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文武为尊》
文武为尊

第六十九章 野望

而东院内,近卫们行色匆匆,边打边退已十分接近公主的房间周围。

黑夜中,小宝俯身于屋檐,看着下面两方人马的对打,不由面露疑惑,为何无故就起内战了?

基尔看着基图离去的背影,嘴角微微上扬,露出邪魅一笑。

基尔面露冷笑,反问道,“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

基图至门外,朝众将士吩咐道,“行了,刺客已被控制住,大家就不用劳烦了,都回去休息吧。”

基图所带来的将士面露错愕,与周遭的将士相互对望一眼,连声道,“是。”

基图看着基尔,周身微微抖动,面露惊恐之色,抓住基尔的手臂怒目而视厉声责问,“你究竟做了什么?还不快如实交代!”

基尔慢慢走至前方,葛啰士兵们急忙后退为其露出空地。

基尔冷声吩咐道,“行了,你们去外面守着即可。”

葛啰士兵连忙令命,快速退去,留得基尔与前方不足一掌之数的女近卫。

基尔捡起地上死去士兵所掉落的大刀,歪着头劝说道,“你们还不快快投降,可免死罪!”

众女近卫面面相觑,神色坚定,挥舞手中的长剑一同攻上,基尔并无慌张,冷眼看着前方奔涌攻来的女近卫,冷笑一声,挥舞大刀斩出一道刀气利刃,众女近卫见此状,纷纷用长剑抵挡,可长剑触碰到刀气利刃时就如同纸张般,轻而易举的其割开。

唐山已走至女近卫的身后,缓步往灵儿公主所在的房间走去。

而女近卫们都已倒落在地,死不瞑目得瞪大双眼。

咔嚓!门被推开,身着睡袍男子出现在门外,踏过门槛走入屋内,见正中央端坐着的灵儿公主,虽然面露冷笑,可眼中的淫秽一闪而过,此等皆被小宝看得清清楚楚。

公主冷冷的看着前方的这名身着睡袍男子,并未开口询问,身旁的侍女见此人眼熟不由呵斥道,“你是何人!外头发生何事,为何如此吵闹!”

睡袍男子冷眼朝侍女望去,侍女见其如此可怕的神情,不由倒退了一步。

睡袍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开口朝前方的公主恭声道,“想必公主殿下定能记住我是何人!”

灵儿公主依旧冷着脸,一副生人勿近的语气,冷声道,“你是何人?我为何要记得与我不相关之人?”

睡袍男子面露尴尬之色,随即哈哈大笑道,“无妨,若公主不记得也没关系,今日之后公主只需称呼我为相公即可!”

话音刚落,灵儿公主身旁的侍女大声呵斥道,“放肆!”

侍女冲向睡袍男子,挥拳攻去,睡袍男子快速踢出两脚,两名侍女快速倒飞而出,砸墙落地,昏死过去。

灵儿公主也面露难色,冷冷的看着睡袍男子,刚刚完全看不到他是如何出脚的,好似根本就未动过一般。

在场的人只又屋檐上的小宝看的十分清楚,也得知此睡袍男子的境界,武师高阶!

睡袍男子吊儿郎当的看着灵儿公主,笑道,“娘子时间不早了,你我二人就尽早……”

灵儿公主冷冷的看着睡袍男子,抽出怀中的金色小刀,睡袍男子不由停下脚步,“难不成你也想试试为夫的武艺?”

灵儿公主并未说话,猛得举起手中的匕首,睡袍男子暗道不好,可此时也赶不上。

灵儿只觉得身旁的时间犹如静止般,一生如同回忆般快速涌过,最后定格在今日,那张脸,是啊!我还未曾有过喜欢的人呢,是他吗?

小宝也暗道不好,可即使小宝的武力再高,也根本无法立刻赶至灵儿身旁。

镗朗!扭过头去不忍心看的小宝听闻一声铁器掉落在地的声音,连忙转头,只见灵儿瘫坐在地,面色潮红。

睡袍男子哈哈大笑道,“公主真是果敢啊,好在药效起作用了,要不是我都无力回天咯。”

睡袍男子此刻也不着急了,而是坐在地上,上下打量着灵儿公主。

灵儿公主只觉得身躯一阵燥热,全身发软无力,伸手向地面上的金丝小刀,可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力气握住小刀,不由怒视着睡袍男子,质问道,“你对我作了什么!”

睡袍男子嘻嘻一笑,“我只是觉得若是公主你不配合的话岂不是太过无趣,所以朝令人在菜中下了些东西。”

“你这个卑鄙小人!”灵儿公主瘫坐在地,指着坐在凳子上的睡袍男子厉声骂道。

睡袍男子拍了拍手,赞美道,“公主说得好!声音又好听!真期待你待会如何肯求我呢?”

睡袍男子手轻抚下巴,脑中不知在想着什么?一脸**之色。

小宝可不许再发生刚刚那种意外,快速落下,悄无声息落在睡袍男子的身后,灵儿瞪大双目看着突然出现在睡袍男子身后的黑衣男子,睡袍男子见灵儿公主如此神情,暗道不好。

身上的劲气爆起挥拳攻向身后,小宝轻摆身躲过,伸出手掌快速抓住睡袍男子的喉咙,将其提起。

睡袍男子面露惶恐神色,不由怒声道,“你可知我是何许人也,识相的快快离去,不然……”

小宝懒得听其废话,另一只手臂快化手刃猛打在其后脖处,睡袍男子双眼一闭,昏了过去。

小宝将睡袍男子丢落在地,朝愣住的灵儿走去,蹲下身躯与灵儿并高,关切道,“你没事吧?”

灵儿摇了摇头,忽然脑中一片空白,猛得抱住小宝,纤纤玉手在其身躯上不断游走,热气至口中喷出,喃喃道,“快给我!”

小宝见其情形不对,快去点其穴位令之昏去,见灵儿昏去,小宝才微微松了口气。

小宝将其抗肩而起,走至睡袍男子身旁时,正欲抬脚,却见其满脸涨红,心生一计,将睡袍男子抓起,奔出门外,跳上屋檐往外遁去。

唐山在外等候小宝,可越等心中越发焦急,府内不断传来脚步声,偶尔还能听其士兵的催促声,令唐山不禁担心,难道小宝被人发现了?

小宝跑至府外,与在外等候的唐山汇合。

唐山见小宝安全回来,心中微微松了口气笑着迎身而上,可随即看见小宝还带着两人回来,不由面露疑惑,朝小宝询问道,“这是何意?”

小宝将手上提着的睡衣男子丢于唐山,摆手吩咐道,“先回去,我再同你解释!”

唐山接过睡袍男子,小宝扛着灵儿快速跃上屋檐,朝远处遁去。

唐山提着睡袍男子连忙跟上,刚刚瞧见此女一的面容,不就是中午一同吃饭之人,不由心中浮想翩翩。

小宝眉头微皱,难不成此女就是早上池边之人,想至此口罩之下面浮现红润之色,不由摇头甩去脑海中的画面,又恢复冷峻的神色。

灵儿公主并不理会身旁侍女的劝离之意,看了看镜中的妆容,满意点了点头,站起声朝前方的座椅走去。

是她!小宝见此女走来,不由瞪大双目,没想到此女竟是中午一同交谈之人!

铿锵!铿锵!守在公主房外的近卫已见前方敌人袭来,纷纷涌上前去迎敌。

小宝见人已离开,不由叫好!此房内把守如此严密,定能有收获,小宝快步涌下,身形如鬼魅一般瞬间已至门外,轻推开房门踏入内。

“公主,快走吧!”侍女急忙劝道,可灵儿公主就是不听,依旧在梳妆台上补着妆容。

小宝刚踏入房内,就听闻交谈声,暗道不好,此屋有人,快速跃上房梁,落稳身形才开始打量此房。

此房内华贵无比,看至梳妆台前的女子,头戴金凤冠,一身金色异域连衣裙附身,当看背影就知此女之华贵。

不知唐山那边如何,此时府内如此混乱,也不失为一个机会。

基图率先离去,其余将士见状也只能退去。

灵儿公主走至门正中央,入座神色冷峻得看着大门外,一股华贵之气并发而出,令小宝不由感叹女人都是善变的生物,此时的灵儿公主哪有中午那般平易近人的气质?

房外,长廊中众女近卫拼死抵抗,使得前方的士兵一时间无法突破,葛啰士兵身后走来身着睡袍的青年男子,令众女近卫心中一沉。

看着自己的儿子基尔,那如同神经质的笑容,基图心中隐隐作痛,可事已至此,若是真的得手,想必可汗定会出手掩盖此事,为了公主的名誉说不定真的可以,哪怕这并不光明。

但基家若真与可汗连理,定能一飞冲天此事有利有弊。

“你……”基图伸手至口中,眼眶通红想要扇基尔,可手停在半空中却怎么也下不去手。

基尔早已料到,从小到大父亲并未动手打过他,现在当然也不例外,基尔笑着向父亲分析道,“爹,若是你现在当做无任何事回房休息,待我生米煮成熟饭时,嘿嘿,说不定已当上驸马爷咯。”

可事已至此,若是不进行下去,基家定落得满族灭门之祸!

基图在心中做了一番计较,抬起头用其深邃的目光深深的面前的基尔,拍了拍其肩膀便快步往外走去。

阅读文武为尊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