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娘娘她擅攻心》
娘娘她擅攻心

第164章 虚虚实实

云清浅浅淡淡地对上他的眸,唇边掀起一点弧度:“陛下觉得呢?”

傅明礼并不惊讶也不慌乱,甚至还侧眸吩咐王晋为他倒上一杯牛乳,边喝边说:“围场上无数士兵把手,到处都是朕的眼睛,云姐姐没有机会逃脱的。”

云清哼笑一声,“那我倒真想把整个车顶都掀开,好好心疼心疼陛下。”

“您是说……”陈永私下瞅了瞅,抬手指了一个方向的宫殿。

傅明礼一噎,手上插图细致描述详实的游记一时也没了意思,他放下书,眯眼看着云清,突然笑了一笑:“云姐姐不想知道大俞的使团在哪片队伍里吗?”

云清想也不想就摇头:“陛下不会让我和大俞使团一齐离京的,安阳丞相应当还在京中馆驿吧?”

“朕总觉着,对清儿下手的人也许就在眼前。”云京墨大手落在石桌桌面上,感受着那股子凉意,混沌的脑子仿佛也清醒了许多。

“就聊一聊……”傅明礼意味深长:“聊聊云姐姐你打算如何逃走,怎么样?”

云清:“都说了是逃走,我告诉了你,岂不是把自己的计划都泄露了?届时你伺机抓我,我可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云姐姐这可就没意思了。”傅明礼一挪一挪坐到她旁边,“都说兵不厌诈,朕就是想和你说说话,云姐姐你就随便说说,真的假的都没所谓,朕听了转头就忘了,不会放在心上的。”

“既然陛下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和陛下直言了。”云清肃起小脸,正襟危坐道:“云清想着,陛下在我身边安排了那么多人盯着,我不管做什么都会有人禀报给你,那我私底下逃走就有些困难了,倒不如寻个机会,光明正大地在你眼前离开。”

“云姐姐是在逗朕吗?”

“你瞧,陛下你让我说,我说了你又不信,那你还让我说什么?”云清摊摊手,无可奈何地捡起被傅明礼扔地上的话本:“和陛下说话实在无趣,我还是看这些俗套的话本解闷吧。”

傅明礼眸子一动,回忆起云清刚才话里的每一个字,又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她的神情:“云姐姐是说真的?真想当着朕的面逃走?”

云清没回他。

是想买通宫人改头换面从围场上寻个办差的名义离开,还是伺机联络宁王假作护卫跟在宁王府的侍卫队中,然后在回京途中和俞国的使团里应外合?

傅明礼脑子里一瞬间闪过了无数的可能性。

虚则为实,实则虚,他们把本不能宣之于口的话摊在了明面上谈,他们都在玩心理战术,看的就是谁能成功带偏对方的视线,以混淆视听。

很显然,他失败了,云清却成功了。

他猜不透她的这番话究竟是真还是假,如果是真的,他压根不了解她会以何种方式来堂而皇之地在他眼皮底下逃跑。如果是假的,那她会以什么形式离开,对他仍旧是个迷。

傅明礼深吸了几口气,目光落在靠在车壁上姿态沉静地看书的云清身上,舌头轻轻舔舐过牙齿,眼里划过一丝兴味。

越来越有意思了。

……

阿四端了壶热茶上了宁王府的马车,边放茶杯便说:“殿下,属下按照您的吩咐去查了近日俞国使团的动向,发现对方近来一直在平州里四处转悠,除了那位安阳丞相隔三差五地进宫之外,一点强行要人的意思也没有。”

身在他国,强行要人,陛下就肯给吗?

明达并不认为硬碰硬是一个好主意。

“我听说那日云清出宫探望惠然,回宫的路上,在路上耽搁过一会儿功夫。”

“是。”王晋端起托盘在小太监的搀扶下下了銮舆,去了后面那辆马车。

“我这人嘴损,说话难听了些,陛下可千万别放在心上。”云清笑眯眯地冲傅明礼说道。

自从上次他心疾复发加风寒昏倒,云清在傅明礼面前看起来似乎是收敛了一些,不再直呼他的名讳,也不再动辄就抬脚踹人,但傅明礼总觉得,她这礼数全乎却比从前凶悍时更加吓人。

傅明礼暗暗警醒,不经意和王晋对上了眼,后者垂头为他填满了牛乳,一壁又问向云清:“女尚书可要来一杯?这是才送上来的牛乳,只有今儿一早有,再喝就要等下一站了。”

云清从小书架上拿了一本话本,翻开封页后听到王晋的话,耸了耸肩懒洋洋道:“鲜牛乳掀翻了糖罐子,好像是小孩子才爱喝的玩意儿,我十岁出头就不嗜甜了,王总管留给陛下喝就好。”

王晋一哽,余光悄悄瞥向陛下。

傅明礼伸向奶杯的手停了一瞬,很快故作无事地端起牛乳喝了一口,头一回品出那甜味有些腻人。

他自觉无味,咽下之后朝王晋摆了摆手:“拿下去吧,上一杯龙井过来。”

“陛下说的有道理。”云清歪了歪脑袋,仿佛很是苦恼:“偏生云清这人就是不服输,越是有挑战性的事情,做成了才越有成就感呢,你说是不是?”

“看云姐姐这样子,似乎心中已有成算了?”

傅明礼强自一笑:“云姐姐说什么朕都爱听,怎么可能生气呢。”他夺过云清手上的书扔到一边,凑到她面前说:“这些男女情爱大多俗套乏味,云姐姐陪朕聊聊天如何?”

云清好整以暇:“陛下想聊什么?”

……

经过一月余的准备,秋狝的队伍终于从平州出发了。

“她如今已是苟延残喘,按理说,应该没有可能掺和进清儿的事情当中。”云京墨想了半晌仍只有一点头绪,他便摆摆手:“罢了,先让密探去查查,只要做了,总会留下些痕迹的。”

“是。”

此次秋狝追随的大小官员及其家眷不在少数,车队浩浩荡荡一眼看不到尽头,云清坐在马车里,探出头看了眼车后一眼看不到边的马车,正想根据马车的标志分辨马车中人的身份,就听到傅明礼冷声命令自己:“把车帘放下。”

云清翻了个白眼,回过头看向傅明礼,后者半点不心虚地倚在软垫上,慢悠悠地翻过一页游记:“朕的风寒才好,要是吹了风不慎着凉,云姐姐可该心疼了。”

阅读娘娘她擅攻心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