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秦末大翻车》
秦末大翻车

第46章 文苴还活着

“还是我去吧,你是监牢典狱长,现在不宜外出。”贾庄说道。

范阳看了眼燕何,燕何对他点了点头。

“乖,咱不摸,怪脏的。”宋道理抹去眼角的泪水,转过身,对身后的燕何喊道,“快去叫大夫来啊。”

文苴一见到宋道理,紧紧握住宋道理的手臂,激动到快要站起来,奈何两条腿早已伤痕累累,根本站不起来。

“范阳,你去把老何叫来。”燕何对身边的范阳说道。

“是。”

“大人,您怎么进来了,是他们抓您进来的吗?”

文苴笑了笑,满脸的伤痕也无法辨识他的表情。

“是属下无能,怎敢怪罪大人。”

宋道理破涕为笑:“你还真他妈淳朴。”

燕何面色凝重,走到宋道理身边,拍了拍宋道理的肩膀。

宋道理扭头看向燕何。

燕何示意其牢房外说话。

二人走出牢房外,燕何率先开口,问道:“你对他熟知吗?”

“当然!”宋道理肯定道。

燕何想了想:“那你觉得他的话有几分可信?”

“你这话什么意思?”宋道理不解道。

“你没注意到吗,他一见你就说让你快离开寿春,说陈胜要杀你!”

宋道理大惊,两手一拍,立刻回忆起来文苴确实是这么说的。

只怪自己一见到文苴就激动到脑子不动了,竟然把这么重要的消息给遗落了。

“他口中所说的陈胜就是如今的寿春贼人的头目吧。”燕何问道。

“是。”

“若按你之前所言,你是押送陈胜等人的县尉,你们因遭英布袭击而失散。

丢失粮草,县尉失踪,他们若就这般去了边关,就是死路一条。

那帮人为图保命,自然愿意落草为寇。

但如今你没死,那个叫陈胜的人位置不稳,派人来取你性命,也不是不可能。”燕何分析道。

宋道理两手插在胸前,依靠在门框上,仔细盘算着这件事。

确实,燕何说得没错,宋道理作为戍守队伍的领头人,对于陈胜来说怎样都是一个威胁。

反对他们反秦,那就是带着他们送死,自己肯定会被他们杀掉。

支持他们反秦,陈胜如今头领的位置一定要让给自己,那么难保陈胜不会因此要杀自己。

之前是宋道理自己将事情想简单了,竟然以为自己可以以平常人的身份斡旋于曹咎陈胜之间,却没想到自己的身份注定了不平常。

就算宋道理向他们表明了自己毫无野心,也难免他们不会有疑心,也难免不会有心怀异心的人用自己来做文章。

“若此事是真的,你该如何是好。”燕何问道。

“我想把这事弄清楚再说。”宋道理看向燕何,“道理说得再通,也不一定对,逻辑有时是会骗人的。”

宋道理走回到文苴身边,问道:“文苴,你告诉我,陈胜是怎么知道我来了寿春的?”

“对,对,对,大人,赶快离开寿春,陈胜要杀您!”文苴一听到宋道理问道陈胜,立刻激动起来。

宋道理安抚道:“文苴,冷静冷静。你先告诉我,陈胜是怎么知道我来寿春了的。”

“是葛婴,是葛婴。”文苴说道。

“葛婴!”

宋道理仔细回想了一下这个名字。

他不就是戍卒中的一员吗?虽然宋道理只在戍卒队伍中呆了一天一夜,但还是认识了几个人的。

这个葛婴宋道理见过几面,但没说过话,是一个标准的农家汉子,面色黝黑,身材高大,以前就在边疆戍守过,因被里正迫害这次又被抽调去守边。

宋道理突然想到,之前刚到寿春城时,自己就撞到了一个面熟的人,如今一对比,那人不就是葛婴嘛。

“葛婴是不是在寿春见过我?”宋道理对文苴问道。

“是,就在前几日,属下与葛婴进城办事,葛婴回去后对陈胜说见到了您。后来,属下无意间打听到陈胜为保首领之位,派人要杀您。所以属下就赶紧来寿春找您了,谁知被寿春县尉抓了。”文苴解释道。

“陈胜要怎么杀我?”宋道理冷冷地问道。

“听说,他们为撇清关系,要找一个寿春城内的人动手杀您。”

“刘佑?”宋道理猜测道。

文苴看了看站在一旁范阳燕何,在宋道理耳边轻声说道:“大人,能让他们出去吗?属下有事与您说。”

宋道理也看了看燕何范阳,对他们说道:“你们先出去一下。”

“为何?”燕何不解。

“让你出去就出去一下。”宋道理催促道。

燕何心有不甘,奈何没办法,便挥了挥手,带着范阳走了出去。

“你说。”宋道理说道。

“寿春城内有陈胜的内奸。”

“是,属下听大人的。”

“说说你这是经历了什么?”宋道理问道。

“当日,那伙儿贼人捉了大人要带回寨子。属下本想救走大人,奈何遭那个贼人头子算计,坠落了悬崖。

“是,大人。”

说罢,贾庄立刻跑出了监牢。

宋道撩开文苴已经打结的头发,问道:“你不是落崖了吗?是怎么活下来的,怎么会在这儿,又怎么会被他们抓了?”

文苴不停地抽泣着,还试图举起手抹去眼角的泪水。

宋道理立刻阻止了他,从怀中取出一块手帕来,一边帮文苴擦去眼泪,一边劝说道:“你这手别再摸眼睛了,你看看你这左眼,都看不见眼珠了,再摸非瞎了不可。”

“行,贾庄去。”燕何说道。

范阳刚准备离开去找大夫,贾庄就将范阳拦了下来。

所幸,属下大难不死,还被率领戍卒队伍的陈胜救了下来,后来属下就跟着陈胜来到了寿春。”

“原来如此。”宋道理点了点头,满面愁容,问道,“当日,其实我知道你是为了救我,可我却站在一边,没助你,你没怪我吧。”

宋道理扶住文苴,抹去文苴面颊的泪水,自己也忍不住激动地流出泪来。

“大人。”

“没有没有,他们是自己人。”宋道理扶着文苴重新坐好。

文苴盘腿坐于床榻上,双手蜷缩在身前,不停地颤抖,激动到面部抽搐起来,两道泪水从臃肿的眼眶中流出。

文苴缓缓举起抽动的手,触摸到宋道理的脸颊,手上沾满污泥,伤口化脓,上面趴着两条白色的蛆虫。

宋道理握住文苴的手腕,将他的手轻轻按了回去。

阅读秦末大翻车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