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当家花旦》
当家花旦

008

说罢,不待对方回应,对方又淡淡反问道:“有好日子不过,你何必要自寻死路?”

语气虽淡,可到了最后一句,字眼却带着前所未有的凌厉。

曹保雄顿时怒了,几步跃到对方跟前,挥动着手里的棍棒抵住对方的脑门,胀鼓着双眼道:“你以为老子不敢么,告诉你,小子,老子可是杀过人的!”

徐思娣激动得连牙齿都在打颤,只用力的挣扎着,双脚在地上蹬着,脚心脚背被枯枝败叶扎破了也毫无知觉。

说完,紧紧握着棍棒往对方脑门上狠戳了几下。

那道高瘦的身影却岿然不动,不躲也不让,没有半点惊慌,只抬眼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你知道强、奸未成年最高可以判多少年么?你知道故意杀、人最高又判多少年么?你知道二人以上轮、奸未成年,合谋故意杀、人等一系列犯罪加在一起最高又该判多少年么?”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那道声音有些清冷,有些寡淡,却在徐思娣黑暗的世界中划开了一道口子,有光漏了进来。

顿了顿,又道:“只要她一天没嫁到你们曹家,就一天不是你们曹家的人。”

说完,伸手一拉,将徐思娣从曹保雄手里拉了过来,没有去看曹保雄,而是转而去看他身后的曹三万道:“你看上去是好人,希望你不要因为这一件错事悔恨一辈子,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陆然话语一停,只见那个又矮又黑又瘦的曹三万忽然崩溃大哭了起来,只狠狠抽了自己一个巴掌道:“我···我我不是人。”

说完,又朝着徐思娣的方向用力一跪,狠磕了几个头道:“对···对不起。”

说完,连看都不敢再看徐思娣一眼,失魂落魄的跑出了林子。

曹保雄冲着他的背影骂骂咧咧道:“孬种,没用的东西,你就等着让咱们曹家断子绝孙吧。”

说完,扭头恶狠狠的盯着陆然及徐思娣,握紧了棍棒指着陆然一字一句道:“陆然?陆家的吧,姓陆的,老子告诉你,别以为你进城上了大学就翻身了,这个世界是用钱说话的,徐家已经收了咱们曹家的钱,即便今天没有得手,将来这小婊、子嫁到咱们曹家老子也不会放过她!”

恐吓一番后,曹保雄气急败坏的去了。

人都走了后,徐思娣双腿一软,整个身子直往下滑。

陆然一把将人扶住,低头,看到她一身衣衫不整,一脸失魂落魄,微微抿了抿嘴,不由拉着衬衣替她将身子裹紧了,却不料徐思娣整个身子一抖,一脸惊恐的躲开了,片刻后,只将整个身子卷缩成一团,紧紧抱着双腿,将脸埋在膝盖上崩溃的大哭了起来。

此时,头顶上的天空是蓝色的,万里晴空,一片湛蓝。

这个世界本该是美好的啊!

这天,陆然直接将徐思娣领回了他家,一路上,两人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陆然什么也没有多问,不用多问,从刚才那番话里,他早已经猜到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惊讶,也丝毫不觉得惊讶,这样的一幕,其实早就猜到了,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回到陆家后,尤是好脾气的孟连英都气得恨不得跑到徐家破口大骂一场才好,这个世界上的父母千千万,她就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狼心狗肺的,竟然如此糟践自己的亲骨肉,可是,看到那孩子那可怜的模样,孟连英只咬牙忍住了,这几天,孟连英母子两人什么也没说,没敢打扰,就待在屋子里默默陪着徐思娣。

徐思娣在陆家住了三天,睡了三天三夜,除了吃饭,没有露过面,到了第四天后终于出门了,整个人瘦成了皮包骨,情绪看上去倒是恢复过来了,照常跟孟连英、陆然说话,照常说笑,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孟连英当着面没说什么,背地里却忍不住红了眼。

吃过早饭后,徐思娣收拾好书包,冲孟连英道:“婶婶,我该回去了,这些日子打搅了。”

顿了顿,又对陆然道:“谢谢你,陆然哥哥。”

说完,背着书包就要走。

孟连英劝都劝不住,徐思娣只两眼空洞道:“总该是要回去的。”

陆然却一把将人拦住了,只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淡淡道:“你等会儿。”

徐思娣缓缓转过身。

陆然道:“我将你爸妈叫过来了,一会儿你进屋待着就是,别出来。”

徐思娣微微一愣,正发愣间,只看到两个恶心的身影从坡下上来了。

徐思娣双手握得紧紧地。

孟连英忙将她拉进了屋。

屋子里,孟连英给她倒了杯茶。

屋子外,传来蒋红眉尖锐的质问声,问陆然凭什么管她们家的闲事儿,让他们陆家将人交出来,她刁难又泼辣,好像声音大没理也能够成了有理似的,没多久,陆然清冷的声音冷不丁传了进来——

“你们就不怕将人逼死,闹到最后人财两空么?”

陆然话音一落,外头静了一阵。

过了良久,只听到蒋红眉道:“要死也给我死到曹家去。”

陆然冷笑道:“就不怕曹家将尸体给你们送回来。”

然后,外面终于彻底没声音了。

就那样安静了好几分钟,安静到以为外面的人都消失了,却又听到陆然的声音不慌不忙的传了过来:“我马上上大二了,除了上大学第一学期的学费生活费是村子里凑的,第二学所有的钱都是我自己赚的,今年暑假我在海市实习,接了一个项目设计,这个设计只要做两个月,酬劳有两万块,我现在大一才刚念完,等我将来毕业后一年的工资最少二十万起,请注意,是最少!”

陆然漫不经心道。

没一会儿就听到了蒋红眉与徐启良瞠目结舌的声音在屋子里回响,过了良久,只听到徐启良张口结舌道:“二···二十万?”

问完,还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蒋红眉似乎还有些理智,过了好半晌,她找回了自己的声音,阴阳怪气道:“你跟我们说这些是个什么意思?”

陆然淡淡道:“我是觉得你们两个太过鼠目寸光了,我的意思是,我既然可以赚到这么多钱,将来你们女儿也可以。”

陆然说完,话语一停,瞥了对方一眼,又继续缓缓道:“你们现在竟然为了区区一万块的彩礼放弃将来的二十万、二百万,甚至更多,岂不是愚不可及,一万块钱现在能够干什么,最多不过给天宝建间房将来好给他娶媳妇儿用,可是一万块总有花完的时候,如果多等上两年,等你们女儿大学毕业后,你们不但可以给他在山上建房子,将来你们还能到镇上买房子,去海市买房子,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你们知道么?电视里那样的高楼大厦你们见过么,这一辈子你们都见不着,可是,你们的女儿可以做到!”

陆然给徐氏夫妇画了一张大饼。

说完,呸了两下,只用力的呼出一口气,缓了缓情绪后,指了指身后衣衫不整的人冲对面的人道:“这婊、子很快就是咱们曹家的人了,她被她父母卖给了咱们曹家,咱们曹家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你即便是告到政府,也没人管得了咱们家的家事儿!”

说完,转身就去拉扯徐思娣,咬牙道:“走,臭婊、子,跟老子回家!”

此时,徐思娣已经慢慢清醒过来了,她趁他们不注意快速的爬了起来,缩到一旁的角落里,身上的衣服全都被撕烂了,她用力的抱着双臂,裹着裸露的地方,正要向那个小青年跑去,忽而见曹保雄要来抓他,边往后退,便伸腿直往他身上胡乱踢踹道:“你放开我,放开我,陆然哥哥,救我!”

说完,举起手里的棍棒就要朝着对方头顶砸过去。

“叔——”

忽然双脚被人一把死命抱住了。

曹保雄咬牙扭头,只看到侄儿曹三万匍匐在地,一把惊恐的抱着他的双腿,哭得稀里哗啦道:“不要,叔,别···别杀人,我···我不敢坐牢···”

曹保雄狠狠踹了他一脚咬牙道:“没用的东西,合该你讨不到媳妇儿。”

曹保雄牙齿磕得砰砰作响,只气得浑身肥肉直乱颤道:“小子,你竟然还吓唬起老子来了,老子是吓大的么,少在这里啰哩啰嗦,老子现在就宰了你,让你看看老子到底怕不怕!”

说到这里,对方语气略停,淡淡挑眉看着对方道:“不知道的话,我可以告诉你,死、刑或者···坐牢坐到死。”

听到徐思娣的呼救,曹保雄动作一顿,只一把抓住徐思娣的头发,扭头眯着眼看着身后的陆然道:“你们认识?”

这时,只见陆然松开了手里的书包,脱了身上的衬衣快速的走了过去,一把将衬衣搭在徐思娣身上,抬眼看着曹保雄道:“这是我妹子。”

曹保雄身材高大,又肥得流油,脸上还有块刀疤,一站起来,整个人就跟只野生熊似的,瞧着还挺有憷人的,又加上曹保雄年轻那会儿是山上有名的恶霸混子,专门偷鸡摸狗,后来又跟人讨债行凶,据说手里还沾染过人命,现在混到了镇上,发了一笔横财,山上上下都听过他的名字。

而对面,不过就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小青年。

摁住她手脚的那只钳子终于松开了。

曹保雄从身后摸出了一根棍棒指着几米开外的人,一脸暴躁道:“小子,别惹事儿,识相的就滚远点,当做没瞧见,不然,今天连你一块给收拾了。”

对方一身衬衣西裤,高高瘦瘦的,肩膀背着一只黑色的书包,鼻梁上还戴着一副眼镜,看上去就一小白脸,他一只手就能将人撂倒,曹保雄丝毫不将人放在眼里。

却不料那小白脸脸色由始至终都没有发生过任何变化,他肩上背着一个书包,手中还拎着一只书包,手里这个是之前在路上捡的,这只书包还是当年他用过的,哪里会不认得,当即目光往地上一扫,双眼微微眯起了,面上却丝毫不显,只一脸淡淡道:“要让我当做没瞧见,可以,除非你杀了我。”

阅读当家花旦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