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错有错着》
错有错着

第33章 老公快来救我~

夏语冰问:“叔叔阿姨不去吗?”

“他们说那种地方他们去了也玩不了什么,就不去凑热闹了,让我们带着晓明好好玩,他们还建议我们在恐龙城附近的温泉旅馆住一宿,你怎么看?”付守疆带着笑意问。

亚伦,显然不是无伤大雅的小麻烦。

白天,他们必然会在健身馆相遇,亚伦肯定会为她准备一杯奶茶,不管她喝不喝。偶尔还会给她带一些精品蛋糕和小点心,如果她不要,就直接扔掉。

夏语冰经过几次接触,虽然没有深聊,但对方那股唯我独尊的气质和霸道,以及他身边总是有人保护这点,也让她看出对方的身份恐怕不是一个卖牛奶的农场主那么简单。

对于这种人,现在的夏语冰唯恐避之不及。她一点都不想和这人搭上边,以至于破坏她准备多年的任务。

亚伦知道夏语冰的微信号码后,就时不时地给她发一条微信,有趣的新闻、惊悚的事件、生活小常识、人生毒鸡汤等等,他自己的话倒是很少。

“也许那些矿场很重要很值钱,所以他找了很多保镖?”夏语冰用一般女孩会用的猜测笑问。

付守疆回:“有这个可能,但是越是值钱的矿场在那些地方越是难以保存,那些地方都是常年陷在战乱中,今天你军占领一块地盘,明天那块土地的领导人就能换人。在那里,如果是外国人,只有手中握有强大武力的武器、毒品、宝石、粮食商人和雇佣兵能活得比较久。”

“啧,这么说这个亚伦很不一般?”

“很不一般。”付守疆没说因为国际刑警那边调查速度太慢,他直接动用了他的身后力量,请他们帮忙在商界查了查亚伦这个人。

然后发现亚伦不止一个合法身份,不过因为他出入境时用的还是他那张脸,就在某些系统中留下了痕迹,如果不被查还好,被有心人一查,找出相似面孔一对比,就能查出亚伦曾经用过几个身份。

这种调查说起来简单,实际上却牵扯到很多东西,最简单的一点,目前世界上有两百多个国家,绝大多数国家的网络系统都是独立,想要全世界串联起来在各国出入境系统查找某个人,还不如使用卫星来得快。

付守疆能那么快查到亚伦的部分-身份,就托福于一个可以连接全世界各国出入境系统的暗网,这种极为隐秘的事情自然不能告诉别人,有些事情知道少一些反而安全。

“你尽量离他远一点,如果他还是继续骚扰你,我建议你不如停一段时间,等对方离开华夏后再继续去锻炼。或者我让牟友兵另外给你找个地方训练。”

“不用这么麻烦,那我暂停一段时间吧,我在家里也可以做基本锻炼。对了,问了你一件事,你能查到是谁买了我的作品吗?如果很麻烦就算了。”夏语冰道。

付守疆迟疑一秒:“不算麻烦,我会帮你问问。你想知道买主是谁,是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我就是想看看买走我作品的有眼光的土豪是谁,以后方便可以交个朋友。”夏语冰开玩笑道。

是我,你和我交朋友就可以,其他土豪就没必要认识了。付守疆回复:“我查查,到时告诉你,不过可能需要一点时间。”

“我不急,你先忙重要的事情。”

付守疆还想和夏语冰多聊两句,但不善和女孩交谈的他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拿着手机舍不得挂断,憋了半天也就憋出五个字:“晚安,早点睡。”

“嗯,你也是。我们六一早上见。”

夏语冰挂断电话后,心里刚想着组织那边差不多也该联系她了,果然她晚上睡觉前,联系来了。

长腿叔叔:那个商人的情况打听的怎么样?知道对方确实身份了吗?

夏虫:对方叫亚伦,农场主兼任矿场主,带了两个伙伴,一个叫科林,自称分析师,还有一个叫戴维,自称是整容医生。另外亚伦身边应该有几个保镖,最少两个,来华夏据说是为了卖自家农场的牛奶。

夏语冰又打了一大段话,把亚伦几人的情况详细介绍了一遍,同时把她偷拍的照片也发了过去。

长腿叔叔:做的很好,我们会细查他们的身份。付守疆那边有没有透露什么?

夏虫:他说亚伦身份不一般,让我不要过多接触。

长腿叔叔:什么意思?你和亚伦那几人有接触?他们认识你?

夏语冰沉吟,但出于从小到大对于组织的信任,她还是说了实话:亚伦在追求我。

长腿叔叔那边停顿了好一会儿才给她回复消息:我们知道了,你暂时保持和亚伦他们的关系,不要过于接近,也不要过于冷淡,如果调查有进展,我们会再联系你,也许必要时会请你去接近亚伦。

夏虫:了解。

长腿叔叔再次叮嘱:跟紧付守疆,一定要尽快跟他完婚,其他都是其次。

夏虫:收到。

夏语冰删掉消息倒在床上,有时候她也会奇怪组织为什么向她不断灌输“只有嫁给付守疆才能真正报复到他”这个想法,过去她问过,组织便罗列了一堆嫁给付守疆的必要性。

比如付守疆是腐-败警察,利用职权暗中积累大量赃款,只有成为他自己人,才可能知道这笔赃款的下落,才能找到他的上下线,把这些腐-败份子一网打尽。

比如付守疆经手的案件,其中有许多有问题的,如果组织有人埋伏在付的身边,想要查清这些事就比较容易。

还有就是可以利用付守疆妻子的身份,去打探他的同事和上下级,可以打探他的亲友,也可以从中破坏一些事情。

如果付守疆行事败露打算逃跑,她作为妻子肯定能最先知道,也可以适时阻挠。

必要时,还可以利用付的家人。而只有成为付守疆的妻子,才可能接近他家人,并能出其不意地控制住他家人。

培训她的教练也不断告诉她:越是恨他,就越是要嫁给他。把仇人的感情乃至灵魂、把仇人的家人、事业和人生,全都掌握在自己手上,并肆意玩弄,那才叫真正的报仇!

而她付出的只不过是像演员一样演一段戏,和一段时间而已,至于一些夫妻间的亲密,想想那些女特工,她的牺牲其实也不算什么。

夏语冰被说服了,她也觉得嫁给付守疆是报复他的最好方式,但凡事都是说起来容易,等真正执行起来,她才发现某些事根本不是预料那样,甚至有些时候她想着要不要趁付守疆不防备她,直接捅他一刀算了。

他真的那么坏吗?

也许我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只是他平时表现出来欺骗世人的假面具,包括他的父母也一样。

他是你的仇人。

夏语冰再一次告诉自己,慢慢闭上眼睛。

六一还没到,梁秋耳微信视频联系她,约她出去玩。

“亲爱的,你卖了三幅画不是说要请我吃饭的吗?什么时候请?”梁秋耳来追债了。

夏语冰跟好友说话,心情最轻松,“随便什么时候,你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

“那行,捡日不如撞日,就今天了。晚上六点半,中心大酒店顶楼,金碧辉煌餐厅。”

“哇!你还真宰我啊!去那里吃一顿最少几千块。我请你这家的自助如何?一样很棒,便宜还能吃很多。”

“不干!老娘还没吃过五星级大餐呢,就等着今晚宰你一顿。还有你和那个付刑警的事,你也得老实交代,怎么进展那么快?竟然就要结婚了?你真的想清楚了?”

“嗯,你看我暗恋他这么多年。”夏语冰笑嘻嘻道。

“是啊,就没见过比你傻的,人家没结婚,你就对人家有意思,可你就是光看不动,非要等人家结婚又离婚,你才肯上。早干什么了?”

早还没准备好呢,而且她那时的在校身份也吸引不住付守疆那种男人。也许一般男人都喜欢嫩嫩的学生妹,但对于付守疆来说他想要结婚的一定是可以为自己和他人人生负责的那种女孩。

伊秋只是在一个恰当的时间,又有一个适合的身份背景,再加上双方父母撮合,她才能和付守疆走到一起,但最终她还是因为无法承担起婚姻责任之重,而与付守疆离婚。

第一段婚姻失败,让她接近付守疆并赢得他信任会艰难一些,但她这么几年的特别培训也不是浪费时间,现在的她至少更有信心拿下对方。

“你和戴维怎么样了?他这两天有约你吗?”夏语冰担心好友。

梁秋耳打哈哈,“等晚上见面了跟你说。”

夏语冰听她语气那么愉快,总觉得有点不妙。

晚上六点半,夏语冰简单打扮后,握着一个象牙玉的小包,踩着一双鲜红的高跟鞋,穿了一套鲜红的仿古长裙登上中心大酒店顶楼。

她今天特地把头发卷了一下,长发尾呈大-波浪斜放在胸前,额前垂下几丝调皮打卷的秀发。没戴耳环,也没戴项链,长裙是高领设计,只戴了一只玉手镯。

这样的打扮让她看起来十分古典,也带着逼人的艳丽感。

这一身,加上玉手镯,花钱不超过两千,但夏语冰就是有那份气魄穿出了二百万的架势。

培训课程之一:人的自信来源于内在。一个富翁为什么穿着破烂恤都敢去参加名人宴会,就因为他有底气。没有底气的人就只有把金钱堆砌在外表上,希望衣裤鞋袜和配饰能撑起他的自信和尊严。而一个成功的骗子,他最大的本事不是行骗,而是他能让二十块的身家看起来像是拥有两个亿。

夏语冰一走进顶楼餐厅,就引来了不少目光。

服务生上前,特别有礼特别客气地询问:“您好,请问您几位?是否有约?”

夏语冰刚要开口,一名高大男子已经快步走来,“安琪儿,你来了。”

服务生看有人来接,立刻无声退下。

男子看向夏语冰的目光充满惊艳,那目光火热的是个男人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夏语冰看到男子,目光微微一沉,“亚伦先生,原来是你。秋耳呢?”

“秋耳在那边。”亚伦笑道,侧身指了指靠窗的位置。

精心打扮了一番的梁秋耳脸上露出惊喜笑容,抬手对她挥了挥。

夏语冰暗中磨牙,脸上则带着笑容跟随亚伦走向窗边的四人座。

“嗨,终于把你约出来了,还是我们秋耳面子大。”戴维笑道。

梁秋耳难掩兴奋,“冰冰,你坐这里。”

等夏语冰在她身边坐下后,梁秋耳又贴近她小声跟她说:“你看我多好,舍不得宰你,特地带了钱包出来。”

你说的钱包就是对面两个人吗?夏语冰很想说:姑娘,你让人家掏饭钱,人家就能让你陪他上床。

不过她也知道梁秋耳在跟她开玩笑,大概戴维一开始就跟她说好是四人约会,还让她不要告诉她。

果然,没一会儿,梁秋耳就悄悄跟她说:“戴维说亚伦很喜欢你,希望能跟你多处处。你先别急,我知道你喜欢那个付警官,但是你以前接触的男人太少了,你真的觉得付警官合适你?我觉得亚伦也不错,最起码人家单身未婚更没有孩子,你完全可以和他试着接触看看,别等到将来后悔。”

“我和他已经开始商量婚期。”夏语冰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

“什么?真的定下了?”梁秋耳吃惊,“这也太快了吧?你才跟他接触多久?有没有一个月?”

“我暗恋他很多年了呀。”

“是吗,原来你很早就喜欢付警官了,他真是好福气。”亚伦突然接过话茬,同时把菜单递过来,“女士们点单。”

既来之则安之,她可以不给亚伦和戴维的面子,但她必须要考虑到梁秋耳的心情。夏语冰接过菜单打开,快速点了一个套餐。

梁秋耳犹豫了一会儿,在戴维的建议下,和他点了一个双人套餐。

亚伦单独点了牛排和一瓶红酒。

服务生先送上了红酒。

戴维让服务生给大家都倒上,夏语冰捂住杯口拒绝了,说自己不喝酒。

戴维就笑着说,秋耳说她酒量很好,现在不喝是不是不给他和秋耳面子。

梁秋耳丝毫没有察觉两人的危险性,还笑着在旁边劝夏语冰来一点,说她要是不喝,她也不敢喝了。

这时,夏语冰特别想揍这个女人几拳。女人一恋爱就变笨,果然没错!

酒还是倒上了,夏语冰放在一边。

“我们先庆祝一下?庆祝我们能有缘万里来相识。”亚伦举杯。

戴维和梁秋耳都举起了杯子,夏语冰很不给面子地把装清水的杯子举起来。

戴维看向亚伦,发现亚伦目光已经没有下午刚知道付守疆身份时的阴沉,但看夏语冰的眼神也不算多温柔。这个女人真的太给脸不要脸!

亚伦一副不介意的样子,任由夏语冰举水跟他们干了一口。

今晚他把夏语冰骗过来就不打算放过她,房间都开好了。

之前他出钱让包打听小邹去查询付守疆的身份,可小邹几天都没联系他,今天下午他忍不住就再次联系了小邹,那个小邹竟然说要退钱。

亚伦又是威胁又是加了调查金,小邹才肯松口发给他一份关于付守疆的身份资料。

付守疆,男,二十九岁,本市刑警大队一队队长,曾离婚,有一子,父母分别是……

乍一看,这份调查很普通,讨厌的是对方的职业!

亚伦猜测小邹不愿拿出付守疆的调查资料,可能就是忌惮对方的职业,毕竟像他们这种游离在法律边缘的人,和警方既是合作关系,也是猫和老鼠的关系。

一个小小刑警就想跟他抢人?被他间接或直接杀掉的警察不知有多少个。

虽说在华夏,杀一个警察不能太明目张胆,但把他惹急了,他也不是不敢。

亚伦恶毒地想,也许他应该找付守疆聊聊,就说他愿意大笔投资和支援华夏贫困地区发展,但条件是付守疆必须把夏语冰让出来,不知道他会怎么做?

可是一个夏语冰真的值得他花这么多钱吗?

兴许睡过了也就是那么一回事。

他倒是很想看看那个很不给他面子的付警官知道自己的未婚妻被他给睡了,会是个什么表情,那一定很有意思。亚伦想着就忍不住兴奋起来。

还有这个拿乔的女人,在床上不知是否还会这么淡定,还是表现出她的另一面?

“希望你不要介意,我跟秋耳还有其他人打听了一点关于付警官的事,听说他刚离婚,还带着一个孩子?”亚伦温和地对夏语冰说话道。

夏语冰把碍事的红酒杯放到一边,抚摸着装清水的水晶杯,淡淡道:“是,你打听得没错。”

“我实在好奇,以你的条件,你完全可以找更好的,为什么要在这样条件的付警官身上吊死?”亚伦一脸不解。

“因为我实在。”夏语冰笑,“我知道什么男人适合我,什么男人不适合。我要的是生活,而不是一场短暂的恋爱关系,守疆他会是个好丈夫。”

亚伦:妈-的,话说到这种地步还怎么谈?这女人真是一点情趣都没有。

戴维立刻打圆场,说起他和秋耳去逛街时遇到的趣事,然后牵出他和亚伦在国外遇到的一些惊险和有趣经历,话中有意无意宣扬了亚伦的豪和对女人的大方。

梁秋耳听得津津有味,不时或掩嘴小声惊叫,或掩嘴笑。

夏语冰掏出手机啪啪啪按键。

亚伦目光落在她身上,笑问:“你在给谁发消息?约会也不肯放下手机。”

夏语冰竖起手指,示意亚伦安静,直接发语音,语气还特别黏糊:“亲爱的付守疆同志,我在中心大酒店顶楼用餐,等会儿来接我啊,我怕我等会儿喝多了会迷糊,爱你,么么哒~”

亚伦:“……”这女人绝对是故意的!

戴维:很好,你是我遇到的最有种的女人。

梁秋耳很是同情亚伦,觉得夏语冰对付守疆已经爱到疯魔,彻底看不见其他好男人了。

付守疆同志看到这则消息时还在外面忙案子,除了神秘商人的事,他们队又接手了一个新案情,如今正在犯罪现场调查。

看到小夏给他发语音,他就走到一旁角落按开听了,当听到最后一句“爱你,么么哒”时,他的心跳一下攀升到一百八!脸上都有点冒烟。

真没想到小夏还有这么热情的一面,说话声音也跟往常不同,有点嗲嗲的。

付守疆原本很讨厌这种没事乱嗲的女人,但这会儿听小夏这么嗲,他忽然觉得偶尔嗲一嗲也……很健康。

但等他看到后面夏语冰发来的文字消息时,他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

夏虫:亚伦和戴维骗了秋耳,让她叫我出来,亚伦看我的目光不对劲,快来!

夏语冰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单纯小女孩,就算她还没有男女经验,但她受过的众多培训课程让她很清楚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有想法,并且想立刻付诸行动是什么样子。

而她不喝酒不止是怕酒后头脑不清楚,更因为她看到戴维很贴心用他自带的纸巾把秋耳和她用的高脚杯都擦了一遍。

在五星级饭店,这种行为根本没必要!

就算她过于小心吧,也总比闹出事再后悔好。

“还好,谈不上骚扰。”夏语冰实话实说。

付守疆严肃道:“我正在调查这个人的底细,他明面上的身份没有问题,但是深入查下去就会发现他的农场和矿场分布在世界各地,这点很不正常。”

“为什么?”

虽说她已经给自己做好心理准备,将来一旦结婚,两人必然会发生更亲密的事情,她权当是为任务牺牲,一层膜而已,难道能比她报仇更重要吗?

但是亲密的时间,她希望能拖久一点就拖久一点,她现在好不容易才能在付守疆握住她手时不会甩开他,再进一步她怕自己会忍不住揍人。

心中想了很多,夏语冰回答的速度却不慢:“好啊,我也很久没有泡温泉了。晓明在外面住习惯吗?”

“没事,有我在。”付守疆很高兴小夏凡事都想着小家伙,顿了一下道:“那个亚伦是不是还在骚扰你?”

他跟牟永兵打过招呼,让他尽量隔开夏语冰和亚伦,但亚伦那家伙哪里是听人劝的,牟永兵给夏语冰调整时间也没用,亚伦那家伙就像是在健身馆装了探头,夏语冰到没一会儿,他就能得到消息赶来,还每次都能卡在夏语冰下课要走的时候。

夏语冰心想要在外面住一晚,你不会现在就想占姑奶奶便宜吧?

“我六一请到假了,到时候我们带小明一起去恐龙城游乐园玩,票我已经买好,早上七点出发,我七点准时到你家楼下接你。”付守疆打来电话。

男人耐心解释:“因为产业过于分散会不好管理,而且按照亚伦以往的出入境记录,有些他不该去的地方,待的时间未免过长。而那些地方的农场和矿场,只要是聪明人都不会长期握在手里,也握不住。除非他手上有很强大的武装力量。”

付守疆没说亚伦长待的地方都是哪里,但他最后一句话已经很能说明问题。

不管亚伦当着她的面扔掉多少奶茶和精美点心,她都无动于衷。

如果是一般男人,碰到这样的女孩,大概早就打退堂鼓。但偏偏亚伦也不是一般男人,兴许是他过往得到女人太容易,这次花了点心思竟然毫无着落,对方不但不为他心动,还颇有不耐烦的意思,顿时竟招惹得他生出无论如何都要拿下夏语冰的雄性心理。

一般女孩子看到这一幕都会觉得可惜,哪怕自己不吃,接下来转送给别人也好。

但亚伦这次遇到的是夏语冰,一个上过很多课程、受过很多严格训练且心怀仇恨的女子。夏语冰不敢自比特工,但比一般女孩子要心冷得多,也心硬得多。

夏语冰没把亚伦在健身馆和日常对她的纠缠跟付守疆说。

培训课程之一:对于一个自身工作很繁忙的男人,他并不希望家人再给他带来过多麻烦,他希望家庭是他的避风港和安眠屋,而不是另一个工作场所。所以作为这种男人的家人,最好就是自我解决麻烦,只在无伤大雅的时候弄一点小事昭显一下存在感,再让男人顺利解决得到自我满足就好。

阅读错有错着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