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邪王绝宠:医品特工妃》
邪王绝宠:医品特工妃

第796章 相抵,此消彼长

好像,这声音之中本身就带着神力似的。

但,也只是这么一线而已。

随着最后一人将手按在大阵启动之物上,繁复的大阵终于全数亮起,莹莹的明光将整个房间都映照的有了一丝神圣的色彩。

那物件似玉又非玉,看起来形质十分特别,正是先前长老们用灵力温养的用来布阵的东西之一。

所有的光芒最终汇聚在凤无忧的身下,然后,房间之中,忽然响起了一阵低而苍茫的吟诵声。

此时,布阵的所有人,包括贺兰玖在内,都已经闭上了眼睛,口中都在低低地念诵着,这声音非?是萧惊澜听过的任何一种天岚大陆上的语言,却给人古远神秘的感觉。

贺兰玖屏息静气,深呼吸一口之后,忽然并指如刀,一指划破了自己左右的手指,然后狠狠一拍,正拍在他面前一块微有突出的物件之上。

出来的士兵倒是能理解她的心情,但却只能尴尬一笑:“这位姐姐,我只是个护卫,并不懂大阵的事情,但里面从开始到现在都是同一个样子,想来应该是没什么问题。”

他是真的不懂呀,所以也只能从这方面来安慰了。

千心闻言,也知道自己是病急乱投医了。

南越是有秘术不假,可又不是每个人都会。

这个士兵不会,也是自然。

但他说的这些,还是足够让他们这些外面等着的人安心了。

现在这个时候,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多谢小哥……”她道了一句谢,又连忙张罗:“饭食和住宿的地方都已经安排好,辛苦小哥了,快好好休息一下吧。”

一边说,一边叫了宫人来,引着换下来的侍卫们去休息。

“你们也都去歇着吧。”聂铮开了口。

闻言,院中众人立时露出不乐意的表情,但还未开口,却被燕霖抢了先。

“没错,南越士兵都安排了轮换,这个大阵恐怕不是一两天能完成的,都守在这里也不是办法。”他环视了一圈在大雪中守了一整天的众人:“娘娘最是爱护属下的,若是她醒了,我们一群人都冻病了,这不是找不自在吗?依我看,我们不如轮个班,白天夜里各自按排人,至于其他人,都回去休息。”

燕霖这话,未必合情,但却合理。

他们这些人就是再担心凤无忧,也不可能在这大雪中撑个几天几夜。

一阵轻微的骚乱之后,终究有人应声了:“就如燕统领所言。”

“我来值第一夜。”聂铮又道。

本有其他人想要说这话的,但听了聂铮开口,忍了下去,没和他抢。

只要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聂铮因为凤无忧这次遇险有多自责,这种时候,他这种自虐式的法子,若是能减轻一点他心里的内疚,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就连最喜欢和聂铮唱反调的燕霖都没有说什么,只是应了一声好,然后就赶着众人去休息了。

千心很不想走,但最终也还是离开。

走之前一步一个回头,眼巴巴地看着那扇门,恨不得那门下一秒就能打开,告诉他们凤无忧没事了。

但这当然不可能,她也只好拖着早就冻木的双腿,一步一跌地离开。

房间里面,那泽走到萧惊澜跟前,以极轻的声音道:“燕皇随我去用些餐饭可好?”

萧惊澜看了他片刻,点头道:“好。”

并不是他饿了想要吃东西,而是他在这里,那泽就根本不会去用饭。

毕竟,那泽留在这里,就是为了保护神殿长老和贺兰玖的安全的。

职责在身,他怎么可能放任萧惊澜这么一个危险因子在这里?

大阵中的人是无法用餐的,萧惊澜和那泽也不会让食物的气味干扰他们,所以两人是去了旁边的偏殿。

饭菜上来之后,萧惊澜毫无食欲,端坐不动,而那泽让了一下之后也没有客气,端起碗自己吃起来。

很快吃完,那泽把碗放下,对萧惊澜道:“我实在有些不明白燕皇。”

萧惊澜微抬头,看向他。

那泽心头顿时一突。

萧惊澜其人的威势实在太强了,只是一眼扫射过来,居然就有如利矢一般。

他强自按下心头的惊惧,说道:“我听说燕皇以前是西秦的秦王,秦王府世代手握重兵,以国号为王,享尽尊荣,西秦皇室对燕皇也算是荣宠备至,为何燕皇竟可以一朝之间不顾而去,甚至让安陵城内外血流成河?”

萧惊澜离开安陵之时,不仅伏击了林昌明,而且为了能让锦州兵马从容退走,还袭击了安陵城外大营的数万兵马。

虽然只是放火袭扰,一战而走,但终究也是杀伤不少。

所以,那泽才会说,让安陵城内外血流成河。

萧惊澜眸子微眯,冷冷地看向那泽。

不过,却是一语不发。

倒是一侧侍立的燕霖忍不住了,出口道:“怎么,那泽将军是要想要为西秦皇帝打抱不平吗?那你又可知他对我们萧家军和秦王府做了什么?”

“不论做了什么,那么久的富贵,难道不足以抵平吗?”

“怎么可……”

“你心头若有疑惑,尽可自己去解。”燕霖的话尚未说完,萧惊澜就已然冷声开口:“但若再以萧家军和秦王府为借口,便不要怪朕不客气!”

说完,萧惊澜直接起身,转向大殿。

以他的身份,肯在这里等着那泽吃饭已经是极给面子,那泽居然还想要从他这里寻些好歹出来,那就只能自取其辱。

那泽没想到萧惊澜翻脸翻得这么快,一时也是怔住,见萧惊澜走了,才连忙赶过去。

萧惊澜走到了大殿门口却又停下。

那泽差点撞到他,幸好他功夫不错,及时停步。

“燕皇这是……”

“收起你的心思,好生护卫里面大阵。”他淡声说道:“若是里面大阵出了什么问题,朕绝不饶你。”

原来是为了警告他。

那泽面情数变,可不等他做出什么回应,萧惊澜就已经再次进入大殿了。

一进去,他就立刻往凤无忧看过去。

虽然他们出去总共也不过才盏茶工夫,但只是这么一点时间,萧惊澜都生怕凤无忧会出什么事情。

幸好,里面一切如常,没有更好一点,但也没有更坏一点。

“燕皇……”那泽跟在萧惊澜身边,轻声道:“方才是我冒犯了。不过燕皇不必太过担心,此大阵的原理是彼此消耗,此时命咒的力量强,而太子和诸位长老的力量弱,消耗的自然慢一点,再过一两日,命咒的力量消耗下去,而太子和诸位长老的力量随着大阵运转越发加强,到时效果就会很快显现出来了。”

那泽终究也是在神殿呆过的,说得十分仔细,明显是想要为方才的失礼挽回一些。

但萧惊澜却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就再次回到了贺兰玖的身后。

他看得很清楚,贺兰玖是整个大阵的阵眼。

他不清楚这阵法到底有什么禁忌,但却可以肯定,只要贺兰玖没事,就算阵法有所瑕疵,也一定可以顶过去。

那泽也没有理会萧惊澜的意思,他是南越的将领,只要听贺兰玖的命令就行了。

士兵轮换完毕,新来的站上守卫的位置,原先的人则绕到外间,从一个小门当中,静悄悄的出去。

院子里此时仍然聚着许多人,方才那些士兵进去的时候他们都看到了,但却都没有说什么,可是此时里面轮值的人出来,他们却是忍不住了。

当大阵启动之后,神殿的长老们和贺兰玖就全都陷入了一种似乎和这个世界抽离的状态,这个时候无论对他们做什么,他们都不会有任何感觉。

哪怕刀子就在他们的刀顶上马上就要落下来,他们也一样察觉不到。

时间过得很快,几乎只是眨眼之间,一日的时间便已然过去。

那泽的守卫处出现了一丝细微的波动,这是他在安排轮换。

萧惊澜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完全没有在意。

他的目光始终汇聚在凤无忧的身上,凤无忧一刻不醒,他就一刻不可能真正的放心。

听到这声音,就连一直揪着心的他,都忍不住放松了那么一丝。

“这位小哥……”千心第一个迎了上去,近乎急切地想要发问。

可,她的心情实在是太过急切,以至于一时之间,她竟然不知该问些什么。

见状,与贺兰玖之间隔了两个人的天云长老也是同样,划破自己的手掌,用带血的手按在了身前的布阵之物上。

随后,一个接着一个,每一位长老都做出了相同的动作。

这东西来自神殿,还真的很难说到底是什么。

贺兰玖的血那个物件接触的一瞬间,他身前的那些花纹忽然就亮了起来,而且是由贺兰玖的身前开始亮,像是一条街道上渐次亮起的街灯一般,蜿蜒着走向正中央。

他们做出这个动作的顺序和时间明显不是随意的,而是按照着某个顺序,但这顺序是什么,不是神殿之人,绝对无法知道。

萧惊澜一语不发,甚至比先前更加沉默了,若不是他的目光一直盯着大阵中央的凤无忧,恐怕别人会以为,他对面前的场景,根本无动于衷。

阅读邪王绝宠:医品特工妃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