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都市演绎法》
都市演绎法

第四十四章 没有章节名

门开了,没错,门开了,就这样,几个人站在门口,看着黑黢黢的里面, 不知道……该说什么?诶诶诶,那个该死的宗教头头呢?不会是因为……常年代在这里面,然后变黑了?不可能啊,按照这种情况,变白,才是正常的……这不科学,没错,很不科学,就这样,薛止蹲在门口,愁眉苦脸地,想着,到底……要不要出去呢?不要吧,又感觉怪怪的,就好像什么东西没了一样,进去呢?被围殴?

然而,这个时候,一股……腐烂的气味,从里面,传了出来,然后,就是一阵奇怪的声音,好像里面……有什么诡异的东西一样,在里面动来动去……是老鼠么?薛止拉着蒋明德和赵德,径直走进了门,却看见,地上全是很恶心的东西……腐烂的食物,还有诡异的雕刻,还有……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只不过是一个皮包骨,年纪轻轻的,不到二十,但是……因为从来没刮胡子,或许刮过一两次,脸上的胡须,已经算是……很长很长,而且里面好像还有虱子和跳蚤,这个人转动了一下,在一堆呕吐物里面,发出了……很恶心的声音,而且,这个人,从来没吃过蔬菜,地上的东西,都是肉类,没有调味料的,肉类。

……

然后,两人再一次,乘上了出租车。

什么都没有发生。开玩笑,人家在这种房子里面,要是开门了,人家还不如……躺在家门口,两棵树中间的吊床上面?这样……不太好吧,毕竟每个人的智商,都是不一样的,没有人会傻到……就连有人敲门,都会去开门,做出这种,和傻子没什么区别的事情,这种事情……怎么可以呢?是吧?所以说,就连幼儿园的小孩子,都知道陌生人在外面敲门,是不可以贸然答应的,但是,偏偏这里面,就有一个奇怪的陌生人,不仅敲门,而且还如同大灰狼一般,使劲地喊了两句……你是真的会被打,小心点,不要出……不要出事情了,谁知道里面,是有一个连的人,还是……一个营?

场面更加尴尬,然后……赵德道:“难不成,我们就在这里干等着?我也不能叫人,我们组织里面,除了安保人员,剩下的人,也不足以攻开这个房子,即便……不过人家还是一看就是有点把握的,我猜,这里可能都会有一条地道,就是等着你去挖,说不定……”不去管这个浮想联翩的赵德,薛止在这个屋子外面,走了一大圈,然后去出来了一根铁丝,随手放在手中,然后把头上的半根铁丝弯曲,然后又取出一个铁丝,看了看锁眼,然后又弯曲……

或者说,这个组织,负责人,到底是谁。

好像还是有点恶心。

这么小一个小孩子,心机深沉……真的是有点吓人,,所以说,这个时候,就需要很强大的心理素质了,这样子看起来,这个孩子……是心理素质不错?好吧,和那个谁?赵宣,一样,是一个……脑子有问题的……混蛋。所以说,还有……

此时,薛止的心里面总是有一种恶心的感觉,对于这个人,是一点是点好感都没有,然后,还有……这个小屁孩,真的是一点脑子都没有,把自己放在这种地方,只要有个会撬锁的,人呢,这里头还不是就是一点作用都没有,所以说,这个人,就活该在这里,被我们搞。

(以防读者心累,以下的文字一律通过语言表述——)

“你是……“薛止一脸饶有兴趣地,看着面前发育不良的少年,这个少年……

不对,这个少年很诡异——好像不仅仅是不会说话这么简单,不仅仅如此,反而……这个少年很奇特,这个少年……是个哑巴?而且好像还是个聋子,因为,少年刚刚咀嚼一块熟肉的时候,嘴里面露出来了牙齿,但是……没有舌头,好似被人狠狠地,切下来,然后耳朵呢?好想被人用粗大的管子捅进去过。

额,简单的来说,就是耳组织收到过了严重的创伤,而且很严重,严重到……完全听不见任何声音,不……可能会有点生意,是无休止的轻微噪音,在耳边萦绕不去,就好像蚊蝇在耳边飞舞——好吧,这里确实很多蚊子和苍蝇。

不仅如此……很奇怪,这里好像,好像有种熟悉的味道,就是……某种身上擦的香水。

那是一种,味道很浓的味道,可以遮蔽大部分味道,然后,不仅如此,最大的功能就是可以遮盖掉一些生活气息,就好像是二手烟,……很诡异,很奇怪,这里味道都这么冲了,居然还会有香水的味道,大哥……你是真讲究啊。

还有,这种味道很轻微,根本不可能掩盖掉任何东西,就好像是身上的烟味,不是吸烟,但是有种萦绕的味道——到底是谁,身上会有这种味道?

“蒋明德,你身上有香水?你有狐臭?”

转头扭向蒋明德,薛止悄悄问道。

“没错,好像是有一种香水的味道……“一旁的赵德好像也闻到了什么,在一旁发言——

“到底是什么……我没有,我又没有狐臭,我作为一名根红苗正的富二代,怎么可能有狐臭?”

“这个有半毛钱关系么?”

一旁的薛止感到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转身问道——

“有啊,我这么有钱,难道还需要香水遮盖?这种廉价香水,只有一种人会用——穷人!”

一旁的蒋明德撇撇嘴,道——

好吧,好像……等等,穷人?面前这个人如果是组织的老板,怎么可能会是穷人?这种人如果有什么特殊癖好,是不允许的——这会成为众矢之的,所以说,最理智的做法,还是……还是……

“我……我知道了——”

一旁的赵德双手扶额,然后……蹲在地上,半晌,然后,缓缓抬起头——

“你……是个替身,对吧?”

“我……是的,但是……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万一我是呢?或者不是?你怎么去评判?靠蒙?”

“是么?靠蒙?不太现实……这样吧,我们来玩一个小游戏?”

“没什么兴趣,要不……我公布答案,看起来你们,可能会好受一点……我……是你们熟悉的一个人,然后……我当初,给过你们一点点小小的提示,还有啊……我干过一件事情,是阻碍了你们的脚步,然后……

“这样吧,你……我好像记得你了,你是……”蒋明德托着下巴,做沉思状,然后……

大喊一声:“我知道了,你是之前把我俩关在门外的锁匠!”

“是么,好吧,那你要写上去。”

仿佛空气变的尴尬,一切都有趣起来了

好吧,看起来是很有趣,其实一点都不有趣,因为……薛止想到了,一个截然不同的人,刚好,与下一刻,那人写在纸上的,一样——

“陈八戒”。

没错,陈八戒,就是那个看起来貌似憨厚老实的男人,时不时喜欢恶搞一下,然后……

好吧,看起来,就是这个样子,但是……这个人,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浑身消瘦。

不停的吃肉,不停地……

怎么了……

怎么会这样?

当一个人,被用药物夺走了消化功能,在原处,没有味觉,吃什么,都味同嚼蜡,然而……这个人,好像还活在……好像还活在酒池肉林一般,但是……

这个人,已经不是人类的言语可以形容。简直就是,恶心,还有……还有诡异,可怜,欺骗的综合体,真正的……真正的主使,会是谁?

“是谁……你惹事了?”

“我最大的错误,呵呵,就是遇到了……你们——至于是谁幕后主使,还……还是留到一会再说……我,我好像确实,有点怨恨那个人,不过说起来,不是他,也不会有我的昨天,好好做人的昨天,所以说……所以说,我还挺感激他的,好矛盾啊……“

笔写到这里,顿时一顿——

“你要是再不和那瓶特质的营养液,就会死,最多不超过五小时,真的……你不喝?“

“我不喝这个……我也没多久想活了,就这样吧,我告诉你们,这个人,是我一个朋友……嘿嘿朋友,当初,给我希望的是他,给我绝望的,也是他……不过,要不是你们……好吧,说起来,没有你们,我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诶,你还犯错,你还有理了,快点,快点,赶紧的,是谁?”

很快地,蒋明德上前一步,拽住面前的人,然后赶紧地,抽了两巴掌,给对面提提神,以防直接混到,但是……

陈八戒还是一言不发,一句话都不说,什么言论都没有……最后的,就是一笑,笑起来,慈眉善目,面容,好像在此变回了圆润,然后……道:

“其实啊,幕后主使,就是我呢……这个,你们应该看出来了,我实在不清楚……

我实在不清楚,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那群人,好像是有电磁炉了,哈哈,哈哈,好像确实如此,不过啊,好像确实就是这个样子,不过,我就是这么一个人,好吧,哈哈哈,这群人,这么对我,好像确实不太好……“

没有写完呢,然后,骤然一声声响,圆珠笔掉落在地阿上,发出湿漉漉的声音——那是地上的腐肉和鲜肉混在了一起发出来的恶心的生意,然后……

赵德走上前去,在趋势不太好后面加上了一句——

“不好意思呢,我的人,是不是太粗鲁了一点,不过,好像配你挺合适……哈哈,好一个肉和尚,嘿嘿嘿……”赵德看着陈八戒,然后,再次转头,看了看两人。

接下来,两个人的对话,大概就是这个样子的:“你为什么要来这里?你们是谁?”

“我先不说,我们是谁……在这个地方,多次在某几个老小区,小村子里面,宣扬佛教,说一些鬼鬼祟祟的事情,的人,是你么?还有啊,我说,空名寺当初,剩下来的那个人,是你吧?你为什么要搞这些有的没的?还有还有,我说,防火的那个人,不会也是你吧?想不到啊,小小年纪,心狠手辣,真是……不学好。”

薛止一脸嫌弃,看着面前这个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吧,好像确实……

这个人抖抖索索的,在手上一张不知道被揉捏过了多少次的纸张上面,手里面拿着一根圆珠笔,开始不停地写着……

“你们是谁?”这个人带着一股强烈的臭味冲到了几个人的面前,让首当其冲的薛止不由自主地,捂住了鼻子,然后还使劲咳嗽了两下——这个实在太刺激了,实在受不了……

“额,咳咳咳,咳咳咳……”面前的人,手里头,还端着块肉,全然不顾这个什么……猪肉?还是羊肉?牛肉?已经变质,发出了酸酸的味道,还是往嘴巴里面赛进去,不仅如此,使劲的,拒绝两下,然后使劲的,一吞咽,就到了喉咙里面去,不仅如此,然后还要呕出来,但是……这个人好像已经不管不顾了,直接把这些自己呕出来的肉糜,用手团一下,然后送到嘴巴里面去,咀嚼,然后,又一次,咀嚼,……咀嚼,不知道,咀嚼了多少次,看得薛止都快当场去世的时候,他冲着薛止笑了笑,然后把最里面的东西“咕噜”一下子,咽下去,然后还叹了口气,表现出来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就好像刚才吃的,不是烂肉,而是天上下来的珍馐美味一般,是值得珍惜的,让人……不由得一股脑的想吐然而,这个人显然,还不自知,反而又抓起一块肉。

几个人不停地,向着这个人,说出自己的来意……

嗯,我们是来搞你的,就是这么简单一句话,这个人,完全听不懂,让这几个人,把所有的意思,都写在这一张纸头上,给自己看,这谁受得了啊,就在蒋明德即将跳起来,掐死这个皮包骨的青年的时候,薛止眼疾手快,写好了一张纸,马上递上去,给这个人,看。

不仅如此,这个人,此时,还在一边呕吐,一边将许多肉类往嘴里塞进去,旁边,好像还有个小瓶子,里面有点水……应该是一些必须的营养液,不然这个人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当场猝死了,还有……这里还有一点很奇怪的,那就是……这个人,完全好像就是看不见的,或许因为在黑夜生活很久,对于管线非常铭感,这个人一下子,就把脸转到了背光的地方,不仅如此,还发出一些模糊不清的声音——这个人,已经完完全全的,不会说话了。

循环往复了十次,薛止缓缓地,将手中的铁丝一根一根地,架在了一起,放进了锁孔 ,一扭……

这种情况,很少发生么……

好吧,就当做是这样吧,看起来,这个……

然后,几个人,驱车,然后……就到了,一个不起眼的小房子,小房子呢,看起来很简陋,几乎不是一个正常人,住在这里的,完完全全,就不是一个正常人住着的地方,相反,看起来……倒是有那么一丝,诡异。至于说,诡异在哪里?

这个小房子,四面都没有开窗,然后么……然后,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监狱,监狱里面,恰恰好好,就是某些人想要保护的,人,。

“诶诶,大爷,您……怎么还在啊?是特意等着我们?我们有这么重要么?”看着面前熟悉的人影,再一次的,蒋明德站了出来,向着司机挥了挥手,单后笑了笑,道。

“那是,这种偏远的地方,你们等一下还要打车么?那不还得用到我们这些老骨头?所以说,姜还是老的辣,这不,我们就接到客人了,不是?你看,你们就好像能够自己回去一样。”

但是,和么大一个房子,怎么可能没有一扇窗户?这个,又有谁知道呢?看起来,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了吧,一个很大的放弃,还没有开出来一个窗户,简直……特别令人怀疑,放在某些故事里面,就是反派大人,的居所,没错,看起来呢,就是这么的诡异,而且……还隐隐约的,有点……奇怪?感觉,这里面,就好像是没有人一样,给人就是一种这样的感觉,奇怪……怎么会这样?

“门口是防盗门,我们应该……很难进得去,所以说,我们怎么办,没窗子,没门,我们……敲敲门?,说不定有人会开门……你们知道了,通常呢,我们眼中的凶手,都是穷凶极恶,有着八块腹肌的壮汉,但是……通常,我们这种人,都是彬彬有礼,不为人所知,而且特别的有礼貌,只要你敲门,大多都是会向你敞开大门的……你放心,我们里面没有那么没有道德的人。”看着尴尬的场面,我们的道德模范,也就是赵德,敲了敲门,为了缓解尴尬的感觉,还喊了一句:“喂喂喂?里面有人么?我们是来拜访你的!”

阅读都市演绎法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