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擎天》
擎天

第一卷 山外青山楼外楼 第七十二章 倒霉催了

那块秘地,于楼外楼而言,重要性绝不亚于封天炼气塔,楼外楼中,十之八九的灵气都在核心三峰,连封天炼气塔,都只是在阵法调动的时候,才会吸收楼外楼中的所有灵气。

可想而知,位于三峰之间的秘地,到底是个怎样的地方。

而青山榜的人,和这种待遇也只差一线而已,但修炼所需的资源,已经是足够的了!

以萧铭表现出来的东西,杀一个还不到金丹境的人,本该没有什么难度的,但就是因为顾城,已经在楼外楼中将自己的势力经营的太好了。

除此之外,每年的青山榜,还能进入三堂之中,选取自己需要的东西,这四堂分别为书堂药堂兵堂,

书堂中有楼外楼除岐黄剑以外的所有功法,药堂中,更是可以选择数枚四品丹药,而兵堂,则可以打造一件合适自己的法器。

但这样,才应该是顾城的实力才对,若不是有这样的能力,楼外楼也不至于舍不下他。

萧铭知道这些,知道的再清楚不过了。

进退两难,那为什么要让别人好过呢!

萧铭越过众人,走到那负责报名的堂主面前。萧瑟这时候,也跟了上来,站了自己哥哥后面,摆明了同进退的态度。

“如果我也要争夺青山榜呢?”

“还有我!”

“胡闹!”

萧铭说完之后,两个声音接连响起。

前者萧瑟,后者,则是四长老。

四长老走了上来,萧铭可以看出四长老面上的担忧。

无论是萧铭还是萧瑟,现在的修为,都还没那个实力。

修为不是评判实力的唯一标准,但楼外楼核心弟子的分级,却是可以的,就比如说一个月前,刚刚突破淬体境第四层的萧铭,还不是核心弟子中佼佼者的对手。

那么现在的萧铭再对上那些人,就能够的稳压这些人了。但现在的萧铭,拉到记名弟子的队伍里,能打个平手。

但要说在这其中脱颖而出,却是做不到的。

更何况,是去争夺了青山榜了!

所以萧铭萧瑟两人说要参与青山榜争夺的时候,四长老立刻就要阻止。

萧铭将四长老的担忧看在心里,不由得心里一暖,四长老,从来都是跳出萧铭与顾城这场博弈的人,他无论是对萧铭还是萧瑟,从始至终,都没有像二长老和宗主他们那样,只是做一场把戏。

“权堂主,你这么做,未免过了!”

四长老从来就不是以势压人的做派,所以他说话,也没有以修为威压。

面对四长老,刚才还对萧铭等人不屑一顾的权堂主改变了态度,但也仅是一瞬间,他就恶语相向起来。

“楼外楼不是一分为二了吗?天门峰和奇峰的核心考核,关拙峰什么事!”

楼外楼中,六位长老地位崇高,就算是这些堂主,当初也是几位长老教出来的,但现在,这位掌管楼外楼一堂的权堂主,竟公然和四长老决裂。

四长老只觉得心中一股闷气,无论是之前的外门门主王霄,还是现在已经到了一堂之主的眼前人,若干年前,都是他教出来的啊!

悲从心出,四长老一向和善,此时甚至有些自责,莫非自己当初,做错了什么?

和成忠等人相处了一个月的时间,这些情况,萧铭知道的也不少,哪里见得这般情形,对这权堂主的厌恶也是到了极点。

“四长老请回吧,核心考核不欢迎你们。”

权堂主接着又道。

“我想揍他!”

萧铭小声嘟囔,除了身边的人,并没人能听到。

“我也想。”

脑海中,传来老头的声音。

然后萧铭还没想出对付这人的办法,身边一道疾风吹过,将萧铭衣衫带的鼓鼓做响。

随后,萧铭就看见身前端坐着的权堂主,飞来出去。

而面前的桌案,却是纹丝未动。

权堂主飞出足有数十丈的距离,精铁做成的擂台,都被在上面撞击翻滚的权堂主撞出一个个深坑。

萧铭望向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五长老布自难。

五长老虽然也是两鬓斑白,但看起来要比四长老年轻了许多,至少腰背,还是能挺直的。

而此时的五长老,正拿着酒壶朝嘴里倒酒。

这边的动静,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人群逐渐聚集过来,每个人都是来者不善。

“天门峰核心考核,你们拙峰的人来做什么?要比自己回拙峰比去!”

“宗门不是都一分为二了吗?你们拙峰的人,还来天门峰做什么?”

群情激奋,萧铭望着这一幕,总觉得有些熟悉,好像这种情况,自己是经常遇到了。

人群越聚越多,足有近两百人之众,这些人,可不是当初萧铭想杀就杀了的内外门弟子。

这些人,都是楼外楼核心弟子,换句话说,是楼外楼未来百年的根基。

看到这里,萧铭对顾城的影响力,也有了更深的认识。

若是几位长老都站在自己这一边,不说其他,就这些敢公然驱逐楼外楼两位长老的人,楼外楼就留不住。

此时人群虽多,萧铭却并不着急,因为重要的人物,现在都还没有出场。

那被五长老一击击飞的权堂主,这时候也是赶了回来。

脸色多了几道血口,嘴唇上还挂着血迹,至于衣物,也有好几处破损。

权堂主虽然一脸怒气冲冲的冲了回来,但等到真的到了地方,反而哑口了。

“怎么不说了?你接着说,我接着教你什么叫尊师重道。”

五长老放下了自己酒壶,脸色阴沉,这还是萧铭第一次见五长老出现这种神情。

在萧铭的印象中,五长老就像是他给自己取的名号一样,云中自在仙,何时有过这般动怒的样子。

其实也是萧铭并没有真正了解五长老,萧铭才来楼外楼多长时间,才和五长老相处多长时间?又怎能谈了解二字。

是人都有肝火,而刚才权堂主的作为,就是动了五长老的肝火。

什么时候,一群晚辈,也敢对他们指手画脚的了?

五长老的话,将权堂主镇得死死的,当年他拜入楼外楼时,除了在四长老门下学艺过,在这近十年神龙不见尾的五长老门下,也是呆过一段时间的,所以算起来,他也要叫五长老一声师傅。

现在身位楼外楼堂主,位高权重,权力,已经足够大了。

所以刚才,他才敢那样说话,本想着以他现在的地位,翅膀硬了,在两个几乎已经是孤家寡人的长老面前,可以挺直腰板了,毕竟,这两位长老的修为,和自己一样,都是金丹境的。

可刚才五长老只是一招,就让他往年的回忆如潮水般涌来,对眼前两人,再也生不起冒犯的胆子。

他这样的老人是被镇住了,因为他知道五长老的脾气,当年是和六长老齐名的,但逐渐靠拢的核心弟子可不知道,这些人中,甚至绝大数人都不知道这出手的老头是谁。

“你是什么人?竟敢在天门峰公然行凶!”

“天门峰不欢迎你们,滚出去!”

“滚出天门峰,滚回你们的拙峰。”

……

这些人的话,一开始听见,萧铭还怀疑是不是自己耳朵出问题了,但见这些人越说越离谱,萧铭就知道不是自己耳朵出问题了,而是这些人脑袋出问题了!

“师弟!”

突然,喧闹声赫然而至。

萧铭甚至都没有看清五长老是怎么出手的,萧铭看不清楚,在场绝大多数人,也是看不清楚的。

人群中叫嚣最凶的,毫无悬念,必然都是顾城的心腹,来到这里的目的,按萧铭的说法,那就是带节奏的。

而这些带节奏的人,就在刚才,喊话声骤停。

一脸惊恐与难以置信,然后,脖子处微微流出一丝血迹,随即,十几颗人头,整齐落地。

场中人都安静了下来,包括萧铭,也安静了下来。

从那个权堂主刁难自己这一行人,萧铭就知道了顾城的安排。

顾城绝对是希望萧铭等人都参加核心考核的,只有这样他才方便做手脚。

但他偏偏还要刁难萧铭,我要你来,你也想来,但你要来,还得求着来,还得屈辱着来,这就是顾城的打算。

萧铭本已经做好了更近一步,提出自己会争夺青山榜来参与进来,至于屈辱求人,那是不可能的,要是刁难老子,老子转身就走,我就看你会不会心痒痒。

但谁能想到啊!五长老这平日里事不关己的人,这个时候反应竟然这么大!

他可是楼外楼六老之一啊!当众杀了宗门弟子,这影响,可不比当初萧铭等人大开杀戒来得小。

人群安静了下来,随后退了出去,将人头落地的十几个人让了出来,地上十几具尸体,以及鸦群无声的人群。

“这小子对我胃口,不像你,太怂了!”

脑海中,老头的声音响起,这突然的声音,差点把萧铭的肺给气炸了!

“我他妈要是有实力我也不怂!”

“哥哥你说什么呢?”

萧铭压着的不满声,还是被身边的妹妹听见了,至于修为更高的四长老,此时的注意力并没在萧铭身上。

“没什么!”

萧铭敷衍道,心里还是不痛快,这老头,我艹了!

“师弟,何必杀了他们啊!”

四长老这时候悲呼道。

五长老罕见的面若寒霜,说道:“师兄,你就是心太软。”

“五长老,你这是要跳起宗门血战吗?”

人群安静了一段时间之后,一个声音,突然传来,阴狠之中,并没有什么情绪。

人群再次让开,将这个敢于在这个时候说话的人让了出来。

萧铭目光落去,一个手持折扇,青年模样的男子走了出来,身着鹅黄青衫,与楼外楼的晚霞山峰遥相辉映。

面容也是生得极好,言行谈吐,具是不凡,一看,就是个不得了的人!

“青山榜第五,桃卓华!”

人群中有人认出了这人,惊呼出口。

随后关于这桃卓华的夸赞之词涌入萧铭的耳朵里。

“青山榜第五的桃卓华啊!三年前他就是聚气境第八层的修为,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修为了!”

“真是大将风采,此时此刻,任然不畏,我不及也!”

“也只有他们敢站出来鸣不平了,听桃兄说那人是五长老,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五长老?这般行径,真是不配做宗门长老!”

萧铭听着这些夸赞之词,是越听越觉得不对劲,这节奏,不对啊!怎么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弟子拜见五长老。”

桃卓华从人群中走出之后,远远行了一个晚辈礼数。

这人不简单啊!

萧铭心中感叹,处变不惊,临危受命,侃侃而谈,这人根本不准备动手,而是准备磨嘴皮子。

五长老再次提起了他的酒壶,带着审视的目光的望着桃卓华。

这样的工作,已经证明刚才桃卓华的礼数,让他放下了杀意。

“五长老,刚才的礼数,是敬你为长辈,是众人师表,是我楼外楼六位长老之一。”

桃卓华说到这里停了下来,萧铭知道,好戏上演了。

“可五长老刚才的作为,可有当自己是我等长老,这些人冲撞了两位长老,言语冒犯,自然是罪,但也不至于当众格杀了吧!若当真如此,那以后楼外楼中,还有谁敢言一句。”

“对!桃兄说的对!”

附和声骤起,声势比起刚才更大。

萧铭向五长老望去,望着这个抢戏的人,不知五长老会做何回应,桃卓华这些话,就是一顶高帽子,让五长老进退两难,而且这高帽子,待在五长老头上并不突兀,桃卓华说的那些,五长老都是担得起的。

“废话真多!”

就在近处的萧铭,听见五长老不耐烦的嘀咕,虽然声音很小,但萧铭还是听清楚了!

“应该,不会吧!”

萧铭心中想到,这剧情的发展,和他预料的不一样。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验证了萧铭的猜测。

五长老放下酒壶,衣袖一摆,那酒壶已经不见了踪迹。

这个动作,萧铭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其实楼外楼中,知道这个动作的意思的人也没几个。

就连场中,作为七堂堂主之一的人也不知道。

不过这个动作,四长老是知道的,隐藏于暗处的宗主贾横也是知道的,和宗主贾横在一起的三长老钟刑也是知道的。

随后,萧铭还是看不见动作,只见得五长老在身边突然消失。

前方数丈外桃卓华的方向,惊雷炸响,雄厚的灵气波动,席卷而来,让萧铭一个立足未稳,险些向后摔去,最后还是四长老护住众人,众人才没有被影响。

而桃卓华的方向,则是先后飞去四道雄厚气息,加上桃卓华自己的,一共五道,这五道气息的主人,萧铭都能感觉到,自己在他们手里一个回合都坚持不了!

与这些雄厚气息同时而来的,还有数道呼喊,而这些声音的主人,萧铭都听出来了。

第一声,是桃卓华的惊呼声。

第二声,是顾城的“五长老手下留情。”

第三声,是宗主贾横的“师弟住手。”

第四声,是三长老钟刑在怒喝“布自难。”

浓厚的灵气散去,地上只剩下一具尸体,以及已经赶来的顾城三长老和宗主贾横。

桃卓华心口处有一丝血迹,那是剑伤,这个时候,萧铭才看清楚桃卓华拿着折扇的手,正准备将折扇打开,然而那把折扇连十分之一都还没有打开,他就已经死了。

萧铭看着对面三人表情。

顾城满脸遗恨后悔,同时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而宗主贾横,则是一脸痛心,好似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根据萧铭的解读,这是因为五长老出手杀人,断了兄弟情义啊!

而三长老,则是满脸愤怒,须发皆是无风自动,俨然一副极怒模样。

萧铭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虽是敌人,但也不由得为桃卓华感到憋屈加莫名。

萧铭是局中人,但却能以局外人的眼光来看这件事。

桃卓华的死,他可真是倒霉催了!

萧铭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对顾城的手段也不得不佩服,先不说顾城是怎么把这些本是楼外楼为萧铭两人收集的灵药拿来做考核奖励的事情。

就说顾城现在玩的手段,萧铭就服,因为这次核心考核,不管萧铭怎么做,都算是落入了顾城的圈套。

若萧铭现在转身就走,那么四种灵药,萧铭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而且对拙峰众人势气的打压,以及颜面的折辱,都是很大的。

说勾引,真的是一点没错,因为这次考核,共有十件物品,其中四件,都对萧铭非常重要。

这四种灵药,乃是萧铭萧瑟到达金丹境后恢复残肢或是面貌的必须之物。

萧铭以前还未对这些东西上过心,那是因为自己距离金丹境还太遥远了,但现在这些东西都摆在萧铭面前了,萧铭拿不拿?

萧铭想拿!因为这些东西,虽不珍贵,但却稀少,若是放过了,以后能不能得到,那就难说了!

这些东西,应该是萧铭和萧瑟进入楼外楼之后,楼外楼就开始收集的,而到现在所需的十数种灵药,也只是收集了四种,可想而知这些灵药的稀少。

来到这里之前,萧铭就已经知道了这些,同时,考核进入青山榜,还会获得一些奖励,而这次的奖励,就像是在勾引萧铭一样。

不止如此,青山榜最吸引人的,还是每次核心考核进入青山榜的人,都能去核心三座主峰下的秘地修炼一段时间。

而现在,几乎是摆明了,笛兰要想有这个资格,就必须是你萧铭,或者是萧瑟出头,也来参加青山榜的挑战。

到那时候,擂台上拳脚无眼,萧铭几乎可以肯定,每一个和自己对上的人,都想要他们的命。

但现在笛兰却连报名都不行了!

青山榜,对于楼外楼中每一个弟子而言,都不是一个排名那么简单。

就算是六位长老都不支撑顾城,顾城也能靠自己在楼外楼的心腹,搅起一片血雨腥风。

场面僵持下来,除了笛兰以外,四长老的其余几位记名弟子都不需要做什么,今天他们就是来作陪的。

在青山榜上的人,所等得到的待遇,可说是只比亲传弟子差了而已,而亲传弟子,整个楼外楼就两个,顾城和萧瑟。

他们的待遇是怎样的?资源无限倾斜,只要你用得到,只要楼外楼有,不管是什么,都能得到满足。

阅读擎天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