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无琴记》
无琴记

第三十九章 备战阎王

“小刀哥哥,那夺命阎王武功那么高,恐怕整个山庄加起来都不是他对手,我是担心你!不如……”芙芙心里曾多次想说带小刀回青城,可是又怕吓到他,所以一直这些话放在肚子里。

“芙芙妹妹,你怎么啦?夺命阎王不会杀我的,他要是想杀我,我也活不到现在。”

“大敌当前,多个帮手也是好的,再说这假无琴谱也是出自郭小刀之手,冤有头债有主,该找也是找他,他肯留下来,那是再好不过。”楚天心中暗想,然后装着一笑道:“看来真的是我误会小刀兄弟了,之前多有得罪,还请你不要介意,请入庄内喝口茶水吧!”

“夺命阎王说过今天要来杀你。”小刀道。

“话已带到,想必楚少庄主自有退敌之策,我们就不打扰了。”芙芙道。她看出楚天的坏心思,又怎能让小刀去犯这个傻呢?

小刀刚要说话,楚天抢先道:“你若是胆小,便请回吧!”

“你说什么?”楚天惊讶问道。

铁扇部头领张林,善用暗器,一把铁扇可以同时打出八十枚飞针,而且全不落空,他所创的飞花银针阵,江湖上的好汉都畏而远之。

这些部众平时都各有职责,小刀跟芙芙第一次可以轻松进入,那是楚天故意安排,而离开,又是刚好遇到了柳一盈。如非如此,进来不易,离开更难。

“夺命阎王留贴要夺我性命,想必大家都知道了。”楚天开口道。

“师兄,会不会又是想夺取无琴谱的人在故弄玄虚?”柳一盈道。

“起初我也很师妹一样看法,今日郭……各位都在这里,我想听听大家的看法。”楚天本来想说郭小刀带来消息,后来一想,还不能透露他的真实身份,免得人多嘴杂。

“义兄,楚怀认为不可轻视啊,夺命阎王一剑夺命,不是一般人敢去冒充他的,也不知道我们纸扇山庄哪里得罪了他,居然下这样的贴。”楚怀道。

“楚头领言之有理,空穴来风,必有缘由,我们纸扇山庄在江湖上一向低调行事,这些年来也没得罪过谁,这几个月来隔三差五就有人偷偷摸摸进来,虽然都赶了出去,但是他们一来二回都熟悉了山庄结构,而最近几日却无人敢来,这恐怕也是跟夺命阎王有关啊!”侍卫头领陈阳道。

“陈头领,你莫要长他人志气,灭了自家威风,只要他进了我的十八剑阵,他想要脱身也不是那么容易,我们纸扇山庄人多势众,高手如云,难道还怕他一个夺命阎王不成?”长剑部头领赵金道。

“赵头领说得不错,我们少庄主武艺高强,加上我的重刀盾阵,防御那是天衣无缝,他夺命阎王又如何伤得了少庄主,我看只要做足防御,就不怕他来。”大刀部头领林刚道。

“再加上我们铁扇部,各处埋伏,摆下飞花银针阵,任他夺命阎王神功盖世,三头六臂也躲不过去,我看我们就在一起等到明天天亮,看他如何威风。”铁扇部头领张林道。

“刀兄弟,你怎么看?”楚天问小刀。

“我跟夺命阎王打过几招,毫无还手之力,惭愧得很,衣服被他刺了几十个洞,还好他剑下留情,才没伤到性命。”小刀道。

“刀大侠,夺命阎王居然会对你剑下留情,刀大侠好大的面子。”柳一盈讥讽道。

“他说不想杀我,还说要在十天后到纸扇山庄来找楚大哥麻烦,我便特意前来报信。”小刀道。

“我们特意前来,一路马不停蹄,如果各位英雄嫌弃,我们现在离开便是。”芙芙哪里受得了这种怀疑的眼神,她也不愿意小刀冒这个险。

“纸扇山庄岂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柳一盈本来就妒忌芙芙容貌娇俏,又恨她拿白一壶的事欺骗自己,再也压不住怒火,站起来板着脸道,充满敌意。

小刀本是好意,但是看到柳一盈这样的语气跟芙芙说话,又怎能让芙芙受她吓唬?突然一个跨步上前,速度极快,众人只看到一个影子移动,靠近柳一盈然后又坐回原处,两人本来相隔就近,只隔开一个位置,小刀乾坤八步又是神速,加上圣手点穴法,就在一瞬间,柳一盈被点了定穴和哑穴。

看到柳一盈定着不动也不出声,楚天十分意外,楚怀等人更是惊讶。

楚天上前一步“啪啪”,居然毫无反应。又是“啪啪”,连续解了几次都没解开柳一盈的穴道。心中又是一惊,暗想,“郭小刀已经今非昔比,就他刚刚那一招自己都躲不过去,他在夺命阎王面前却无还手之力,看来我命休矣!”

“刀大侠神功盖世,还请解了我柳师姐的穴道。”楚怀道。其实楚怀比柳一盈要年长一些,只不过他跟楚霸学武之时,柳一盈已经是楚霸的弟子了,便一直喊柳师姐。

小刀上前一步“啪啪啪啪”连拍四下,解了柳一盈穴道,这是圣手点穴法,同时封住多处穴道,不懂解法或者功力在点穴者之下的,都难以解开。

柳一盈愣了一下,终于体会到什么叫毫无还手之力,坐下不在言语。

众人一时间安静下来,谁也不敢再夸大海口,都自问是躲不开刀大侠这一招,想想夺命阎王就更害怕了。

“义兄,依我看,只有请义父出关了!”楚怀道。

楚霸的名字十分霸气,为人却又十分和善,三十年前就威震江湖,双手各使一把纸扇,攻必克,守无缝,一生坦荡,为人正义,还乐善好施,江湖送他外号‘楚霸双扇’,又是‘楚霸双善’之意。

二十三年前,败给一个金衣人之后便闭关修炼至今。

柳一盈时不时看着小刀二人,心想这个人怎么跟自称是白一壶的侄子的小子那么像,他旁边的小姑娘却是那个小骗子无疑。不过师兄召集大家前来,那是有大事商量,现在不好翻脸,一会过后再与她计较。

楚怀,乃楚霸收留的义子,长得英俊潇洒,为人忠义,拳脚功夫甚是了得,是庄丁头领。纸扇山庄的日常开支和营收都是由他管理,这么庞大的山庄,在山下有着不少的营生,赌坊、酒铺、客栈、当铺、钱庄等等,却不以纸扇山庄为名,纸扇山庄只做幕后东家。

侍卫头领陈阳负责纸扇山庄的日常守护,防止外人入侵,此人长得高大威猛,使一把流星锤,重六十斤,挥舞起来,一般人等是难以近身,坐在楚怀旁边。

第一次来是黑夜时分,走的时候也急忙,没机会仔细瞧瞧这纸扇山庄。山庄装饰较为精致,除了门口高挂着‘纸扇山庄’四个大字,庄内很多装饰都跟纸扇有关,所用兵器上面都刻有‘纸扇山庄’四个字,从走廊到大厅各处都放着或挂着各色各样的纸扇。

“切莫碰这里的纸扇,那都是机关,小心吃了亏。”楚天叮嘱道。接着又吩咐庄丁通知所有大小头领前来大厅议事。

这纸扇山庄庄主楚霸一直在山庄暗洞闭关不出,已经二十多年。山庄事务一向是楚天和他师妹柳红盈还有义弟楚怀在打理。楚天对柳红盈那是情有独钟,痴心一片,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柳红盈却是对白一壶一见钟情,芳心暗许向春尽,甚至改名为柳一盈。一壶一饮之意。

柳一盈武功稍逊楚天,使用暗器却是一等一的好。这些年来对白一壶朝思暮想却不得一见,白天还能拼命练武麻醉自己,每到夜晚就难以入眠,常常思君到天明。

不一会,纸扇山庄的侍卫头领,长剑部头领,大刀部头领,铁扇部头领全部到齐,楚怀和柳一盈也坐在了楚天旁边的座椅上。小刀和芙芙则坐在柳一盈的旁边。

芙芙也不好再说什么,二人便一同随楚天进入纸扇山庄。

“楚大哥,你稍等片刻。”小刀接着对芙芙道:“芙芙妹妹,我也想知道是谁威胁白面书生,让他说无琴谱在我身上,我总不能一辈子乔装打扮吧!”

长剑部头领赵金,高高瘦瘦,剑法是使得炉火纯青,他创下的十八剑阵由十八名剑卫组成,一流高手进入阵内都难以脱身。

大刀部头领林刚,眉粗眼大,身材强壮,一身肌肉,他一刀劈下,少说也有三千斤力度,他所创的重刀盾阵,是个防御阵法,右手提刀,左手拿盾,防得滴水不漏,千军万马都休想攻得进来。

“琴西飞鹰帮?”楚天惊问。

“嗯!”

“难道三天前的纸条是真的?我还以为是江湖上那些人,为了抢我手上这本假无琴谱,在故意吓我!”楚天心中暗道。

“飞鹰帮的飞鹰老大、飞鹰老二、飞鹰老三都死在了夺命阎王的剑下。”小刀见楚天半信半疑接着道。

“你可知夺命阎王为何要杀我?”飞鹰老大武功跟楚天不相伯仲,听到小刀说飞鹰老大已经死在夺命阎王剑下,楚天自然吃惊!

“我也不能确定,也许是因为你手上那本假无琴谱!所以我特意前来助你!”

阅读无琴记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