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敬业的妖怪》
敬业的妖怪

第五十七章 诅咒之灵

这地方应当是一个大基地,经过一番左拐右拐,他们的四周还是那些装载着各种怪物的实验室。

女子发现伏萝的小心思,恶狠狠地瞪了伏萝一眼,凶道:“不要给我耍花招,小心我拿你去喂这里面的怪物。”

两人后方陆续跟来一群身穿实验服的人,那群人不如女子这般嚣张,只罩着一个白色实验服就敢四处乱逛。

女子对这里非常熟悉。

那群人从头到脚都包裹的异常严实,若不是大家胸前有编码,伏萝根本看不出这些人的差异。

女子是领头的,那群人仿若很相信女子,全都跟着女子走。

伏萝被身穿实验服女子带着跑出关押伏萝的房间,走入迷宫一样的走廊通道。

这怪异的举动引得女子奇怪的看伏萝一眼。

“干嘛,它要掉了还不能扔了。”伏萝摆着一张横脸,其实内心小小的咽了一下口水。

女子听伏萝蛮不讲理的话点点头,表示可以。

之后,伏萝眼见纽扣在地上被走廊两边一个路灯机器模样的东西给吸走。

女子边走边摆弄仪器计算路程,偶尔还会和人耳麦对聊一下。

就算如此之忙,女子还是抽空对伏萝道:“我们实验室改良的吸尘器,怎么样,不错吧。”

伏萝见此眉尾处不自然抖动,对着女子点了点头。

可真是个厉害的小玩意呢。

这个小插曲很快就过去,伏萝被众人带着从一个隐秘的出口逃了出去。

伏萝刚跟着跑出基地,正准备想法趁机逃出去。

可还没等她想出什么妙计,一阵眩晕感就向伏萝袭来。

“怎么...”回事,四个字伏萝还没说完,她人就昏迷了过去。

外面早已有车在外面等候,女子让人将伏萝抬进一个车里,随后喊着大家赶紧转移。

“老大,刚刚那是什么情况? ”一旁一个穿着白色棉麻裙妇女模样的女人在踌躇很久之后终于是走到了那领头女子身边,问出话。

白裙妇女应当是认识伏萝,见伏萝突然昏迷,有些不放心的上前问话。

领头女子对棉麻裙女人态度还算和气,听到问话,虽然仍旧板着一张脸却也回答了。

“她之前中了诅咒,我虽然将她唤醒,但是会有后遗症,这应当是后遗症发作了。”

裙装女人听完后若有所思。

反倒是领头女子在上车之后,看着一旁默不作声的裙装女人问道:“怎么?你认识?”

裙装女人貌似有什么事情一直盘旋在心中,面色始终带着一抹愁思。在她听闻老大的问话后,微微勾起一抹淡淡苦笑回道:“认识,她和我女儿是好友。”

领头女子在听到白裙女人的话后,转脸看了眼女人,回想起女人女儿重伤在床的信息之后不再说话。

此处实验基地是设在人界一处未开发雨林之中,地形颇为复杂,也便于她们一群人躲藏对面闻祁的强势攻击。

领头女人在车子颠簸下闭目养神,他们车是专门根据这地形设计出来的可开车,专门用来运送抓来的妖或者各种物品,面对突发情况也容易跑路。

伏萝此时躺在另一辆运输车中,神识却再次回到关于喜儿的那个世界。

此处这里已经不再是那个金碧辉煌花瓣纷飞的唯美场景。

可以说当时看到的阳佟府府邸有多辉煌,现在就有多破落,原本外围的黄金墙已被挖空换成了砖头潦草垒成的围墙,若不是大门上那已经落灰却还依稀能认出的阳佟府牌匾,伏萝都不敢相信这是曾经那个耀眼的地方。

伏萝低头看了一下衣袖处那还留有两根线,却没了扣子的衣服,衣服下的血玉镯再次不见。

不知她离开之后这里又发生了什么故事,伏萝也不知道为什么她都离开了,却又再次回来。

这一次,可能是在这世界呆了数年所致,如今的伏萝竟有直接进入那阳佟府邸的胆量。

伏萝走上前,去推那没有落锁的荒废大门,随着‘吱丫-’一声难听的声音,门被推开。

里面的场景与外面想比荒败更甚,原本美丽的奇花异卉被尽数除去,只留一个个丑陋的大土坑。

若说有什么长得最好,也就仅剩下枝丫庞大的杨柳树。

此院大概已经是个荒园,伏萝走了一会也没有看到任何身影。

伏萝信步向阳佟喜儿居所走去,却发觉在她靠近阳佟喜儿居所时,身上穿的衣服竟然随着步伐变化,一步一个模样,最后定格成了一身火红的繁缛衣裙模样。

“很适合你。”

一个女声突然从伏萝后方响起,惊得伏萝转身看去。

一个银发玄衣的女人凭空而立,站在伏萝后方,一双美目无情的看着伏萝。

“阳佟喜儿?”伏萝试探着叫了一声,如今女子的模样有些像是喜儿,又有些不像。

若仔细说哪里不像,或许就是女子一头秀发成了银发,再加上阳佟喜儿曾经一双乌黑到极致的眼眸,如今已然成了正常人模样。

那女子听到伏萝喊出的名字,眼中有一瞬间变为纯黑,可那纯黑变化也只是眨眼间,转瞬那双往日里异于常人的瞳眸又恢复成了普通模样。

女子似乎对‘阳佟喜儿’这个名字很是反感,脸色不悦的回道:“阳佟喜儿早已死了,我是...诅咒之灵,你也可以称我为喜儿。 ”

伏萝面对女子强劲的气场,悄悄咽了下口水,喊道:“喜儿。”

“嗯。”

喜儿一头银发无风自飞,一张脸本就长得秀丽,如今变成了恶灵,一身金丝银线暗花花间裙,外罩玄金色广绣衫,颇有种惊艳视觉的效果,在伏萝喊了一声喜儿之后,女子又恢复了神色,淡淡的回应着。

‘碰’的一声,伏萝前方一片土地之下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

伏萝看着眼前突然升起的一面巨镜,眼底划过一瞬间的震撼,震撼之后伏萝压下心底的震惊。

这里是喜儿的世界,喜儿就是这世界的神明,这里的一切可以说是可以按照她的心情随意打造。

就比如说伏萝巨镜中映射出来的一身衣服,没什么大惊小怪。

喜儿虽然已经成为诅咒之灵,但是曾经属于阳佟喜儿的喜好却是没有被改变,至少爱美这一项没有改变。

伏萝看着镜中自己,一头乌黑的秀发被盘起,左右两边皆**上一支百花步摇钗。

步摇,上有垂珠,步则摇曳。

细碎的流苏随着伏萝的动作而摆动,煞是可爱。

喜儿悬空而立开口问道:“好看么?”

伏萝看着镜中自己,觉得很是好看,不过美则美矣,伏萝觉得这身行头不适合作战,只能遗憾摇头。

心里如何想的,嘴上自然不能这么说,跟随喜儿‘生活数十年’,伏萝了解喜儿对于这方面的心思与想法,所以回道:“好看。”

喜儿看着伏萝又是摇头又是叹息,虽然得到了她想听到的话,但是心中却着实有些好奇伏萝为何摇头。

“你为什么摇头?”

“美则美矣,但是不适合我。”伏萝想着她那工作,内心有些失落,爱美是天性,说不想要自己好看是假的。

她的工作使命不能让她爱美,一身行头身上穿,干净利索好干活。

“?”

喜儿并不理解伏萝说的话,或许,她不理解为什么会有人不愿意想要美丽。

伏萝看着因为喜儿的突然不悦,自己一身华衣尽数褪去,变成了最初的模样,那简便普通还少了一个袖扣的衣服再次出现在伏萝的视线中。

瞬间的真实感袭向伏萝心头。

“工作所致,有心无力。”伏萝酝酿了一会儿,说了一个自认为比较中肯的话。

“什么是工作?”喜儿的问题很多,这主要是跟金屋阁的教育有关。

伏萝被她那话问的突然一噎,心中觉得自己哪天脱困出去,可以查一查那‘金屋阁’的情况,若现在还健在并且开设教育班,那就可以向组织汇报一下拆了它那亭台楼阁,砸了它那美人屋。

简直就是一家非法教育机构,教出来的学生除了好看和服从之外一无是处,一说三不知,得改!

“工作是责任吧,为了生存下去所必须承担的责任。”

女子听闻伏萝的暗戳戳思考半天的解释,恍然大悟,开口说道:“就比如我的诞生是为了复仇,这种出生就肩负的责任么?”

伏萝被喜儿这样的回答再次一噎,瞬间不知该如何说话。

喜儿见伏萝不说话,自觉她是在认同自己,手一挥,伏萝身上衣服再次变回红色华服,道:“在我这里你不用担心工作的问题,尽管穿。”

“是。”

伏萝跟着女子跑,听着外面的轰响声,竟有一种紧张刺激的感觉。

当然,如果不是她被人挟持着就更爽了。

适当的妥协是为了更好的反击,伏萝内心默默安慰自己。

他们这一行人应当是快到外围了,外面的枪弹声直轰耳朵。

越到外围,女子走动的越加小心翼翼。

女子结合身上仪器探索着前方路径是否安全,随后在确定一个地方安全时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走。

再一次女子确定了方向后,这次她没有再毫不犹豫向前走,反而是歪头思考两秒,随后对后方紧紧跟随的心腹说道:“前面不安全了,通知大家换紧急二号出口逃生。”

伏萝听这话,看了眼周围都是女子的人,再看看自己势单力薄还重伤未愈营养不良的模样,自知抵抗不了,乖觉服软。

伏萝被带着跑了半天,察觉出他们这是要撤离,于是内心不想跟着一起走的伏萝,时不时的拖累一下女子。

伏萝见她们突然改道,心里暗自焦急,她似乎要错过第一个营救时间了。

伏萝盯着一个衣袖上的纽扣,烦躁的将那纽扣给揪掉扔到地上。

更可怖的是那不知什么材质制作而成的坚固房门,被里面之物打出一个个奇形怪状的大手印。

大手印凸出在外有一个险些撞上伏萝的鼻子。

两人途经一间间实验室时,伏萝听见里面竟传来一阵阵野兽般的嘶吼。

通过之前路过的情况来看,伏萝粗略预估这种装有野兽的房间不下于二十间。

当房门不再受力时,奇怪的手印凸起再次恢复平整,从外表根本看不出有任何被大力击打的痕迹。

伏萝猜测她可能是被抓到了臭鼬组织中。

阅读敬业的妖怪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