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世蹉跎兮自逍遥》
世蹉跎兮自逍遥

第一百四十一章 乌鸦与狂风

“你犯什么傻?”李长文急得想跳脚,这些隼一样大的鸽子,给它们找空隙钻进来,还不给啄死了?他四下瞅了一眼,看见墙边靠着一柄草耙,抓过来把门一顶,这才算脱身了,扑过去把窗子上的木销插紧。

刚想喘口气,就听见木板钉的屋顶上传来“咕咕”声,一仰头,看见屋顶上那个忘记修补的洞里露出一只鸽子的脑袋来。那个洞只有拳头大小,鸽子身体太大,一时进不来,拼命地扭动着身子。那双眼睛直盯着屋里两个活人,莹莹然碧绿的。

鸽子坚硬的爪和喙击打在柴门的对面,像是无数铁箭矢,李长文感觉到背后传来的震动,不敢挪动,生怕被鸽群把门冲开了。他庆幸那个多事的老板在雪落之前非逼着他进山找了些上好的硬木树枝重新钉了现在的柴门,原先那张破板门要是还在,会被像纸一样撕裂吧?

公输子亲自绘图重新督造驻马邑城防。

“撞邪了?触怒山神了?还是这客人…偷了鸽子的蛋?”李长文脑袋里乱哄哄的。

“快快,看看窗子关紧了没有?”李长文冲着客人喊。

晚风拂过驻马邑,像母亲抚摸着自己的孩子一般轻柔。作为战略要塞卢龙塞的补给城池,驻马邑自建成之初便是坚固的代名词,而后更是被冠上了‘北境外骨’之称。

“没胆儿就找个角落躲着!”他冲客人喊,“别碍事儿。”

“还敢把头伸进来?”李长文大喊。

话音没落一滩黄白色的鸽子粪落在他肩膀上。这只是开始,越来越多的鸽粪从那个不大的空隙落下,淋了他一头一身,简直不知道多少鸽子在那个洞口排泄。这些鸽子报复心之强,简直比镇子上的女人更甚。

门外窗外都传来一波波的震动,是鸽子集群撞在上面,这些鸟儿像是不怕撞得粉身碎骨也要冲进来。

李长文连弹弓都拿不住了,两腿直打哆嗦,他不知这些鸽子和自己或者这个客人有什么仇,那股狠劲简直就是要吃了他们。

“别抖!别抖!”他低头猛拍自己的大腿。紧要关头抖管什么用?总得想想办法。

“该死的!”李长文急中生智,从柜台下面摸出自己闲来打鸟的弹弓来。这柄弹弓从小帮他解决了不少吃饭的问题,非常趁手。李长文摸了一粒石子,仰头就射了出去。石子打在破洞的边缘,没有命中。以李长文这柄弹弓,要是中了,打碎鸽子脑袋大概不是问题。可是千钧一发的时候,鸽子把头缩了回去。这份躲避的本事,完全是只警觉的猛禽。

客人默默地站了起来,站在窗前,一动不动。看着窗外成群结队一闪而过的黑影,那是鸽群在外面环绕着茅屋疾飞。它们在找路钻进来。可这也不容易,北境,原本天寒地冻的,屋子可以破门窗却一定得避风,一入冬取暖酒肆的窗户就被一块木板封上了,只留了几条缝隙透气。

“那么多乌鸦?这人得多大的霉运才能招来那么多乌鸦?”李长文想着,觉得一股阴寒之气刺透棉衣。

几千几万双眼睛同时眨了一下眼,李长文觉得自己心跳都停了。

乌鸦。

狂风。

老柏顶上那只最大的鸟儿张开羽翼,扑棱棱地飞起。李长文这才看清楚,那些不是乌鸦,而是鸽子,毛色如墨的鸽子,每一只都有山中的巨隼那么大,爪子上泛着漆黑的铁光。满树的鸽子都跟着它一起起飞,羽翼切开空气的声音就是刚才李长文听见的怪声,活了十九岁,李长文从未见过这种诡异的场面,那么多鸽子,密集得像是蜂巢被挑了之后飞出的蜂群。它们略略拔高之后,平展双翼,滑翔着扑向取暖酒肆的柴门,这时它们不再是蜂群了,是飞翔中的箭雨!

“妈呀!”李长文惨叫了一声,没命地奔回屋子里,一把带上门,靠在门背后直喘粗气。

阅读世蹉跎兮自逍遥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