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都市演绎法》
都市演绎法

第三十八章 死人了

今天的风很轻柔,可惜,没有什么事故发生,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刺耳的尖叫突然传出——中年妇女,很胖的,而且很丑……

好吧,不说妇女的长相,反正……就是尖叫,而且从声音判断,这个时候,这个妇女应该已经躺倒在地上,等待着他人的救援,当然,这个不是很可能啊……说起来,这种事情,确实不是很可能。因为不会有什么人,有事没事听到尖叫,就冲过去……除了薛止,没……人会这么。

蒋明德瘦了一圈,然后一副……无力的样子。

那里头,他还要干点事情呢……

“你……你你你,你怎么了。”薛止看到了蒋明德,惊讶道。

“我……我就是……饿了,这么几天……我买不到菜。”

随着时间的推移,薛止还是选择了回去,回到那个他确实应该呆的地方,那个还有未完成事业的地方。

说到小康家庭,这里就有点值得圈圈点点……也就是说,这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每个人的收入,就好像在这里形成了阶级,但是不好好仔细地观察,是无论如何,都看不到这种事情的,因为这种事情,不是通过很浅显的观看就可以看出来的——例如,左边那家人家,如何判断家室?首先,家里面的小大众,没错,就在门口,有一辆——这是新车,应该是攒了不久后,买下来的。另外就是房门,通常看起来,房门较为光滑的,就是正经房间,而且不仅如此,这种房子还有一种特典,那就是这种房子他从外表大概可以看出来,这种几十年的设计,现在早就烂大街了——也就是说,这种户型,你看一眼就知道,几间房间,哪个是厕所……从房子外面就可以一目了然,这种事情也无需多说,像这种卧室只有一个的,就是月薪很低的……但是像前面那个小康,就是那个大众的车主,这就很明显了,这个车主,就是拥有着一小套传说中的两个卧室的房间,不过……为什么这就是小康?因为,这个房子,厕所也有两个——从窗口细小的毛玻璃可以看出来,如果是什么简简单单的玻璃,那么房主是傻子,要么就是有窗帘,然后,毛玻璃,大多都在厕所,因为不方便装窗帘。

所以说,这个时候,基本上看到这种狭窄形状的小窗帘,就可以知道得差不多了。

然后,再说到——为什么形状狭窄,是因为厕所的空间小,没那么多地方给你安上一个窗户,想必,这个时候装个窗户,其实也没什么用,也就是透透气……而且,装了窗户的厕所,是火灾逃生的好去处。

这个组织倒是机灵,居然可以做到把人和收入仔仔细细地分开,然后可以做到有效的区别对待,羊毛出在羊身上——既不能一下子薅完,也不能每次就来两根,就来两根还不如找个工厂打工呢……

不过,从这里推断出,第一,死者生前是个较为有钱的人,这也就说得通了,谋财害命这种事情常有,然后再说说看……关于死在该组织手里面的情况,凶手为什么呢……极为有可能的情况,那就是……那就是很奇怪的一点,说明了这个组织开始不择手段。

因为不会有人真正死要钱的,关于钱,和姓名,两个选一个,真的, 在这个现实社会,真的没人会要钱不要命——不过排除少见情况,当然,这里的少见情况,也就是说关于有什么人特地地,去爱护自己的钱财,视如生命,当然这种人必然身价万贯,所以才会选择跳楼轻生,而不是所谓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关于这一点,长久居住在过美国的薛止,深有体会。

然而,鞋子都可以看出来,这里,一看就没有什么有钱人,全都是穷人……既然是穷人,那么,也就不存在视财如命的情况。

然后我们说到……等等,到地方了。

看着一旁坐在地上,已经瘫软着,没有什么力气的中年妇女,薛止有点好笑……这个时候,什么人都是这么胆小的么,看到个死人,就担惊受怕……这个不符合一个正常人的行为。

另外,尸体上面,微微有些腐烂,一看就是很久的,上面都有点发霉了,等等……

薛止蹲下身来,微微翻开了,这个尸体的裤子……

蒋明德看的一脸恶心,不知道该说什么……咦——什么鬼,这个……自己这个新朋友,好像有点恶心,不仅如此,除此之外还有点重口味。

薛止当然不知道这个时候应该干什么,也不知道,这个时候蒋明德的脑子里面在想着什么——他正在忙着验尸。

当然,这里没有什么正规的仪器,就连一根鞭子都没有,自己不可能把自己的袖子拆下来,对着尸体一阵猛抽……

所以,最好的查验方法,当然,先看看大便——尸体在死亡以后,会有一段时间,是……是不受控制的排便,当然,还有一种情况,那就是……

看看现在的尸体就可以理解了,尸体的两个眼珠子猛烈爆开,同时,衣服上还见着星星点点的脑浆,一看……就会让人反胃,尸体的颈椎,有明显的错位看脸色,就知道是窒息而死,而且……

作者你不要跟我说什么有的没的,这具尸体,一看就是被勒死的,这不尸体上,还有这么大一圈勒痕……

别瞎扯了,多少天的东西了,还有痕迹?开玩笑呢,这也就是一点淡淡的勒痕,而且不仔细看,还看不出来……是从后面动手,手法干净利落,起码没有让爆开的眼珠子沾到自己——因为这个勒死人的身子的未知,是不会溅到,从哪个方向出来的什么排泄物的,这个方向……顶多就是在尸体大小便失禁的时候,沾到一点恶心的东西罢了。

然后,就说到了,大小便失禁。

看看,尸体的大便上面,是不是还有星星点点的一点淡黄结晶体?没错吧?就是这样,是尿完全干掉以后的留下来的结晶物,像这种东西呢,其实是很奇怪……因为这种东西,味道很浓,但是……现在尸体的味道,已经不新鲜了,不仅如此,不只是尸体的大小便不新鲜,就连腐烂的味道,都很难闻到……这是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就之前,死的人扒出来的尸体,会……

会突然在现在,在这个地方,恰好地,路面?

不会是赵德的杰作,这个人没有这么下作……这个人是很光明正大的,虽然擅长使用阴谋,但是这种光明正大,是很奇怪的一种……

不说是什么,给人一种“阴森”的光明正大感觉,这就很诡异了,这么一个人,能……

不说赵德了,这个东西绝对不是那个人翻出来的。

“诶诶,大妈?”薛止拉起来了这个下半身已经吓到失禁,在空气中弥漫出来一股诡异的……大小便气息的大妈,然后问道:“你是怎么看到这个晦气玩意的?这玩意怎么就出来呢?”

“我……我也不知道啊……大清早的,我跟你说啊,不是我干的,你要是诬陷我……我跟你讲,我认识人的,我去告你!”

大妈显然很慌,不过这个反应,也是很……很让人啼笑皆非,当然,这个大妈还是有点胆子的,起码这个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这个,而不是吓到说不出话来……

至于失禁,通常人看到这么真实的死人,又是过去旧时代的人,肯定会感觉很吓人啊,这也无可厚非么……最主要的就是,这个大妈,眼神飘忽不定,好像在隐瞒着什么……至于隐瞒着什么,很大几率,是有关这一个尸体的。

这具尸体,是不是……

“诶,大娘,这个……这个到底是谁啊?”薛止扯了扯大娘,想着尽快问出一点东西,不然的话,等着她清醒过来了,真的,就是什么都不会说得,到时要乘着这个时候,好好考问一下,这个东西,必然和大妈有点联系,至于有什么联系,一时半会说不出来,但是这种情况,坑定是很诡异的,诡异到了,薛止都不知道,该从何入手……

“咳咳……”意料之外,大妈竟然,很配合地,就开始讲述了一段故事:

“一年前,你知道么,出了一件很大的事情——那个时候有个新人,到了村子里面——你知道他说什么?我跟你说,那个时候这里还是个小村子,他说啊,要改变这里,不能够让老百姓受苦,说是要搞什么……创业,那个时候,我的女儿呢,也很支持他……你知道,他们都是小年轻人,这一看对眼这不,就相互喜欢上了……但是呢,很奇怪,这个小青年,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和我女儿,一起搬出去,到了某个地方,当时的人说……据说啊,我跟你讲,科协糊了,那里头每天都会传出很吓人的惨叫……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反正很邪乎……就好像那个地方,每天都出什么事情一样。”

大娘的口气,开始符合居委会大妈,那种村口长舌妇的感觉,明明是自己家里的女儿,却表达出来了一种……别人家的孩子的意思,就跟不是女儿一样。

“大娘,那个是你的女儿……你真的一点反应也没有?”

“哈哈,这你就不知道了,那是个拖油瓶,是我老公带回来的,然后呢,整天仗着自己怎么怎么年轻,怎么怎么被疼爱,就一天到晚在我面前蹦跶,但是我是一点都不喜欢她……”

薛止点了点头,示意大妈,接着说下去……

最喜欢这种看起来神头鬼脑,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但是莫名很刺激的事情了,然后……这种时候,通常做一个合格的聆听的人,有助于破案……

这里就要说到,这种第一手资料——和第二手资料。看起来,第一手资料最完好,最值得信赖,但是呢?你不觉得这种表面上看的事情,很奇怪?就好像有什么未知的手,刻意在拨动这种事情一样……倒是这种神鬼怪志一般的东西,看起来就很让人开心,为什么呢,听故事,每个人都喜欢,更何况是……这种有意思的故事,因为带着当事人的主观色彩,虽然不能当成直接的证据,但是根据当事人身处的地位,就可以大概猜测,事情的来来往往,差不多就可以大致地,推断出来这一切的真相,当然,这种东西,如果你刚好问到一个鬼鬼祟祟的人,或者是一个……有嫌疑的人,多半是不可信的,这是n多推理小说,和烂俗电影,给我们的启发……

因为这种烂俗的,其实也就是有点事实依据,要不然……怎么说是“俗”呢……是吧?

“我跟你说,当时虽然情况是这样,但是我也很不开心啊——你想,天天有人在旁边说一些闲话,你肯定也不开心么,我作为母亲,第一个就不同意两个人住在一起,当然,后来她就是说,什么都没发生,他们两个就像正常情侣一般……但是,那种小婴儿的啼哭惨叫的声音,也不知道是什么……谁知道那个人居然会把创业成果的娃娃鱼,带到家里面养殖,说是什么能够用来当做景观,让本地的种种……当然,鱼,不是关键……那个小家伙,心里头不知道在打什么坏主意,你说,这么快的事情,当时我老公不知道怎么的,就过世了,我还在纳闷……不过那个时候,陈八戒,那个法师,你知道呗,就是那个,开导别人,让他们心中有善良在里面,让他们向善——法师是一个好人啊,跑到我们家,又是慰问啊,又是……好吧,接下来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你知道,这个尸体是谁?就是当初那个小子!我跟你说,他啊,向着什么创业,这种旁门左道,就不知道好好干点正事,然后呢?有一次,不知道怎么的从楼上摔下来了,所以说,你一定要相信我……不是我啊……”

另外还有一点——那就是这个时候,千万不能……不能让警察断掉这条线,不然很难向上查……毕竟,自己连这个组织的基本结构都还没有摸索出来,剩下的……是再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暂且如此吧,一切还有些许雨滴,那就这样,赶紧赶到犯罪现场,然后匆匆忙忙地看一下,看一下现场如何,等等……此外不仅如此,还需要顺便了解一下八卦……

赶紧走——

沿路上,一目望去,都是贫瘠的小房屋,是没错,都是几层楼的,但是这种老校区,通常只有一些没什么钱的小夫妻,还有一下什么被留在这里的空巢老人……除此之外……

这种时候会跑过去,匆匆忙忙的逮着死人,就要过去研究一翻,就要过去看看尸体……

这种时候,总是有点意思的……

匆匆忙忙拉着蒋明德,也不需要什么对方说的什么好带线吃一顿饭,就是这么匆匆忙忙地 ,薛止拉着蒋明德,就往那个作案现场匆匆忙忙地赶了过去,一边跑,还一边说:“蒋明德,等下到了那个地方,先好好的,把人控制住,不要瞎说……不能给人破坏了现场,快点,现在先报警!”

“报警?这个……刺激,好的,没问题!”

薛止点了点头——毕竟,这个时候,实在没什么需要自己帮忙的,自己只需要确定一下案发时间和死者身份……剩下的,自己靠这一点点八卦,拼凑出来就好了。

这么兴奋?这个确实不太可能但是,这种时候……

“你怎么会买不到菜?你是菜么?”薛止偷偷笑了两下,然后微微抬起头,看着天空,天空山,是形形色色的云彩,云彩上面……是什么呢?好吧,不在这边文绉绉的了。

也难怪,自己刚刚到这个地方,就会有什么陈八戒一眼就注意到了自己……这就是鹤立鸡群,不过,自己来的时候没有做好伪装,这是一个破绽。

然而,这一路上,薛止注意到了细微的变化,两边的街道,人的生活水平,缓缓地,从月收入两千到三千,到了五千,后来的房型,倒是有点接近于小康家庭。

嗯,话说……这个组织,好像有一点……太正经了吧,这到底是干什么的啊……难不成是凭空冒出来,就是……就是一个正经地方,这样可不行啦,这明明……我告诉你,我接了委托,就算你是少林寺,我都给你整成诈骗宗教团伙!咳咳,开玩笑的,我是守法公民。

我是不会干什么的,我除了惩戒邪恶……咳咳,不好意思,拿错剧本了。

没错,他在那里,还有未完成的委托,不能因为向读者撒狗粮,为了写感情线,就放弃主线……这是不理智的行为。

嗯,好像,自己是应该少为努力一点,是时候去……和那群人,好好周旋一下了。

好吧,我们开始剧情——

看到蒋明德,瞬间,……一切,都好奇怪……

阅读都市演绎法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