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我真不想做仙尊啊》
我真不想做仙尊啊

第二百四十一章 成由天之死

众人眼瞅着终南山脉空中的女剑仙和另一位神秘天仙剑皇都没有出手,都是想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局面似乎瞬间被控制住了。

就连灵剑派众人也是完全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虽然号称灵剑派年轻一代的翘楚,但是距离剑灵境界都非常遥远,更别说剑灵之上的剑王,甚至剑王之上的剑皇了。

此时瞻天楼内的众人也是发现了这一迹象,皆是瞠目结舌。

只见苍茫空中,那些原本从癫狂的萧骑鲸身上发出的无数剑意、剑芒和飞剑,忽然全都开始往一个地方靠拢。

“我去,那些飞剑怎么都飞到一块去了!那每一剑都足以抹杀剑王绝巅啊!加在一起威力究竟会有多恐怖?”

“看起来好像不是萧骑鲸自己控制的,那些飞剑、剑芒像被另一个人控制了一样!”

(已经放弃治疗了,洗洗睡,不要再订阅了~)

“萧骑鲸此番重回大周,本就精心谋划了十年,现在这第一战直接显露剑皇实力,却不曾想遇到了这样的变故……”白鹤门老门主目光凝重之中也有些茫然,只是幽幽地呢喃。

他们两人只能感慨现状,然而谁也不敢猜测这个变故的原因,因为那个想法实在是太疯狂,疯狂到令他们完全无法接受。

凤清子则是看着远处那边的道道剑意,感受着里边微妙的变化,一双美眸已是异彩连连。

她总算是有些明白,为何雨瞳一直对李昂天如此自信,为何在所有人包括她这位剑皇强者都不看好李昂天的情况下,雨瞳还是没有任何担忧,甚至自己同样强大的实力来阻止她插手。

“原来都是因为,他真的很强啊……”凤清子忽然幽幽叹息了一声,然后回头看着仍旧茫然的许海莲,略有些无奈地笑道,“海莲,难怪他的那个烙印就连我也无法解开。”

许海莲本就对那边发生的变化惊疑不定,现在见自己最敬爱的师父忽然露出这样一副无奈的神色,更是没由来地心中一紧。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一向澹雅风情的凤清子露出这样的神情。

她这位师傅身为大周第一女剑仙,实力冠绝一方,已是剑皇之境,天底下还有什么事情能叫她无奈?

难道……

想到某些可能,许海莲一双眼眸也是开始变得复杂,惊讶、疑惑、震撼皆有,里边甚至出现了许海莲这一生极少生出的仰慕。

“燕儿,你和我母亲的眼光为什么都这样好?”许海莲悄然揽住顾燕儿,在她耳边轻声呢喃,声音听不出是高兴还是悲伤。

顾燕儿像是明白了一些什么一般,心中的石头稍微放下一些,便拍了拍许海莲的背,轻声道:“至少现在小师叔他不排斥你了啊。”

许海莲心中一动,想起先去李尘那身外化身揽住自己的画面,想起如今李尘那帅得一塌糊涂的模样,面颊又是有些滚烫起来,同时感到稍微心安了一些。

是啊,还有机会……

感受着那跟自己如今身心相连的身影之内发生的变化,雨瞳忽然一笑,第一次有些怅然和欣慰地说道:“公子他,真正要出手了。”

……

此时的萧骑鲸,已经彻底失去了那些外散剑意剑芒和飞剑的控制权,只剩下那些轰向那剑笼的强绝剑招,这也是他最大的依靠。

然而让他感到心慌的是,就连这轰向剑笼的最猛烈剑意,也开始有些不受控的现象,这叫他心中无比骇然。

“萧骑鲸,这就是你的全部实力了吗?”

李昂天的声音倏然在他心中响起,话语中的藐视苍生的傲慢不由得叫萧骑鲸脊背发凉,因为他骇然发觉就连他自己也在那苍生之中。

他感到自己面对的不仅仅是一位少年剑皇,更是一位真正的天上神灵。

然而现在他根本无力做什么,他早就将自己的极限发挥了出来,生生假借远古巨龙之力突破至剑皇境界,每一道飞剑都足以秒杀剑王之巅,然而李昂天甚至还是毫发无伤,还能用那奇妙的剑念传音!

“不可能!人族怎么可能还有神之子!”萧骑鲸灵魂深处忽然响起一阵嘶鸣,那是来自远古巨龙还未被消磨的意志。

“神之子?”萧骑鲸心像是凉了半截,想到年轻时候偶然在古籍之中看到的某些字眼,终于想通了因果。

“你竟然是……”萧骑鲸剑念传去,却骇然发觉他的剑念早已被一股神秘力量所封锁,就像是有一股无形的铜墙铁壁将他的剑念彻底焖在周身十丈空间里。

“不用挣扎了,该我出手了。”李昂天漠然的声音再次响起。

紧接着,萧骑鲸忽然发现自己发出去的所有剑意全都跟他失去了联系,同时他剑皇境界跟这天地之间的联系也被切断,他已经成为一个空有剑皇修为却无法引动天地的特殊存在。

更叫他心惊的是,那些被他倾注了最多力量的剑意,被切断之后,竟然全都像之前一样,被天空之中的那个大漩涡给吸收了过去。

骤然被这么一阵凶猛的剑意加持,那大漩涡里边瞬间便爆发出更加恐怖的力量,这是吸收了一位剑皇强者一身力量的漩涡,并且积压在一块,其威力只会越来越强大,甚至一眨眼便超越了萧骑鲸的想象范围,并且还在持续加强。

时间仿佛静止,萧骑鲸感到自己由心底生出一丝恐惧之意。

这样的感受还是他生平第一次,就连当初面对龙出海的时候,他也只是打了个旗鼓相当,甚至当初若要再拼一会,胜的人极有可能是他萧骑鲸。

某一刻,那些笼罩剑笼的强大剑意终于全部飞到了漩涡之中,剑笼里边的行迹逐渐露了出来。

那里边赫然便是一个毫发无伤的李昂天,甚至他仍旧负手而立,只有一把飞剑护在身前。

萧骑鲸刚才所有的攻击落在李昂天这里,甚至连让李昂天亲自动手的资格都没有。

“我说过的,你的手段终究只是凡人揣摩天人而已,你根本不知道真正的天人手段是如何。”李昂天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让萧骑鲸彻底绝望。

原来他真是神之子!那些远古修仙者!

逃!

萧骑鲸再也生不出任何战斗之意,只剩下最后一丝求生本能。

然而就在他运转浩瀚如海的内息,想要撤退的时候,却是忽然发现周身的空间似乎凝固了,他被一股不可抵抗的力量禁锢在了原处。

而此时,苍茫空中那巨大的漩涡最中间,竟然有一把惊世巨剑缓缓生起,里边蕴含的力量即使是身为剑皇的萧骑鲸,也只能感到渺小如尘埃。

萧骑鲸瞳孔一缩,很快便从认知之中会想起一些传闻,然后感到这巨剑比那传闻之中更加恐怖十倍,忍不住喃喃道:

“真正的诛仙剑阵!”

“真正的诛仙古剑!”

此时,李昂天无悲无喜的声音再次响起,话音之中蕴含了真正的天人威压,即使是萧骑鲸体内的远古巨龙意志,也是感到颤抖。

——“萧骑鲸,今日我便借你之力,叫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仙人之术吧!”

众多剑王心中惶恐和疑惑,对于发生的事情提出猜测,然而谁也不敢想到李昂头的头上,毕竟那人这么年轻,怎么可能比凤清子这大周第一女剑仙还要强?

谷梁正玄双目惶惶地看着那片天地的一切,感受着那漩涡里边的越来越强大的剑意,只感到自己有些渺小。

身为剑王大成的强大存在,这样的感受在他身上已经数十年没有出现了,即使是之前跟萧骑鲸那位大徒弟作战,他也是仅仅输在了失误之上。

他们身为一代剑王,无一不是威震一方的存在,然而今日接连遇到四位剑皇强者,也都是不得不收敛锋芒。

而且此时也只有他们有资格隐约感应到发生了什么,所以心中便越发敬畏和紧张。

“萧骑鲸的剑念,被人隔绝了……”

“那可是剑皇强者的剑念啊,足以凭空凝聚一位剑王绝巅的强横剑念,现在却被……”

“修成剑念何其艰难,更何况是剑皇之境的剑念,我看即使是凤清子全力出手,也只能压制却不能隔绝,根本无法做到现在这样,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终南山脉各山头那些蛰伏的剑王强者,则是出奇的一片安静,甚至可以说有些紧张。

“怎么可能?萧骑鲸现在实力已达到剑皇,谁能在他手中夺舍这么多恐怖的飞剑?!”

然而现在,谷梁正玄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那阔别多年的恐惧之感,面色便是有些苍白。

“这就是剑皇境界的战斗吗?果然跟我辈剑王一个天一个地啊!”他苦笑一声。

他的剑意、剑芒和飞剑,全都被某种他完全不能理解的方式,被夺去了控制权。

而让他越来越心惊的是,那些剑芒、飞剑和剑意不仅汇聚在空中,交汇合流成一个巨大恐怖地漩涡。

就连空中本就被萧骑鲸威势惊退的雷霆和浓云,也重新开始出现在天空之上,黑压压地像是末日降临。

萧骑鲸爆发出阵阵怒吼,因为那并非他所为。

而且越积越多,漩涡变得越来越疯狂,其内蕴含的强大威力,即使萧骑鲸现在修为暂时达到了剑皇之境,也是感到心惊。

天空之中仿佛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里边不是吞噬一切的虚无,却是足以破碎天地的毁灭之力。

阅读我真不想做仙尊啊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