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他的温柔只给我》
他的温柔只给我

心结

从来没有和比自己小的小朋友玩儿过,昱昱的心里就有些期待起来,他好想当大哥哥啊,只不过妹妹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会不会不愿意跟他玩儿?

沈清溪一回头,看见自家孩子亮亮的眼神,早就猜透了他的心思,就轻轻的笑了起来,给筱筱擦过小手之后,把小姑娘抱了过来,端端正正放在昱昱面前。

抱着昱昱在门口换了拖鞋,沈清溪就回身把大门关上,过去蹲下身,拉了拉筱筱的小手,又拿起一个芭比娃娃摆弄了几下,总算是把小姑娘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沈清溪之前见过这孩子一次,她天生就是喜欢小孩儿的那种类型,对小姑娘就很是喜欢,也没少逗这孩子,还特地给她买玩具什么的。

等孩子不怎么哭了,才抱起她去卫生间把小脸儿洗干净,连带着黏糊糊的小手也一并放在水龙头底下冲了冲。

昱昱颠颠的跟过来,趴在卫生间门口,好奇的往里面看着,大眼睛眨了眨。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周子青的女儿小名叫筱筱,是个挺胖的小丫头,今年三岁多了,梳着冲天的一根小辫儿,两坨脸蛋儿红红的,平时看起来也是喜庆而讨人喜欢的。

凭什么女人就必须做出这种牺牲呢?明明从始至终,为孩子贡献多的人,都是周子青啊。

无情无义的人,反而却能得到更多的利益。

“没有人愿意接,一听说对方的代理律师是那郗律师之后。”周子青仍旧情绪消沉。

听到她的话,沈清溪倒是愣了愣。

她对这方面的事儿并不太了解,也没打过官司什么的,所以还真不知道,郗劲这个人,竟然厉害到了这种地步。

又听周子青试探道:“清溪,看那天的情形,你是不是和那郗律师认识?”

“算是吧。”沈清溪抿了下唇,也不打算隐瞒:“他是昱昱亲生父亲的弟弟,也就是昱昱的叔叔。”

“真的吗?这……”倒吸了口气,周子青眼中露出担忧的神情,想安慰一句,又想到她自己当前的状况,摇摇头,叹息了一声。

沈清溪倒是蛮平静的,想到昨天郗劲的话,她的神情严肃了些,逐字逐句说道:“青姐,你有没有想过,徐波这么着急离婚的原因是什么?他明明可以更周密的计划一下,没必要把事情弄得如此突然,以这人的心机,其实都可以做到,让你心甘情愿的离婚,而丝毫不去埋怨他,你懂我的意思吗?”

“所以呢?”周子青怔了怔。

“一定有什么原因逼着他,必须要尽快离婚,你要去找证据。”沈清溪也不绕弯子了,直接点了她一下。

“你是说,他找了小三?”周子青也还算聪明。

临分别的时候,倒是两个小孩儿依依不舍,一副不想分开的样子,尤其是筱筱这个丫头,拽着昱昱的衣角硬是不撒手,小金豆又一滴一滴的落下来。

昱昱十分懂事儿,十足的大哥哥做派,小手轻轻碰碰妹妹的冲天小辫儿:“没关系哒,我下次还来看你,带着我最喜欢的小车车给你玩儿,好不好?”

小丫头这才破涕为笑,乖巧的摇着手说‘拜拜’。

沈清溪这会儿收到了母亲的短信,要她赶紧过去吃晚饭,说是准备了昱昱最喜欢的炸鸡块。

看了眼时间,再不出发就晚了,她也就没多留,拉着昱昱赶紧坐电梯出来,打车往父母家赶。

临到楼下的时候,她买了二斤大苹果,见昱昱喜欢,就给小孩儿抱了一个在怀里闻味儿,又嘱咐几句:“不能吃啊,回家洗干净才能吃。”

刚进了小区的大门,就看见前头车里下来个挺高挺壮的男人,打开后备箱拿了一袋子面粉出来,也不管身上那身干净的黑色衣服,就那么一矮身扛在了肩膀上。

“是柯叔叔!”小孩儿眼尖,拉拉她的衣角,小声说。

“松哥!”沈清溪就喊了一声,快步过去用手托了一下那面袋子:“怎么又买面?多沉啊,还要上四楼。”

男人这才转头,浓眉,肤色为微深,长相是颇为英气的类型,神情却十分随和:“看不起人是不是?你哥要是连这点儿东西都抗不上去,那就别活了。”

低头要看见一旁的昱昱,就笑着逗小孩儿:“昱昱,抱着个苹果干嘛呢?是不是想吃了?小馋鬼。”

“没有!”小孩儿脸红红的,急忙就把那苹果藏在身后。

就这么说说笑笑,几个人很快就到了四楼,沈母已经开着门等在那儿了,看到人上来了,急忙出声招呼:“快快快,都进来!”

进家之后,又找来毛巾忙着给柯松掸身上的白面,嘴里埋怨:“来就来了,买这东西干什么,看把衣服弄得多脏!”

转身把毛巾接过来,自己随意擦了几下,柯松就把外套脱下来,直接挂在椅背上,笑一笑说道:“这都是我该做的,等什么时候清溪给您找了女婿,这扛米扛面的活儿我就交给他,您说行不行?”

他这么说着,语气自然,仿佛就像是沈家的亲生儿子。

沈母的眼睛就有些红,唠叨着去了厨房,推了正在炒菜的老伴儿一把:“清禾那孩子真是造孽!当初要找了柯松这孩子,哪至于落到现在这个下场!我……”

听见妻子又提旧事,沈父就摇摇头,制止她继续说下去:“快别说了,光提这些又有什么用?当心孩子们听见。”

这么说着,他手底下的动作也没停,很快炒了几个菜出来,各各色香味俱全,又大声招呼女儿进来端出去。

这顿饭吃得其乐融融,有阵子没来了,柯松还和沈父喝了几盅酒,把老人哄得很开心,昱昱则是抱着那盘炸鸡吃个没完,沈清溪好容易劝着,让他多吃了几口蔬菜。

饭后,天色就有些暗了下来,帮着把碗筷收进了厨房,柯松这才站出来,招呼沈清溪:“后备箱还有几箱子牛奶补品什么的,你跟我下去拿上来。”

沈清溪点头,穿好外套,两人一前一后下了楼。

她当然知道柯松说这话只不过是幌子,所以看着男人径直往一旁的小公园走去,也没有十分惊讶。

饭后出来锻炼人有很多,两个人倒也不显突兀,一前一后走到路边的长椅跟前,柯松才停下脚步,示意她坐下。

自己拿出一根烟来,夹在手中问道:“介意吗?”

沈清溪摇摇头,拿出纸巾把整个椅子稍微擦了一下,才搭着边儿坐下,望着不远处跳广场舞的人群出神。

柯松终究还是没有把那烟点起来,只是凑在鼻端轻轻闻了一下,声音在夜色中有些发沉:“我这次出去,大致是有一些收获的,清禾和我在一起那会儿,有一个共同的朋友,叫黄屿,这人挺仗义的,就是不走正道,后来我察觉了他这一点后,就和这人疏远了,只听说他去了临海的一个城市。”

说到这儿,他顿了顿,过一会儿才接着讲道:“但清禾和这黄屿却一直没有断了联系,她和郗晟私奔以后,曾去找过这人,我也是打听了很多朋友,才知道了这件事儿,。”

“那,松哥,你找到这个黄屿了吗?”沈清溪转过头来,语气中带着一丝紧张。

手指中的香烟转了一圈,被径直丢到跟前的那个垃圾桶里,柯松摇摇头:“没有,他被抓了,现在在监狱里,罪名是人口走私。”

“所以?”沈清溪猛的站了起来,嘴唇都在不自觉发抖。

猜测了那么久的隐情,终于要一点点在面前揭开,虽然已经有了各种最坏的心理暗示,但痛感仍旧是剧烈的。

她根本就不相信,自己的姐姐会傻到这个程度。

柯松的面庞在隐黑暗中,看不出什么表情,他只是缓缓点了点头:“对,她偷渡了,利用黄屿的帮助,和郗晟到了别的国家,这是我认为,最靠谱的一种推测。”

失去了站立的力气,沈清溪重新又在长椅上坐下,轻声说道:“那她……到底去了哪里?”

“清禾是医生,郗晟则热爱摄影,那么你认为,他们最有可能去哪里?”柯松反问。

微微俯下身,手肘撑着自己的膝盖,沈清溪喃喃说道:“是C国,那里发生过战争,医疗资源缺乏,难民很多,急需人道主义救助,又有很丰富的摄影新闻素材。”

前头广场舞的音乐换成一首很热闹的舞曲,让这个小小的公园里充满了欢乐的,仿佛节日一般的气氛。

但是不远处,那条小小的长椅周围,却萦绕着长久的沉默。

过了很久,沈清溪才直起身来,望着身边高大的中年男人,她的声音有点儿哑:“松哥,你这么多年来,你是不是一直还想着姐姐?虽然你们曾经是恋人,但终究是姐姐先背叛了你,和郗晟一起私奔,所以,她不值得你这样对待的,也该到放下的时候了,你应该成个家,过属于自己的生活。”

虽然看不清脸,但她知道,柯松在苦笑:“那么你呢?如果能放下,谁又不想呢?”

心里是闷闷的感觉,沈清溪摇摇头,不再试图劝说,眼前的这个男人,为姐姐,也为沈家,实在是付出了太多。

在心底里,沈清溪已经把他当成了亲大哥对待,所以,打心眼里,她是希望柯松幸福的。

但是那又怎样?

有些人,人前看起来快快乐乐,很开朗的样子,私下里,却有着不为人知的伤痛。

柯松就是这样的一种类型,他的心结,也只能他自己解开。

沈清溪过去替她倒了杯水,然后在对面坐下来,有些担心的问:“青姐,你还好吗?”

“嗯。”周子青点点头,听到自己女儿开心的笑声,感激得不行:“谢谢你啊,清溪,要没有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几天太忙,没顾得上照顾孩子。”

沈清溪挺理解她的,摆摆手说:“没关系的,青姐,昱昱也挺喜欢筱筱的,两个孩子正好能玩儿到一起。”

“昱昱,你是大哥哥,妹妹现在不开心,刚刚还哭鼻子了,你负责逗她开心好不好?”沈清溪就鼓励的说。

昱昱这才点点头,往前站了站,拉起了妹妹的小手,鼓起勇气大声说道:“筱筱妹妹,我带你去玩儿,好不好?”

小丫头好奇的看看面前的小哥哥,怯生生点点头。

眼看着两个小孩儿手拉手,蹦蹦跳跳的跑到客厅去了,沈清溪这才松了口气,走出来去看周子青。

她已经打完了电话,这会儿正疲惫的斜倚在沙发上,整个人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两个小朋友面对面站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里面的那个小妹妹好可爱啊,而且她的个子好低,脸蛋和手臂都是胖胖的!

勉强笑笑,周子青又沉默了一会儿,这才开口说道:“清溪,我做最坏的打算,即使最后不要这些家产,我也一定要把孩子留在我身边。”

“律师呢?找到没有。”沈清溪皱皱眉头,心里忽然升起一种烦躁而憋闷的感觉。

小丫头则像个挂件似的,小身子挂在妈妈腿上头,一边嚎哭着,小脸儿全是眼泪和鼻涕,还在试图攀着腿往上爬,胖手努力向上伸着,一心一意的想把那手机够下来。

母女二人的周围,汽车和娃娃之类的小玩具则是扔了一地。

印象里,这小孩儿总是笑嘻嘻的,挺坚强的性格,谁知道现在能哭成这样?

拉着昱昱快走几步进门,沈清溪这才看见,宽大的客厅中央,周子青一个人站在那儿正在皱着眉打电话,神情看起来很是着急,还要不时蹲下身拉着女儿的小手安抚她,简直是焦头烂额。

沈清溪平时照顾昱昱,不知不觉间,就把孩子的心里揣摩的差不多了,一看这情形,立刻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猜了个差不多。

筱筱这丫头平时特爱黏着妈妈,估计是今天来找妈妈玩玩儿具,却看到妈妈一天都抱着手机,不理自己,心里觉得难受了。

阅读他的温柔只给我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