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他的温柔只给我》
他的温柔只给我

橘子

但没敢讲出去,怕把母亲气着。

饶是这样,沈母也气得够呛,伸手在桌子上拍了几下:“我算看清楚了,生孩子就是生冤家,整天给我装气,你有毛病吗?说这个干什么?或者跟人家解释一下也好啊,这孩子不是你的,以后也不用你养……”

但沈母显然并不是这么想的,面沉似水的坐在那儿,只歇了一小会儿,便怒气冲冲的开口:“你今天一定要跟我说清楚,你三姨已经给我来电话了,你到底干了什么?让人家男方那么嫌弃,说什么都不愿意再联系。”

沈清溪从厨房拿出来杯子沏茶,挺淡定的解释:“昱昱淘气,把东西弄倒了,说了他几句,刚刚进去睡了。”

“实话实说。”沈清溪也在沙发上坐下,倒了杯水润了润嗓子。

沈母眼睛睁得老大:“你告诉他昱昱的事儿了?”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沈母进门的时候,满脸狐疑,直接就问:“你在里面鼓捣什么呢!这么长时间不给我开门。”

客厅里的气氛顿时就沉闷了下来。

不到必要的时候,沈清溪是真的不想提起这个话题,叹了口气,过去拉着母亲重新去沙发上坐下了。

当初姐姐走后,爸妈两人虽然嘴硬说不找她,但是私底下又是报警又是托人寻找,费了多少周折?

终究是自己的骨肉,哪有不疼的道理。

“清溪,爸妈老了,不中用了,你可一定要找到你姐姐啊,哪怕是一块墓碑也好,沈家的孩子,不能就这么零落在外头。”

沈母长吁短叹了一会儿,拍拍女儿的手。

沈清溪点点头,没说话。

外头的雨,逐渐停了下来,潮湿的风夹裹着水汽从阳台那边吹了过来,弄得桌布窸窸窣窣抖动个不停。

“妈,快回去吧,趁着雨停,不然一会儿还得下。”又劝了一句,她站起身替母亲拿包,好说歹说,把人送走了。

打开卧室紧闭的那道房门前,沈清溪稍微停顿了一下。

郗劲会如此安静的待在里面,而没有直接走出来拆她的台,这一点还挺让她意外的,这男人时时刻刻板着张脸,一看就是不好惹的类型。

尤其,她刚刚还恶狠狠薅了他的头发……这一定深深的惹恼了他。

心里闪过无数种猜想,但她独独没有料到,自己会看到这样一个场景。

男人的长腿向前伸展着,直接坐在了地板上,脊背却挺得很直,西装上衣也仍旧严谨的扣着,只是袖口微卷,露出一截瘦削而有力的手臂。

而就在他的长腿上,此时却端端正正的坐着个小孩儿,卷卷的头发有些翘起来,正拿着一辆玩具小车兴致勃勃的玩儿着。

不知道什么时候,昱昱已经醒了,却没有哭闹,甚至从门外,沈清溪也没有听到一点儿声音。

“小姨~”看到她进来,小孩儿眼睛笑得弯弯的,显得十分高兴,摇摇晃晃站起来,朝她跑过去,显摆的把小车伸到前头:

“看,叔叔把我的车车修好了!”

扶了一下小孩儿的腰,看着他跑开,郗劲也站了起来,长腿笔直,身材挺拔,一副西装革履的精英模样,和这个狭小凌乱的卧室看起来很不相配。

“你修的?”沈清溪站在门边,倒是挺惊奇的挑挑眉。

这小车是半年前买的,安上电池自己就能绕着屋子兜圈儿,昱昱特别喜欢,只不过有一次给摔烂了,跑起来一顿一顿的,小孩儿哇哇哭了好久,后来有新玩具之后,才渐渐忘了。

淡淡扫了她一眼,男人什么话都没说,直接从她旁边出去了,房门有点儿窄,擦肩而过的时候,有轻微的衣料摩擦声音。

后头,昱昱不甘心的颠颠跟了上来,像个小跟屁虫似的:“叔叔,叔叔~”

感觉到腿上软软的触感,郗劲一弯腰就把小孩儿抱了起来,他的身材高大,小孩儿妥帖的窝在那臂弯里面,似乎对这样高高的地方很感兴趣,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那种信赖的感觉,让人莫名觉得愉快。

“喜欢我?”轻轻将孩子往上掂了掂,郗劲弯了下嘴角,心情不错。

“叔叔,你什么时候再来?”小手环在他的脖子上,小昱昱眨眨眼睛问道。

“不知道。”虽然孩子满脸期待,但他还是严谨的张口说道。

然后眼睁睁看着,那张鼓包子脸渐渐瘪了下去,还挺有意思。

一弯腰,他就将孩子放在了地上,手指轻轻捏了下那张小脸,语气警告:“不许哭。”

沈清溪从来没见过这样跟小孩儿交流的人,稍微哄一下又能怎么样?何苦惹他伤心。

“诶,你……”不自觉出言阻拦一声。

就见男人转过身来,黑眸盯了她一眼:“所以,你希望我再次上门?我从不做无法完成的保证。”

这么说着,他已经大步到了门边,长指扣在门把手上一勾,干净利落的出门而去。

傅致知足足在车里等了一个半小时,一直到雨停了,天色逐渐暗了下来,才看见老式的居民楼里,缓步走出来一个高大的男人。

大大打了个哈欠,他就跟见了亲爹似的,降下窗子欢快的招起手来。

结果就见那人不慌不忙的站定,并不着急过来,而是在那暗影里点起一支烟来,也不抽,就那么在手里夹着,淡淡的一缕烟飘飘渺渺,越发显得后面那张脸阴晴不定,看不出表情来。

傅致知叹了口气,只好开开车门下去,懒洋洋招呼道:“怎么样,哥们儿,顺利吗?”

本来也没期待能得道回答,他就自顾自絮絮叨叨:“怎么这么长间?你住人家里了?不过我刚刚从车里看了一眼,你小侄子那小姨,长得挺美啊……”

结果到了近前,却看见年轻男人颜悦色的偏了下头,甚至冲着他杨扬手指:“抽吗?”

“算了吧,你……”傅致知打了个磕巴,眨着眼睛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一会儿:“郗劲,你没事儿吧?”

认识这么长时间了,还是第一次得到这么亲切的对待,简直让他受宠若惊啊。

“嗯,没事儿。”郗劲掐了烟,这才慢悠悠答了一句,瞧见后头有车子在按喇叭,就上车驶离了这里。

傅致知也跟着上来,拉了安全带系好。

车子出了小区,一会儿就上了马路,两旁的街灯渐渐都亮了起来,朦胧的光照进来,映着侧边车窗上浮现出小小的光圈。

等到了一个红灯处,郗劲才减缓车速,随手拿出一个透明的密封袋子来。

“小孩儿的头发?带毛囊了吧?”傅致知‘啧’了一声:“领着孩子去医院直接测多好,用头发查贵着呢。”

想了想,又问:“那如果确定是你哥哥的孩子,你打算怎么办?直接弄过来养着?毕竟是郗家的骨血,要不要知会你父母一声?”

“暂时不用让他们知道。”郗劲的脸沉了一下,对于前一句问话,他却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

虽然已经认识多年,对郗家的这些事儿也都清楚的知道,但傅致知还是对郗劲的性格有些吃不准,见他不愿意多说什么,也就不再追问。

他这人性格随和,也擅长察言观色,立刻就嬉笑几句,把话题岔了过去,一扭脸,又看见前头放了个圆溜溜的橘子,就顺手拿过来:“哪儿来的?正好口渴了。”

掂了几下就想剥开,旁边伸出一只大手,劈手给夺走了。

“地上捡的,你也要?”男人淡淡说了一句,直接放到了自己那一边儿,而后重新发动车子。

“捡的怎么了?你不也没扔嘛。”傅致知有些不甘心,探着脑袋想去够。

一转头,男人眼里的冷意十足:“你再往前一下?”

“不吃就不吃,我喝水还不行吗?”傅致知吓了一跳,再也不敢动了,心里暗暗猜测,莫不是个金子做的橘子吧?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郗劲:猜对了,的确是个金橘子

留言送红包呀~

“你养?站着说话不腰疼!单身女孩子带着个孩子像什么话?哪个男人敢要你,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私生子,你就只能找二婚的男人了!”

“我从来不管别人怎么说,二婚也好,不结婚也罢,妈,您别操心。”

沈清溪平常性子沉稳,原则性的问题却从来都是坚守的,母女二人因为这事儿说了不少车轴子话,却谁也说服不了谁。

其实就在昱昱刚来那会儿,因为他的抚养问题,沈家内部就足足争执了好几天,确认他是沈清禾的孩子后,沈父沈母一开始把孩子接家里养了几个月,但沈清溪很快就发现,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隔代亲’这种说法,确实是不假的,老人教育孩子太过溺爱,完全就是顺着小孩儿来,要什么给什么,跟本没有章法。

父母的年纪又都挺大了,好容易退休了,本应该享受享受生活,让他们那么操劳,沈清溪也实在是不忍心,她工作之后就出来自己住了,租了一个小房子,照顾小孩儿也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估计也是太累了,两个老人也就答应了下来,只说是暂时歇歇,过一段时间再接回去,沈清溪一直没让,就这么着,一年也就过去了。

沈母以前是个中学教师,如今虽然退休了,身上严厉的气质却丝毫没有改变,推了下眼镜,老太太鼻子里哼了一声:

“妈。”沈清溪把杯子放下,打断她的话:“我说过,以后昱昱就是我来带,这不是在开玩笑。”

沈清溪低头,就当是默认了,心里却想:‘我不光说了,还把孩子带去了’。

沈母当机立断,站起身挥挥手:“我今天就把昱昱接走!以后你周六日过来看看他就行,其余的时间我们来管。”

沈清溪垂着眼挡在前头:“您也知道,昱昱跟我感情好,又是个敏感的性格,您贸然接走他,就不怕他受到伤害?姐姐就留下这么一个孩子,我真的不忍心他受一点点苦……”

沈清溪急忙拦着她:“算了,别去了,刚睡着,您再给吵起来,又要哭。”

沈母这才作罢,重新回到沙发坐下,叹了口气:“你说这天气也总跟人作对!刚刚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雨说下就下,幸亏我拿了伞。”

“孩子还小,不懂事,你也别说太重,告诉他这是不对的,他下次不就不敢了嘛。”

沈母一听,又起身要去卧室看孩子。

“淋到衣服没有?我看风挺大,雨点儿都是斜着的。”沈清溪说着又去拿来毛巾,路过卧室的时候,特地仔细听了听,里面并没有动静,这才放心了些。

又怕昱昱醒来看见卧室有人,会哭起来,她心里焦急,想着赶紧把母亲送走,免得穿帮。

阅读他的温柔只给我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