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在他掌中[重生]》
在他掌中[重生]

第 10 章

为了她在他掌中起舞的那天,她多矫情、多假纯、多造作,闻裕都能忍。

什么高贵的灵魂有趣的灵魂,精虫上脑,才是驱动男人追逐女人的第一原动力。

自古烈女怕缠郎。纪安宁看起来有点执拗,还真有点烈女的意思。但她这个年龄的女孩子,又能烈到哪里去呢?衣服、化妆品、包包、好车、出入娱乐场所……很快就能腐蚀她们。

纪安宁说:“不用了,就四站地,我坐公交车过去就行了。

闻裕见得多了。

他想看看,纪安宁能撑多久。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闻裕咬着烟,抱着手机打游戏呢,看她下来,有点诧异:“挺快啊,做饭这么快吗?”

“早上就做好了的,就热一下,老人家吃凉的,对肠胃不好。”她解释。

“干嘛不直接从食堂打饭?”闻裕在路上问。

学校食堂有补贴,食堂的价格其实很便宜。纪安宁要是从学校直接打饭送回来,她外婆不就可以吃口热的了吗?还新鲜,不比她一大早做的强?

“我外婆有好几种病。”纪安宁说,“她的饮食必须严格控制。食堂的菜对她来说太油太咸了。”

“那你动作够慢的。”闻裕改口,“微波炉一打,两分钟不就好了?”

夕照晒得刺眼,纪安宁抬手挡住眼:“没有。”

“哈?”

“家里没有微波炉。”纪安宁不以为意地说。

在榆市的时候,她倒还真有一台微波炉,是邻居家淘汰给她的旧的。但后来她过来省会读书,实在没办法把微波炉也带来。

至于到了省会这边为什么不买,闻裕不是那种何不食肉糜的货色,一怔之下就明白了——纪安宁舍不得花这个钱。

他和她并肩往院子外面走,看着她雪白纤细的脖颈被夕阳洒上一层玫瑰色,颇有点五味陈杂。

怎么能穷成这样?

从学校到光明路,真的就是一脚油的事。

“在那里。那间咖啡店。”纪安宁指给他,“可以停在那儿,门口停车没有拍照。”

悍马停在了路边,纪安宁谢过他,说:“你早点回家吧,待会儿该堵车了。”

她说完,准备拉开车门下车。

闻裕却按住了她手臂:“你晚饭吃了吗?”

“我们店长管我晚饭。”纪安宁一边说,一边从闻裕手里挣出自己的手臂。

她抿了抿唇,还是开口:“闻裕,以后说话就说话,别老上手。”

闻裕狡黠地笑笑:“不说好了是朋友吗?”

别以为她听不出来他话里的讽刺。纪安宁面无表情:“朋友更不能动手动脚了。”

闻裕微笑向后撤,举起两只手。一副“好好好,你说的都对”的无赖相。

纪安宁横了他一眼,拉开车门。

才同意了不动手动脚的闻裕又一把拽住了她。

纪安宁瞪他,闻裕松开手,问:“几点下班?我接你。”

纪安宁才说“不用”,闻裕就笑:“朋友嘛,别客气。”

纪安宁忍了又忍,说:“我晚上还有一份兼职。”今天周五了。

闻裕怔了怔,才终于收起那副嬉皮笑脸,挑眉问:“怎么还有?在哪,干什么?”

“桥南路的酒吧街。”纪安宁说,“那边有公交车可以直接回学校,你不用管我。”

重点根本不在于交通。

闻裕皱起眉头:“做什么?”

“卖酒。”纪安宁平静地说。

果不其然,闻裕的目光肉眼可见地凉了下来。

凉凉地看着纪安宁。

“卖酒就是卖酒。”纪安宁平静阐述,“没有别的。”

她明白闻裕的想法,当然这也是大多数人的想法。

都觉得酒吧里卖酒就不正经。就觉得超市促销和马路上发传单就比卖酒更高尚更纯洁。

可其实,真不正经的女孩,哪个肯苦哈哈的辛苦推销酒水赚钱?高跟鞋一站一晚上,赔笑笑得脸都僵了,还要时刻警惕可能会出现的咸湿手,半点都不敢放松。

闻裕看着挡风玻璃外面的远处,几秒后,又转回头,说:“做我女朋友的事,再重新考虑一下吧。”

他这会收起了嘲弄、讥讽和嬉皮笑脸,正经严肃的又提出了这个提议。

他又说:“不急,你好好想清楚了再回复我。”

但纪安宁不需要,她第二次拒绝了闻裕。

闻裕皱起眉头。

在前世,纪安宁是绝不会把心里的想法告诉闻裕的。但这一世,不一样了,纪安宁觉得,应该跟闻裕好好地、心平气和地沟通一下。

“闻裕,我很穷,”纪安宁心中微涩,轻声说,“我拥有的东西不多,自力更生,是其中最宝贵的。”

初中时,她亲爹坑走了家里的房子和存款,消失不见。那之后的生活变得艰难。幸亏有外婆养活她,照顾她,保护她。

后来外婆脑子身体都不行了,她站了起来,养活外婆,照顾她,守护她。

生活的重压,能把人的脊椎骨压弯,压折。

对单薄瘦弱的她来说,真的太难了。她到现在还没被压得弯下腰去,全靠“自力更生”四个字在那儿顶着扛着。

千金不换。

闻裕的目光穿过车窗玻璃,看着纪安宁消失在咖啡店的门里。

他收回视线,点了支烟,心里有点莫名烦躁。

手机响起来,有狐朋狗友打进来:“哪呢?周末了,出来嗨!”

闻裕问清了吃饭的地点,答应了马上过去。但他挂电话之后没动,坐在车里抽烟。直到抽完那根烟,他瞥了眼咖啡店,嘲讽地勾了勾嘴角:“傻子一样。”

打灯,挂挡,起步。

周末的人比平时多了不少。舒晨的咖啡馆里向来男客居多,今天尤其多。

想要电话号码的有七八个,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的有三四个,还有两个,居然留了小礼物。塞给纪安宁,人就跑了——宅男。

“哈哈哈哈哈。”无良的店长乐呵呵,“我理解他们。

像他们这种沉迷二次元的,突然看到二次元少女三次元具化了,那真是激动得不要不要的。

纪安宁翻个白眼儿,把礼物都塞给舒晨:“都给你,反正我是不收的。下次看到他们,你最好能还给他们。行了,我该下班了。”

“安宁——”舒晨喊住她,有点扭捏地问,“要不要吃个夜宵。”

说完,怕她以为他是要让后厨给加夜宵,他赶忙又补充:“咳,我是说……出去吃。”

看他紧张忐忑,甚至脸红的样子,纪安宁忍不住抿嘴笑。跟能面不改色说出无赖的甚至无耻的话的闻裕比起来,舒晨简直像个三头身卡通娃娃一样单纯可爱。

“不了,我还得去桥南路呢。”纪安宁十动然拒。

舒晨有点失望,顺口问:“和朋友去玩啊?”

“不是,我在那边还有一份兼职。”

纪安宁说完,舒晨微怔,问:“酒吧街吗?”桥南路那里最出名的就是酒吧街了,傍着酒吧街,附近林立的都是情趣酒店。

纪安宁坦然地说:“对,我在那卖酒。”

舒晨嘴唇动了动,犹疑地没有开口。纵然是好心,也不是所有人都像闻裕那么霸道、强横地想插手管别人的事。

熟到一定程度或许才会说。但在舒晨的角度来说,纪安宁到他这里打工才不到一周呢,纵他有心去多了解她,时间也还不够开始。

纪安宁却很熟悉他了,知道他担心,笑了笑说:“是NL,很大的酒吧,管理也很严格,挺安全的。”

舒晨去过NL,知道那家店很大,安保严格,倒还放下心来。

想了想,说:“我已经跟我妈说了家教的事了,她在打听呢。”

虽然会被闻裕吓得两股战战,但真的是个很温柔体贴的人呢。纪安宁眉眼弯弯,说:“谢谢店长,你最好啦。”

到她离开,门扇微晃,被发了好人卡的温柔店长,还沉浸在她的笑容里。

真是……

“超级卡哇伊啊……”二次元男人感动地说。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随机掉落红包。

她还能自己吃饭,还能自己上厕所,纪安宁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纪安宁快速地洗了手,打开厨房的铁锁,把饭盒里的晚餐热了给外婆重新装回去,嘱咐她:“饿了就吃饭。”

外婆笑:“我待会就给你做饭,今天炖棒骨。”

“家里乱,不方便。”她说。

闻裕不介意:“你去吧,我在楼下等你。”他又点了支烟。

纪安宁跑上楼,掏出钥匙开锁,一进家门,就一股子味。她知道,外婆又没冲马桶。

“外婆,我回来了。”她招呼了正看电视的外婆一声,先跑到厕所把马桶冲了。

马桶水箱上方的墙上,她还特意用白纸写了大大的“冲马桶”贴在那里,也没用。高中的时候还是管用的呢,现在不管用了。外婆对外界信息的认知能力大大地减退了。

闻裕跟了过去,认了认纪安宁的住处。但纪安宁没让他上楼。

他眯起眼睛,看纪安宁过马路。她衣裤都紧身,身体的线条活脱脱像是漫画里勾勒出来的女孩。一把小腰,细得能作掌中舞。

她还记得从前炖棒骨的事呢。她们都多久没有炖过棒骨了?纪安宁鼻子一酸。

“好,回头我买棒骨给你。”她在外婆额头温柔地亲了一下,又锁好了厨房,飞快地跑下楼。

闻裕下巴冲马路对面一扬:“不就是家属楼吗?没事,我等你。”

纪安宁知道,以闻裕的尿性,当他想做什么时候,她是根本阻止不了的。她沉默了一下:“那你等吧。”

闻裕要这么好打发,就不是闻裕了。他说:“我一脚油的事儿,你等车半个小时。”

纪安宁说:“我得先回家给我外婆热饭。太麻烦了,你先回家吧,不用管我。”

纪安宁说完,就从他车后走过去,走上斑马线。

闻裕笑笑,掐灭了烟。

阅读在他掌中[重生]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