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都市演绎法》
都市演绎法

第四十三章

进入寺庙,就看见一个老头搬着一张椅子,坐在门口晒太阳——“大爷,你好……请问,这里,就是空名寺的旧址?”

“呵呵,哪里有什么空名寺?都是资料上面加上去的,要不是有这个寺庙……那群人,诶诶,小声点,你们是新来的,不知道这里有个该死的……诈骗性宗教。我跟你们说那群人,特意把这个寺庙,作为伪装,说是什么十年前,这里烧起来,在外面的僧人无家可归,才盖了这么一间寺庙……我跟你说啊,这个地方,就是不是很吉利的地方,因为这个寺庙,听说十年前就是荒废的,只不过是那群人,虚报的,这个烧起来……我看,顶多是二次加工!”

“我……我是这么觉得……当年,可能会有什么旧事,旧人,然后……可能,人没有死光呢?是吧,所以说,我是这么觉得的:我觉得,这个寺庙,当初发生的事情,应该就是纵火的人……要不然,不可能整栋寺庙,都是……都是被一把火烧掉,怎么不留痕迹?怎么会这样?但是,警察又不可能……不可能贸贸然在一个寺庙里面,装上这么多的摄像头,你想想看,这也不符合常理……那种年代,哪里来的摄像头,真是异想天开……是吧?”

“你知道么,这俩,以前是住着好多的和尚,但是呢,在某一天,这里……焚毁一空,就留下了一个小和尚,但是这个时候……小和尚,应该已经老大不小了,然而……你们知道么,这里的小和尚,后来本人石锤,说是什么年轻的时候,有过什么诈骗的经历,我也不知道啊,一个年纪轻轻的孩子,怎么会有这种经历,这个时候,就是很让人摸不着头脑,但是没关系……这个时候,就出现了很可以的失去,因为,这里面据说,晚上还会闹鬼,因为,……而却,庙里面被封条封起来的东西,还有不少,是有了年头的古物,但是……本来呢这里,是有点东西的,但是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怎么就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这刀么,就在烧起来的前几天,佛像装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烧着了以后,这个佛像恩,就……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就仅仅是留下来了一个底座,剩下的……但是,这里没有一点痕迹,后来的警方,也就是拉到了,没有去干什么,就是简简单单的,好好地在远处……然后你知道,后来山下,有人接受到了,一个匿名的触手,是说有人要把那个佛像卖掉,于是……警方顺利地,感到了现场,把人赶走,然后把佛像带走,但是,从头到尾,都没有发现小毛贼的踪迹,所以说……这就是很奇怪的一点。”

“你说的……是有这么点道理啦,但是……我局的的,这个事情,没有你说的那么简单,我觉得呢,这里头,肯定……是不是你?”

“我?笑话,我又不是什么没有节操的……没有节操的人,即使要帮助他人复仇,我也肯定是帮助有道理的,再说了,十年前,我多大?你好好地,用你的脑子想想那个……不过说起来,之前那个蓝鲸,我倒是有所出力……应为那个人,身世凄惨……”

几人缓缓地走下了车,然后,好奇宝宝蒋明德,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发问:“诶诶额,为什么……这里,好像一点……好像没有什么特点,是不是这里就是一个单纯的破庙。”

“看起来,还是闻起来,都和老人说得,完全不一样——这里,就好像是当初的故地,一切……都看起来是这么的……真实?不知道为什,这里,就给我一种……当初好像就是很惨烈的样子。”一旁的赵德,老老实实地,说出了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

“我也感觉……这个地方,有点怪怪的……好奇怪啊,这里头……感觉就好像前不久住着人但是又不是人,还有,门框上,除了我们的脚印,还有,派出那个大爷,还有一个崭新的脚印,而且……在这里,踩过来,过去,不知道有多少次,就好像……一切,都很奇怪,就好像有人是不是会来这里,但是这个地方,有那个人会定时来看,按照杀人犯重返现场来说,这都十年了,十年,怎么还会……根据警方应该封锁了现场,那么就是说……很奇怪的,这里头呢,应该发生过了什么,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啊……”一旁的薛止也是理智分析了一波,当然,听起来,很是诡异……

“啊?是么……我也感觉有些怪怪的,是这样么?可能吧,反正现在这个时间线,确实有点诡异。”一旁的蒋明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四处走来走去,不知道在干嘛……东摸摸,西摸摸。大哥,虽然不要求你好好保护现场,因为这里呢,切实,这里是有点时候的,但是……请你,也不要在这边干扰死者休息?OK?

好吧,你也听不懂……一个富二代,能够懂什么东西……

话虽然说起来,是这个样子,但是呢……一切,还是有点说不明白的地方——为什么,刚才老人,会凭空说了这么一句?老人脑子坏了,还是……好奇怪,难不成,我们几个脑子坏了?明显出现了很多的不对的地方,老人的话,莫名的,让人感觉回去相信,但是呢?有一点,那就是……那个,这里的一切,都好像和老人说的话,产生了,不一样的地方——很奇怪,是吧?

然后,寺庙里的金刚,倒还是栩栩如生,当初的纯金的金漆,保护好了它,没有使他,在历史的长河中,彻底消失,这个好多年的寺庙,终于呢,还是……还是保存下来了不少的东西,就好像门口,那扇破破烂烂,但是还是好像,能看出来一点样子,的那扇大门,还有……还有门口笑嘻嘻的老人,当然,不是说老人以前是这里的,当然,使他脚下面那一张椅子,一看,就是和这个寺庙,有所渊源——一看就是这里出来的么,连还呼呼的样子,都一模一样,简直了,但是……老人居然,看得出来,是受损的东西,还是依旧取出来坐……等哪天这玩意,到了极限,就是……就是你一屁股摔下去的哪天。到时候,你的那老态龙钟的尾椎骨,也不知道会怎么样……

两个人,显然是想到了同一个地方,薛止和赵德不约而同地 ,捂着嘴,偷偷地窃笑。

墙上,依稀还有着当初加固的痕迹,木头的围墙,已经被烧焦,但是里面的,石头还有水泥,都还是完好无损,看不出来,有什么不一样的。然后就是大殿——佛像呢,已经看不出来有什么痕迹,除了一个空空如也的供桌,上面好像还有两个被烧干了的水果,还有……几个,由于是陶瓷,但是因为忽冷忽热,直接裂开来的几个小小的碟子——如果没有坏,应该也是值不少钱的。

然后,看看旁边的几尊菩萨,普贤菩萨,已经缺胳膊少腿,然后呢,身上的金漆也少的差不多了,应该……是被人剥下来的,上面,还依稀可以看出来,那种……被人狠狠地剥下来的痕迹。

然后,再看看文殊菩萨,应该也和普贤菩萨差不多,就是……就是没了个鼻子,然后下面的什么什么什么山,什么菩萨,无论是文殊还是普贤,都不知道飞到哪里去,完全看不出来一点痕迹了。

然后,再看看,我们的家喻户晓的观音菩萨——“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都说,观音菩萨是知名度最高的,即使在大字不认识的小老百姓眼里头,也是一尊大佬啊。就从知名度来说,你说说,有人不认识释迦摩尼,有人不认识地藏王菩萨,但是……你说有人会不认识观世音菩萨?别开玩笑,哪家那一户,会不认识……观音菩萨?你们……

那就不是什么文盲,那是啥子,真真正正地,啥子。

然后,我们来说道……诶,观音大师的像呢?到哪里去了?佛像也没了,然后,上面的玻璃,倒是碎了一地,后面的一幅画,也破烂的,不成样子——那是当然的,既然是所有人都认识,当然,我们也不怕,卖不出去不是,像这种救苦救难的大师,销路,坑定是很好的喵。

所以说,像这种时候,就能说明,这个什么?这个我们的这个小偷啊,这个该死的小毛贼,也不是一个没有脑子,没有灵魂的小贼,而是一个……有头脑的,脱离了低级趣味的,……小蟊贼。

“诶诶,你们说……这么大一个观音佛像,还有大殿原本……不是应该有尊如来佛祖的像?都去哪里了?”一旁的好奇宝宝蒋明德,再度成为了……一个有头脑,有身份的好奇宝宝,顺利地,将我们的剧情,引入了。

“好吧,那么,既然你问了,我就说一下……首先,佛像这种东西,敲碎运出去,定然呢,是行不通的,但是,还有一条路——那就是正门,你看到没有,那么大一个门,所以说,这个盗贼,应该有同伙……不对。”

说着,赵德往前走了几步,然后冲着那个普贤菩萨,一抱起来,就知道——

“哦吼,这个……这个好像是空心的。场面郝刚哈……就不能给我有一点迎合?为什么我一个人在这里发言,你们一点反应都没有,我又不是主角,怎么能够让我一个人说话?”赵德显得有点不满意,然后顿时坐在地上,手里头还抱着一个菩萨。

然后,很意外的是,旁边的观音菩萨的地上,竟然……也有一个如同赵德这个样子,做出来的一个坑。

“可以确定了,窃贼,就是这个幸存下来的,小孩子——你们看么,好么……你们看,这个深度都是一个样子的,怎么可能不是他,一看就是他,所以说,这个人选,应该已经出来了,不是他,还是谁阿,难不成是我偷的?所以说,目前,最大的嫌疑犯,就是那个该死的小家伙……我们找他去,这……不对,我们不是调查这个案子的,你们看,禅房,在哪里,我们去找找……”

“不用找了,有人有意把东西藏起来了,看来……距离真相,我们不远了。所以说,这个我大概是清楚了,你们看。”只见血脂呢,手里面,还有一个破破烂烂的蒲团,然后,另外一只手,里面握着一个,玉佩,长的样子,就是一个……那个样子,分明,就是那个胖胖圆圆的小弥勒。没错,就是之前,陈八戒,套出来的东西,完全符合,没有一点不一样,现在呢,就可以说明……凶手,应该只要找到那个少年,就可以知道,凶手……到底是谁了。

“滚。”两大佬异口同声道。

什么都没有发生,两个人,不,是三个人,还是安然走了进去,看到了大殿。

嗯,残垣断壁,全都是木质的,然后呢?空气里面,似乎还存在着当初,有些人的惨叫,听起来……是这么的凄厉,这么的,痛苦。

“老大爷……你说真的?”蒋明德显然,不信邪么,看过恐怖片的都知道,像这种见多识广的老大爷,说得,即使不是百发百中,也是……也是很大几率,会说到点子上,就好像……这个寺庙,说不定只不过是存在在资料上的,一个破庙,所谓的“大火”,也不过是为了应付某些人,进行的“二次焚烧。”

“哈哈%……”赵德将薛止拉到一边,哈哈笑道。

“这个时候,我们刚才,玩的一个小游戏,不就是……起作用了么?那么,你猜猜,……这个老头子,说得,是真话,还是你在档案上,在记录册上面,白纸黑字,清清楚楚的,那些东西,是真正的……真正的档案?真相?你听过一句话吧:‘其实根本不存在什么真相,从一开始就存在的,只有虚假,和俨然存在的事实……’我可能这句话,没有记清楚,但是呢?事实就是这样啊——一切,就是这个样子,没有什么真相,一切,就是在你我脑海里的共识,如果所有知道的人,都死了,不就是……一点消息都没有,那么……就好像所有人说的,那么,都是……真相?或者?好吧,你可能……不对,你根本不可能听不懂我在说什么,这样吧,我觉得……这个老头子,说的是假话,打赌吧,我们打赌……赌五毛?”笑哈哈的赵德,从怀里面,掏出来了五毛钱,放到了蒋明德的上衣兜子里,用作本。

“好啊?我觉得可以……五毛,就五毛——”然后,薛止,也是从上衣口袋里面,掏出来一枚硬币,缓缓地,放到了蒋明德的上衣口袋里面。

“你们,就不怕我藏私?”蒋明德探出头来,畏畏缩缩道——

这个老大爷一副神神叨叨的样子,看着两个人,就这么摇着椅子,一边摇着,一边发出来一些,很诡异的笑声。

“别别别,我们进去了再说。”

“……”三个人沉默着——即使知道,这个,可能都是为造出来的,但是内心深处,还就是依旧不忍心,看到这些东西,看到这些残垣断壁,还有被烧成那个样子的蒲团,就好像……佛家圣地啊,就被搞成了这个样子,到底是……人的堕落?是这个样子么?不是这个样子么?虽然一切都看起来,很有意思的样子,但是……还是感觉,好诡异就好像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一样。

“诶诶额,你们说……这里到底,经历过了什么?”一旁的蒋明德道。

“诶,你们说……我到这里来,到底……有什么线索?”

一旁的蒋明德笑了笑,然后……就听见赵德说:“你知道么,……很奇怪,这里的那块玉佩,没有丢,就是被仿制成盗版的那个,而且你想想,这间寺庙,怎么会这么巧妙地,就在这个地方?是不是……有什么诡异的地方?或许,这个组织的……的首领,就是一个鬼?”半开玩笑地,赵德嘴里头不知道还在一些什么,只听见他嘴巴里头嘀嘀咕咕的,完全听不出来是什么地方的人类语言……可能这就是普通话,只不过…………

看着蒋明德,一旁的赵德,也是开始,仔仔细细地,开始给蒋明德讲解了一下,这个寺庙大概的历史……

“前几天台风,这里头……好像,被摧残得有点可怜啊。”一旁的薛止端着下巴,不知道脑子里面,再现这一些什么……反正,应该不是什么不好的东西。

速度太快了?

好吧,好像是这个道理?这个倒是也没有错,但是是不是确实有一点,有一点玄学。

阅读都市演绎法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