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他的温柔只给我》
他的温柔只给我

扶腰

想起来刚搬家时,沈母送来的一套青瓷的茶器,造型古朴,用来待客再合适不过,应该是放在了最顶上的壁橱里面。

她就垫着脚,小心翼翼的举起手把那橱柜打开了,里面稍微有些灰尘飘出来,沈清溪咳嗽了一下,眯了下眼睛。

好在,今早起床之后,已经把床铺和地面整理过了,不知怎么,她轻轻松了口气。

楼道里的灯坏掉了,沈清溪跟在后头,开着手机电筒照亮,前头男人的身影映在墙壁上,随着移动的脚步长长短短,明明是很长的台阶,他却好像几步就能走完似的。

水很快热好,她就伸手去取茶杯,碗橱上面反扣着两只一大一小的杯子,是她和昱昱常用的,平时冲个奶粉果汁什么的,能装很多。

但她随即又犹豫了一下,总觉得不好,粉色的那个大杯,毕竟是她自己喝过的,虽然洗过了,但是……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最后昱昱还是让郗劲给抱回家的,小孩儿五岁多了,其实也挺重,沈清溪平时抱着他就费劲,尤其他现在处于熟睡的状态,就显得更沉了些。

女人的性子温吞,白皙的脸颊也未见怎么红润,如此暧昧的氛围,她本身像是没有什么感觉的,又或者,压根就是不想有感觉。

对于这种事,她从来都是慢半拍的。

郗劲的大手动了动,忽然又有些想笑,很反常的情绪,他却丝毫都不想控制。

忽然又想起,不久之前,两个人在这所房子里的第一次重遇。

她妈妈来了,在外面大声敲门,这女人就像是做贼似的,想要把他藏起来。

其实这也没什么,毕竟先不请自来,随意登门的人是他,但郗劲就是不爽,不爽自己被当做见不得的人存在,所以他就故意停了下来,想看她怎么办。

女人踮起脚尖凑过来的时候,红润的唇和身上隐约的自然香味,带着很诱惑的感觉,换做哪个女人,下一步的动作都应该是充满风情的一吻,或者是暧昧而羞涩的撩拨吧?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象出这样的画面,但是郗劲却并没有躲避,结果下一秒,这女人又干了什么?纤细的手拽着他的头发,心狠手辣的拽了一把。

脑回路如此清奇的女人,怕是绝无仅有了吧。

想到这儿,他不禁又闷闷笑了一声,扶在女人腰肢上的双手一用力,将她撑起来,端端正正的在地上站稳,弯下腰,又把她的拖鞋给捡了回来。

笑声所带来的震动感顺着手臂传过来,沈清溪穿上拖鞋之后,又有些狐疑的转头,但还是什么都没有说,直接到了橱柜跟前,又要垫脚。

反正她今天要是不把这东西取出来,就是不甘心。

几步过去,郗劲一抬手,轻轻松松的就给拿了出来,也没用她再动手,拆掉外包装就在水龙头下仔仔细细冲了一遍,回过头来:“茶叶呢?”

沈清溪没说话,指指下头的一个抽屉。

不过是晚上九点多,时间也不算太迟,两个人对坐在外头的小茶几边儿上,郗劲是在沙发上坐着,沈清溪则是直接在小毯子上面坐下,盘着腿端起茶壶往那小巧的杯中一点点注入茶水。

反正是在自己家里面,她还是觉得,不要那么拘谨为好。

对面男人的姿态也是十分的随意,长腿微微的屈起,地方太窄,让他显得稍微有些憋屈,但他也没怎么再次,两只手指捏起茶杯,淡淡的抿了一口,轻轻点了下头:“这茶,还好。”

沈清溪自己也喝了一点,只觉得入口一阵茶香,内心不自觉一阵吐糟。

这茶能不好吗?沈父一辈子最喜欢的就是喝这么一口,这茶也是她托朋友才买到,具体是什么茶不知道,但也是很贵的那种了。

刚刚在车里,因为昱昱中途翻了个身,差点儿掉下车座去,所以两个人的谈话就终止了。

所以沈清溪还是有些话没说完的,既然郗劲已经答应了共同抚养小孩儿,那么她就必须把具体是事项再跟他明确一下,以免之后再起争端。

而且也只有这样做了,她的心里才算踏实,晚上才能睡个好觉。

“是这样的,以后我希望昱昱还是主要由我来带,所以必须要住在我这里,虽然房子不太大,但是你放心,小孩儿吃的穿的用的,这些我都不会亏待他。”

“我知道。”听她说完之后,男人俯身将茶杯放下,点点头说道,睫毛低垂,看起来很长。

沈清溪就继续说了下去:“但是如果你想来看小孩儿的话,我是随时欢迎的,就像今天这样,带着他出去玩耍什么的,我也完全没有意见,只不过,必须由我陪同。”

说这话的时候,她还是有些忐忑的,但是让郗劲单独领走孩子,她还是不放心的,恐怕会坐卧不安。

出乎她意料的是,这个要求他也很轻松的答应下来,根本就没怎么思考:“好啊。”

准备的一番话全都说完了,而且顺顺利利的,没有丝毫的阻碍,沈清溪自己都有些意外,低头又喝了杯茶,不知道接下来该聊些什么。

居高临下的看着,女人细细的手指细细的捻着茶杯的边缘,因为低头的关系,一截白皙的后颈就那么露在灯光下,明晃晃诱惑着人心。

郗劲的喉结微微动了一下,干脆利落的站起身告辞:“我走了。”

沈清溪倒是松了口气,赶忙站起身把人送到大门边,临出门前,男人手搭着把手,忽然又转回头看她。

英气的眉毛稍稍拧在一起,他好像在思索着什么,过了一会儿,才淡淡开口:“你知道,法律是用来做什么的吗?”

“保护……人的权利,规范人的行为?”沈清溪愣了一下,不知道他为什么问这么文绉绉的问题。

“你说的也对。”男人盯紧了她,点点头又说:“所以聪明的人会利用它,哭哭啼啼没有用,要找证据。”

他就这么点到为止,直接跨出门去,反手给她把大门关上了。

郗劲的这番话,沈清溪想了很久,他一定是针对周子青这个案子说得,但是具体代指什么,她又有些搞不清楚。

回到卧室去看,小孩儿睡得香甜,肚皮上的衣服都翻了起来,小脸儿红扑扑的。

虽然想让他一直这么睡着,但是一想到小孩儿晚上吃了那么多甜食,沈清溪就狠狠心,小心的把他叫起来,硬是给洗漱了,一颗颗牙齿仔细刷干净,才又白白香香的塞回被窝。

第二天她送了孩子去幼儿园,再去公司的时候,旁边的位置却是空空的,一连着三天,周子青都没有来。

打电话没有接,问人事部才知道,她是请了一周的假,也不知道是干什么去了。

沈清溪又等了一天,就有点儿担心起来,下午去把昱昱接回来之后,她就蹲下身,耐心的对小孩儿说:“昱昱,记不记得青青阿姨?”

之前和周子青见过几次面,昱昱就有些印象,用力点点头:“嗯!”

沈清溪笑着摸摸他的小卷毛:“青青阿姨这几天有点儿不开心,咱们去安慰她好不好,她家里还有一个小妹妹,昱昱可以带着她玩儿。”

听到有比自己小的小孩儿,昱昱的眼睛就亮了起来。

幼儿园大班是独立授课的,他就只能接触到同龄的小孩儿,或者是比他大得那些孩子们,接触不到弟弟妹妹们,自然也就好奇。

成功的哄好了孩子,沈清溪就带着他坐上出租车,对着司机报了周子青的家庭住址,因为之前来过一次,所以还算轻车熟路。

提前跟周子青打过电话,又在保安室登记过,沈清溪才领着小孩儿进了那幢高档的住宅楼里面,坐电梯一直到三十层。

结果才一出门,她就听见,前头一扇开着的大门里,传出小孩儿嚎啕大哭的声音。

沈清溪愣了一下,感觉自己脚下发软,身子仍旧是往后坠的,那人也不急着扶她站直,就那么松松的支撑着她,任由她的身子不由自主的靠在他的胸前。

两个人离得太近,姿势又是那么的暧昧,甚至彼此的呼吸都清晰可闻,厨房的空间那么小,眼见着就有些闷热起来。

沈清溪的眼睛缓慢的眨了一下,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她好像没有反应过来似的,过了几秒,才向后伸出手,扶着身后郗劲的手臂,自己试了一下,还是没办法站稳,就转过头,看了他一眼。

把那堆玩意儿全都费劲的扒拉开,最里面的才是茶具,但是也太里面点儿了,她抻直了胳膊也根本够不到,就郁闷的叹了口气,自己跟自己较上劲儿了,今天还非得取下来不可。

家里根本没有小凳子之类的东西,她干脆就往上蹦了一下,同时用手指拽着装茶具的袋子往外一拉,穿着拖鞋的脚尖都绷得直直的。

沈清溪自己认为,她的运动神经还是不错的,但她没有料到,厨房门口却忽然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郗劲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卧室出来,而且还一点儿声音都没有。

这么一惊吓,落地的时候就有些不稳,人就趔趄了一下往后摔。

身后,那男人好像早就有准备了似的,直接一个大步过来,用手把她的腰扶住了,有力的大手上,温温的触感透过她薄薄的T恤传了进去,热度一点点提高。

这个柜子实在太高,她平时是从来不打开的,所以里面放的都不常用的东西,除了茶具,还有一些烘焙工具什么的,买的时候脑袋一热,然后就是无限期的闲置。

昱昱那个呢,是卡通造型的,让一个大男人用总也不合适。

圆圆的杏眼睁大,表情无辜而又有些迷茫,里面的意思也很明显:‘你为什么还不扶我一下,愣着干嘛呢?’

只不过是碍于情面,没有说出来而已。

再抬头时,高大的男人就站在她的面前,垂眸看着她。

“喝茶吗?”随手将外套放在椅子上,沈清溪想了一下,觉得基本的礼节还是要有的,就问了一声。

到了门口,她拿出钥匙开了门,郗劲已经闪身进去,就那么摸着黑先把孩子放在沙发上。

沈清溪就急忙开灯,猛烈的光线让眼睛有些不适应,她就抬手遮了一下。

“嗯。”郗劲点点头,侧开身子给她让了去路。

厨房的水壶里已经装好了水,只需要放在火上烧就好,打开煤气的功夫,她往外望了一眼,郗劲已经把昱昱重新抱了起来,径直去了卧室。

阅读他的温柔只给我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