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当家花旦》
当家花旦

011

这时,只见蒋一鸣跑了过来,将手搭在秦昊背后的椅子上,一脸兴冲冲的冲他道:“听说比苏可卿还正,我还挺好奇的,有那么夸张吗,老秦,咱俩要不要过去瞅两眼?”

蒋一鸣伸手往广场某个方位一指。

还没来得及放下望远镜,镜头里,宋明钰那厮竟然抱着篮球巴巴跑了过去,蒋一鸣笑骂道:“我靠,还真是荤素不忌。”

宋明钰反手勾着蒋一鸣的脖子微微使了几分力,蒋一鸣瞬间胀红了脸,一脸夸张的喊道:“宋明钰,你谋杀啊,你个见色忘友的东西!”

结果没想到宋明钰这一去就失了魂了。

秦昊漫不经心的听着,打开水瓶喝了一口水,没有说话,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蒋一鸣,你嘴巴放干净点,再bb,老子废了你信不信。”

蒋一鸣也跟着凑了过来,道:“我也去,剪个帅气的发型开发学妹去!”

三人说走就走,都是雷厉风行的,体育系的,身高各个一米八几,往那一站,自是人群中的焦点。

王依依顿时急了,忙道:“哎,你们怎么都走了,什么时候回来,一会儿新生多了我一个人可忙活不过了!”

蒋一鸣笑了笑道:“一个顶四,你行的,学姐,咱们相信你,加油。”

他们三本就是被抓过来凑数的,学校说要特意选几个帅气活招牌给z大撑门面,要不是老高亲自点名,谁会跑到这儿来浪费时间,人能过来报个道就算不错的了。

三人绕过广场去取车。

一路上,见秦昊兴致不高,蒋一鸣上前攀着他的肩膀一脸八卦的问道:“怎么了,老秦,你跟苏可卿真分了?苏可卿可是咱们学校的校花,你真舍得?”

秦昊淡淡道:“不分,留着过年?”

宋明钰听了噗呲一笑,笑过后,也认真起来道:“这个苏可卿可是你第一个主动追的,难得好了这么长时间,有三个月了吧,人家家世长相样样都不差,老秦,差不多行了,女孩子本就是该哄的?”

秦昊懒得回话,过了良久,吐了两个字:“闹腾。”

蒋一鸣叹了一口气道:“这可真是涝的涝死,旱的旱死,你们一个个身边都是系花校花,只有我身边围着一群嗡嗡乱叫蜜蜂。”正说着,蒋一鸣忽然停了下来,伸手往广场某个方位一指,一脸好奇道:“咦,宋明钰,那不你的小土妞么?看看,旁边男的谁啊?”说到这里,话语一顿,又有些幸灾乐祸道:“原来是罗敷有夫啊?”

听到他这话,秦昊与宋明钰两人齐齐看着他指的地方看去,就看到蒋一鸣嘴里的土妞跟着一个男的一起上了出租车,那个男的一身白衬衣配休闲裤,鼻梁上戴着一副眼镜,给土妞递了一瓶水,两人站在车外说了什么,然后两人双双上了车。

还是没看清脸,只看到了个背影,不过对方头上绑了个马尾,从土气细碎花里衬衣领里露出的那一截脖颈还挺白嫩的,蒋一鸣砸吧砸吧嘴,心道。

秦昊没什么表情,很快收回了目光。

倒是宋明钰,连对方车的尾灯都看不见了,还在那巴巴看着,嘴里喃喃道:“那男的是咱们学校的么?”

蒋一鸣见他还不死心,难得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安慰道:“甭惦记了,对面那男的不是咱们学校的,你刚才看见了没,对方浑身上下从头到脚从脚到头分明写了两个字:学霸,要是在咱们学校怎么可能没听说过,我猜要么是新生,要么就是海大的,这个类型的男的对于女的来说更要命,你争不过人家的,放弃吧,别为了一朵花放弃整个花园,师妹有很多,改天哥们替你张罗。”

徐思娣对于宋明钰一行全然不知,她甚至都没看清对方的脸。

一路上她都在跟自己的胃做斗争,好在,上车前陆然给她买了一包生姜片,从火车站到学校的路上难得没有吐。

去学校的第一天,徐思娣第一次知道原来学校可以这样大,原来大学的学校是真的没有校门的,原来校园内不仅有人行道,车道,还有公交车、旅游车穿行,原来光是一座大学就比他们整个镇还要大了。

那天报到幸亏有陆然在,陆然全程帮她报道,帮她找班级找宿舍,将她所有的东西送去了宿舍,她的东西很多,她将整个宿舍里的东西全都搬过来了,被子褥子衣服,桶子盆子,还有一大箱子的书,她的全部家当,陪了她整整三年的,一样都舍不得舍去。

整理完宿舍后,陆然又领着她去吃了午饭,还带她去买了一身衣服和一双运动鞋,说是军训要穿运动鞋。

徐思娣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衬衣,确实土得掉渣,其实箱子里有衣服,她进城前,任敏挑了不少衣服给她,都是八、九分新的,可是坐火车抽车劳顿,她舍不得穿,就挑了件最旧的,这会儿来了学校确实不大适合了。

学校附近的衣服都很便宜,t恤只要几十块钱一件,徐思娣都是挑的最便宜的,挑了两件,可是那双鞋有些小贵了,要二百多,徐思娣有些舍不得,陆然直接帮她付了,徐思娣拦都拦不住。

从鞋店出来,徐思娣微微咬唇道:“你自己都在勤工俭学,以后,不用给我生活费了,等搞完军训后,我也勤工俭学。”

陆然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看着她道:“不急,我手里还有些余钱,你现在刚入学,对学校环境可能不会太适应,慢慢来,现在主要还是以学习为重。”

陆然话语淡淡的,却也是真的对徐思娣好,说完,从裤兜里摸出一张纸条递给徐思娣道:“这是我宿舍的地址和电话,我每个月一号过来给你送生活费,你要是有事,可以到这个地址来找我或者给我打电话。”

说完,看了看时间,冲她道:“我今天跟教授有约,得要过去了,我先送你去学校。”

徐思娣忙道:“不用了,我记得路,就在前面拐弯就到了,你要是急的话你赶紧去吧,不用管我。”

陆然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看着对方挺立清瘦的背影,徐思娣忽然想起,这么久以来自己竟然连一句谢谢都没有对他说过,而她对他,也不仅仅是一句谢谢就可以了事的。

徐思娣住的宿舍是六人间寝室,满员,分别是石冉、仇筱、悠悠、赛荷、苏颖,还有她,六个人,六个性子,石冉可爱,仇筱高冷,悠悠直爽,赛荷孤僻,苏颖胆小,她则···有些清冷,六个人全然不同性格的人住在一块儿,很快就泾渭分明组合了各自的小团体。

这六个人十分自然的分成了两派,石冉,仇筱,悠悠三个是本地人,她们三个性格合拍,有很多共同语言,没两天三人就同进同出了。

而另外三人成了一派,独进独出的一派,三人话都不多,且内敛,孤僻,敏感,在寝室里都没什么存在感,大部分都是在沉默,或者听另外三个聊天。

看上去还挺和谐的,也确实是,只是,如果一直这样下去,是可以继续相安无事的,而一旦平衡的某个点被打破,所有的缺点都会爆发出来,毕竟,在这个寝室里,就跟浓缩了一个小社会似的,人与人的差距太大,现实的残酷过早的摆放在了大家面前。

徐思娣、赛荷、苏颖三个比较穷,她们每天去食堂点最便宜的菜,吃泡面,啃馒头,穷得叮当响,她们都很好学,大多时刻都会在寝室自学,很少外出玩耍。

而石冉、悠悠、仇筱三个是城里的孩子,生活费比较多,她们搞军训累坏了,天天叫外卖,披萨、炸鸡甚至还有牛排意面之类的补身体,天天跟开派对似的,她们从不学习,每次只有在考试前夕临时抱抱佛脚。

其实人都不坏,每次叫了东西来都大方的分给宿舍所有人一块吃,也喊大家一块出去玩,可是她们三个既不习惯,也压根玩不开,久而久之就越走越远。

矛盾爆发的点是军训到一半的时候,那天中午仇筱去上厕所,发现厕所里泡了一桶袜子都发臭了,她出了厕所后喊了一嗓子:“厕所的袜子是谁泡那儿的,我天,都熏死我了,麻烦谁的谁赶紧洗洗。”

喊了一声,没人反应,所有人都累成了狗,全身骨架都散了。

仇筱咬了咬牙,忍了忍,结果经过塞荷床位时,忽然问道一股刺鼻的味道,她顿时捂住了鼻子,差点吐了,指着塞荷挂在床位上的那件军训迷彩服冲衣服的主人道:“我靠,你这衣服多久没洗了,都馊了,我差点吐了,麻烦你起来洗一洗好不好,这里可是公共场所,不是你一个人的宿舍,还有,厕所那桶袜子是不是你的,我的天,你该不会泡了半个月没洗吧,我仇筱长这么大就没见过这么邋遢的人!”

仇筱喊了一阵,见床上的人背对着她依然没有动静,她们回宿舍不到五分钟,对方不可能这么快睡着的,肯定是故意不搭理她,仇筱顿时怒了,她的脾气本就不好,好说不听,顿时曝脾气上来,气得捋起袖子直接将人从上铺给拖了下来。

塞荷从小在乡下长大,力气并不小,她也急红了眼,丝毫不甘示弱,向仇筱扑了过去,咬牙道:“你凭什么看不起人,就你们城里人爱干净是不是,就你们有钱人爱干净是不是,我就不洗,我就不洗,你能将我怎么着!”

仇筱气得一把抓住了对方的头发,两人直接在寝室干起架来了。

徐思娣、石冉等人立马爬了起来劝架,然而两个人都比较彪悍,竟然劝都劝不动,周围寝室的人全围过来看热闹,最终两人被宿管阿姨带走了,临走之前,仇筱冲着塞荷冷笑道:“你他妈是我这辈子见过最low的乡下人!”

从此,穷与富,城里人与乡下人彻底将这个刚成立的宿舍隔成了两半,成为了所有人心目中的一道刺。

说着,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斜眼瞥了宋明钰一眼。

宋明钰听到他说不感兴趣,顿时心里一松,只有老秦松口,他心里才微微踏实。

要知道秦昊的名头别说在z大,就连在整个大学城都是如雷贯耳的,有钱,有颜,有实力,可谓是上帝的宠儿,这样的人物走到哪里都是瞩目的焦点,他基本不用追女生,毫不夸张的说,倒追他的从z大可以排到海大校门口了,人家只要瞧哪个顺眼点哪个就行,就跟皇帝选妃似的。

想到之前那张脸,纯,清,冷,就像深山里流动的山泉一样,令人见了有些口干舌燥,又不忍肆意破坏那抹清澈幽静。

宋明钰不像秦昊跟蒋一鸣那样浪荡,他的喜好比较单一,喜欢清纯可人的,不像老秦老蒋两个,玩玩而已,只要好看,谁都可以,上大学这一年,虽有过好感的,倒追他的人也不少,但是一直郁郁不得劲儿,没想到今天那一眼倒是令他彻底精神了,原来,是等的人没出现而已。

蒋一鸣拆台道:“哟,才一眼就知道人家是什么样的人了?”

宋明钰踹他,两人又闹腾了起来。

秦昊一脸不耐烦道:“不感兴趣。”说着,伸手将额头上的发带揭了,扒了扒一头鸡窝头,脸上没什么表情,淡淡道:“热死了,几点了,我去剪个头,去不去?”

宋明钰有些紧张的跟了过来,冷冷道:“你们别过去吓着她了,人家跟其他女的可不一样!”

王依依见他不感兴趣,心里有些开心。

宋明钰顿时满口答应道:“去,去去去,现在就去吗。”

秦昊淡淡的“嗯”了一声。

十分钟前,蒋一鸣跟宋明钰打赌看哪个眼光好,谁从人群中一眼将新生辨认出来,输的人就去买烟,两个人跟一对扫描仪似的盯着广场,结果蒋一鸣忽然看到一个身影,指着道:“快看,广场中央坐着的那个土妞,火星来的罢,我靠,这年头真有这样的人啊,可千万别是咱们学校的,免得拉低了咱们学校的档次!”

宋明钰抢过他手里的望远镜望了过去,正好看到对方回头看了一眼,镜头里,她的侧脸一闪而过,宋明钰放下望远镜用自己的双眼探了探,片刻后,又举起了望远镜,嘴上微微赞道:“身高目测一米六九到一米七一,侧脸超正,背影也挺好看的,就是太瘦了。”

两人闹腾着。

王依依见秦昊有些起床气,连忙给他递了一瓶水过去,偷偷看了他一眼,想了想,只缓缓开口解释道:“蒋一鸣刚才跟宋明钰打赌来着。”

又扫了扫旁边的行李,实在寒碜,也确实有点土,宋明钰心道,嘴上没有说出来而已。

“你什么眼神?”蒋一鸣一把将望远镜夺了过去,他只看到一个身穿细碎花衬衣的背影,背上的内衣带微微凸起,看着廉价又土气。

阅读当家花旦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