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当家花旦》
当家花旦

007

时间一晃,转眼又到了周五,这个周五徐思娣没有回去,她托人给家里送了个口信,说马上期末考试了,她住同学家里,其实哪住在什么同学家,她跟班上的同学都不熟悉,自己躲过宿管阿姨的检查,一个人被偷偷被锁在了宿舍里,没有电,没有水,自己提前备了口粮和水,就那样生生挨了一天两晚。

白天还好,就是晚上,在漆黑无人的寝室里,空荡荡的,有些瘆人,她一个人捂住耳朵躲在被子里瑟瑟发抖,六月天的盛夏里,她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热得、憋得快要死过去了,依然不敢冒出头来呼吸一口新鲜空气。

说完,板着脸飞快的绕过他一路加速飞快的跑下了山去。

之前在徐家,徐思娣压根没有正眼瞧过对方,眼下两人面对面,只见对方大约三十上下,满脸黝黑,嘴唇上方还留了两撇短短的八字胡,常年生活在大山里的人经常需要上山干活,要比镇上的人显老,对方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是地里长大的劳动汉子,手指头的指甲壳里甚至还残留着洗不净的淤泥。

去了学校后,为了短暂的忘掉那些糟心恶心的事情,徐思娣念书越发发狠了,每天都在争分夺秒,除了吃饭上厕所其余所有的时间从来没有离开过座位,就连去上厕所兜里都塞了一张纸条,一边上厕所一边记英文单词,晚上更是偷偷开着灯蒙进被子里背诵文言文。

因为压力过大,营养不良,神经又太过紧绷压抑,甚至一度体力不支,在一节体育课上徐思娣头昏眼花险些昏倒过去。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对方明显是在刻意等着她,见她来了,只有些拘束,有些紧张,脸胀得黑红黑红,手里拎着两包那种用牛皮纸包裹的两个小纸包。

徐思娣将手里的东西全部扔进了垃圾桶。

长长的手指头嵌进了肉里。

然而逃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即便躲在学校里,那些恶心的事情终究还在,而学校总有放假的一刻,总有她躲不下去的时刻。

面对着这样的一幕幕,徐思娣没有任何办法,幼小的她没有任何能力,没有任何反抗的权利,她有且只有一个武器,那就是她自己。

七月初,学校放了暑假,高三的学生已经参加了高考,成绩下来,考上好学校的并不多,于是,学校决定今年暑假针对高二毕业生进行一个月的补课,补课需要收费,徐思娣没有参加,为此,在放假回家前,任敏特意将她留了下来,并通知她,说她的补课费她已经向学校申请帮她免除了,希望她能够顺利返校参加。

徐思娣没有立马给老师答复。

此番回去她将会面临什么,连她自己都猜测不到,徐启良和蒋红眉是什么样的人,她比任何人都清楚了解,他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一定会将她逼到绝境,会将她逼死的,而徐思娣早已经做好了大不了一死的准备。

却没想到,她到底还是太嫩了,这个世界远比你想象的还要恶心阴暗得多。

因为放假的日子不在周末,这天,隔壁村的那个跟她一起回家的女孩还在镇上做活,徐思娣就一个人上山回家,一路上她都有些恍恍惚惚的,想着家里的那些破事儿,想回来之前老师跟她说过的那些话,走着走着,忽然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响起,徐思娣一惊,连忙握紧了书包带,从书包内层摸出了一把小刀,举着小刀猛地回头道:“谁?”

然而一转身,身后却空空如也,两旁十多米高的林子将她淹没,风儿吹过,树叶沙沙作响。

徐思娣顿时松了一口气。

然而一转身,眼前忽然一黑,一个黑色的套子忽然一把罩在了她的脑袋上,徐思娣咬牙尖叫了一声,压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托着往林子里拽。

手里的刀被人一把夺走了。

徐思娣大惊,拼命挣扎了起来,双脚往地上胡乱踹着,双手伸了出来,直往肩膀上那双臂膀上用力的抠着,边抠边惊恐喊道:“放开我,放开我,救命啊,救命——”

这里是荒山野岭,对方又是个男人,如果她挣脱不开,如果没有路人发现,如果她被拖进了林子里,接下来等待她的将会是什么,压根连想都不敢想。

徐思娣只觉得绝望不已。

使出全身最大的力气挣扎了起来。

对方手臂上被她抓破了几道血口子,只听到他惨叫一声,忽而停了下来,将徐思娣一把摁在地上,唰唰几个巴掌就狠狠朝着她抽了过来,咬牙切齿道:“贱人,老实点,听见没,不然老子杀了你,再奸了你!”

男人力气本就大,而这几巴掌明显用足了力气。

徐思娣脑袋一晕,耳朵嗡嗡直响,整个被抽懵了,白眼一翻,半晕了过去。

趁着她恍惚间,对方一把将她拖进了林子,二话不说,嘶地一下一把将徐思娣的衣服撕开,趁机摸了徐思娣两把,啧啧两声凑到她耳边压低了声音道:“侄媳妇儿,今儿个先放了你,咱们来日有的是快活的日子!”

说完,一手摁着她,一边冲着远处喊道:“还不赶紧过来,人彩礼都收了,今天就在这里将洞房给入了!”对方应该没动,那人又暴躁的吼了一句:“还想不想娶媳妇儿呢,人家父母都应下了,你不办,今天老子就替你给办了!”

说完,大手用力一扯,直接将徐思娣的衣服给扒了个干净,只剩下两片内衣。

有人慌忙喊了一声:“你···你别动她。”

说完,立马跑了过来。

下一秒,一双颤抖的手覆盖到了徐思娣身上。

徐思娣听到上方响起一道小声的:“对···对不起···”

上面的人就朝着她凑了过来。

因睁开间,脸上的头罩被掀开了一半,露出了半只眼睛,徐思娣看到了对方的黑脸及嘴上那两撇八字胡。

徐思娣整个人都在颤抖,整个身子抖得不成样子,然而她此刻头脑眩晕,手脚都被人摁住了,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力气,双手垂落在两侧,连抬都抬不起了。

她完全吓傻了。

眼泪唰地一下就滚落了出来,嘴里拼命摇头喊道:“不要,求求你,不要···”

就在对方开始解她的裤子时,她紧紧闭上了眼睛,绝望到将要放弃的时刻,忽然听到了一道熟悉却又神圣的声音——

“你们在干什么?”

说着,将手里的东西塞给了她。

是一大袋红彤彤的红富士及一包蛋糕之类的糕点,红富士用网装着,从外面可以看得一清二楚,蛋糕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即便没打开包装也猜测得到。

一看到手里这两样东西,徐思娣就心下一沉,面无表情的走到校门口,果然远远地就看到一个身穿条纹汗衫的中年男人正站在校门外一脸殷勤的给守门的门卫开烟抽,那一刻,徐思娣只觉得浑身的血液直冲脑门,气愤、羞耻、憎恨,以及对这个世界感到前所未有的绝望。

周一这天徐思娣刚到教室,任敏忽然过来将她喊了出去,冲她一脸欣慰的笑着道:“孩子,你家人来了,就在校门口,我请他进办公室坐坐,他非不进,这是他亲自送过来的东西,托老师捎给你的,你拿着。”

任敏对徐家父母印象不大好,她曾亲自上门家访过,受访的却并不是徐家父母,徐家父母压根没有露面,而是村子里村长接待的,从村长那里了解过情况后,这两年以来任敏就再也没有登过徐家的门了。

不过刚才倒是令她有些微微意外。

看上去还是挺憨厚的。

任敏顿了顿,便又道:“人这会儿还没走了,你赶快过去瞧瞧!”

在十六岁的徐思娣眼里,大学就是一道人生的分水岭,考上了就是天堂,考不上她就得下地狱,还是下到十八层的那种,由不得她不努力。

后来还是被任敏将她强自留在了办公室休息,徐思娣趴在风扇底下,终于迷迷糊糊睡着了,睡了自返校以来第一次睡着了的觉。

她呆呆的立在原地,整个人凝固住了,不知过了多久,趁那人没有发现她的身影,徐思娣拼命躲了起来。

她想要将东西全部摔到那个陌生的,可以充当她父亲的人的身上,砸到他的脑门上,可是,她不敢,她不敢让任何人知道,她完全不敢开闹,这里是学校,这里面念书的全是国家未来的花朵,她怎么能够让如此肮脏的行径、如此恶心的事情沾染、污染着这样美丽的校园呢。

徐思娣飞快的往身后一躲。

两个牛皮纸包掉落在了地上,里面的酥饼散落一地。

徐思娣并不是瞧不起劳动汉,她认识的所有人都是劳动汉子,可她还是一个小姑娘,还在念书,她还没成年,然而对方却三十多岁了,甚至比徐启良小不了多少,此刻,却殷勤的来接近她,尽管看上去老老实实的,却依旧令徐思娣感到有些恶心不已。

见徐思娣过来,飞快的将两包东西递到了徐思娣跟前,胀红了脸,唯唯诺诺道:“这是···这是镇上的酥饼,小···小叔说说你们女孩爱吃,我给你送过来···你带回学校吃吧!”

黑矮瘦一脸愣愣的看着她。

徐思娣忍着恶心,一字一句道:“我不要,别来找我,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你!”

阅读当家花旦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