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他的温柔只给我》
他的温柔只给我

少年

傅致知坐在副驾驶上,胡乱的猜测了一阵子,车子仍旧在平稳的行驶着,旁边,年轻男人修长的手指需拢着方向盘,姿态轻松。

“先送我回律所吧,有点儿事儿还没处理完。”傅致知转头说了一句,看见郗劲点了点头,在前面的路口转了弯。

所以这次的事儿,傅致知知道以后,就强烈的要求跟过来,哪怕是坐在车里等也行,反正他得看着才放心,生怕自己这哥们儿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

他跟郗劲是大学同窗加好友,毕业后又多了层‘合伙人’的关系,两人合伙的律师事务所,如今在B市也是小有名气,甚至比一些资深律所还要受欢迎。

但到了以后,他才发现,好像也没那么糟糕。

郗劲虽然跟以前一样,还是冷着张脸,状态却完全不同,隐隐带着种愉悦的感觉,像是一个人在暗影里待久了,忽然照到阳光一样,整个人都有了温度。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傅致知感觉自己天生就是个的劳碌命。

等了半天,一旁的郗劲却并没有任何赞同的表示。

傅致知又由衷的竖了下大拇指:“郗大律师,我就佩服您这一点,工作中不掺杂任何私人感情,牛!”

屋子里空空荡荡的,好像少了个人似的。

小孩儿的感情是从不掩饰的,基本上能从脸上看个一清二楚,眼见着昱昱一张小嘴越撅越高,沈清溪有点儿哭笑不得。

“小姨给你讲故事好不好?”过去拉拉孩子的小手,她蹲下身耐心的说道。

“嗯!”昱昱怀里抱着小汽车,眼睛这才有了些亮光。

拉着小孩儿重新走回卧室里后,看了看里面的样子,沈清溪不自觉又叹了口气。

她租住的这个房子是一室一厅的,原本她自己一个人住是够了,后来小孩儿来了之后,就又在卧室里加了张小床,地方就显得有点儿小。

早晨走得匆忙,睡衣就胡乱的搭在床脚,小孩儿的玩具也都没收进箱子,七零八落的,整个房间生活气息很浓,但也稍显凌乱。

这些全都被那人看在眼里,让她莫名难堪。

想了想,她还是先把孩子放在床上:“昱昱乖乖等一会儿,小姨先把屋子收拾一下好不好?”

说着就出去拿了抹布,先蹲下仔仔细细把地板擦了一回,卷着袖子整理衣柜和玩具,等都弄完,身上也出了层薄汗。

“故事,讲故事!”昱昱张着手站在床上,撒娇要抱抱。

去把手洗干净,她就回来把小孩儿揽在怀里,随便拿了本童话书慢慢的读,遇到一些简单的字,又停下来细心的问:“这个是什么字,昱昱记得吗?”

小孩儿挺聪明,一一都答了出来,还会看着图案猜剧情,沈清溪看了,心里欣慰到不行,眼睛隐隐的就有点儿湿润。

就这么着,差不多就晚上十点多了,她就抱着孩子去卫生间洗澡。

窝在特地买的小鸭子浴盆里,小孩儿的卷毛儿湿哒哒的搭在白嫩的脸颊上,不知道有多可爱。

沈清溪给他的身上涂了牛奶味儿的沐浴乳,不一会儿就起了很多泡沫,昱昱咯咯地笑起来,小手不停的拍打水面。

由着他闹了一会儿,沈清溪这才把小孩儿抱出来,到喷头底下冲干净,拿过旁边的大浴巾牢牢裹住,抱到洗漱台前头站好,细细的用小毛巾擦头发。

“昱昱,你喜不喜欢刚刚那个叔叔?”临睡前,她还是忍不住问道。

昱昱的小脸儿埋在被子里,有点儿想睡觉,注意力也就转移了些,不怎么闹脾气了,乖乖的点点头:“喜欢~”

“为什么呢?”

“叔叔会修车车。”小孩儿的脑袋又往下蹭了蹭,眯着眼睛回答。

沈清溪倒想得有些复杂了,她还以为孩子是觉得郗劲和他父亲长相相似,本能的觉得亲切,却原来是这么简单的一个原因。

给孩子掖掖被角,她又问:“那之前他拔昱昱的头发,昱昱生不气?”

“要熊熊~”小孩儿脑袋仰了仰,转头望着床脚,他睡觉的时候,总喜欢抱着个毛绒娃娃,这样晚上才不会惊醒。

沈清溪取了给他塞进被窝。

小孩儿就欢欢喜喜抱着,小小打了个哈欠,声音朦胧:“小姨说过,做错事就要道歉,那样才是好孩子,叔叔道歉了,所以昱昱原谅他。”

“道歉?”沈清溪倒是愣了一下,脑子里不由自主想象了一下男人板着张脸,一阵正经说‘对不起’的样子。

禁不住低低笑了一声。

“睡吧。”俯身亲了下小孩儿的额头,她这才站起来关了大灯,只留下一盏小小的夜灯。

卧室里,气氛宁静而温馨。

沈清溪是被楼下装修的声音吵醒的。

一睁眼,天光已经大亮,一旁小床上,昱昱已经醒了,正乖乖趴着玩儿积木。

抓过手机看了眼时间,她就腾一下坐起来,披着头发下来,抱着孩子就往卫生间跑:“昱昱,快点儿洗漱,幼儿园要迟到了!”

小孩儿嘴里含着牙刷,转头懵懵的看她。

沈清溪反应了一会儿,才想起来,今天是星期六,她不用去上班,昱昱也不用去幼儿园。

松了口气,她这才放慢速度,给小孩儿擦了把脸,自己也洗漱完,出来去厨房准备早餐。

沈母的电话是十点多打过来的:“中午包混沌吃,带着昱昱早点儿过来。”

沈清溪答应了一声,收拾好了就领着孩子出门,两家离得也不远,走了十五分钟就到了。

一路上昱昱乖乖拉着她的手,路过一群街边打牌的老人,这才高兴就的叫起来:“姥爷,姥爷!”

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儿正在后头围观呢,背着个手,嘴里唠唠叨叨的给人家出主意,这会儿听见喊声,就回过头来:“诶,乖外孙儿,给姥爷抱抱。”

一老一小欢乐的不得了,沈清溪在旁边有点儿郁闷的摇摇头。

沈父原先也算是个挺严肃的老教师了,自从退休之后,老人闲着没事儿干,每天溜溜达达四处转悠,性格也开朗不少,越来越像个老顽童。

到家里之后,沈母正好也把馄饨做好了,大瓷碗里撒上葱花紫菜,热滚滚的馄饨汤往上一浇,撒上油泼辣子,红彤彤的冒着白气,别提多漂亮了。

昱昱太小,不能吃辣,就给他单独拿了个小碗,舀了几个馄饨慢慢的晾着,小孩儿倒也不急着吃,注意力全被电视里的小猪佩奇给吸引过去了。

沈母看了眼孩子,低头试探性的问他:“昱昱,再回来和姥姥姥爷一起住好不好?姥姥每天都给你做好吃的。”

小孩儿刚才还高高兴兴的呢,一听这话,却立刻撒开了碗 ,跑到沈清溪跟前,抱着她的腿不放,小脸也整个埋了上去,说什么也不肯动弹。

“妈,您就别逗他了。”沈清溪有点儿心疼,蹲下身又哄了好久,再抱起来的时候,昱昱的眼睛还是红红的。

沈母叹了口气,也不再说话了。

饭后沈清溪跟着母亲在厨房洗完,沈父领着小昱昱出门遛弯儿去了,家里就显得很安静。

母女两个闲聊了一阵子,沈母擦擦手,想起了什么:“对了,我看见外头有挺多回收旧衣服的箱子,你房间的衣柜里全是不要的衣服,趁着有时间去收拾收拾。”

沈清溪就答应了一声,放下碗去了西侧的小卧室,这房间还是她读书时候住的,这么多年了,还是以前那样子,靠墙放着一张上下层的床铺,姐姐在的时候,姐妹两个就睡在上头。

窗子半开着,楼下小孩子们的嬉闹很清晰的传到耳中,午后的阳光明亮,她一边开了衣柜,慢腾腾收拾衣裳,脑子却胡思乱想。

昨晚她其实并没有睡好。

半梦半醒间,很多事情在心头绕来绕去,得不出半点儿头绪,郗劲的到来,昱昱未来的去留问题,姐姐的下落,一切的一切,都让她感到迷茫,却,没有办法做出丝毫的改变。

好像是一艘搁浅的船只,只能就那么静静等着浪潮的袭来。

一套中学的制服掉了出来,她俯身捡起,细细的将衣服摊在床上,抿着嘴打量了一番。

这是她高中时所穿的衣服,比起现在,她那会儿身材微微有点儿胖,个子也没有现在高,梳着短短的妹妹头,齐刘海遮住了整个额头。

姐姐那时候已经从医科大毕业,在市中心医院做实习大夫,也就是那时,她和郗家的大公子郗晟相遇了。

短短半年多时间,相恋,与家长决裂,私奔,音信全无。

知道这个消息后,沈清溪上高二,整天红着眼睛去学校上课,直到有一天放学,她在校门口被一个身材高大的男生拦住。

少年的郗劲,眉眼狭长,浑身都带着种‘别惹老子’的嚣张气场。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留言送红包呀~

“到了。”郗劲简短的说了一句,把车子熄火,转头瞥了他一眼:“想什么呢?”

“没什么,没什么。”傅致知笑眯眯摆摆手,下车之后,才想起正事儿,又重新坐回来:

“对了,今天老钱介绍过来一个男的,离婚的案子,挺难办的,指定让你来,接不接?”

不知怎么,傅致知就又想起了,不久前看到的那个女人。

虽然郗劲那小子下车后就挡了大半的视线,但他还是隔着车窗看了个侧影。

那是个柔美的女子,虽然年纪不大,却有着沉稳的气质,穿着规整的OL套装,却也遮掩不了窈窕的身段,长长的黑发垂在肩上,低头和小孩儿说话的时候,侧脸的轮廓精致而小巧。

一定很漂亮吧?

想到这里,傅致知就禁不住心猿意马,直到车子忽然停下,他才回过神来:“怎么了?”

前方,几个年轻女人正嬉笑着走过马路,虽然天气转凉,但还是穿着单薄的裙装,露出精致的小腿。

难道是见到小侄子的原因?毕竟是他亲哥哥的孩子,血缘的关系是很奇特的。

看了眼时间,郗劲索性也下了车,直接往办公楼里走:“资料留了吧?我过去看看。”

“留是留了,不过那男的我看不上。”傅致知‘啧’了一声,跟了上去,语气不屑:“软饭男,我最讨厌这种。”

相比起来,傅致知虽然也算是很有能力的人了,还是逊色不少,但两个人各有分工,倒也和谐,简单来说就是,郗劲只负责专业事项,剩余的事情,人情往来之类,全部都是傅致知负责。

但又何止这些?就是因为交情深,又了解一些过往的隐情,所以傅致知大多数时候,都扮演了一个忧心忡忡老父亲的角色。

当然,其中一大半是因为郗大律师的名号。

郗劲这人,其实称得上是一个传奇,年纪轻轻的,却素来以严谨著称,好像天生就不带什么感情,打过的官司几乎就没有什么败绩。

也只有傅致知最清楚,郗劲总是一副淡漠冷静的样子,有人就认为那是专门的人设,但其实呢?他内里真的就是这么一个人。

这个人什么都不在乎,包括他自己。

阅读他的温柔只给我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