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化龙九渊》
化龙九渊

第14章 命悬一线转生机

青袍人看了看许褚,手一挥,手中的玉箫凭空消失,他淡淡地道:“你还算是个有见识的人,倒是可以聊一聊。”

许褚又向青袍人磕了三个头,站起身来,用脚尖踢了踢典韦的后腰,小声道:“还不谢过仙人活命之恩。”

青袍人轻柔的将玉箫放在嘴边吹了起来,随着箫音流转,刚才还都凶神恶煞般的士兵们“叮叮当当”的一阵,刀枪落地,一个个的抱着头跪在地上痛哭了起来。

青袍人走到几个兵丁跟前,手只是轻轻一挥,几个兵丁便倒飞出去倒了一地,为首的兵丁被骇的大惊失色,壮着胆子问:“阁下何人,为何阻挡我等执行公务,莫非不要命了吗,你现在离开,我等只当没见过阁下。”

在看典韦更是好笑,他坐在地上,岔开着双腿,双手不停的拍在地上,一边拍一边哭,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呼天抢地,哭的甚是凄惨。

许褚正执剑站在董府的前厅,听着士兵们的读着抄敛董府的所得,并示意身边的文书一项项的详细记录在册,忽然听见一阵震天的哭声传来,带着一队士兵循着哭声来到了董府的后花园,一进门便看见正呼天抢地正在痛哭流涕的典韦,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他记忆中从没见过典韦这样哭过,不觉莞尔,忽闻一阵箫声传来,心神一晃,两行眼泪便不听话的涌出眶外,仿佛瞬间受了什么莫大的委屈,再看跟来的一队士兵,早就已经哭的不成人形了。

就在几个兵丁依然在愣神的时候,面前不知道何时多了一个青袍中年人,只见他一头乌发垂于腰间,两鬓却是两缕如雪的白发,将本来散落的头发拢着,在脑后用一条金线扎起。青袍人的五官上仿佛有一层薄薄的雾气,在人视线中若隐若现,看不清楚,但一双放光的眸子,深邃的却像无边的宇宙,让人见了便会有片刻的呆滞。

董树身听了青袍人的话,想了想,道:“那我该去杀了曹贼,给我全家报仇。”

青袍人又摇了摇头,道:“大汉本就气数已尽,将来必成三足鼎立之势,你父董承为谋一己之私利联合那几人密谋去杀曹操,如果成功,你父会将权力还给献帝吗,那刘协依旧是个傀儡,只不过是从一个人的手中交到另外一个人的手中罢了,以你父的为人定会取而代之,如果取而代之,曹操的旧部必来讨伐,袁绍孙权等人也会虎视眈眈,你父能做的稳皇帝吗,再者,你父的文谋武略均不如曹操,真正治国之时苦的还是百姓,到时候哀鸿遍野,白骨遍地,他们死去的亲人又该去找谁报仇呢?”

董树身一脸的茫然,如果是那样,那些死去的人该找谁去报仇呢,该找谁去报仇呢,我的仇呢,我该找谁去报,想着想着,他脑子一阵眩晕,一口鲜血喷洒在地,便晕厥了过去。

青袍人轻叹了声“痴儿”,一伸手,一架仙车凭空出现,他把昏过去的董树身轻放在仙车之上,回头对许典二人道:“你们二人回去跟你家曹丞相说,就说贫道金阳子向他讨个人情,将这些人掩埋了吧,这孩子贫道便带走了,说罢,不等许典二人回答,便也踏上仙车,随着一片青光,消失的无影无踪。

青袍人根本就没在意许褚喝典韦的举动,任凭他们在那里争执,自顾自的轻抚着董树身的头道:“孩子你的父母兄弟姐妹都没了,你很伤心吗?”

董树身悲愤的说不出话来,只是点头,嘴唇甚至都被咬出了血。

青袍人指着身前跪倒的士兵们问董树身道:“我若杀了他们,那他们的家人会伤心吗?”

说到青袍人,正是董树身五年前所救的那个乞丐,当时青袍人看中了董树身的资质所以才化身将要冻死的乞丐来测试董树身的心性,在他在董府中“养病”期间,董树身对他照顾的无微不至,并不因为他是乞丐心生厌恶,但董府的其他人对他却总是冷嘲热讽说他赖着不走,好吃懒做等等的闲话,到他现出真身说明来意的时候,所有人又来谄媚以求仙缘,只有董树身对他是一如既往,他这才收了董树身做记名弟子,言明,等董树身十六岁精气具足时便来接他正是入门,恰巧今日便是十六年之期。

此时,在青袍人身后的董树身满脸眼泪的转了出来,跪在青袍人面前哭道:“师父,您要给弟子做主啊,我董家全府上下三百余口,被他们斩杀的只剩弟子一人,您为何不杀光他们啊?”

听了董树身的话,许褚典韦浑身俱是一震,心道:“这下完了,这小崽子居然有这么强悍的师父,他若是存了杀我们的心,那我们就全都完了。”

想到这里,许褚典韦二人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拍着胸脯抢着说道:“仙人,小人是主将,他们全都是奉了小人的命令,仙人要斩就斩许褚(典韦)一人。”

二人又对视了一下,同时向对方骂道:“老子是主将,你给我滚一边去。”

典韦这才回过味儿来,对刚才发生的事心有余悸,急忙翻身跪倒道:“小人错了,小人错了。”所有的士兵也都跪倒在青袍人面前直呼:“谢仙人活命之恩。”

许褚毕竟是有些见识的,他强忍悲伤,用牙齿咬破了舌尖,向青袍人跪下磕头如捣蒜一般,求饶道:“小人许褚不知仙人在此多有得罪,小人等只是奉命行事,冲撞了仙人,还请仙人恕罪啊!”

董树身听青袍人这样问怔住了,是啊,他们若是死了,他们的家人也会伤心,但是凭什么他们要杀我们的家人啊?

青袍人又道:“他们只是奉命行事而已,身在军中身不由自己,这不是他们的错。”

典韦还以为自己眼花了,竟然看不到青袍人的面容,不禁揉了揉眼睛,还是看不清,“咦”了一声,便迎着青袍人一抱拳道:“在下典韦,请问足下贵姓高名。”

青袍人看了看典韦,向空中一伸手,手中莫名的出现了一管通体流光的玉箫,在手中摆弄了摆弄,淡淡地道:“典韦倒是听说过一点。”

青袍人拂了拂鬓边的发丝,自顾自的把董树身拉到了身前,上下打量了一下,点了点头,并未理会那领头兵丁的喊话。

突然又是一阵喊杀声传来,一群士兵簇拥着一人冲了进来,被簇拥着的人正是手持着一双铁戟的典韦,刚刚那个为首的兵丁急忙爬起来到典韦面前道:“将军,这厮有些邪门,我等不是对手啊!”

典韦本来被青袍人这一手惊得的直眨眼,但听青袍人这么一讲,不由得怒气冲天,他本就是个混人,哪里见过这样桀骜的家伙,一阵火起怒骂道:“你这鸟…。”鸟字才刚出口,就感觉脸上挨了一记重重的耳光,直打得他眼前金星乱冒,气急败坏的开口又骂:“王…。”王字刚出口,又是一记重重的耳光抽在脸上,打得他一个趔趄,险些没坐在地上。

典韦心中又惊又气开口还想骂时,不由得先用双手捂住了双颊,忽然间又感觉到有什么不对,这才发现自己手中的铁戟居然不见了,一抬头发现青袍人的脚下扔着他那对铁戟,已然被如麻花般的拧在了一起。

阅读化龙九渊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