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她那么勾人》
.她那么勾人

明火执仗

他身旁不时有人经过,伴着女生们小幅度的偷看,还有窃窃私语。

然后,她看着他完全没回头看他,直接转过身,径直走向门口。

她瞪着一双雾蒙蒙的眼,又不由自主地盯上教室前排那抹背影。

许久未出卷子的老教授只好亲自下场,挨个收卷。

离考试结束还有十几分钟的时候,她就注意到他早早答完了题。

此时,她看他将桌上文具收好,而后起身。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考试时间出乎意料的紧,下课铃声响起,教室里大部分同学都还在奋笔疾书。

脚下步子没停,她素白的小手握紧了些肩上的Fendi包带,略做犹豫,脚步停在他刚刚进去的门前,而后,直接伸手一把推开。

弄出的动静不小。

秦姒早想好,就不信众目睽睽之下,她直接带着名字叫人,他还能装没看见。

然而,没想到的是,偌大一个实验室,不到放学的时间,竟就只有他一个人。

她微微怔愣住,站在门口与回他对视。

他面容依旧冷冽,一双深邃的眼直直看过来,像要看穿她的内心。

“傅承兮,你……你不要笔记本啦?”

真正面对他时,气焰一反常态没嚣张起来,对着他,怂了。

这也不怪她,他从前管她管的死严,天天盯着写作业背单词,这不许那不许的,还是班长。

习惯成自然。

但,明明理亏的是他才对。

秦姒在心里鄙视了自己两秒,朝前走几步拽上他衣袖,“你干嘛躲着我啊?”

她勾了勾唇,“是不是觉得理亏了啊,跟你说,现在道歉还来得及,不然……”

不然揍你。

话没说两句就原形毕露,下意识拿出威胁人那一套,秦姒意识到,顿住话头。

本还有点奇怪她态度能这么温和,转眼就看到小猫露出爪牙,傅承兮面无表情放下手里的ipad,扭过头,“不然怎样?”

秦姒没松开他衣袖,因着他转身,身子也跟着贴过去,她仰头打量起他。

近距离看,他似乎比从前时候更高了,身形也更挺拔。

她踩着三厘米矮跟,都要费劲仰起头来,才看到他紧绷的下巴。

她声音闷闷地,“你现在长大了,是不是不怕我找人揍你了?”

她总觉得,他有点不一样了。

但到底是哪里不同,她向来是粗枝大叶的性子,一时间也说不上来。

“呵,”低笑一声,傅承兮伸手拂开她攥紧自己衣袖的手,身形往后挪了两分,声音不带温度,“你那么多的前男友,都这么追来的?”

揍人?还跟十四五岁时候一样。

那么多的前男友?

他知道了。秦姒心里只剩下这句话在重复。

也对,他是转系过来,不是转学过来。

她名头那么响,到现在学校贴吧还挂着她军训时候的照片。

还有……

一堆乱七八糟的“八卦路透照”,不是挽着这个,就是牵着那个。

好像还有张快亲上去的。

秦姒悔恨,着急地有点口齿不清,“那,那些都随便玩玩的。”

她柔软的身子又无意识地靠近,“你不喜欢的话,我不玩了。但你这次不能再随随便便消失!”

“还要对我好一点,嗯,就跟以前差不多就行了。还有什么图书馆跟别的人讲题,那是绝对不行!还有……”

理所当然,就像,他是她的私有物品。

傅承兮看着她迫不及待开条件的样子,眸色深了深。

他们以前的相处模式,确实一直就是她下指令,他履行。

乖得不像话。

真傻。

视线从她精致的小脸上错开,傅承兮声音听不出情绪来,“我最近很忙,没时间陪你……”胡闹。

话没说完,秦姒早着急打断,“没事啊,正好,我也很忙。忙学习来着。”

她铰着头发,又开始说瞎话,“比如一起去图书馆温习什么的,还能讲题,我最喜欢了。”

她知道,他成绩很好。

学期初就听说班里转来个计算机系的学霸,成绩好人帅,她还嗤之以鼻。

万万没想到是他。

秦姒一双鹿眼看他,话说的理所当然。久别重逢的喜悦,轻易掩盖住之前的怨气。

秦姒想,以后再慢慢算账也好。

然后,她看到傅承兮冷着脸低下头,鼻息低低,几乎挨近她的耳边: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跟你复合了。”

那天后来的事,宗仲南记得清楚。

他费劲蒙上最后一道填空,赴死似的把卷子递给等在身旁的老教授。

午饭时间,大阶梯教室早不剩下几个人,教授将试卷装进密封袋,走出教室。

门还没完全关上,就听彭的一声,秦姒怒气冲冲走进来。

这次连反应迟钝的宗仲南都看的出来,她很生气。

他身子往后缩了缩,默默与她拉开距离,还没伺机逃走,就被叫住。

“宗仲南,你手底下小弟什么的,借几个给我玩玩呗。”她皮笑肉不笑,看的宗仲南后背发凉。

他重新坐回到座位上,面露不信,“不是吧秦姒,你什么时候这么沦落了。”

要找对象还用问他要人,明明昨天还有人托他要号码来着。

“少废话,”秦姒扭头手敲上他桌面,“你唯唯诺诺个什么劲儿,一句话有没有?到底还是不是竹连帮大佬的传人了。”

话没说完,宗仲南急着凑来嘘一声,“你小声点行不行,什么竹连帮,你当演电影啊。”

他着急着解释,“现在经济不景气,黑社会什么的,早转型了,互联网+懂不懂,人性化管理,人不愿意,我还能打包给你送……”

“……送床上不成?”声音越说越小,然后脑袋一下吃痛,秦姒拿桌上草稿纸卷成卷敲上他脑袋,“什么乱七八糟地,我是要借过来,教训一个人。”

一个,让她极其不爽,的人。

敢这样对她,她不信,还治不了他了。

之后的几天,秦姒一反常态没什么动静。

课还照样晃荡着上,有时前半节课到,有时候快下课才踩着点到。

但,除了大早晨起不来的课,她都会按部就班到班里晃荡一圈。

也不知道是不是就为着在教授面前露个脸。

年级里一起上课的几个院系,或多或少知道她的人不少。

还有跟外系一起的课。

因此每次少女高调地姗姗来迟,除了教授皱着眉头看过去以外,追随过去的,还有各色打量的目光。

女生们之间的日常谈话,也渐渐多了一个话题:今天秦姒又穿了什么衣服。

沿海城市,当地的学生基本上从小听着各种英文品牌的名字长大的。

秦姒家有钱全校皆知,但她入学以来除了找男朋友这件事上,穿衣打扮还算是低调。

最近却一反常态,穿的仿佛时装周看秀。

大牌款式应接不暇,手里的包也愈拎愈豪,摆明了要出风头。

至于出风头给谁看,那就见仁见智了。

周四下午的经济学因为教室被占用,突然调整了时间,一直要上到晚上7点。

秦姒照例姗姗来迟,瞟了眼教室前排睡倒的一片,问旁边许妍,“莫夝欢最近怎么回事,我都快有半个月没见到她人影了。”

许妍顿下笔,“反正也是辅修,比较忙的话,估计就不来了吧。”

“那她自己的专业课也没见她去啊,”秦姒撑起下巴,“她班学委都跟我抱怨三次了,她从上个月末开始就没交过作业。”

许妍手撑上脸,狐疑看向她,“你确定对方不是随便找了个由头,想跟你破镜重圆?”

秦姒错愕,“我又没跟他谈过。”

“是吗?”许妍皱眉,“那大一上学期期末前,你甩掉那个是谁”。

秦姒:“那个好像是莫夝欢……隔壁班的学委吧。”

许妍:“……”

经济学是秦姒最不喜欢的课,一堆图表总看的她云里雾里,更别说还要费劲分清楚哪条线表示的是什么,有什么经济含义。

课程过半,教室前排的白胡子教授又指着ppt上的一堆烂七八糟缠在一起的线条,“短期成本曲线中MC和ATC的交点代表了……”

许妍突然戳戳秦姒,示意她抬头看。

隔着两排,右面靠墙那边,不知什么时候从后排溜进来的宗仲南正对着课件发呆,一张俊脸上又露出标志性的傻□□表情。

许妍偷偷低头,“你知道昨晚十点多,宗仲南给我发短信叫我出去干什么吗?”

秦姒扭头,“总不会是叫你出去约一发吧?”

许妍直接拍上她胳膊,秦姒哎呦一声,然后正色道,“不闹了,不闹了。”

许妍顿了顿,眼神意味深长,似乎在思考,“宗大少最近也很不对劲啊。昨晚上我看一个陌生号码短信发我手机上,就没回,然后一会儿电话就拨过来,结果他在电话里叫我出去陪他喝酒。”

秦姒挑眉,“你去了?”

“我倒是想不去啊,”许妍索性放下手里的笔,“他带着人都堵到我图书馆门口了,那一堆黄毛绿毛的,就差从身后抄出双节棍了。”

秦姒眼神盯上宗仲南背影,半晌咂摸着,“看不出来啊,宗仲南有一天也能霸总上身,会来强取豪夺那一套了。”

“那,你委屈就范了吗?”

“哎呦,别别,”话没说完,秦姒摸上后脑勺,“许妍你最近怎么这么暴力了?我就随便一说嘛。”

“……放心,我会为你保密的。”

许妍:“……”

在她瞪着美目的注视下,她看到前面几步之遥的人,愣是身形顿都没顿一下,径直地,走到一侧虚掩的门口。

看着他将将踏入实验室,秦姒着急之下脱口而出“傅承兮!”,然后随着话音落,他身影全部没入门中。

门再次被掩上。

“哎,哎??秦姒!”宗仲南还在后面叫唤着,秦姒早拎包出了教室。

到门口时,正好看到傅承兮拐向走廊一侧。

那一边,是实验室和研究生办公室,之前大物实验就在那边上课。

她顺着跟过去。

一整个走廊静悄悄地,高跟鞋的鞋跟敲上地面,那响声想忽略都难。

秦姒恨恨地拍上桌面,手顺势将放在桌上手机的手机抄起,将乱七八糟的东西往包里胡乱一塞,就走下阶梯:“跟许妍说我先走了啊。”

清俊挺拔在一群学生中显眼。

摆明了的刻意忽略。

秦姒抿唇,周围气压低下来几个度。

宗仲南瞅了眼前排老教授的后脑勺,扭过头对秦姒拼命使眼色。

秦姒了然冲他一笑,转而抬手,就将试卷塞给了正起身打算去交卷的许妍。

一边收,一边感叹着:这题不难啊,这题明明不难啊。

前排不情愿地被抽走试卷的学生们陆续收拾起东西,间或小声交谈着,有人已经背起书包往外走。

宗仲南:“……”

身子靠上椅背,脑袋放空。

阅读.她那么勾人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