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都市演绎法》
都市演绎法

第十八章 终了?

就好像一切都隔着什么。

如若要复仇,何必要用自己最熟悉的手法,又为什么要……

再结合赵德最后一句话——

“不对……其实,他完全没有杀人动机……”看着正走出门外的找的,薛止突然嘴里头嘀咕了一句。

他没说谎。

“不要去追求无所谓的真相么……”

薛止站在门口,托着腮帮子,嘴里面还有一小块地瓜丝——真香。

杀人,不就是为了宣泄愤怒么——这大概就是凶手的心思了。凶手把自己的行为看得很高尚,其实也就是这样了。

步行两分钟,薛止看到了一个小房子——很奇怪,窗台上的灰尘,腐朽的门栓,而且转动处的摩擦痕迹完全就是最新的。就好像好几年没有住过的房子,突然被打开了门。地上厚厚的灰尘,由于潮湿的环境,黏在地上,清楚地,便可以看到交错的脚印——即便穿着相同的鞋子,身高,体重也会影响到脚印,更不用说,这一深一浅的脚印,明显是个瘸子。

瘸子,说明凶手有过不好的经历,但是从薛止走进村子到现在,没看见过任何瘸子……

然而,瘸子是可以装出来的。

……

小孩甚至可以通过模仿瘸子,变成一个长短脚,就像模仿口吃会变成口吃一样。

但现在凶手为何要装成这个样子?

然而,走进门,薛止吃了一惊。

赵德,捂着脖子,就这样躺倒在地上,双眼无神,看到薛止,嘴巴一张一闭,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右手,保持着抓握的姿势,好像想要拽住什么,却又松手,躺倒在了地上。

“……”薛止没有说话,看着面前,倒在地上的赵德。没错,是他没有保护好他,他早就该知道的,这一切,无头悬案,如今,知道的最多的人,死了。

赵德双眼渐渐合拢,看着薛止,内心,有点好笑。

不是让你,不要深究么……

唉,怨不得别人,是他啊……

毕竟,自己自讨苦吃,做出来了什么事情……

我终究,只是一个支教啊……

你在想什么呢……

薛止笑了笑。我就知道,你会死……本来是为了委托的,但是,这也怨不得我……可能不太符合道德,但是我兴奋起来了,这个故事,多么有意思啊……

呕,接下来就可以算算总账了,那块石头,砸到了以后,现在背部还有点疼呢——这场雨,也快停了。

“咳咳……”薛止手捂在嘴上,剧烈地咳嗽起来……

天确实冷,薛止身上,只有一件单衣。

“唉……小赵……你是小赵的朋友吧,快点,到我家里喝点热水……唉,是风寒了……这孩子……”

大妈忍住不去看着地上失去了呼吸的赵德,转头看向了薛止。

“没事。”薛止轻轻叹了一声,转身扭头走向了赵德的家。

“唉……村里我们这些老骨头啊……”

大妈轻轻叹了一声,不再说话。

薛止走了。

这个时候,大妈旁边走出来一人——“哈,你看,就是这个人,记着点。”

“啊,我看他人蛮好的,怎么会……”

“你,不听我的话?”一旁的大妈立刻唯唯诺诺,不敢拒绝。

“叔叔,老师呢?”一旁,一个孩子抬起头来,看着薛止。

“嗯……你们老师啊……”说实在的,薛止有些头疼……这个,该怎么解释呢……

“你们老师……出去做客了……”好的,没毛病。

“老师什么时候回来啊?”又是一个小可爱。

“不知道!……咳……咳咳……”说着,薛止再次剧烈咳嗽了起来,坐在凳子上,整个人剧烈地抽搐着,好像就要把肺咳出来。

“你们先吃点,饭煮好了。”

说着,薛止瘫坐在一张椅子上,肺部如抽拉风箱一般发出呜呜的声音,令人担忧。

“叔叔……”一旁的一个孩子担忧地看了一眼薛止,还是没说什么。

“嗯,我没事。没什么事的话,你们先去睡吧。”摸了摸这个孩子的头,薛止摇了摇头。这些孩子,是多么纯真……这才是,未来。唉,可惜,自己这个样子啊……

坐在椅子上,薛止有些昏沉,但是他知道,他还不能睡过去——还有个,混蛋。

鼻子轻轻嗅了嗅,薛止笑了笑——有人来了,这,这股血腥味,不会错的。

呵呵,还是憋不住了么……不对,味道变淡了,离开了么……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对方就像是一个老练的猎人,不到猎物最不警惕,把握最大的时候,不会轻易的出手——毕竟薛止确实不是好相与的人。老练的猎人,对于同类,是非常警惕的——茧子,眼神,行为细节,睡觉的时候的睡姿,肌肉的放松程度,手会不会自然垂下,这些都是考证的关键。

不说了,雨停了,对方应该,快下手了。

“嘁,你很淡定么……”门口进来个人——赵……赵宣……

可能大家不太记得这是那个人——

这其实就是那个委托人,让薛止万不得已亲手杀死赵德的那个人——

“薛止,又见面了——近来可好?哦——我是知道你情况的,即使风寒是装出来的,想必你最近也不好受吧,我早就托人等在村里了,这个村子,唉,这个我土生土长的村子,嘿,居然会有矿产,你说好不好笑?至于探测出错的情况,也时常有,重复探测出错,只能说是地貌奇特,不用担心,专家我找好了。”

“哦?是么?”

薛止扭了扭脖子,发出几声清脆的响声,双目微微闭上,只留下一条缝隙。

“你就已经觉得,胜券在握了?你够资格?”嘴角微微勾起,薛止几根手指交叉,放在身前,微微抬头,看着眼前的赵宣。

“资格?我现在就告诉你,什么叫资格——”赵宣有些癫狂,嘴角高高翘起——他,笑了。

“滚出去,趁我心情还好——你还能怎样?就跟现在这个村子都听你的一样。”

“呵呵……没错啊……我能够,让鬼推磨!”赵宣放声大笑,涎液不停从嘴角滴出,有些惊悚,有些瘆人。

“我也是没法子……这群村民,说纯洁吧,也不会被你花点空头支票就收买……你应该说了吧,什么开采出来的矿物收入他们有一半这类的废话?不过……这样都能被骗,还是没见过世面啊……”

“那又怎么样,还不是被我骗了,现在他们是我手下的施工队了……嘿嘿,施工队……”

“大哥,你忘记了吧,我改了路上的参照物,他们找不到这里的……”

“嘿嘿,我来了的时候,早就做过了标记……”

“太好了——”薛止扬了扬手里的手机。

“你没了呀……”

“你一破手机……还是老式诺基亚……”赵宣眼中的戏谑更加浓厚,一直到,看到薛止手中正在发出去的邮件。

“ 没错,如你所见,这是一部……改装机。”

本来没有必要的——为什么要去杀人。

本来不是很需要的手法,凶手……会在哪怕对方死亡以后重复破坏尸体。就像是泄愤。

难不成,还能把一个人杀死两次?

你们是不是有什么……

且不说这个了,……走出门口,略略查探了一下,薛止听到了一声惨叫,年轻女人,体重在超过一百四十斤,身高不会超过一米六五,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大概就是这些。

又死人了。但是,赵德一副,“我已经知道了”的样子,还有一种故弄玄虚的感觉,……就好像是要特意制造杀人动机。

是啊,就好像是可以要去制造杀人动机。

诶,赵德,我说啊,你和山里那个人的关系,怎么这么好呢……

就好像,赵德事故议案一切都揽到自己身上的一样,也就是说,其实杀人者就是山里那个人。然而,这一切也说不通。虽然说,山里面那个人的父亲,据悉,死于村里人的迫害,这一切也不是很明朗。

令人发指——出乎意料的行为。

缓缓走出门,薛止需要取证。从刚刚被发现的尸体上。

但是,显然,自己突如其来的问话,确实让赵德吃了一惊,但是,凶手真的是他?这不是很可能,因为,赵德曾经在薛止面前说过这么一句话:

“这个村子,已经死了。”

杀人的身材中等,确实合照的很像,但是,如果结合一些外力,让自己看起来更高,也不是不可以——但这个村子里面的人显然不需要这么做,他们只需要暂且活下去就响了,但是如果这个村子以前有一种畸形的团结,那么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也依旧不会杀死村长,那么,到底有哪些人士村子里面的人杀死的——

赵德,有个不知是否存在的朋友,据悉就住在山里,村里面有人声称见过对方,然而薛止从来没有看到过此人。据赵德口述,杀死大孩子的手法就是对方的,但是赵德不知为何坚信对方没有动手——

既然是已死的村子,为何要处心积虑,带动他人的同时暗中浑水摸鱼打破村子的结构?应该说,一切另外还有别的可能——仔细想想一个比方,就好像一个得了癌症的人,一个人还就是要杀死对方,而且还是对方身无分文的情况下,到底要谋求什么?

又或者说,明明已经病入膏肓的人,却依旧以摘除某几个重要器官的方式杀死这个人,就好像不知道这个人已经病入膏肓,难以生存下去一样。

阅读都市演绎法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