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错有错着》
错有错着

第31章 情敌见面?

“叮铃铃。”手机意外地响了。

付守疆拿起手机看了下号码,眉头微皱,但还是滑了下手指,接听。

“不,为了保护那名保镖,那边并没有把对方的照片传过来,大家分头寻找,看看有没有气质不太一样的人。对方很富有,言行举止必然很自信,出行必然有同伴,穿着打扮都很讲究,据说对方不喜欢穿名牌,所有衣服裤鞋和皮带皮包等都是手工定制,你们且注意这一点。”

他们这边只收到消息说对方确定已经入境,可惜那人对自己特别保护,至今为止都没有被警方查到外貌。而之前国际警方曾瞄准一个,可花了近五年时间才确定那人只是对方放出来的□□。

“啧!有钱人。”刘兴飚咂咂嘴,很快就混进人-流,年轻的他穿着印有某大学学校名字的恤就像一个刚出校门的大学生。

其他队员也全都三三两两分开融入展览中心的客人中,大家都穿着便服,因为都接受过刻意的训练,身上的警察味很淡。

那国际商人长什么样,没有人知道。

年轻男子的声音转而变得谄媚,“六哥,我们可是帮你狠狠教训了那杨什么一顿。现在那家伙已经丢了女朋友又赔了好多钱,昨天就灰溜溜地买票回紫金市了。六哥,我猜他可能回头还要找你前妻,你最好让你前岳父岳母注意一点。”

“我和伊秋已经彻底没关系,她要和什么人在一起,也是她自己的事情。”付守疆淡漠道。

“哎?!六哥你真的不打算和你前妻复合了?”年轻男人很惊讶,“我们都还以为你会为了晓明小宝贝,大度地原谅她,和她再续前缘呢。”

付守疆顺着陈列架,从展厅门口向展厅中心慢慢走去,“你觉得我是这种人?”

“呵呵,当然不是。”谁不知道六哥你看似大度,其实心眼小得很。但这话年轻男人可不敢说,在他们家,六哥付守疆的地位相当特殊,不但老人们偏心他,从大哥到五哥,更是把六哥当眼珠子一样。

其实,大哥他们虽然说不要找杨成思和伊秋的麻烦,说是掉份。但他们才是最想要报复那对男女的人,要不是他们也有这样的想法,他们几个小的对杨成思动手的时候,大哥他们也不会像没看到一样。

“说完了?再见。”付守疆秒挂电话。

年轻男人喂喂叫,他其实还听说了一件事,正想要和付守疆确认,没想到对方还是那么不近人情(不会做人),电话说挂就挂。

算了,等会儿打电话问问付家老俩口吧。不过家里都有交代,没有重要的事情不准打扰那边,这个电话也不好打啊。

但是,凡事涉及到六哥就无小事。相信大家都想知道六哥的最新感情状况,如此“大事”问一问应该可以……吧?

年轻人摸摸下巴,决定还是打出这个电话。他发誓,他绝不是想要看六哥的热闹,真的只是出于兄弟间的热切关心!

不说年轻人那边如何和付家老两口联系,且说展览中心现在。

付守疆走到展览大厅中间位置时,戴维正好开口询问夏语冰这三幅画卖不卖。

男人站住脚步。他万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他已经定下的未婚妻。

“小夏来这里看展览,并没有跟他提及”这件事,让他心里有点怪怪的,他还以为夏语冰会什么事都跟他说。

好吧,伊秋当年也没有什么事都跟他说,就如他也不会把自己的事都告诉妻子一样。

但是!还是觉得不舒服。尤其是他的未婚妻身边还环绕着两个看起来条件不错的男人!

不过,他用自己最大的冷静和理智分析,多少也能看出小夏和两个男人的态度并不亲密,还有点排斥和敷衍。

也许是工作上的关系?

看这两人的衣着打扮都有一定品味,那料子和样式一看就不便宜,戴的手表、拿的手机也不像是大通货。也许是想要买画的商人?

付守疆对这类展览还算比较了解,知道展览的目的之一就是卖出作品。

猜测两名男子有可能只是买画的客户后,付守疆的大脑更加冷静,也让他更加理智和仔细地去观察那两名男子,从头到脚,一分不落。

亚伦和戴维一向对目光敏感,很快就察觉到付守疆的观察,前后转过头看向付守疆的方向。

“小夏!”付守疆适时抬起手,大步走到夏语冰前,一个巧妙地轻轻拉扯,就把夏语冰带出了两个男人的包围圈。

夏语冰看到他,眼眸一缩,惊讶道:“你怎么在这里?”

付守疆用眼睛示意她,说道:“我听说你过来了,就过来陪陪你。这里有你的画作吗?”

夏语冰很快反应过来,恐怕付守疆得到消息来陪她是假,正在做任务不小心碰到她是真。不过他为什么特地走过来和她相认?一般任务中不都忌惮和熟人相认的吗?

付守疆也知道自己犯了错误,但是不知为何,他看到他看中的未婚妻被两个陌生男人夹在中间说说笑笑,他心里就特别不舒服、特别不爽,就想着一定要过去宣示一下主权。

而且天知道这两个看似有钱人的男人是什么身份,说不定就是他要找的那个国际商人呢。

把未婚妻和有可能的危险提前分离,他没错。

付守疆摆平自己后,就把注意力放到了夏语冰和亚伦两人身上,至于梁秋耳,他知道是夏语冰的好友。

两两约会?这个想法真是糟透了!付守疆迅速把这个想法从自己大脑中扔出去。

亚伦看走过来的男人和夏语冰亲昵的模样,已经猜到对方身份,但他还是故意笑道:“安琪儿,这位是谁?突然跑出来打扰我们。”

亲密的、他从没有听过的英文名字,还有那种熟稔亲密的口吻……

付守疆挑起了唇角,手臂很自然地搂住夏语冰的腰,温和地道:“付守疆,小夏的老公。”

“噗!”梁秋耳正好奇地吸着奶茶,一听这句话,立刻就喷了。她她她怎么不知道夏语冰和付守疆的关系进步这么快?

夏语冰也手抖了下,妈蛋,突然就来句老公,我和你有这么熟了吗?

“安琪儿,你不是说你未婚吗?什么时候有老公了?”亚伦又故意地惊诧道。

夏语冰刚才就已看出亚伦是在故意挑拨她和付守疆的关系,只是她还没有来得及解释,就被付守疆一句小夏的老公给吓懵。

这时,她总算抢先得到说话机会:“我记得我跟你说过我已经有未婚夫,就快结婚。”

付守疆:原来他们已经见过不止一面!

亚伦摊手,毫无愧疚地说:“我记性不太好,忘记了。”

戴维在旁边笑着打圆场,实际用心恶毒地道:“这位付先生你可真幸运,竟然能和安琪儿这么有才有颜的大美女定下婚约。请问你是做什么的?”

付守疆完全不为所动,只职业性地询问:“你是?”

“哦,鄙人戴维,在山姆大叔的a州肯麦加医院当整容主治医师,这次到华夏是应邀前来参加世界之医座谈会。这位是我的友人亚伦,继承了家里的几个矿场和几个农场,这次一是陪我,二是听说华夏这边一直在找优质的奶源供应商,他过来看看有没有合作的机会。”

梁秋耳咋舌。戴维是山姆大叔国的整容主治医生也就算了,虽然人家年纪轻轻就能被请来参加这样世界性的医者座谈会也很了不起。但亚伦的身份好像更了不得,几个农场也许算不了什么,但几个矿场?!

付守疆的刑警神经被触发了。山姆大叔国,两个外国人,都有着正当身份和正当入境理由,多符合那边的描述。

“你们华夏语说得很好,相信你们会在我国待得很愉快。我和我的未婚妻还有点私事要谈,见谅,你们看你们的,我们自便。”付守疆摸了下胸前衣扣,压根没有介绍自己职业和背景的意思,他只想快点把夏语冰和她的好友带离这两个疑似危险份子。

衣扣开始录像,把戴维和亚伦的面容全都摄入其中。他已经知道戴维的来历,再有他们的真实容貌,想细查他们就不难。

亚伦扫视了一番付守疆,暗中阻止戴维再去挑衅对方,他对夏语冰笑笑道:“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又这么有缘聚在一起,不如中午一起吃个便饭?我请客。”

夏语冰刚要说不用了,就看到了秋耳略微不舍的眼神。

梁秋耳是真有点不舍,她性格有点大大咧咧,比较男性化,很少有男人会主动追求她,把她当宝贝一样看待。戴维还是她遇到的第一个对她好意那么明显,并且愿意捧着她、哄着她、逗她开心,自身条件还那么好的男人。

她不知道戴维是见到每个女性都如此,还是单独对她这样,但她真的很享受这种被喜欢被照顾的感觉,她想,就算只是谈一次短时间的恋爱也不错啊。

戴维对女性的微表情太了解,一看梁秋耳的神情,就带着一点不舍和期待,对梁秋耳软声说道:“一起吃个午饭吧,好不好?”

梁秋耳根本没办法拒绝,只能看向好友夏语冰。

付守疆目光落在对面的绘画上,两个男人一死一站的画面布局和表现手法,让他不由自主感到有点怪异,他的眼角余光被什么吸引,像是一只手,刚要看过去,就听夏语冰竟然同意了对方一起吃午饭的要求。

“好吧,那我们就中午一起吃个午饭,这附近有家川菜馆不错,我们先看展览,十一点左右过去如何?”

付守疆再次皱眉,他想到了伊秋。

年轻男子感叹:“听说杨成思跟女孩交往时,都像捧公主一样对待她们,一旦离去则跟丢弃破抹布一样,而且总是让这些女孩觉得是她们的条件太差,配不上他。这些女孩受不了这么大的心理落差,心里出问题的有好几个。”

“说完了?”付守疆打算挂电话。

付守疆一边装作浏览陈列出的作品,一边注意周围的客人,“我在出任务。”

意思就是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年轻男子嘿嘿笑,非常自信地说:“这个消息你一定有兴趣。那个搞了你老婆的杨成思不是来京城追求一个大佬的女儿吗?大家一直想搞他,不过你和大哥他们都说不让,说掉份。他如果老实待在紫金市,我们看不到他也就算了,可他竟然敢跑到京城来,还敢在咱们兄弟面前亮相,那就怨不得我们出手啦。”

付守疆按住太阳穴,“你们做了什么?”

年轻男子特别得意地说:“没什么,我们走的可都是正当路线,也就是把他在紫金市追求有夫之妇的事情传给了那位千金,顺便把他之前的一些感情经历一并介绍了。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才明白这个杨成思有多渣。你知道吗,他仗着自己有点小钱骗过多少女人?哦哦哦,不能说骗,那些女孩也基本都心甘情愿,可是那些女孩都是冲着和对方好好谈恋爱甚至结婚去的,但杨成思可从没打算和她们中的任一个结婚,他就是玩玩。玩一段时间腻了,就直接说不合适。听说还有过女孩为杨成思要死要活,精神出异常的也有。”

对面传来很亲昵的年轻男子声音:“六哥,你终于接电话啦,我刚听到一个消息,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付守疆一个人实在不像是会来这里看展览的人,他的气势太强,只站在那里就很显眼。

年轻男子连忙叫道:“等等,等等!我还没说结局呢。杨成思的感情经历暴露后,尤其发现他有借势上位的意思,那千金立刻就把他踢了。另外那家伙不是想把他家生意也做到京城来吗?六哥你说有我们在,怎么可能让这个搞过你老婆的混球玩意在京城立足?”

付守疆面无表情,他敢打赌这小子就是故意说那几个字眼。

“是根据他身边人的动向。据说他身边有两到六个保护者会长期跟在他身边,他到哪儿,这支队伍就跟到哪儿。这支保镖队其中一人的外貌已经被暴露,不过对方还不知道这件事。这件事你们知道就好,千万不能传出去。那人是个心狠手辣的,一旦知晓此事,可能会直接把这支保镖队全部换掉。”付守疆低声警告。

“明白!”众队友神色一凛。

“这说明对方一定有一个正当职业,可以掩护他在各国自由出入。”付守疆低声对队友们说道。

刘兴飚有一点不解:“队长,那边不知道那人长什么样,也不知道对方的明确身份,怎么就知道对方肯定已经进入我国?”

付守疆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他能带出来的人,性格各异,但有个共同特点,就是嘴巴紧,不该说的话永远都不会从他们嘴中说出。

“那么我们只要找到这名保镖,就能找到那个国际商人?”叶玲玲问。

阅读错有错着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