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三哥的拳头》
三哥的拳头

第四百四十八章 孤 雁

“原来前辈就是失踪江湖这么多年杳无音讯的‘塞外双雁’的‘云中雁’,怪不得江湖上一直在流传仁义侠客‘塞外双雁’,和塞外的‘弯刀钩剑门’在塞外漠北大战几日几夜,诛杀‘弯刀钩剑门’一百单八人,将‘弯刀钩剑门’门主石连环的头颅悬挂在塞外异族的可汗的大帐门口,此事轰动整个江湖,一直传为佳话!”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双眼紧紧的盯着这个坐在床沿上的老妪说道:“这件事情,晚辈是在恩师的‘江湖笔谈’的手记当中看到的,但是,恩师没有提及‘塞外双雁’最后是怎么失踪的,请问,前辈,你们在塞外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啊,我们为什么要和那个塞外的‘弯刀钩剑门’厮杀几天几夜呢?那是因为这个‘弯刀钩剑门’门主石连环他们虽说咱们汉人,但是他们却是汉人中的败类,他们卑鄙无耻,投靠那个异族的可汗不说,还帮助异族可汗掠杀我们居住在边陲的汉人,而且手段之毒辣,行径之卑鄙是前所未有,那个异族的可汗还有一个癖好,就是喜欢奸淫我们汉人的小姑娘,那个异族走狗‘弯刀钩剑门’门主石连环,就想尽办法,投其所好,专门掳掠我们汉人的小姑娘,然后送给那个异族的可汗糟蹋,这些事情在边陲一直弄得居住的汉人是人心惶惶、惶惶不可终日,一度向关内移居,边陲的驻军曾派出一支人马伏击这个‘弯刀钩剑门’门主石连环,没有想到竟然被这个‘弯刀钩剑门’门主石连环事先知晓行动的计划,这个‘弯刀钩剑门’门主石连环然后设局将边陲驻军派出去追杀他的人马屠杀殆尽、无一生还。”那个杠夫王大壮的娘亲也就是“塞外双雁”的云中雁王雪茹说到这里不由得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想不到我们汉人当中也有如此奴颜卑妾,厚颜无耻之辈,这个‘弯刀钩剑门’门主石连环真是给我们汉人丢尽了脸面!为了斩杀这种民族败类,关内皇室传信给我们‘塞外双雁’,要求我们‘塞外双雁’想尽一切办法也要将这个人面兽心、卑鄙无耻的异族走狗‘弯刀钩剑门’门主石连环斩杀在塞外!”

因为接下来他的娘亲的一些举动让他惊愕不已,他的眼睛珠子差一点惊愕得掉在地上。

杠夫王大壮现在就像一个傻子一样,傻傻的坐在他的娘亲的房间里面。

那个原本瘫倒在床上这么多年的娘亲,竟然颤巍巍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慢慢的从床上顺着床沿探身而下,就那么随意的往那个并不宽敞的卧房里面一站,那双空洞无物的双眼,在昏暗的油灯下,闪烁着一种尖锐刺骨的目光,这种尖锐刺骨的目光是王大壮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他的这个瘫倒在床上这么多年的娘亲,那双空洞无物的昏花老眼,射出来的目光原来是如此夺人心魄、摄人心魂。

杠夫王大壮忽然发现他的体弱多病的娘亲现在就像一个威武雄壮的大将军一样,站在那里给人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威仪。

第四百四十八章孤雁

“什么?少侠你说什么?这位小姑娘难道就是当今皇上唯一的公主?”那个“塞外双雁”的云中雁王雪茹惊愕万分的望着站在一旁不声不响的南宫曼曼说道:“曼曼公主,请恕老身有伤在身不能行跪拜大礼,还请公主殿下恕罪!”

“不知者不罪,你就讲讲你在塞外的经历吧,如果设计伤害你的人还活着,曼曼必奏请父皇治他重罪!”南宫曼曼那张肌白如雪、冷若冰霜的脸上露出了少许的微笑,对着那个“塞外双雁”的云中雁王雪茹声音平静的说道:“你可知道站在你面前之人他就是当今武林中、江湖上的武林盟主,也是当今皇上亲封的‘忠勇侯’侯爷是也,所以,你若是有什么冤屈,尽管对我们言明,本公主和‘忠勇侯’侯爷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哈哈哈,老身万万没有想到在有生之年还能遇到你们两位人中龙凤的少年英雄,这真是我们大汗民族之福,黎民百姓之福,真是可喜可贺!”那个“塞外双雁”的云中雁王雪茹挣扎着想对着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和南宫曼曼跪拜,但是由于常年瘫在床上,行动已经不便,只听见这个“塞外双雁”的云中雁王雪茹大声说道:“大壮,你这个傻孩子,你还杵在那里干嘛,还不赶快跪拜公主和侯爷!”

“贱民王大壮拜见公主和侯爷!”那个一直站在房间里面的杠夫王大壮听到了他的娘亲的话语之后,立马双膝跪倒俯身说道:“贱民王大壮恳请公主和侯爷还我娘亲一个公道!”

那么,这个“塞外双雁”的云中雁王雪茹在塞外到底遇到了什么匪夷所思的曲直的故事呢?

“娘亲,他们神仙是不需要这些东西的,既然神仙兄弟把它给了您,您就收下吧!”那个傻傻的站在房间里面的杠夫王大壮这个时候突然说道:“若是这个野果子能治好您的病根子的话,大不了大壮今后做杠夫多赚一点银子,请他们来咱们家吃好的喝好的呗!”

“傻孩子,您知道这颗‘落霞丹蜜果’有多么的弥足珍贵吗?如果是那些有银子的人需要它,就这一颗的野果子,就能买下半个‘落霞镇’,瞧你口气不小,你也不怕少侠们笑话你!”这个“塞外双雁”的云中雁王雪茹这个时候叹息了一声接着说道:“再说,在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神仙啊,傻孩子,他们也是人,只不过他们的武功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出神入化的地步而已,你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汉子,你懂个啥?还不赶快替娘亲谢谢这位仁义的少侠!”

“前辈,不必要如此,您先服用这个‘落霞丹蜜果’吧,然后您再讲讲您在塞外到底遭遇了一些什么样的匪夷所思的事情!”武林盟主阿三少侠非常诚恳的再一次双手捧着那颗鲜红如血的“落霞丹蜜果”递到了这个“塞外双雁”的云中雁王雪茹的面前接着说道:“不瞒前辈您说,今晚本侯爷是为了来探访这个‘落霞镇’的常五爷而来,因为对这个‘落霞镇’不熟悉,在到处瞎转圈之际,后来在茫茫的黑暗中,只有瞧见您们家这里有微弱的灯光,所以,一路寻找而来的,没有想到您的儿子竟然是一个大孝子啊!”

武林盟主阿三少侠说完就将手里的那颗“落霞丹蜜果”递到了那个坐在床沿上的“塞外双雁”的云中雁王雪茹面前。

当武林盟主阿三少侠把那颗鲜红如血的奇珍异宝“落霞丹蜜果”递到那个“塞外双雁”云中雁王雪茹的面前之时,那个久卧病榻的“塞外双雁”的云中雁王雪茹原本暗淡无光的双眼,忽然犹如夜空中的启明星一样,闪闪发光。

“少侠,我们从未有过什么交集,为什么你要将这个世所罕见的‘落霞丹蜜果’赠与老身?俗话说:无功不受禄啊!”那个“塞外双雁”的云中雁王雪茹嘴里如此说,可是她的眼睛却“出卖”了她内心的真实的想法,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就看见那个“塞外双雁”的云中雁王雪茹眼睛里面流露出一种十分渴求和十分焦急的目光,也许是一个人的秉性再怎么高贵典雅,高风亮节,你让她这么长时间瘫在床上试试?只听见这个“塞外双雁”的云中雁王雪茹说道:“这么弥足珍贵的稀世珍宝就不要浪费在老身的身上了,把它给急需要使用的人身上吧!”

“前辈,虽说您现在并没有告诉我们您是怎么受的这个伤,但是,就凭您为了咱们大汗出的这一份力,晚辈怎么可能不对您施以援手呢!”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双手捧着这颗弥足珍贵的稀世珍宝“落霞丹蜜果”再一次递到那个“塞外双雁”的云中雁王雪茹面前接着说道:“虽然这颗‘落霞丹蜜果’弥足珍贵,但是,用在您这种为国为民的侠义之人身上,不是最最能体现咱们汉人一种凝聚力吗?云中雁前辈,您就服用这个‘落霞丹蜜果’吧,说不定等您身上的伤好了,还能帮助本侯爷对付那个神秘组织呢!”

“少侠,你知道这个‘落霞丹蜜果’是有多么的珍贵和稀世吗?这种‘落霞丹蜜果’原是长在神农山里面的,要十年才能开花结果,能治疗百病,这是举世珍稀的野果子,现在你就把它这么送给老身服用了,老身怎么能受得起呢?”那个“塞外双雁”的云中雁王雪茹这个时候脸上又恢复了原有的那种淡然处事的神态,并没有伸手接过武林盟主阿三少侠递给她的那颗“落霞丹蜜果”,只听见这位“塞外双雁”的云中雁王雪茹接着说道:“老身虽说是老眼昏花,但是,老身也知道,少侠肯定肩负了一种别人无法承担得起的重大的使命,你何不留在身上,以备所需呢?”

“前辈,原来当年您们在塞外竟然遇到了这种人神共愤、令人发指的事情,若是晚辈碰到,肯定也会义不容辞,必手刃此等丢尽民族气节的败类!”武林盟主阿三少侠伸手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一颗鲜红如血的野果子对着那个“塞外双雁”的云中雁王雪茹说道:“前辈,您是在中毒之下,再被人用少林寺的‘金刚伏魔掌’偷袭打中后背的要穴,导致您血瘀在经络和静脉里,若不是您内力深厚,恐怕早就气竭而亡,晚辈和您相识就是缘分,况且,前辈夫妇也是为国为民的侠客,晚辈在机缘巧合的机会得到了江湖上人人趋之若鹜、视为珍宝的‘落霞丹蜜果’,不管您受了什么内伤,它都有疗效,而且见效很快,说不定在一盏茶的时间,就能让您感觉到这种奇珍异宝的过人之处,请您现在就服用吧!”

“年轻人,老身昔年和死鬼相公在关外被人誉为‘塞外双雁’,老身就是江湖人称‘云中雁’的王雪茹,死鬼相公就是江湖人称‘巡回带头雁’王剑人,唉,想当年‘云中巡回带头雁,一入江湖是非多。云端雪茹云中雁,王侯巡回带头雁。双雁齐鸣卷风雪,威震四海双王雁。’”那个杠夫王大壮的娘亲的那双尖锐刺骨的双眼忽然失去的神光,黯然神伤,只听见这个“云中雁”王雪茹说道:“相公王剑人本是世袭王侯,只是生不逢时,边陲异族一直在蠢蠢欲动,和关内是合合分分,分分合合,先皇为了巩固江山社稷,就安排王剑人带着自己贱内王雪茹远赴塞外,开宗立派,一来是在塞外有一个能时刻监视塞外异族的不轨动向的人,二来守护边陲的将士们也需要有会武功的人和他们配合,并且教他们军营里面的士兵武功,三来,相公王剑人生性耿直,容易开罪于人,所以,他也想远离家乡,到塞外一个陌生的地方生活,改变一下生活的环境!”

“这个孩子命真苦,当年老身中了别人的暗算,差一点他就胎死腹中!”那个“塞外双雁”的云中雁王雪茹脸上露出了一种极度悲伤、极度悲戚的表情说道:“可恨那个汉人的内贼,若不是他用计将我夫妇二人骗至军营,然后用毒酒将我二人毒伤,那个‘塞外七狼’怎么可能伤得了我们夫妇?老身又怎么可能身中那个恶贼少林叛逆的一掌‘金刚伏魔掌’,让老身这么多年来一直死不死活不活的瘫在床上。”

“前辈,现在时间还早,您就讲讲您是被什么人陷害的?又是怎么沦落至此的!”武林盟主阿三少侠这个时候用手一指站在旁边一直一声不吭的南宫曼曼对着这个“塞外双雁”的云中雁王雪茹说道:“前辈,这位就是当今皇上唯一的子嗣曼曼公主,只要您的冤屈还能伸张,到时候曼曼公主殿下一定会奏请当今皇上,给您们夫妇沉冤昭雪!”

在杠夫王大壮的理念当中,当然是那个说他的娘亲会武功的那个人傻,而且是一个地地道道、标标准准的大傻子。

这个人不但人傻,而且眼睛还有问题,说不定眼睛的眼睛珠子都瞎掉了。

他实在想不出他那年迈体弱的娘亲怎么会和什么武功牵扯上的,在他的记忆中他的娘亲就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老太婆了。

现在竟然有人说他的娘亲是一个隐藏多年的武林高手,你说,是他杠夫王大壮傻呢?还是说他娘亲会武功的人傻呢?

要不然他怎么会睁着眼睛说瞎话?他竟然口口声声的说一个瘫倒在床上这么多年的老妪是一个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

可是,可是这个杠夫王大壮忽然发现那个叫傻子的人竟然是他王大壮。

阅读三哥的拳头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