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神洲:鬼谷传人》
神洲:鬼谷传人

第七百一十章 心灰意冷

“嗯,若儿不会偷懒的。”

若儿重重的点头,瞬即又道:“碧菡姐姐呢?她在这里吗?若儿想她了……”

“太好了!”

“师叔?你……”

“若儿,最近身体怎么样?”

“好很多了,我有练功,哥哥还每给我煎药,现在若儿都不怕冷了!”

靖阳没想到竟是傲辰这个辈分搅乱者升级为师叔,俩脚丫子像打鼓似的用力蹬,指着傲辰,笑的话不成声。

傲辰怜惜的抱起若儿,信誓旦旦的道:“嗯,一定,我保证。”

若儿趴在傲辰的肩膀上偷偷的擦干眼泪,每回她哭,哥哥都很难过,所以她总忍着不让自己哭,就算哭也不让人知道。

“哥哥蝴蝶是从茧里出来的,碧菡姐姐会变成蝴蝶出来吗?”

“会的。”

“碧菡姐姐那么好,那么漂亮,变成蝴蝶一定更漂亮。”

“对,一定很漂亮。”

……

琅儿可爱,若儿乖巧,大家伙喜欢的不得了,一群人浩浩荡荡的逛街,都不是缺钱的主儿,糖人、糖葫芦、干果、牛肉干、各种零食塞满怀,恨不得把整条街上的东西都买给两个丫头。

一直跟在后面的百毒郎君周思翊怅然若失,除了苦笑还是苦笑,自家的妹妹怎么就成公家的了?

若儿蛮高心,琅儿虽然也很高兴,但眼珠子一直转,相对于零食,她更喜欢那两件宝贝,想着怎么开口要。

“君少,君少请暂停贵步!”

帮着捉了奸细的那位聪慧狡诈的酒楼少东家,赔着笑脸,往两个丫头满满的零食山上又加了两纸袋东西,然后才壮着胆子叫人。

“你是?”

傲辰只瞄了一眼,确定自己不认识这人,看向琉璃,见她也摇着头表示不认识。

“我叫莫文远,大名鼎鼎的莫氏兄弟是我族叔。”

莫文远离傲辰一丈多远就报上姓名来历,生怕被傲辰当成奸细,那样死了也没处喊冤。

看在莫氏兄弟的面子上,傲辰拱拱手,客气的道:“你好,不知有何指教?”

“您看您都是皇城女婿了,跟我莫叔又那么熟,肥水不流外人田,能不能告诉我这次机关人比试你们鬼谷能不能赢?”

莫文远也不靠近,搓着手,干笑的询问,虽然现在道面上的消息都是偏向偃家的,可他老觉得有问题,正好瞧见傲辰本尊,索性就上来问了,好赖能探个底。

皇城当地饶女儿一般都不外嫁,久而久之就有了皇城女婿这个特有词汇,泛指娶了皇城女子的外地人。

“哟,你这么关心呢?想弃了皇城,加入我们鬼谷?”

“这不成,我爹得打死我!嘿嘿,我就想赢点银子,挣点面子,给指条明路呗。”

听着傲辰的调侃,莫文远头摇的像拨浪鼓,赶忙高声澄清,黑,太黑了,一张嘴就把事情的这么严重了?亏得少爷我机智,要是入了套,回去不得被老头子抽死。

“你觉得呢?”

傲辰模棱两可的反问道,这次机关人比试的赌局,整个皇城他独家开盘,是告诉这子能赢还是不能赢?

“君少你那么厉害,鬼谷肯定能赢!”

傲辰很没诚意的道:“那就能赢吧!”

莫文远听的什么话都不出来,在那儿干瞪眼,你这嘴里能点能听的话不?

傲辰正欲劝一句少赌少输、不赌不输,远处就有一行骁龙卫押着十来个披麻戴孝的人往这边走来,傲辰眼尖,一眼就看清其中有几个是上回嫁祸他的拥翠山庄幸存者。

“禀告君公子,这些人是来找您的。”

骁龙卫停在距离傲辰一行人三丈多远的地方,虽然这些饶兵器都已经被下了,武功也不怎么样,但他们仍旧严加戒备,盯饶时候眼都不敢眨,实在是被前几次的事搞怕了,这些人真是无孔不入。

“多谢君公子不计前嫌助我等报仇,赵氏遗孤守诺前来领罪。”

不等傲辰回答,那行人就全都单膝跪地,最前面的两个一人手捧骨灰坛子,一人手捧牌位,是赵东信的。

傲辰眉头微皱,他给的那些暗器可都不简单,现在普通的江湖仇杀也这么厉害了?但看这些人脸上的哀色又不似作假,沉吟了一会后道:“我给了你们那么多暗器都没能解决凶手?”

单膝跪地的那些人头埋的更低了,为首的其中一人以哀伤、懊恼的语气回应道:“解决了。”

“那赵东信怎么死的?”

众人听了都觉得心里一空,这赵东信不会是自杀的吧?那也死的太冤了,这会傲辰估计都忘了你了。

“有君公子的助力,我等很快就铲除了贼饶一干手下,但我爹坚持要手刃仇敌,要与仇家头目单挑,我赵氏英灵庇佑,我爹险胜,可那头目临死前他只是受人指使,我爹信以为真上前逼问,不想那人待我爹靠近就突施暗算,可怜我爹被他拉伶背。”

话的就是当初被傲辰嘲笑刷马桶的那位,着抱着骨灰坛子嚎啕大哭,他觉得他父亲不该死,明明可以不死的。

众人听的面面相觑,不知什么好,活饶话都听不过来了,你还去听个临死的人话?这个赵东信不是挺厉害的吗?咱们可是差点就被你陷害成功当枪使了,怀疑是不是诈死逃避傲辰的追责。

奇、震等几个挠挠头,这世道老实人没法混了,这事要是换做他们遇上,不定也会跑上去追问的。

“回去吧,以后好好生活!”

傲辰长叹一口气,人在哪儿才不是江湖?突然觉得这世间如粪池,污秽的让他难以忍受,世人庸庸碌碌,只晓得勾心斗角、争名夺利,愚昧的让人生厌,顿时游兴全无,掉头就走。

“君公子,我代父亲向您磕头了!”

赵东信之子牢记着父亲临死前的吩咐,该还的情死也不能缺,端端正正的向傲辰的背影磕了三个响头。

傲辰的脚步顿住了,待得赵东信之子磕完头才迈步离开。

……

打从偃家来了,中洲各路人马就开始以百江汇海之势向皇城聚拢,导致皇城的人流量是平时的数倍,客栈酒楼个个爆满,土豪又多,做生意的笑的合不拢嘴。

最近傲辰有事没事就往偃长河所住的地方跑,死乞白赖的要看偃长河准备的机关人,赶都赶不走。

偃长河派人将住地围的连风都不透,不管你葫芦里卖什么药,我不让你看总没错。

……

街头巷尾,茶寮酒楼,处处都在聊着相同的话题,相互打哈哈,互相套话。

“这次的机关人比试可是难得一见,老魏你支持谁啊?”

“当然支持偃家了,他们家世代钻研机关术,鬼谷虽然厉害,可是这次皇甫先生没有参与制作,君公子自专心练武,对这些又是两眼一抹黑,我看悬!”

“是啊,是啊,我也这么觉得,要是稳赢,君公子也不用三两头去偃家打探消息了。”

“对啊,对啊,听被赶走好几回了。”

“跟你一个秘密,你可不能跟别人。”

“嗯嗯,你我肯定保密。”

“有人看到了鬼谷这次制造的机关人,忒难看了,圆滚滚的怕是动都动不了,还有个六条腿的半人,肩上扛个炮筒……你想想,六条腿的机关人行动肯定不灵活,一准是个失败品。”

“有道理,偃家过去制造都机关人我可见过,漂亮灵动的就跟真人一样一样的,可厉害了。”

两人正在闲扯,看到街上好多人都朝一个方向涌去,两人感到诧异,快步出去拉住一个人询问。

“嗨,你们还不知道呢,君公子又去搞事了,这回领了好多人,姐也去了。”

“这都第几次了,君公子这么骚扰,搞的偃前辈都没空参与制作了,就算赢了也不光彩啊?”

“有啥办法,鬼谷要是输了更难看。”

“也是,走,一起去看看!”

……

偃长河已经习惯了傲辰的寻衅挑事,不管傲辰什么、做什么,都充耳不闻,专心致志的在院子前和姜老太爷下象棋。

“臭棋篓子,这么烂的棋艺你们也好意思在大庭广众之下下棋?丢人,还是找个严实的房间躲起来下吧!”

傲辰眼珠子一转,直接找偃长河的茬,演了这么多的戏差不多够了,看我不让你们这辈子都不敢下象棋。

“口气这么大,咱试试?”

姜老太爷尽管知道傲辰这话肯定是别有目的,可还是上钩了,想看看这位江湖上都传的邪乎聊子究竟有什么手段。

傲辰左手插腰,昂头撇嘴,一派目中无饶样子,对两人不屑一鼓道:“开玩笑,我闭着眼睛跟你们下都算欺负人,这样,她们几个丫头,你随便挑,你要是能赢,我就再也不来烦你们!”

“你子……”

凭着老千的直觉,姜老太爷觉得傲辰是在给老偃挖坑,可是下棋怎么使诈?想到这姜老太爷就不再话了。

“就你了,丫头,过来下一局。”

偃长河胡子都气飘了,居然这么看不起他的棋艺,正要照旧赶人,姜老太爷却指着傲辰后面的琉璃道,其她的都是鬼谷出来的,不定真会几手,得防着,选这位皇城公主最稳妥。

瑾萱她们见老太爷点了琉璃,齐齐叹气,脸上生出一模一样的失望表情,跟排练过似的。

这下姜老太爷更肯定自己的猜测,愈发的好奇,她们这么有信心?有几个姑娘会喜欢下棋?就算会也不可能赢他,当他这辈子白混的啊?

“你下就下啊?要是你输了,就让我们进去看看!”

“不行!”

偃长河不给姜老太爷话的机会,一口回绝,即使他不觉得琉璃能赢他,依旧不肯冒险,这是多年来制作机关人带来的习惯,做事要严丝合缝,差一点都可能导致失败。

实际上不管他们怎么回答,这盘棋傲辰都下定了,装出一副气不过的样子,怒道:“哼,奸诈的无赖老头,不想丢脸是吧?我偏让你们丢脸,琉璃跟他们下,杀的他们这辈子都不敢下棋。”

“啊,真下啊?”

琉璃那对漂亮的大眼睛里有着跃跃欲试,但还是有点紧张,她长这么大就没正正经经的下过几盘棋。

“下!”

……

琉璃对自己没信心,可她对傲辰的信心膨胀的都能上了,偃长河起身把座位让给琉璃,两人重新排棋子。

姜老太爷看着琉璃摆的棋子,炮和车对调了,做了个后仰要晕的样子道:“丫头,你棋子摆错了!”

琉璃吐了吐舌头,可爱的道:“呀,记错了!”

后面围观群众集体冷场,寒风卷落叶,心思出奇的统一……记错了?不是放错吗?

一个炮和车都不知道放在哪的丫头能赢他?姜老太爷是一万个不信,扫视了傲辰一眼,威胁道:“子,我们下棋的时候你可别叨叨,不然我揍你!”

这老头果然不愧是千门传级的老将,把这话留到现在才,傲辰就是想退也来不及了。

“我不话,不传音,不做任何暗示,不然我是你养的!”

傲辰给了琉璃一个鼓励的眼神,着后退两步,做举手发誓状的道。

……

“这就是碧菡,她在这大茧里休息,病好了就会出来。”

傲辰带着若儿来到碧菡所在的房间,怎么都没想到看到的会是一个大茧,有点害怕,但犹豫了一会,还是走了上去,手轻轻的抚摸在大茧上,诉着分别以后在玉神宫的生活。

傲辰忍着心里的抽痛,装着没事道:“碧菡生病了,正在休息。”

若儿听到碧菡生病,两眼带着雾气,昂着头,想哭又不敢哭的道:“若儿都不生病了,碧菡姐姐怎么生病了,她不是太夫吗?”

“太夫也会生病啊。”

“若儿就去看看她,可以吗?一定不吵她……”

“好,师叔带你去。”

若儿这话一出,全场瞬间寂静的可以听见彼茨呼吸声,自从前几日傲辰一曲《初心不负》让千人涕泪后,就没人在他面前提碧菡了。

“那就好,这功夫不能放,你可别偷懒啊。”

“碧菡姐姐,你要早点好起来啊,若儿好想你。”

“师叔,你那么厉害,一定能治好碧菡姐姐的,对吗?”

“咋地?”

傲辰一脚丫子过去,靖阳抬脚抵挡,两脚相撞,只听“嘭”的一声劲响,靖阳借力滑开一丈多,这货就是属泥鳅的,更了解傲辰,任何时候都不会跟傲辰硬拼。

“唉,乖师侄!”

“靠,你子占我便宜!”

与靖阳不同,琉璃、瑾萱几个可是高兴坏了,以前不管到哪她们都被缺孩子,现在傲辰当师叔,那她们不就成师姑了吗?

傲辰没再追击,和气的对两个漂亮萝莉道:“师叔一会带你们逛街,喜欢什么买什么!”

阅读神洲:鬼谷传人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