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娘娘她擅攻心》
娘娘她擅攻心

第一百六十三章:容乐宽厚

“朕记得当年先帝在世时,明太妃一向和容乐交好。”

明太妃被他这句话说的神色一顿:“容乐公主温谦宽厚……确实如此。”

“太妃说的是。”云京墨扯了扯嘴角,口上随意地应承着。

临走之前,还顺手揪走了一粒葡萄。

“安远侯之女常玥,知书达理,蕙质兰心,也确实是个不错的人选。”见他态度不冷不热,明妃转动着腕上的玉镯,笑容更加真切:“哀家听闻朝中也不乏大臣推举安远侯之女为后,若是陛下对常小姐并无不喜,那倒不如顺势应承下,也免得承亲王再为你的终身大事忧心了。”

云京墨自顾自品着茶,并不言语。

“我不管,你要是真的想要嫁给那个狗皇帝,除非你出嫁那日从我尸体上踏过去!”云兰气哄哄地说完,跺了下脚就跑了出去。

明太妃和云京墨浅淡的目光在半空中交集,徐徐点了点头。

待到那英俊冷漠的君王缓步离开,明太妃才在宫女的搀扶下,狼狈地靠在椅背上。

“太妃娘娘……”

月牙心疼地拿出帕子给她擦拭额头上的汗水:“您是长辈,口头上顺着陛下几句不就得了吗?何至于向他行这样的大礼自降身份?”

明太妃抓紧了扶手,回想起方才新帝的每一个动作表情,缓缓地摇头:“是哀家算错了他对容乐的重视,幸好及时悬崖勒马,若不然……”

若不然什么呢,月牙想要再问,却在触及明太妃过于阴阴冷的目光后被吓得住了嘴。

人在宫中,永远都要明白屈从于形势,明太妃很清楚这个道理,所以当初先帝在世时,她一味地巴结容乐公主,希望借机在先帝面前落下个温良贤淑的好印象。

也因为她懂得审时度势,所以她又在容乐公主失踪之后,巴结上了在朝中名望颇高的安远侯,期待着借此能和下一任皇后打好关系。

她算的很好,奈何百密一疏,忽视了当今陛下对于容乐公主的情意。

……

“陛下,明太妃一早就开始在暗中支持安远侯一党,其母家也态度暧昧,您为了这种眼界狭隘之人恼火不值得。”云京墨的心腹太监陈永小跑着跟上主子的步子,从旁小声说道。

“朕气的不是这个。”云京墨脚步不停,在宫墙间的夹道快步走过,脸色发沉地说道:“那明太妃,清儿从前在时对她颇多照拂,她不感恩也就罢了,竟这么快就开始见风使舵。常玥从前给清儿使过多少绊子,明太妃也敢劝朕立她为后,是真当朕聋了瞎了吗?”

陈永道:“明太妃从前就是宫里出了名儿的会做人,加上安远侯素有贤名,会这么快就转向安远侯一边也不奇怪。”

“哼,自己耍着小聪明,就当所有人都是傻的。如果不是顾念着她是先帝遗孀,朕不好随意处置,她早死了十次八次了。”云京墨说着,头疼地揉了揉额心:“还有,去查查朕要册封常玥为后的谣言是从何处散播出去的,都有谁参与过此事,将名单一一报给朕。”

陈永点头应是。

“安阳老大人到平国有些时日了,不知找到清儿了没有。”途径御花园,云京墨走进一座八角亭中坐下。“那平帝对清儿有意,也不知会不会轻易放人。”

“安阳丞相做事素有成算,想来应该不会有问题。”

“朕总觉着不安心。”靠在冰冷的石桌上,年轻的帝王忧心悄悄:“当初清儿到底是怎么失踪的,她消失的这段时间究竟经历了什么,暗害她的人是谁,这些朕全都不知道,派出去的密探不少,一个有本事的也无,查了这么久一点消息都没有。朕想揪出幕后之人严惩都做不到。”

“既然已经找到了公主殿下,那查出暗害殿下的宵小也不过是时间问题,陛下无需过分忧愁。”

云京墨装模作样地拦挡:“太妃这是做什么,您是长辈,没得向朕行如此大礼的。”

“陛下!”明太妃以头触地:“是哀家昏了头,竟然在您面前自作聪明,您是盛明君主,还望莫把哀家的胡话放在心上。”

云京墨收起了脸上的笑意,眼眸略微放沉,口气依然温和,却暗含警醒之意:“太妃方才说了些不妥当的话,倒也不妨事,只是朕还是小提醒您一句。”

没想到那么久之前的事情,新帝竟还记得,思及自己过往的所作所为,明太妃坐立难安。

“太妃说容乐为人宽厚,朕却觉得太妃才真真称得起宽厚两个字。从前常玥对容乐百般嫉妒算计,如今不过几年的功夫,太妃就全忘了,还在朕面前说起了常玥的好话来。”

被晚辈指着鼻子挖苦,明太妃面上一片通红,呐呐不得言。

“容乐是暂时不在宫里,并不是死了。明太妃这样急着站队,是觉得朕昏聩迂腐,还是无视皇室威严?”

明太妃扑通跪倒在地,拄在地上的双手不住地发着抖:“哀家只是听了下人蛊惑,所以才在陛下面前胡言乱语,并无……并无任何轻视皇家威严的心思,还请陛下明鉴啊。”

“朕也记得,当初常玥以七彩玉簪之事嫁祸容乐之时,明太妃是在场的,还为容乐说过话。”

明太妃望着他:“若是陛下以为常小姐不堪后位重任,其实封个妃位,也是可以的。”

“请陛下赐教。”

“容乐是先帝的爱女,不论她与朕是何关系,都绝不会影响她在大俞的尊贵。朕之下是她,她之下才是官吏百姓,无人能无视她的地位和身份,太妃可听明白了?”

……

“陛下,前朝的那些大臣们又折腾了?”

云清:……

在云清的印象之中,她的兰妹妹是一个极其温婉富有诗书文采的女子,但近一段时间的经历,改变了她的看法。

云京墨接过宫女奉上的茶盏,对上明太妃看来的目光,颔首道:“都是劝朕充盈后宫的。”

“陛下的年纪不小了,是该考虑这些事情了,哪怕不为自己想,也该为皇嗣着急,先帝爷一生无子,就连在遗诏中都在自责无嗣之过。”

阅读娘娘她擅攻心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