落,一个时辰转眼即过,酣畅淋漓。

“感谢前辈点拨”,气海之力耗尽,秦阳仍不尽兴。

“你悟你的剑,我喝我的酒,有屁关系”,严九熙别过身子,一脸的风轻云淡。

阳光正好,融化了脚下踩实的积雪,秦阳第一次发觉这不着调的长老竟有些可爱。

“酒没了,去打满”。严九熙突然甩过酒葫芦,打了一声哈欠。

“前辈,祝宗主最近在忙什么,心情可好”,秦阳突然发问。

风牛马不相及。

“他忙什么我怎么知道,他心情好不好关我屁事,快去打酒,天黑之前回来”,严九熙白了一眼秦阳,以为这小子在戏耍自己。

“得嘞”,问之未果实在意料之中,这长老爱酗酒不着调,却也不是疯子,能答的上来才怪。

下山,南行五里,小巷酒铺,开始日常打酒工作。

路上编出各种祝宗主的“奇闻轶事”,逗的酒老板或是哈哈大笑,或是含情脉脉。

每次秦阳不敢久留,聊完故事溜之大吉,怕呆久了也和这酒老板一般不正常。

殊不知是酒老板真的傻,还是对于祝宗主的所谓崇拜拉低了智商,对于秦阳漏洞百出的故事从不拆穿。

两点一线,千丈阶梯,来回如春秋,往复更替。

最后一阶台阶迈过,胜似闲庭信步。

“前辈,酒打好了”,秦阳递过酒葫芦,深吸了口气。

气海浑厚,远胜以往。

瞥了一眼秦阳轻松的神色,严九熙接过酒葫芦开口道:“明天不用去打酒了”。

峰顶之上,寒风拂过。

秦阳如蒙大赦,难以置信的扯了扯耳朵。

严九熙打开酒葫芦,迟迟未动。

“前辈,与拂尘峰大长老可相熟?”想起许久未见的楚灵儿,秦阳脱口而出。

“还好”,严九熙不咸不淡的回答道。

秦阳扭捏着,许久,只字未出。

“有话说,有屁放”,严九熙不耐道。

“小子想去拂尘峰拜访故友,还请前辈帮忙”,秦阳抛开束缚,拱手道。

“去个拂尘峰磨叽什么,正好我与那许老头叙叙旧”,这把说着,裹挟着秦阳化为一道流光向拂尘峰上飞去。

酒老板不语,场面一度尴尬,空气间的酒味更浓了,仿佛让人一触即醉。

“敢问大叔这酒可有名讳”,见酒老板丝毫不为所动的样子,秦阳接着讲道。

“酒便是酒,要名字做什么,非要取名字就跟我的姓,冯家酒就可”,酒老板一副不耐的样子。

“啊,十赤晶”,秦阳语塞道,掏了掏衣衫,一度吃惊。

“怎么,拿不起酒钱让个毛孩子过来吃霸王酒了,那可不成”,酒老板语气中有些不高兴,精明生意人的嘴脸说漏就漏。

秦阳有些无语,不知怎么开口。

“你是想讲价钱,本店小本生意可没有薄利促销的传统”,酒老板一副犀利眼神看着秦阳,仿佛在等着看秦阳耍什么花招。

“当然不是,我是想说能不能先赊账,回头再补上”,秦阳实属无奈,看了看欧阳道所赠的空间戒,翻了半天也不见得一块赤晶,再者走的急忘了朝严九熙要。

“十赤晶”,酒老板慢慢递过满装的酒,轻车熟路的报上酒钱。

酒老板看着秦阳道:“可不是嘞,原来三五天一壶,现在不隔天就要满上,真是越来越馋酒啦”,自始至终眼睛也没看酒葫芦一眼,一勺一勺的灌着烈酒 ,竟然一滴未撒。

“不妥不妥,好酒自然要叫的响亮,正如好马配好鞍,大叔难道不想酒动青阳镇?”秦阳主动引诱道。

“不想,我卖酒图个酒味,人多了哪还有酒味,再者,你又没喝,怎么知道这是好酒”?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哪有不说自己酒好的,秦阳继续被这酒老板的话蹩脚。

看着人影攒动的集市,秦阳好奇的东张西望,好像初到人间一样。

吃食、兵器、丹药琳琅满目,吆喝声不绝于耳,小民生活活生活现。

说起这青阳镇,虽不及流云城人口多疆域大,但流云城地处边陲,为罪民和贫民聚集之地。

青阳宗就不同了,因毗邻青阳宗,得了不少照拂,不光无人敢在此撒野,就每天歇脚在此到青阳宗拜师学艺的人都数不胜数。

握紧右手提着地酒壶,秦阳才想起打酒来。

一路寻觅,在一小巷子里终于得见一黄铺子酒摊。虽地处偏僻难寻之所,但大老远就能闻见得酒气真是酒香不怕巷子深啊。

阅读开天光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