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烟火里的尘埃》
烟火里的尘埃

160

江绾烟说:“和我们俩以前一样呢。你会不会有一天也喜欢上她啊。“

陆启林说:“不一样。“

但是江绾烟想了想,还是问道:“你和她整个晚宴都待在一起吗?“

江绾烟第二天醒来时,陆启林已经不在她床边,她在床上呆楞了一会儿,洗漱好随后出了房间。

陆启林看着她,似乎不懂她到底要问什么。

江绾烟笑了笑,装作不在意的模样又问:“一起应付双方家长,应付贵宾的问候,偶尔吐槽吐槽贵宾的多嘴,接受名媛贵公子们的惊羡和祝福,对吗。“

江绾烟睡着后,陆启林才彻底叹了口气,然后抚了抚她的眼脸,等她深睡之后,这才把她抱回了床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

“辞职?“

霖霖看着桌上江绾烟递过来辞职信,愣了愣。

随着辞职信一同递过来的,还有江绾烟改好的报表,霖霖翻越了两下报表,笑了一声道:“怎么回事啊,你不会是我训了你两句,你遭受不住就要辞职吧?“

江绾烟摇了摇头,道:“那倒是不至于。“

“那是为什么?总得给我个理由吧?“霖霖挑眉,好像并不打算拆开那封辞职信看,只是等着江绾烟解释。

江绾烟想了一会儿,笑道:“我想出去旅游。“

霖霖这次更加瞠目结舌了:“旅游?“

江绾烟点点头:“是。“

霖霖问:“可是我可以给你提前调年休啊,没必要辞职吧?“

江绾烟摇摇头,道:“我这次可能要旅游很久,至于多久,连我自己都没想好,所以还是不占着这个位置了,好多刚毕业的大学生比我有经验多了,都等着坐这个位置呢。“

霖霖愣了愣,失笑:“你这个理由,我觉得实在不能算理由,也实在不能让我信服,小江,你在我部门下工作也有一段时间了,你如果信得过我,就告诉我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非得辞职不可的大事?“

江绾烟抿了抿唇,她的故事太过于冗长,总不可能一字一句和她这样的外人直接交代出来。

思索再三,江绾烟还是摇了摇头道:“无可奉告,就是觉得家里??太压抑了,想出去玩玩。“

霖霖眼眸动了动,似乎在思考着些什么,也是,见江绾烟成天打扮的都精致,穿的也十分上乘,不像是回靠着这点薪水度日的人。

霖霖转了转笔,道:“好,既然你不愿意说具体原因,我也不逼你,只是我想告诉你,现在你是可以走的潇洒,不过再回来时可不那么容易了,就像你说的,现在市场上有很多年轻的大学生在等着一份不错的职位,包括你的位置都是很多人虎视眈眈的,我预防针打在这里了,你可不要后悔。“

江绾烟轻笑一声,道:“好,我知道了。“

霖霖点头,比了一个ok的手势,这才拆开那封信,果不其然,江绾烟写的十分简单,也没有写为什么,就是简单的说明了一下自己不能胜任这个职位。

教完辞职信,江绾烟回办公桌上整理着自己的东西,她往旁边看了一眼,发现王姐今天并不在。许是家中有什么事去了,不过也好,免得王姐担心的问来问去,徒添烦恼。

见江绾烟在收拾东西,李权连忙来帮忙,并问她怎么了。

江绾烟便笑着说:“李哥,谢谢这些天你对我的照顾,我不干了。“

李权有些讶异,他问:“为什么?是因为那些人成天欺负捉弄你?“

江绾烟叹了口气:“李哥,我还不至于为这种事而辞职的,只是最近家里有点急事,不得不走罢了,感谢你的关心。“

江绾烟很官方的对李权说着一些话,李权逐渐哑然,看着江绾烟笑了两声,道:“好。“

面对小金和小秦的奚落江绾烟也自然是自动屏蔽,收拾和交接完之后,江绾烟叫了车直接回到了别墅中。

周姨还在里边,她每次看到江绾烟回来,说不欣喜真的也是假的,毕竟江绾烟难得回来一次,但看到江绾烟这次带了许多行李和文件回来,她以为她是要去出差或者别的什么。

江绾烟思量了一会儿,道:“嗯,差不多吧,我要出去玩一阵子。“

周姨叹了口气,虽然江绾烟这么多天不回来,但是毕竟江绾烟是她带大的,她的心性她也是知道的,定是之前曝出来的陆家的那消息把她给打击到了,其实这种事也可以理解,虽然小姐表面上是放下了,但心底总是有一道疤。

“出去散散心也好。不过小姐是一个人吗?可要我陪你?“

江绾烟摇摇头:“不了,周姨你就好好在这个家帮我看着吧,说不定我有一天就回来了。“

周姨很不放心:“可是外面这么乱,小姐的安全?“

“周姨,你以为我还是三岁小孩啊,今年我都二十三了。“江绾烟比了一个数字,笑道:“不会有你想的那么脆弱的,我会懂得保护自己,而且我要去的那个城市也有认识的人。“

跟周姨差不多说了好久好久的心里话,江绾烟这才把周姨说动,且她再三交代过,不论是谁为她去哪了,都不要透露一个字。

周姨点头答应了江绾烟,江绾烟这才放下心来。

一切都进行的看上去偷偷摸摸,江绾烟回自己房间收拾东西的时候也是,其实太多东西都在静安小区,所以自己只能率先把留在这个家的东西全部收拾掉了,才好回静安小区慢慢清理。

当然,她并不打算一次清完,毕竟如果这么快的清完,按照陆启林的性格,家中突然少了那么多东西。他是肯定会有怀疑的。

自己只能慢慢的把那些衣物给拿走,尽量一切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打包了一个行李箱出来后,她便离开了别墅,因为暂时还要装作在上班的模样,所以江绾烟晃荡了一圈,最后选择了医院这个地方。

她去的就是柳深所在的那家医院,凭着记忆她直接走到了柳深的病房前,在外看了看,但她从门外似乎依稀看到一个人站在她的身边,江绾烟看不清是谁,但是她还是象征性的敲了敲门。

“您找人吗?“正在敲门之时,身后的护士传来声音询问到。

江绾烟有些后知后觉的吓到,她回头对护士道:“是,我找里边的柳深,我是她朋友,来探望她。“

护士皱眉:“柳深?“

江绾烟说:“是。“

护士似乎想了一会儿,才道:“哦,你说的那个之前的柳深啊,她被接走了。“

江绾烟惊讶:“被接走了?为什么?“

护士摇摇头:“那我就不知道了。“

护士正准备要走,江绾烟又问道:“等等,她是什么时候被接走的?她不是还有病吗?为什么要被接走?接走她的又是谁?“

一连串的问题让护士有些难以回答,不过江绾烟此刻也顾不上什么,护士道:“她前些天被接走的,柳小姐脑袋所受的创伤确实没有好,但是接走他的人那边给的说法是会把她送去更好的医院去治疗,所以??“

护士回答到一半,看着江绾烟道:“不过您不是她朋友吗,这种事情您想知道打电话问一下她不就行了?“

眼见着护士眼眸中有一丝戒备,江绾烟便有好的笑了笑道:“我知道了,谢谢你。“

护士简短的答了一句:“没事。“

江绾烟在柳深原先的病房门前站了很久,看着里边的人推门出来,护工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而护工离开后才看到床前的人的身影,的确不是柳深,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大爷。

江绾烟便离开了这一层,边皱眉边想着为什么,她能去哪儿,以及,接走她的人会不会是陆启林。

如果说,柳深真的变傻了,那么依照她之前的猜测,很大可能性是夏书音动的手,可是她是陆启林的人,陆启林没道理不知道自己这些个秘书为他明争暗斗之事,为什么他从头到尾也都没有什么反应。

扑朔迷离,她是越来越看不懂了。

江绾烟抿着唇,在即将要踏出医院的那一刻,回头看了一眼妇产科,止住了脚步,准备踏足过去时,便看到了在旁边科排队的王姐。

江绾烟看到熟识的人,第一反应居然是逃,但她还没迈开脚步,王姐更快一步的看到了她,叫住了她:“小江?你怎么在这里?“

江绾烟逃走失败,只好止住脚步,装作刚遇到王姐的模样,跟王姐打了个招呼道:“哦,我、我有点感冒了。“

“你也感冒了?“王姐道:“感冒来我这里排队,来来,正好我后面没人,我也是感冒了啊,这换季真是容易生病,我前些天病的还听轻的,这两天加重到不得不请假来医院了,一点办法都没有,唉。“

江绾烟尴尬的笑了两声:“是,我看你今天也没去上班。“

“可不是吗,感冒真是折磨人,你要多穿点啊,我看你穿这么少。“王姐看着穿着单薄的江绾烟,关心到。

江绾烟点点头,只好跟王姐一起排队,直到王姐挂完号,江绾烟也装模作样的挂了一个号,领了一堆药之后,走出医院跟王姐道别,眼看着王姐走远。

这才松下一口气,重新回到医院,四处环绕了一周,在确定没有人后才走进了妇产科。

??

傍晚。

江绾烟回到家时,又看到陆启林坐在沙发上阅读着一本杂志,似乎就像一个在等待妻子回来的丈夫一般。

江绾烟放下钥匙走了过去,若无其事的调侃他道:“离你婚期越来越近了吧,为什么还有这么多空闲时间来这里啊。“

陆启林漫不经心的翻了一面,道:“又不是什么值得花心思的事,不如抽空来看看你。“

他说罢,看了挂在墙上的钟表,道:“今天加班了吗?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江绾烟面上淡定道:“是啊,最近公司很忙,加班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她说完这句话,便看到陆启林在看着她,眼眸中似乎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江绾烟说:“怎么?你不相信?“

陆启林说:“没有,只是有些感慨罢了。“

江绾烟问:“感慨什么?“

陆启林说:“感慨我的小烟从从前的不谙世事成长到现在的??女强人。“

江绾烟听到后面三个字时,笑了一声道:“那倒是不敢当,陆总真是高夸了。“

江绾烟噗嗤一笑,不想跟陆启林继续环绕着这个话题说下去,于是进了浴室,只有在进浴室的那一刻,她才放松了下来。

不知道为何,现在跟陆启林讲话总是要绷着,总是觉得他那眼眸在下一秒就可以把她完全看透,甚至都不敢跟她对视。

江绾烟揉了揉眉,叹了口气。

淋浴完,已经看到躺在床上的陆启林了,江绾烟几乎是心中咯噔一声,问道:“你今天又要在这里过夜吗?“

陆启林嗯道:“你不欢迎?“

江绾烟哼笑:“这里说到底还是你的家,我又有什么权利不欢迎。“

陆启林轻笑一声,似乎并不把她的阴阳怪气放在眼里。而是道:“这次可不要找借口,你的生理期应该过了吧。“

江绾烟看着陆启林似笑非笑的模样,没有说话,而是默默躺在了床的边缘,陆启林道:“如果否认,就说明你上次骗了我。“

江绾烟见陆启林把话说到如此地步,只好一口承认:“是,我生理期是过了,可是我不想跟你上床,就是这么简单。“

陆启林挑眉:“为什么?“

江绾烟道:“因为??“

江绾烟嘴唇有些泛白,还说不出个所以然出来。陆启林突然凑近她在她脖颈处细细一嗅,轻声在她耳边道:“即便洗了澡了,你的身上还是有消毒水的味道。“

还不等江绾烟有什么反应,陆启林便看着江绾烟,一字一句道:“你今天去医院了。“

江绾烟抓着被子,自己不管如何隐瞒,心中的所有招数似乎都会被他看穿,医院两个字一出来,江绾烟心里猛然都咯噔一声。

可即便如此,她也只是装模作样的伸出手放在自己袖子边嗅了嗅道:“有吗?没有啊,哦。可能是我今天下班时去了药店一趟买了点感冒药吧,我最近喉咙有点痒,可没有去什么医院。“

陆启林笑而不语,这间不大的房间除了两人说话的声音没有一点别的动静,江绾烟的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连微笑都变得有些牵强。

良久,陆启林才算放开了她,道:“罢了,既然感冒了,今天就放过你,等你什么时候自己愿意了再说。“

听到这一番话,江绾烟猛的松了口气,可是因为松口气的样子太过于明显,又怕陆启林起疑,便又吊起心来看了陆启林一眼,见他没有起疑,这才彻底松口气。

一夜又平安渡过,对于江绾烟这才是真正的平安。

自那一晚之后,陆启林来这边来的更勤了,之前他们有时候会有若有若无的冷战,可是自那一天之后,都烟消云散。

陆启林对江绾烟更加温柔了一些,可是江绾烟却暗暗觉得不妙,因为自己逃离滨城的计划又更难了一下。

已经暗暗的转移了自己许多私人物品了,每天说是去上班的时间也成了去外边游荡,但是陆启林似乎也察觉了什么,每天看她看的更紧。

两个人就好像是在心照不宣的做着一些事一般,表面上风平浪静,实则早就在内心斗翻了天。

但是江绾烟马上就找到了再一次去北城的时机。

陆启林受令去接楼依放学,楼依现在不住宿,每天回楼家,但是有时候不知道是虚荣心还是别的什么,她想让陆启林来接他。陆启林对楼依的表面自然也是做足了戏,自然不会去反驳她的提议。

那个下午便给了江绾烟去北城的机会,她几乎是拖着两箱行李,迅速上了车,然后准备独自开到北城去。

但是似乎是天意捉弄人,正在此时下起了雨,瓢泼大雨。

这不得不让有些怕死的江绾烟驻足下来,暂时止住了去北城的步伐,但是查询了一圈,发现不管是机票还是火车票通通晚点后,再加上雨渐渐变少了一点。江绾烟还是义无反顾的上了车。

什么也不管了,这是最后一个机会了,再不走真的没有下次了。

江绾烟几乎是咬了咬牙,那辆女士银白色的轿车,还是江至海曾经在她生日的时候送她的,适合用来炫富和满足虚荣心,本就不适合长途跋涉,连续几次的开去北城已经让这辆车有些支撑不了,开的十分缓慢,下午出发,几乎是晚边才到。

江绾烟出现在北城时,几乎是淋着雨下来的,整个人就像一只落汤鸡一般,不过还好的是,这一次刘媛来接了她。

刘媛和她男朋友一起来接的她,江绾烟刚一上车,刘媛便递了一条毛巾过来,说:“赶紧擦擦,我就知道你肯定淋了雨。“

江绾烟冷的直哆嗦,春雨,不说滨城已经够冷了,别说比滨城还要更北方的北城,更是让她浑身冰凉。

“是只有今天可以出来吗?“刘媛看着江绾烟拿着毛巾胡乱擦着的模样,问到。

江绾烟点点头:“只有今天。“

刘媛叹了口气,道:“你??这些日子一定过的很累吧。“

江绾烟愣了愣,脑袋里一瞬间闪过和他的丝丝点点,不过很快就被她抛之脑后,江绾烟笑道:“再累也一切都好了,一切也都过来了,我暂时还没什么打算,你就直接把我直接送到上次那个地方吧,我今天就打算住进去。“

刘媛点点头,正要说什么时,江绾烟又道:“不??还是先把我送到医院去吧。“

刘媛问:“医院?“

江绾烟说:“是。“

江绾烟一边说着,一边掏出手机,将自己的电话卡取出,然后抽出一张纸把她包住,对刘媛道:“有垃圾袋吗?“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江绾烟说:“你先去吧,我再吃几口。“

江绾烟说着,又走去冰箱里拿了一瓶酸奶回来,拧开瓶盖喝了一口。

陆启林看了她两眼,倒是也没说什么,便出了门,再踏出门边时,他道:“衣服我帮你放垃圾袋里了,你下楼的时候记得丢一下。“

陆启林勾了勾唇角,道:“她没你有意思。“

江绾烟捏住筷子,勾了勾唇角,道:“是吗,可是感情是可以培养的,你现在觉得她没意思,相处久了可不一定这么觉得了,就像你从前也不见得那么喜欢我,和我相处久了还不是爱上我了。“

陆启林沉默几秒,江绾烟又道:“算了,你就当我瞎说吧。“

陆启林见江绾烟终止了这个话题。也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两人几乎是有些沉默的把这顿饭吃完。

差不多在她吃完的时候,陆启林才放下碗筷,对她道:“走,一起去上班,我顺你一程。“

江绾烟问:“哪里不一样?“

陆启林说:“差不多吧。“

江绾烟整个人都僵住,陆启林一脸好像已经看透了的模样,却一切都没有挑明了说,等到他出了门后,江绾烟才跑到垃圾袋里翻出那堆衣服,看着上面已经干涸的血迹,还是触目惊心。

她想也没想的把那袋垃圾给丢到了楼下垃圾袋去,再去上班。

他的目光注视着她,江绾烟一言不发的坐到了位置上,他的眼神让她莫名就想起了昨天晚上最后说的那句话,江绾烟内心倒吸一口凉气,他是知道的。

但她必定不能继续追问,埋着头吃东西,她说:“对了,你昨天怎么回来了,我以为你不回了。“

陆启林正好坐在饭桌旁,江绾烟走过去,问他:“你怎么还没去上班。“

陆启林将筷子摆在了她的面前,道:“担心你。“

陆启林:“晚宴没什么意思。“

江绾烟心想,是啊,晚宴是没什么意思,左不过吃吃喝喝。然后做一些无意义的社交活动,说些场面话,做一些场面事,还得一直维持着面上的笑容。

阅读烟火里的尘埃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