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都市演绎法》
都市演绎法

第三十章 啊哈

嗯,卖队友?

“我告诉你,口香糖也是会硬起来的……就像是平时路上,你知道地上为什么这么多黑点点站在地上?你以为是滴下去的水泥?不可能啊,小老弟……那个,就是口香糖。简而言之,我们的锁孔,直接这么被堵住了,我们,没有一点点的办法。”薛止摊了摊手……

啥都没发生。

“那是因为,我跟那个人说过了,我跟他说,说你有嫌疑。可能是卧底。”吃吃笑了两声,薛止暗暗感到好笑。

“你当拍电影呢?撬锁?你好歹把铁丝弯成一个弧形,你也不要……就这么直直地怼进去,你以为弯成钩子,就能够把那个东西挑出来?你知道,为什么要用口香糖?”

薛止没好气地说道,顺便使劲踹了一脚大门用来……泄愤。

“喂喂喂,那个人为什么突然又跑过来,跟我问东问西的……”路上,蒋明德嘴里叽叽歪歪,就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需要人……抱抱。和,还真是一个活宝啊。

好吧,碎了,碎了一地。今天晚上……不过,我好想,确实没必要担心被偷。这里就是有人想偷东西,还需要跟你开个门,知会一声?不需要啊,大哥。

人家直接进来,还有那么多事情?没有了。

好吧,扎心了。

一头蒙在床上,蒋明德有点奇怪——薛止,还在桌子上,拿着小刀研究着什么。

嗯,拿着把小刀,你想……重新雕刻那个“玉雕”?塑料就是塑料,你还能怎么样……你以为谍战片啊……

然后薛止就……随手一摔,那个玉雕掉在了地上,然后……上面有个地名?不对,你写个外国地名,是想要我出国?大哥,饶了我……不对,这涉及到了,某些东西。试着将地名拆开,拆成拼音,然后……把国际通用的加密方式——互换键盘,让后重新输入,看看……W和H,枚举法,一个个都试一下,看看到底有什么幺蛾子,然而……杂乱无章。看不懂,完全看不懂。这个……到底什么地方?不是英国地名,不是……以色列?

以色列?犹太人?换成犹太,然后……最著名的,带有信息的,对对对,最后的晚餐……不对,创作时间完全不确定,或者说……这是一段时间,也不是很清楚,国际上也有争议,也就是说,靠着创作日子,不会有什么线索……

会不会是,自己的推理过程错了?不可能啊,这一定是以色列的地名,而且,还是……犹太路?这就很有趣了,虽然城市名字,等等,自己都没有听说过……等等!《最后的晚餐》——宽420厘米,长910厘米!

420 ,这是弄,就好,10……不对,42弄,二号,九楼……这里没有九楼。

那么,这里的楼层高度普遍是……二楼,长宽,也就是910420。

这么说的话,就理解了——九十一弄,四号,20……2。不要问,为什么是二零二,那是……刚好和地址上的,吻合。当然,对面显然是闲的没事干,什么东西写纸上,也会有专用的加密方法,不会让自己这个外行人看出来,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说……

这是一个圈套,不过……

不能把重点放在这里。重点,是眨眼睛。

二次看了看,眨了三次眼。23。

202,23……

好像,有点那么回事,不对,不要相信玉佩。那个,是从和别的大路货,一个口袋出来的!

还就是眨眼,就是那个,最关键的地方,不可或缺……所以说,老地方,碰面。没错,23——自己听讲座的地方,整个大堂的门牌号……看来,自己,还要去听一趟让自己不耐烦……

我去,推理这么多,不就是让自己明天再次过去,当一个捧哏?有必要么,大哥,还眨眨眼,虽然我开着针孔摄像头,但是这没啥关系,根本不足以定罪的。你就别烧我脑子了,我就知道……你们都是头脑简单的人物,因为这种东西其实不用说什么的,说白了……这是明示。自己还是高看了这个组织……或者是,对方故意让自己烧脑子?也就是说,自己轻敌?或者说还只不过是怀疑自己轻敌?这么想下去,永远不会有个尽头。最关键的,就是……自己,若是明天去当捧哏,那么也就是说,测试通过。自己就是这个小区的线人了。不过,想必……已经去确认了。不过,这样子,也不好掩护,和尚用的手机,就是普普通通的正常系统,也没有什么特殊加密特殊线路,也就不能说什么……秘密联络。所以说,应该每次都要通过特殊渠道,也就是说,自己掌握了这个渠道的来源,然后……截胡,就能够……呵……

“没有……我一个富二代,带着螺丝刀,偶尔修一下东西,合情合理……你让我撬锁,这个不可能,我绝对不干这种脏活累活打死我都不干。我就这么说吧,不可能!”嘟起嘴巴,蒋明德小小地傲娇了一下,看了一眼旁边的薛止。

“行行行……那我来。”

薛止取出小刀,然后在门上扣了两下,踹了一脚——

“你怎么还把备用钥匙带来……?”薛止稍微有点摸不着头脑……不过,大哥,我们不是溜门撬锁,我们开自家的门——我们要是能用钥匙,我们早就进去了啊……

似乎也是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蒋明德尴尬地笑了笑,把要是放回去,然后……取出了一把螺丝刀,准备强拆。

“你怎么……啥都带着?”这个有点吓人……要么……这个人其实是个小偷?不过这样说得通了。但是,这个完全没有可能。

好吧,是这个道理。

“那……你还有别的工具?”

然后,眼睁睁的看着,蒋明德呆呆地掏出了,一把备用钥匙。

“啊啊啊?我看很多电影都是两根一根的塞进去搅一搅……我不知道啊,这里的门难道不是防盗门?还能这么操作?不会吧,这里也太玄学了,怎么可能撬不开?是不是……我们真的被菩萨诅咒了?”蒋明德畏缩着,向门后退了退,同时把薛止往前一推。

灰尘弥漫,门,倒了下去。

“晚上,不会有小偷?”稍稍害怕了一下……蒋明德退后了两部,然后确定,腐朽透的门栓,已经……

随便斜了一眼蒋明德,薛止自顾自地回家,然后……就发现自家的锁眼被人堵了,顺便写着……村里锁匠家里面的地址。哦吼……民风淳朴,果然,这里民风淳朴,不是吹的,是名正言顺啊。就连出去一两个半小时,家里的锁眼,就被堵了……我去,口香糖。还能更加有点创意?没关系,只要有点稀硫酸……

嗯,我没有。没关系,哪里给一瓶醋?我拿东西扣扣,也可以啊……好吧,显然,也没有,也就是说,我要去找这个靓仔。

这个人,这么容易被坑的么。这也太好玩了,让你刚才让我吃瘪,现在吃别的,就是你了啊。

别怪我不提醒你,刚才讲座上,出风头的,是你吧……?就是你,欺负我,欺负本大侦探,现在我真的不开心了,可以?你这个坏人……

真的不想这么弄个幺蛾子,这样子让自己很没有牌面,好不舒服啊,……

你们组团欺负我!然后,薛止就看着一旁的少年,从怀里掏出了一根钩子,也不知道平时用来干什么,反正就这么捅进去,然后拧了拧,随即……

阅读都市演绎法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