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都市演绎法》
都市演绎法

第九章 到达

当然,这只是其中一种可能,这种逃犯通常都会是大路货色。如果是这样的话,对方及有可能是因为复仇而杀人,这样的话可能对方保持住了某种奇特的底线,那样的话这个木桶上面最短的板可能支持的时间长一点,也就是现在山里面行走绝对很难很难,很不方便,大多数人只能蜗居在瓦片覆盖的单层小楼里面,也没有什么特别奇葩的房子构造,就一个门,兴许可能有钱人家有窗户,不过储备粮是绝对不多,更可怕的是,有米饭,但是没有燃料。

这样子的五天,绝对不好过,不要把宝压在村民的团结上面,这里不是那种全村人一个姓的团结村子,这里就是一个小村落,有着各门各户的人家,做着一些耕种工作。

再加上破窗效应,想必部分村民已经堕落了。

一把普通的国内仿制军刀,显然管制刀具不能随便带着,要做守法公民。

在这样的环境中,即使薛止的实力还可以,但是人数的差距足以弥补质量的不足。

这么一大包食物,不是救命的,是丧命的。不过会被警方追到一个小山村里面的连环杀人犯,想必只不过会使用粗略的杀人手法,最多就是精通入室杀人这一方面,不过现在这一行也的确很难吃开,监控的密集分布导致了一举一动都会在他人的监视之下。

嗯,略过准备物资,以及挑选,采购的过程,本来以为会很麻烦的赵宣只不过看到薛止准备了如下物品:

就是这个骚操作,就有点吓到了赵宣。这样子的配置,基本就是从山上滑下来的情况啊。

虽然山体还有部分坚固的地方,但是显然除了泥泞的河水一条路,别的地方基本没什么办法,这个时候,又没人会去和薛止一起上去。在这种天气,没人敢于上去送死,光是大风,就足以要了一个人的性命。

薛止笑了笑,除了个头盔,没有带防具,就这么向上爬。然而,方向很不对劲,在崎岖的岩壁上,薛止的动作更加的怪异,就好像,每一个暂停的点,每一个改变的方向,都是有惊无险地躲避了山体滑落的碎石。

薛止抬头向上望去,一块巨石已经开始松动,这块石头,绝对可以把缓慢移动的薛止在躲避之前砸落。

就是这样子,薛止只不过向右平移了一个身位,然后接着向上爬,衣物在离开了营地,就彻底被打湿,但是在寒冷的情况下这一切都没有使薛止的嘴唇颜色改变一丁点。这种危机,人力是没法企及的,冷静——这才是薛止最需要做到的目标,自己的行动确实可以规避大风,找到重力,支持力,还有风力之间的平衡点——风向,是可以通过观察雨点的落点观测出来,虽然这不是薛止的强项,但是,薛止经过特别训练。

而通常的消防员,却是经历过各种各样的险情,但是上级不会允许他们用生命去攀岩,而薛止,他在相对年龄小一点的时候,目标与寻常努力创业的青年不同,他首先要确立自己的自保能力。甚至就连他的童年,都在勾心斗角之中度过。

他每天就是想着,如何躲避酗酒的“养父”,还有终日流连于交际场所的“养母”——其实他是被人贩子卖到过去的家中,至于为什么是孤儿,以后再说。

过度的遭受虐待,不仅没有把薛止变成一个受虐狂,而是将其变成一个,对自己的能力看得很重的人,只有这样才不会受他人摆布,他是按照如何躲避一个军队的搜捕而训练自己,在荒山野岭。虽然说这听起来很可笑,但是,他确实就是自发性的这么干了,听起来是有点中二,但是他在山里面吃生肉,走投无路的时候给自己放血然后蒸馏出其中的水分饮用。

就是这么一个人,居然会有一颗侦探般冷静的大脑,但是这个大脑里掺杂了别的东西,例如——骨子里面的血腥味以及那种拷问人性的欲望。欲望才是一切的动机,没有别的。

而现在,他的敌人就是上方的石头,而他,刚好堪堪当在一个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躲过的地方,而且百分之一百,石块会在三秒钟之内掉落。甚至于,薛止良好的视力让他看了出来,这个石块上方挪动的痕迹,上面的脚印没有被冲干净——刚好是雨水冲刷的盲点,但是湿润的空气使脚印没有办法干掉然后留在上面。

而从角度和力道, 还有,只有上半部分的脚印可以推断出,很多东西。这么个脚印,不可能是踢过来的,没有人这么大力气。结合恶劣的环境看出运送的过程绝对不会顺利,也就是说这个脚印极有可能是泄愤的结果,脚印高度到正常人腰部,也就是说这个人真实身高大概在一米八五到一米九,脾气较为暴躁。

这是一个精心准备的陷阱。

对方阻挡外界人进入的行为很耐人寻味,按道理来说对方应该迫切于外界的物资,但是对方没有。

出事了——这是薛止脑中闪过的第一个词。

薛止尽力贴近山壁,而接下来落下的大石,猛然砸在薛止的背上,以至于薛止面无表情地吐出了一口鲜血,有很快被雨水冲刷下了山壁。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不断地从口中呕出鲜血,薛止的力气减弱,他知道,必须要休息。

死死地抓在登山镐上面,脚踩住岩壁上的凸起,他缓缓恢复这气力,脸色也变得苍白,这已经不是良好的体质可以解决,也不是攀登技术和身体素养能够缓解的。有点大意了,幸好不是很致命——薛止暗暗感到庆幸,不过最近确实行为托大了。

然而,山上一个身影出现,似乎在犹豫,然后随即便释然,放下了一条绳子。

“请问,先生你准备怎么进去?是……”看着目前的窘境,赵宣发问了,然而他的嘴巴被薛止一只手无助。

“我的小型攀岩工具?”

摇了摇头,赵宣回应:“有是有,但是这种泥水,不断向下涌出来的烂泥,这种工具没什么用处,上山的话也不可能,水太急了。”

这样子的话,即使杀人犯是个心眼通透,的直心肠复仇者,也支持不了多久,作恶会使其迷失,这种感觉不普通。

而且,资料上的犯人,是为了一口饭杀死了经营小酒店的一对小夫妻的没有人性的家伙。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也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自己的委托,首先要看看那个“支教”心理素质如何。

眼前泥泞的山路,确实不是好上去的。大量的雨水,可以说是很吓人了,更吓人的是,唯一上山的路,已经成了水流湍急的河,而消防部门的方案决策,是不能白白牺牲消防队员,先用无人机向其中运输生存资源,然而恶劣的天气,不是无人机能够进去的,所以现在等待成了最终的方案。

如果准备强渡,不好意思,桩子是插不到低下去的,以往根据地形地势寻找攀登,以及渡河的方法,在穷山恶水的面前,显得黯然失色。

虽然可能妇道人家会串门,但是家里的壮丁不会出现一起干活的情况,大家不会把自己的果实寄托在邻居的诚实上面。

而且,连环杀人的动机也有很多,该人的动机会影响对方杀人的频率,如果对方是一个修养良好的把杀人当成业余活动的基本上出现在电视剧和小说里面的变态,那么恭喜,这个村子五天下来应该没什么人,若不是天气的影响导致纵火这种大面积杀伤性手法无法使用,加上对方瞧不上这种粗鄙的手法,那么这个村子估计以及死绝了。

“按我说的做。”

拗不过薛止,赵宣取来一套工具,然而,薛止只取过两个登山镐,换上了攀岩鞋,还带上了两袋镁粉。

而为什么不是直接找一个更加专业的救援人员,赵宣也说了。

很多证据指出,一个在逃的连环杀人犯就如同混进了羊群的狼一般躲在小山村里面,虽然以他的身份不可能明摆着去威胁那些村民,但可想而知这货一定会在暗处下手,夺取物资。

没有任何食物——显而易见,进山的路上连消防员都没有过去的可能,红色预警的雷暴雨还有与此呈连锁反应的山体滑坡,薛止大概可以猜测出里面的环境不是很好。当然,不是傻子都知道,但是薛止早早准备了轻便简易的登山装备,没理由不带上那么一点的食物,而且薛止确实有能力将其带入。

当然,在绝对封闭,与外界隔绝的小山村里,环境不会很友好。已经过去了五天,里面的环境可想而知。如果赵宣的弟弟已经死在了里面,那就更不用说了。

而且,当地的村民简直不是好惹的。相同的五岁小孩,如果是一个动物被车撞死,城市里面的小孩可以哭上一整天,善良点的可能还会给动物“下葬”,虽然幼稚,不得不说善心值得称道。但是如果是一个山区的孩子,而且是长期饿着,见识过荒山里面的人情冷暖,顶多就是看到了事,大不了想想这小动物能不能进入口中,甚至还会在旁边发出哈哈哈的笑声,说一声:“跑不动了吧?”

这就是差距。

阅读都市演绎法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