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她那么勾人》
.她那么勾人

明火执仗

“对了,我刚才说到……”

许妍咬着唇,犹豫半晌,声音略低下来,“姒姒,你确定要现在要跟我讨论么?要不……你先回头看看?”

咖啡厅几乎没什么人,她声音不低,嬉笑声直直撞入耳中,傅承兮眉眼微动。

咖啡厅里,二十分钟大课间抽空来吃饭的两人面对面坐着。

下一秒,秦姒背后的圈椅被拉开,有人坐下翻开菜单。

对面许妍不错目看着,待看清楚来人,回过头神色复杂地看了秦姒一眼。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与综一教学楼一墙之隔的北面就是商业街。

一餐饭吃的鸦雀无声。

许妍叫的甜点含糖略高,她皱着眉吃了一点,而后只举着一杯柠檬水啜饮。

秦姒倒一反常态的身姿端正,牛排都切得疑似强迫症,规规整整。

咖啡厅座位隔得并不远,加之四下静寂,背后他低低的呼吸声仿佛就在耳边,一举一动听得清晰非常。

秦姒如芒在背,连胃口都消减去大半。

终于,在听到他放下刀叉起身的声音时,她腾的站起来,而后走去洗手间。

没留意身后追随过来的视线。

洗手间里,秦姒鞠了一捧温水扑洒在脸上,而后方后知后觉想起来,自己今天不是素颜。

拿着纸巾擦到一半的手顿下,骑虎难下,只好胡乱擦了擦卸妆。

脸上的水、乳、霜、粉底倒是勉强擦去,但眼影、眼线都是防水的,用纸巾使劲擦就晕黑一片,正拿纸巾和手机来回纠结着的时候,门一侧出现轻微的开关声。

有人进来。

她眼睛里的隐形早拿去,眼前沾了水,只能透过镜子模糊地看清进来的颀长人影,有些熟悉。

秦姒无暇理会,径直对着镜子继续摆弄。

半晌脚步在她身后停下,她略微尴尬。

咖啡厅这边男女洗手间共用洗手池,她顶着眼圈边一团乌黑,想转身烦躁地吼一句“没见过女生卸妆啊”,就看清身后的人。

傅承兮。

秦姒嘴角抽了抽,他不是走了吗?手下动作顿住,她顶着一对黑眼圈,轻咳了声问,“你干嘛看我啊?”

她是很想嚣张地反调戏他几句,但眼下一脸狼狈相,实在嚣张不起来。

说话的空当,她继续拿纸巾擦着眼前的水,一张挂着黑的清丽小脸就出现在傅承兮面前。

他抿唇不语,看的秦姒发毛,她错过脸去,继续拿着纸巾擦,“看什么啊,没见过女生卸妆吗?”

话音落,她看到他扯唇,“见过,不过,”略微停顿,他目光落上她晕染成一片的眼线,“技术这么烂的,的确不多见。”

“技术烂”几个熟悉的字眼,还格外咬重了几分,听在秦姒耳朵里,意味深长。

“你……”她咬牙,小脸上一抹闪过而过的红晕诱人,美目怒视着他,“你现在是不怕我了是吧。”说着,手扔下纸巾团揪住他领口,“忘了问你,最近放学回家,就没遇到过什么奇怪的人?”

她指挥宗仲南派去慰问的小弟,按时间算也该到货了。

四个人负责拦着人,俩高大的负责恐吓,还派了个口齿伶俐的训话,让他男女关系方面注意着点,不要渣。

分工明确。

傅承兮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表情,他伸手拂上她揪住衣领的手,好整以暇看他,“你是说,在警局门口堵我的那几个混混?”

秦姒手指被拂开,他嘴角动了动,“武警出任务,顺道带走了。”

“对了,”他顿了下,“他们还有话转告,说让宗仲南,别忘了捞一下。”

两人距离离的近,秦姒几乎能闻到他身上清冽的青草香。

“你……”在她气急败坏的瞪视中,傅承兮身子侧侧,擦肩而过,进了洗手间。

半晌响起声音,秦姒到底顿下手中的动作,走了出去。

经济学的后半节,秦姒干脆翘掉了,反正对于她来说,这课上不上都差不多。

听课是不可能听课的,这辈子不可能听课的。

跟着许妍一起取了托福教材后回教室拿包,课早已开始,她跟许妍两人从后门进去,然后,她拿了自己包再溜出来。

傅承兮刚好坐在靠近门的一侧,面前摆着ThinkPad,不知道在写什么。

她闹出的动静不小,周围几个人纷纷侧目,她看着他手顿了一下,目光短暂的相接。

秦姒扭过头装作没注意,身子一闪,就出了教室。

留下他眼神微微顿错在人影消失的后门口。

最近浴室楼施工,洗澡不方便,秦姒基本不在学校住,因此拎了包出来,就直接拐去了商业街口安名路打车。

下班的时间点,车流汇聚,出租车并不好等。

秦姒穿的单薄,夜风起,微微有些凉,她抱着臂将包挡在身前,然后,最近的十字交叉口对面,一辆灰色雷克萨斯转了个弯,两分钟后停在秦姒面前。

车窗摇下,沈濯言手随意搭上方向盘,“秦大小姐,去哪儿啊,送你一程?”

秦姒往前走两步,车后侧车窗也摇了下来,唐季德隔着一个不认识的男生笑的一脸灿烂,“就是啊,晚上风大,大校花去哪儿啊,上车呗。”

秦姒摇头,冲着沈濯言晃晃手机,“我叫了滴滴,等会儿就到了。”

“哎,不是,滴滴司机哪有我们贴心……”唐季德插嘴。

秦姒笑了笑,摆摆手。

“那注意安全啊,”沈濯言示意了下,落下车窗。

车开走半晌,唐季德还贴在车窗上回头看,嘴里喃喃低语,“濯言你啥时候跟大校花这么熟了,我都不知道,抽空也给我介绍介绍认识下呗。”

他摸着鼻尖,目光还黏在身后路边那抹俏丽身影上。

车沿着路边开的慢,沈濯言手下动作顿了下,“行,我抽空,让承兮给你介绍下。”

“哎?”唐季德疑惑,“他们也认识吗?没听说过啊。”

“我以为学神只专注学业呢,不过说起来,他们怎么认……”

一旁沉默着的齐晏终于嗤笑出声,侧首看过还维持扒着车窗姿势的男生,唇角意味深长,“何止认识,恐怕还渊源匪浅吧。怎么,你看上了傅承兮的这位初恋?”

唐季德愣住,半晌抽抽嘴角,“那位赫赫盛名的八年初恋?不是吧。”

他又摸了下鼻尖,从后视镜看到前排沈濯言点了下头,“那……还是算了吧,我家还想着拿地呢,暂时没关门不做生意的打算。”

车厢内半秒寂静。

沈濯言咳嗽声,“说了多少次了,别提这茬。行不。”

唐季德尴尬,嗯了一下,又忍不住感慨起来,“没想到啊,我以为学神喜欢的会是好学生那一挂呢。”

比如他们学习部的刘淼,白裙飘飘,抱着书天天上图书馆,连说话都软言细语。

“呵,”齐晏手微微蜷曲起,“那是你不了解他,傅承兮,他什么时候吃素过?”

驾驶位沈濯言眸色微暗。

话头再岔开的时候,是说到下个月的学生会换届选举。

车里几个都是在学生会认识的,唐季德扭头问齐晏,“你下个月是要竞选学生会主席吧。”

然后回过头看向前排,“濯言肯定是别想了,好几次活动我看他都不在。”

齐晏未吭声,沈濯言率先回过头来,不满叫嚷,“我怎么就不能想了,我效率高的很好吧。我不在是因为我那部分早干完了,谁像……”

话说到一半顿住,她敲着方向盘问齐晏,“你们部门你上?”

齐晏看着车窗外的视线收回,声音淡淡的,“我不选啊,傅承兮上。”

“你们部门不是你是部长吗?”唐季德声音飘过,车厢内氛围有些微妙起来。

半晌,齐晏才低低开口,“他这不是要追妹子么,风头就给他出吧。”

她听到他低低的嗓音开口,“他,没选经济学。”

许妍:“……”

秦姒维持着半转身的姿势,看着他放下手中菜单,冲一边吧台示意,指了指菜单上一份套餐。

许妍:“……”

背后传来低声的轻咳,许妍神色更加欲言又止,直到面如死灰,咳嗽声提高音量,“学神你自己来的吗,沈濯言没一起么?”

冲着秦姒后面。

秦姒没反应过来,半晌皱眉,而后才后知后觉地顺着她视线扭过头。

直接,就对上傅承兮讳莫如深的眼。

“看什么,”秦姒大手一挥,不满地说,“你不要尺度放不开好不好,要不要我推荐你几部片放开一下啊。”

秦姒坐的位置属于半背对着门,基本看不到谁进来,她完全不懂许妍奇怪的神色,顿下话头皱眉问,“你怎么了?脸抽筋了吗?”

不知道是否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他点餐的时候,唇角有一丝若有似无的深意,似笑非笑,意味深长。

秦姒忍住懊恼,小脸努力地维持一贯的高贵冷艳,默默转过头去。

秦姒勾唇笑的有点邪,“那是你不会看。”

傅承兮进门的时候,正看到女生手摇晃着红酒杯的侧影,少女笑得一脸促狭,指着手机屏幕冲对面许妍开口:

秦姒将手机递给对面许妍:“总算知道莫夝欢最近在忙什么了,要是我有新欢,我也翘课‘度蜜月’。”

许妍接过看了看,对着照片上相拥的良人皱眉:“男生是娱乐圈的?我看着也很一般的啊。”

“这种鼻子挺翘的,器大活好,”说着,身子往后面一靠,“想想也知道,宗仲南那种的,技术就肯定特别烂。”

“说起来,穆少宸……”

阅读.她那么勾人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