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都市演绎法》
都市演绎法

第四十二章 驱车前往

“不是有句老话,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么?你为什么不妨……试一下”薛止抬起头,问了一句。

“你怎么还会相信所谓的‘老话’这种东西,你应该知道,这种东西都是不现实的,虚无缥缈的,但是……你怎么会相信这种东西,真是落后……俗!俗不可耐!”赵德搬着一张脸,就要化身时尚老教父,开始教导大家正确的人生观……

“是么,那就拭目以待……”没有选择,同薛止继续斗嘴下去,赵德选择了缓缓地,去……去好好想想,到底……应该如何,是不是……自己的路,真的是对的?当然是对的,这个可是自己持之以恒了这么久,才得出来经验,……

“诶,我说,赵德,你当初……到底是为什么,这么执着于几个孩子?虽然他们很重要,但好像犯不着你亲自……你的疑点太多了,就好像你为什么要帮助赵宣……”

怎么可能就这么被嘴炮给打败?自己是有一套完整的理论体系……虽然还是不如这群人类几千年的迂腐下来,但是……自己的理论,起码比那个失忆的人,要来的……更加完善吧。选择更加开心的,笑了笑,然后,赵德就哼着一首诡异的歌谣,缓缓等待着。

“诶,赵德……你说,你怎么,就没有一个女朋友呢?”感觉在人生阅历上,由于失忆,而被赵德眼中碾压的薛止,抬起头来,疑惑不解地,问了一句——

出租车在公路上,缓缓行驶,这一切……好像还让人有一点小激动。看着沿路的风景,薛止有些好笑。

“可是导航上面……好像说,无名寺比较远了那么一点啊……”

“谁是司机?”前方的司机骂骂咧咧,实际上,后背已经被汗水浸湿了……这都什么人啊,我这辆车,是给你们讨论这种有的没的的东西上面的么?当然不是……我的车使用来干什么的?你们心里没点数?我告诉你们,等一下,车上见了血,我可是……我可是要把你们送到警察局的,这不,这年头,司机英勇的,多了去了,我还……我告诉你们啊,这个时候,我作为一个司机,就要有一种超级英雄的样子,要在罪犯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好好地,把你们两个,送到警察局里面去,网上……不是到处都是这种新闻?

大哥,好歹人家是公交司机,你呢?您就是一个小小的出租车司机,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人群里面,很大的一部分人群,我求求你,珍惜生命你……

“好的,既然还有一会,我们玩一个……小小的游戏,如何?你看,我们既然刚才都加了互相的微信好友,你看看,我给你发一条消息,我会发两个消息,让后我们让第三个人猜,我发的是‘上’,你可以跟他说,是上是下,但是……如果他猜错的话,就轮到他给我发消息,猜对了接着猜,如何?”

“听上去,是个好主意……那就这样,我和蒋明德,你来猜。”既然是玩游戏,几个人都很守规则的,没有去偷看互相的手机。

“好的,蒋明德,我给你发了一条消息,这样吧,你和他……说实话,对,说实话。”

蒋明德点了点头,道:“是‘下,我没骗你。’”看着一脸诚实的蒋明德,赵德哈哈笑了笑。

“小赵德啊,我怎么会不信你呢……‘下’,首先呢,你们两个合伙,几率不大……但是呢?就算是这样的话,你们也没有什么欺骗我的理由,因为……你是不会在薛止面前做小动作……唔,是……是上么?好吧,那么,请继续。”没有显得有什么气急败坏,赵德,只不过是一脸试探的样子,看着二人,让后,示意他们两个人继续。

“是么,那么好的……我们继续。”

然后,薛止再次跟蒋明德发了一条消息。

这次,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我这里先说一下,在规则里,除了发消息,是不会有任何事情发生,所以就,单单纯纯的,没有什么一边发消息,一边还和对方的小号交流信息什么的……

“是下,这回……我骗你的了,这次是上,和上次一样。”蒋明德的脸和上次一样,都没什么反应,倒是薛止,动了一下手。

“上次跟你说实话,你不说……这一会,你怎么又不说实话?”

而,赵德只不过,是微微笑了笑,然后道:“我知道的,其实呢……你们两个,只不过是合起伙来,骗我一个人……但是啊,小赵‘我相信你’,我就觉得,是上,和上次一样,就和上次一样……你想,你说出前半句,我就觉得……你可能觉得,你说的不太好,是不是?所以,你又在上面补上了一句话,直到……我看到你面色如常,然后薛止出来说了一句话……我就知道,你从头到尾,就是再让我想着产生一种你再故弄玄虚的错觉的,是么?但是,很不幸,我看出来了。”脸上微微露出笑容,赵德道。

然后,看了一下,蒋明德出示的手机。

“很不巧,你猜错了——你从什么时候,产生的,我不是在故弄玄虚的错觉?想不到,你想着,少了一环——我呢,其实就是故意这样子,因为蒋明德确实是故弄玄虚,我就刚好,弄得他不是故弄玄虚,这样子,你不就会这么认为?但是呢、我们两个,确实是在,故弄玄虚……好吧。”

“好吧,我看走眼了……下次你们最好不要故弄玄虚。”赵德笑了笑,然后……把手放在自己的手机上。

“我想下次,我肯定会猜对……”

然后……又是一轮,这一次呢薛止紧抿着嘴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吗,顺便很快的速度,立刻给蒋明德发了一条消息,然后笑哈哈地,转过脸来,看了一眼赵德。

“是么,这一会啊……我觉得,我可能不会输给你了,你还是,永远做一个输家好了,我们两个,都赢了你,这么多次,你怎么还是明白不过来,你到底输在了那里……你没注意到么,前两次,我们两个,连看都没看一眼,纯粹是……在骗你玩啊。”

“你想在我面前偷鸡?不可能啊……我跟你们说,我注意到了,我又不是什么,你随便说一句话,就会产生什么错觉的人——我跟你说啊,我说,你现在这种事情,没什么意义的,我觉得,这局……我能赢。”

“上——”这一次,蒋明德只不过,说了一个字。

“没错,我同意你的观点——”果然么,就是……上?

然后,蒋明德还是悲剧地,再次沦为那一个,用来传达消息的男人……这是真的有点惨,不过……一个游戏,最快乐的,不就是在这个地方?当然,一切……一切的点睛之笔,还是来源于——薛止。

“你是怎么猜出来的?”薛止微微一笑,道。

“我只不过是点兵点将。但是呢?你好像,信以为真了吧,你们刚才,是好像……没有看过手机的呢,所以说啊,遇上这种情况,我只能平一手几率,就是这种情况,我才有赢的可能性,不会输在你这个人的手里,也正是因为这样……我才每次都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赢下你。然后,你刚才说你之前的局,都是……都是没有看过手机,但是,你怎么知道……不管了,反正……你说这句话的目的,不就是为了……不就是为了——转移我的注意力,但是,你其实真真正正的,在蒋明德没有查看过手机的时候,骗了我?难道不是这样么?你这样子,就没有意思了啊……”哈哈一笑,然后,转手,赵德就给蒋明德,发过去了一条消息——

“嘿嘿嘿,你看看……这次啊,是不是上?”转阳望向蒋明德,赵德露出来了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

“我看看……对,不是上,是下。”前后颠倒的感觉,顺利地,影响了薛止的判断——但是,薛止还是选择了,同蒋明德,多说了两句话,因为——说多错多,所以说,在这种情况下,你要多和对方交流,这样次才可以突出——你的有头脑,因为对方会不知不会觉,将所有真相,和假象,通通说出来,在这个时候,真正的答案,就会浮出水面——当然,这个时候,最重要的,还是……还是,首先,你要问出一种奇妙的问题。

“我知道,是上,对不对啊,小明德?”

“嗯嗯,对,是下。”看来这一波,蒋明德放手完好,没有给什么薛止可乘之机然而呢,这个时候,薛止顺利地,说出了一句诡异的……奇怪的语言。

“我觉得,是……是下,是下,对,就是下。”

“真的,我觉得……是上,对,我刚刚口误了,等等……就是下,没投错。”

已经开始嘴里不断冒出来错别字的蒋明德,前言不搭后语,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的她,此刻,已经有点……脑瓜疼,为什么我要和这些大佬玩这种诡异的游戏,赵德,你坑我!感受到了世界的恶意的蒋明德,最终选择……

“老子不玩了!”

“好吧,是……下。”没错,就是下。

一切的真相,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薛止也不知道,此时此刻,说什么才好,反正……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好像一切都是差不多的么……

“你们看,……那个火堆,是不是就是……没有翻修过,里面还是一堆破烂……没错啊,就是这个地方……怎么就是一堆破烂?”蒋明德看到了地方,已经开始大喊大叫。

“没错,资料里面是有说过,这里……从来没有翻修,因为……这里面,据说是个不干净的地方,但是……真正的情况,这里面还有一些和尚的衣冠冢。”

所以说,遇到这个时候,还是成膜比较好,在这种时候,这个地方,好像也没什么好说的……这个时候,自己呢只好悄悄地,闭上嘴巴,看着这两个大佬吵来吵去,不能发出一点声音,因为这种时候发出声音,总是显得……格格不入?就是这样了,这种时候跳出来找死,就是显得小脑发育不正常,让人担忧,这里鞥个人,生气起来,可是直接炸车的。你看那把小小的军刀,现在安安静静地,躺在薛止的小口袋里,等一下万一直接从油箱里面穿过去,等下这辆车算是炸了,自己能够怎么样?就好像自己有能力去阻止这场事故一样,可不是么……自己就是好惨好惨的,自己……真的是一点本事都没有……

嗯,就是这样的呢。

然后,再看看,现在气氛好像缓和下来了一点,也没有这么多活要为了,但愿两个大佬,可以消停一下,不要再吵来吵去了,这样子不好……这个时候,最关键的,就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是么……你倒是一副没事人的样子,说得好像你就有一个很好的配偶一样……看起来,也不是怎么样么,看看你现在,一副残次品的样子……”

“残次品骂谁?”

“你是残次品——这种老话,还想拿出来说?这又不是什么烂俗小说,怎么会有这种诡异的对骂场景?”

“管他呢,我才不是残次品……”

看着两人开始“素质对话”,一旁的实在忍不住,感觉在司机面前巨丢人的蒋明德,开始了中间调停,以防止两个人……车开到一半,直接开干?要是两个人打起来,这个车……会不会……直接炸开来啦?这个……我看着好像赵德上车的时候,还往车上准备了不少炸弹……怎么办,自己这个车海成不成……不乘好乘早滚蛋了。这两个人,神仙打架,这个可怎么办……自己也不知道,遇到了这种情况,该怎么办。

“我知道,但是……你不觉得,一个人真的太累了?我知道,你就是不想输在对象这种……毕竟,一个慈善家,至今未有一个配偶,说起来……好像确实,挺可笑的呢……”捂着嘴,薛止向着赵德,轻声揶揄。

“繁衍的工作,并不是我一个……一个二十几岁的人应该做的,我还不能让幼小的人类个体干扰我的生产力,所以呢,暂时……我不准备找女朋友,因为某些不健康的繁衍活动,会让我降低我的思考能力,以及劳动能力——”赵德如实说道,但是……薛止却丝毫不在意。

“等等,我们开错了吧师父这里不是无名寺?”

“啊啊啊,好像是这样……等等,我把计价器给你们关掉,反正这个时候,应该也差不多了。”

“我知道,你的道理很牵强,我来给你讲一下我的道理——为什么?你知道,这个村长,还有那几个人,因为不作为,或者阴差阳错,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害死过多少人?你知道么?不知道,你就没有资格在我面前叫嚷了,我跟你说,这些东西都不是什么有意义的,我觉得,唯一有意义的,那就是……那就是,真正有意义的事情——那就是孩子活下来,这样,不就行了么?你再执着着什么呢?你真的,好像有点奇怪啊,不过没关系,我知道的,你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吧……不过,没关心的,这种事情……好吧,我实话实说,我看那几个老头子不爽,有问题么?老人,是没有劳动力的,赡养老人,在我的眼里,是最愚蠢的时期,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这个村子存在的原因,不就是因为这些老人么?你说是吧?”笑眯眯地缓缓地,赵德问出来了一个问题,让得薛止感觉有些不知所措——

“你……你不是有道德的?”

“我帮助他复仇而已,我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的,我不觉得,复仇,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前,我觉得,复仇这种事情,就是要完成,才有这么一点意义,你说是吧,薛止?”

“尽管你说的,好像有点道理,但是,你又为什么要让他滥杀无辜?你知道,里面还有好多无辜的老人,不止如此,还有几个……还有几个,一生都没有怎么样,你怎么就狠下心来?”

“放弃老人,让孩子能够在我的基金会和慈善下,正常地,开心地生长,不是更好么?为什么,你会有这样的偏见呢?这样很奇怪啊,薛先生,你不觉得,你作为一个理智的人,做出这种,如同世俗一般的想法,很是愚蠢么?”哈哈笑着,赵德看着薛止,在这辆车上,就让的司机以及蒋明德无比尴尬。

“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但是,事实如此,这个社会,还是有你改变不了的东西,这样子,人之所以为人,就是因为这样啊,不然,人,为什么还是人?你说是不是啊,赵德先生——”薛止笑了笑,道。

阅读都市演绎法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