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上门佳婿》
上门佳婿

第二百六十章 坑儿!

“……”

江诚听着周边的八卦,颇有兴致,忍不住笑了出声。

“你们瞧见那个皇甫婉吗?以前啊,她可是宫门内最受宠的天之骄女,深受宫门上下的喜爱,可是,她不好好把握,接受门派安排的联姻,导致如今落入凡尘的地步。可怜至极啊!”

面积宽广,台阶分明。

“之前宫门的没落,也有一部分原因,是这个皇甫婉所致。若非皇甫婉拒绝联姻,宫门也不至于在资金方面上,一点点被削弱,导致运转不周,让通天派反超。”

“宫门的人也逼过皇甫婉啊,可你们知道皇甫婉怎么做吗?她半夜拿着刀,闯入宫门大长老的房间里,挟持大长老!”

祭祀广场。

竹木轿子上,是一个王座,王座之上,坐着的人自然便是纣临。

纣临身穿白色长袍,头发绑起来,面色严酷,身上的威压也在这个时候往四处扩散而去。

会场内的大部分人,被这个威压吓得手指颤抖。

“新任门主,入场。”在黑袍人群当中,有个人抬起头来,高声喝道。

话音落下,众多黑袍人抬着纣临,攀上台阶。

一步,又一步。

一步比一步沉重。

现场的气氛,安静的可怕。

而广场之上,也不由多出几分神圣的感觉。

黑袍人们抬着纣临,来到了台阶最高处的祭坛桌前面。

“落轿。”喝声再起。

轿子缓缓落地,纣临抬脚走下王座,来到祭祀桌的前面。

旁边的人给他递上三炷香,纣临接过三炷香,朝着祭祀桌子,连拜三下。

“礼毕!”

“请新任门主,佩戴门冠!”

这时,两人抬着一个皇冠走上来,其中一人小心翼翼地端起皇冠,就要递给纣临。

“等等!”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

现场原本安静无比,所有人都憋着一股气。

所以,这道声音突然响起,会显得很是突兀。

所有人的眼神齐刷刷地看向那道声音的主人,但看清楚是皇甫婉以后,其余门派的人,窃窃私语、指手画脚,宫门的人则是大部分恼怒不已。

“皇甫婉,你什么意思?”一个宫门的长老呵斥道。“今日是新任门主的登位大典,你身为宫门之人,出来破坏,其心可诛。”

皇甫婉冷笑起来,“周长老,我可记得,当初要把我赶出宫门的人,就有你啊。既然你都把我赶出宫门,那我自然不是宫门的人了,如此,为何我还要遵守规矩?!”

周长老指着皇甫婉的鼻子,骂道:“无耻小人!”

“是,我无耻。”皇甫婉嗤笑。“既然周长老清高,那就请周长老闭嘴吧。”

周长老气结。

但他不能发飙。

因为,现场有着无数人盯着呢,他要是发飙了,只会闹了笑话,给宫门丢大脸。

曾经与皇甫婉关系比较好的一名长须长老叹气道:“小婉,仪式好端端的,为何要叫停?!”

“胡长老,我若是记得没错的话,在戴冠之前,必须让新任门主出示门主令牌吧?可是,你们却不让纣临出示,这不符合宫门的规矩吧?!”

皇甫婉这话一出,宫门不少人面面相觑。

还有人对皇甫婉怒目而视,心里想着,令牌现在在谁的手上谁心里没点数吗?

胡长老叹了声气,“小婉,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这个规矩,是开派宗师定下的,千年传承,从未破过。如果到了这一脉,这个规矩被破,那么如此看来,是大家不尊重咱们宫门这一千年来的列祖列宗咯?”皇甫婉巧舌如簧道。

胡长老哑口无言。

纣临眼神微寒,看着皇甫婉问道:“小师妹,直说吧,你想要做什么?!”

“令牌在我手上。”皇甫婉从口袋中掏出令牌。

见到这幕,现场哗然一片。

纣临瞳孔微张。

“既然小师妹主动把令牌交出来,那么小师妹肯定有所条件吧?!”纣临再度问道。

“没错。”皇甫婉把令牌捏在手里,目视众多长老与纣临,说道:“我今天来此,就是想知道一件事。”

“何时?”

“我的父亲,是被谁迫害的?!”

哗哗……

这句话,像是深水炸弹,一下子把人群炸开了锅。

前任宫门门主被人迫害?

这个消息,可谓是爆炸性消息啊!!

而且,如果确有此事,那么宫门的脸面,就要丢大发了。

纣临面色微怒,眼神泛着杀意。

皇甫婉啊皇甫婉,你非得不让我好过是不是?!

但是,他没有发作,压住怒意,笑容满面说道:“小师妹误会了,老门主是因病去世的。他临终之前,你也在病房内候着,具体缘由,你应该比谁都要清楚。所以,不存在老门主被人迫害这等滑稽之事。”

皇甫婉继续说道:“我想问的是,我的父亲,为何病倒?!”

胡长老叹气,解释道:“受了风寒。再加上老门主练功时,走错了路,导致经脉絮乱,无力回天。”

皇甫婉讥笑起来,有些自嘲的说道:“胡长老,这些话,骗骗小孩子还可以,你觉得能糊弄得了我吗?!今天,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你们的大典仪式,别想着进行下去!!”

周长老看皇甫婉不顺眼,听到这话,顿时怒火中烧。

但他心里没有主意。

于是,他看向纣临,直到纣临轻轻点头,他才朝着旁边众人一喝,“宫门叛逆之女,扰乱大典,私藏令牌,罪不可赦,把她给我拿下来。”

命令一下,立于四周的宫门之人,一一奋起,朝着皇甫婉等人扑过去。

皇甫婉没想到宫门居然不顾脸面,当众出手。

不过她却是冷笑一下,朝着江诚说道:“小诚,该你出马了。”

“……”江城无语。

平日里,见多了坑爹坑妈的,但是坑儿,还是头一回见到。

而且,还是在自己身上上演。

江诚心里虽有腹诽,但事关母亲的安危问题,他不容马虎,立马站了出来,立于母亲的面前。

江诚看着那些飞扑过来的宫门之人,从腰间掏出一把匕首,反手握着。

转眼间,宫门众人的攻势已经抵达。

江诚比划着匕首,速度如闪电,快到难以想象。

呼!

呼!

一刀又一刀出去。

能看的见的,唯有残影。

同时,冲在最前面的几个宫门之人,身上都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

而江诚乘胜追击,用匕首刮伤他们以后,又先后给他们各自补了一脚。

那些宫门的人凡是靠近江诚等人的,都倒飞了出去,于是乎,仙女散花般的景色,再次上演。

……

苏家的家境很好,苏父苏山河在退休前曾是大学里的教授,连江诚那个尖酸刻薄心狠手辣的丈母娘也曾是一家名企的高管,背后的家族苏家在江海市上更是能排得上名号,这也导致苏静瑶能开得上这么好的车子。

当然这辆车也没少给苏静瑶带来闲言碎语。

他们刚上路,苏静瑶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江诚瞥了一眼,看到打过来的人是他丈母娘李兰桦。

苏静瑶接通电话:“喂,妈。”

“你在哪呢?”李兰桦尖锐的声音传出。

“刚下班,在回家路上。”

“马上过来金茂酒店,包厢号是520,等会有个惊喜要给你。”李兰桦的语气竟比平时多了几分柔和。

“妈,我身体有点不舒……嘟嘟……”没等苏静瑶说话,电话那头已经挂断了。

苏静瑶皱着柳眉,又相继给李兰桦拨打了几个电话,结果李兰桦没有接通,到最后李兰桦的手机还关机了。

“看来只能走一趟了。”江诚说道。他了解这个丈母娘的性格,要是苏静瑶不顺着她的意思,她以后肯定会揪着这件事不依不饶、小题大做。

“嗯。”苏静瑶无奈点头,打着方向盘调转车头。

“呜呜呜!!”

号角声响起。

声音巨大,回荡整个灵陨山。

皇甫婉仿佛看穿他的心思,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笑什么笑,没听过故事啊?”

“故事倒是听过,但没有听过这么得劲的。”江诚笑呵呵道。

皇甫婉抬手,给了江诚一个爆栗。

江诚揉着疼痛的脑袋,翻了翻白眼。

好吧,他忽略了,母亲现在的性格,还是很烈。

没想到母亲年轻的时候,性子如此烈。

“是啊,为了这事,宫门大长老气得当晚差点归西!!”

祭祀广场瞬间安静下来。

伴随着响亮的号角声,一群身穿黑色长袍,低着脑袋,扛着一个长达二十米的竹木轿子出来。

虽然纣临以及宫门的人,并不待见江诚等人。但再怎么说,皇甫婉是前任宫门门主之女,在宫门内的身份比较特殊,其仪式流程内,还涉及到她,所以,她被安排在第二台阶,理所应当。

广场之上,喧嚣出声。

在每个台阶上,站立着各个奇装异服的人。

而江诚等人,被安排在第二台阶之处。

“新任的纣临门主,可是一代枭雄,有他坐镇宫门,宫门怕是要再度发扬光大,稳坐千百门派第一的位置了。”

“是啊,这些年来,宫门一直被通天派压着。如今纣临上位,宫门可谓扬眉吐气了。”

阅读上门佳婿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