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她那么勾人》
.她那么勾人

明火执仗

却没想到,脚下一不留神,一脚踩空,身形真就在台阶上错几下,照直着跌了下去。

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她根本来不及做任何反应,踩空的脚步直接滑出台阶。

他喉结滚动两下。

他都有车了?

她不知道,她现在这副娇弱的样子,有多么地,蛊惑人心。

傅承兮刚想开口,“你”字刚出口,秦姒反倒先把手放了下来。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到底还是跟着傅承兮出了图书馆,秦姒原本不懂他的意思,直到跟在他身后走到图书馆门口,他手中轻按钥匙,广场上唯一停着的一辆银灰色的宝马应声滴滴两声,她才诧异扭头,“你开车来的?”

她有些不相信他的话,毕竟,就在不久的几分钟前,他还在费力想跟她撇开关系。

她眼神在他身上转了两圈,最后咽了口唾沫,“你,抱得动我么。”

话说出口,她就后悔了。

随着她的话,他脸色阴沉下来,环在她腰间的手臂也加重了力道,迫她整个人更贴近他胸前。

然后是他低垂的眉眼,“我就这么让你不信?”

“……有枪都不敢上战场,嗯?”

肌肤相贴,环在腰间的手臂温度像要灼伤她,昨晚明明只是皮一下的短信,倏然被他用清冷的语调念出来,不知道是不是她淫者见淫,总觉得带着点暧昧不明和意有所指。秦姒心跳跳快两个节拍。

她扶着他撑住自己的手臂,仰起脸磕磕绊绊,“我信了……但不用你,……你扶我就……”

话说到一半生生停下,秦姒扶着他的动作顿住,她感觉自己后脖颈的肌肉都僵硬起来,然后,僵硬感伴随着一股轻微的电流传遍四肢百骸,脚下都酥麻起来。

他低着头,呼吸声就在耳侧,而两人几乎相贴的身下,似乎有什么顶起,贴上她的小腹。

若有似无的灼热。

秦姒小脸腾的一下红起来,一个念头在本显混沌的脑海中炸裂开来。

天,那是什么。

那是什么?!

他这是对着她,直接硬了吗?

这个念头划过脑海的一刹那,秦姒只顾得想到白日宣淫四个字,却不知道是说他,还是说自己。

是不是感觉错了,是她想多了?

她脑海中晃过几个念头,然后身下却无论如何都不敢动一下,如此僵持着,她紧张到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看,只知道先错开他过于灼热的视线。

岛国和谐片虽然看的不多,但跟着莫夝欢、宗仲南混了那么久,那点事儿也早清清楚楚。

大白天的,也会么?

“傅……傅承兮,你……你先放……放开我,行不……”

她哆嗦着,半晌说不清一句话,然后又感觉他头低下,声音更贴近耳畔,一如既往的低沉,“放开你,能走的稳么?”

他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仿佛什么都没发生,或者说,真的什么都没发生,是她感觉错了?

秦姒合了合眼,在心里唾骂两声自己,撇开视线开口,“你,你扶着我,……扶着我就好哎?哎!傅承兮!”

话没说完,腿弯处被握住,腾空一瞬后,整个人都落入他怀里。

她惊讶看向他下颌处绷紧的线条,看着他平静如常的脸色,要不是他太会装,就是她想男人想疯了。

如此想着,心底对自己的唾弃更甚,快出口的质问尽数噎了回去。

丢人死了。

秦姒微微合上睫毛浓密的眼,他公主抱着她,脚下步子还很稳,秦姒再睁开时,自己已经到车前,他将她放下,一手扶住她身形,单手去开门。

她后知后觉地身形猛一错,指了指后面,“我坐后排就可以了。”

说完,低声解释了句,“这样方便睡一下。”

废话,刚刚的尴尬误会,她现在已经没脸面对他了好么。

傅承兮从善如流,倾身绅士地为她拉开后排车门,扶着她坐进去。

他起身的时候,秦姒的视线还是控制不住地落上,他腿间。

裤子宽松,视线顿错也只是一瞬,秦姒依稀感觉那里却是鼓出一块,但她不确定,那个东西无精打采耷拉着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个幅度。

心里正思索着,她听到他低低开口,“我身上沾了什么脏东西吗?”

被抓个正着,秦姒:“……”

她白皙的小脸爆红:

天,自己这都在做什么,傅承兮不会觉得,她这是想男人想疯了吧?

尴尬地轻咳一声,她错身挪到另一侧驾驶位后面,视线错开,“没……没什”

话没说完,他早关上车门,走到了另一侧。

驾驶位车门被拉开,她看着他坐熟练地坐进去,插入钥匙、打火、打方向盘掉头,直到车驶入校内通往西校门的怀珉路,秦姒心间那抹尴尬才渐渐散去。

腹间又一下一下钝痛起来,秦姒索性靠上后排靠枕,手揉上腰腹,她没注意到,傅承兮顺着后视镜看过来的视线。

车驶上高架桥他才出声,“用不用送你去医院一趟?”

秦姒下意识摇头。

傅承兮也不再追问,她怕去医院,或者说是极其抵触去医院,他不知道原因,但确实是记得清楚。

他顿了下,问,“那送你去哪儿?你家地址说一下。”

秦姒这才想起,自己还无处可去。本就是为着从家里逃出来,才一本书没带的躲到图书馆。

她支吾着,“家里没人……”

“你没钥匙?”

“忘带了……”

“每天回家也能忘带?别跟我说,你每次回家前,还回宿舍拿一趟钥匙……”

秦姒:“……”

她费劲在脑海中搜索着能去的去处,半晌静默着,听他喑哑着嗓音,“你不会是,想去我家?”

他果然想歪了!

秦姒慌乱中随便说了个,“那去滨海路吧。”

昨天晚上许妍说了句周末回家,但她爸妈最近在国外,回的肯定不是老宅。

应该是学校附近那处高层公寓。

她手顿在手机屏幕上,想了想,给她发了条微信,对方回的很快:【在】

她抬头冲傅承兮,“滨海路和园林街交叉口往西,中景名庭你知道么。”

中景名庭北区C座。

秦姒脚踝处的症状缓解了不少,被傅承兮扶着上高层电梯,直到走到许妍家门口,门铃响两声后许妍开门,她才想起,自己这个样子跟他被许妍看到,不知道今晚要被调侃成什么样。

许妍从傅承兮手中接过她,秦姒一抬头,果然就对上她意味深长的眼神。

“麻烦你了,”她对着傅承兮,“不进来坐坐?”

笑得一贯的温柔得体,又带着一丝狡黠。

秦姒心中大觉不妙,抢在她前面开口,“不,不用了。”

她身子挤进两人身前,挡在许妍身前,生怕傅承兮进门似的。

许妍诧异,气氛一瞬间尴尬起来。

秦姒硬着头皮迎上傅承兮的目光,嗫喏着开口,“你,你应该也要忙吧。”

她实在没办法再跟他待在同一个空间了。

太尴尬。

幸好,他深邃的眼神只在她身上逗留片刻,半晌,点点头,没再提她脚腕伤势的事,跟许妍示意了下,转身离开。

直到他已经走远,许妍扶着她进屋坐下,桌上摆上水果拼盘和热饮,许妍忙碌着又从里屋拿来医药箱,才挨着她坐上沙发另一侧,“你脚怎么回事?”

秦姒看着她冲自己示意,踢开高跟鞋,将脚摆上沙发,看着她拿着碘酒给她涂抹,她疑惑,“你怎么不给我叫医生过来?”

许妍翻了个白眼,手下动作加重了下,“还有空撩男人,估计也不是很严重,是不是装的我都持保留意见。”

秦姒不满地哼了一声,今天明明她才是被撩的那一个,好吧?

如此想着,她又有些神游天外,咬着唇,任由着许妍给她脚踝擦着药,低低开口:“你说,男的那里,硬起来大概……额,有多大?”

许妍:“……”

就知道伤势不会严重orz。

不在考试周,各科作业也不急着交,秦姒过来,许妍干脆把手边做到一半的习题都放了下来,一整个下午陪着她窝沙发。

面前笔记本放着尺度不小的爱情片,秦姒一边吃着各种垃圾食品,一边抱怨,“这个怎么没海苔味的,妍妍,我想吃海苔味的。”

许妍白眼翻到一半,顿了下,手从她手中食品袋里抓了一个放嘴里,“唔,好像的确是没海苔的好吃。”

“可我这儿楼下超市只有这个啊,”她说着,摸出手机递给秦姒,“要不,你打电话叫个人来给咱们送点?”

秦姒接过她递来的手机,划开看到屏幕上面密密麻麻地课程表小字和标注,头皮麻了下,她把手机甩还给她,“找不到啊,宗仲南要能过来,我还想着让他带两斤二锅头,顺便咱们还能来把斗地主呢。”

许妍把抱枕甩过去,“血流不止还想着二锅头?当时傅承兮把你送来时,我差点以为你虚弱地快昏过去了。”

小脸苍白,腿还瘸着,一副病弱的样子。

秦姒靠进抱枕里,“是不是还挺让人有……□□的?”

本来想说保护欲,结果一走神,又想到下午时他低沉的眼,以及自己感觉的那份灼热滚烫,嘴边一顿,就顺出来了。

许妍眼睛看过来,敏感地狐疑几分,“你今天是怎么了?该不会,你们……?这才几天,你们不会进展这么快吧?”

秦姒手铰上头发,烦躁地摇摇头,看她,“男生对着扑上去的女生,我是说如果,是不是都会……硬啊?”

“谁啊,傅承兮吗?”许妍也顺着她姿势靠近软枕里,“你当是泰迪精呢,肯定漂亮的才会啊。”

“我这样的呢?”

“你这样的,”许妍侧过身对上她,笑了下,“你这样的啊,最该小心财色两失,主动送上门的白富美,哪个男人不心动啊~”

是吗。

他,也会心动吗?

*在许妍家待了两天,因为不能着凉、不能吃辣、还不能劳累,秦姒享受着老佛爷一般的待遇。

许妍不止在学习上天赋异禀,竟还烧的一手好菜,短短两天就养叼了她的胃口。

家常菜的魅力无可匹敌,一如

——傅承兮。

秦姒又撑起下巴发呆。

高中时追她的人如过江之卿,想趁虚而入的也不在少数,固然她真的是看脸,被美色所惑,但终究还是因为他对她好。

他总是沉默着,帮她安排好所有事,在她难过的时候默默守在她身边。

她以为他永远不会离开的。

就好像,之前以为他们一样。

“想什么呢,”许妍端着清粥小菜进来,将餐盘放到桌前,“不会才几天,你这就对新目标情根深种了吧?”

“嗯?”秦姒没反应过来。

“傅承兮啊,”许妍顺势坐到她另一侧,“你最近发呆的频率可有点高。”

“你怎么知道,我是在想他?”

许妍上下打量了下她,“要不你照镜子看看,自己现在这副样子,就差把思春俩字写脸上了。”

“唔,是嘛~”秦姒往靠椅上一靠,红扑扑的小脸被乌发衬托地更加娇艳,她无聊铰着头发,“可能是长大了,也到了,该想男人的年纪了吧。”

许妍:“……”

她何曾缺过男人?

许妍随意搅动着手边的粥,不时尝尝温度,她看了看她的脸色,不确定地开口,“你们那天真的没发生点什么吗?”

秦姒看了她一眼,半晌摇摇头,“就是我踩空了台阶,然后他扶了我一把。”

“这个你说过了。”

“哦,还有,我好像感觉到...他那里...硬了。”

秦姒后面的话几乎越说越小声,全然没有之前拉着她半夜看A片、过生日带着莫夝欢给她送小玩具时的张扬放纵,一副小女儿模样。

许妍咳嗽了声,“是...是么。”

然后看到她小脸贴过来,嗫喏着,“穆少宸没对着你硬过?”

许妍:“......”

“我好像,脚扭到了。”她咬着唇,声音有些委屈。

“嗯,还能走么?”

她侧身尝试性地迈步,然后,又是一阵酸麻,摇摇头,“好痛。”

秦姒闭上了眼,闭眼前的最后,就看到他冲过来的身形,预料中的磕碰没有发生,她被他,抱了满怀。

腰间被圈上,他将她拦着腰抵在怀里,干燥起静电的发沾上他下巴,两个人下半身,几乎贴在一起。

惊魂甫定,她心跳地还有些剧烈。

他身上熟悉的清冽气味就漫溢在鼻尖,环绕着她,让她莫名心尖颤动。

秦姒想直起身与他拉开距离,脚步一动,钻心的疼痛感袭来,堪堪拉开些距离的身子又扑进他怀里。

傍晚时分,气温骤降,阶上一层清霜,她想稳住身形的另一只脚下也几番打滑,如此,直直地跌下去。

她看他身形顿在原地半晌,以为他根本不打算管她,索性不装了,无趣地嘟囔了句,“行吧”,说完,自顾自迈步。

他手还搁在她腰间,撑着她的动作,低下头,声线略有些紧绷,喉结滚动两下,“那,抱你过去?”

秦姒惊讶地扭头,额头堪堪擦过他下巴,弄地有些痒。

她跟小媳妇一样跟在他身后下楼梯,然后后知后觉想起,她分明是要做王母娘娘的。

如此想着,台阶下到一半,脚步就慢下来,等他回头,她喊,“傅承兮,我走不动路了。”

傅承兮眉眼寡淡,“南校区到这儿走路起码要半小时,”他扭头,“你是觉得,我用飞的吗?”

秦姒噎住,这人,说话就没忘过损她。

手捂着腹部,真就一副坚持不住的样子。

傅承兮看着她披着衣服,身形顿在阶梯上,一张小脸苍白地挂在落发中,更显几分弱质纤纤。

阅读.她那么勾人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