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血色民国,血不冷》
血色民国,血不冷

第258章 节外生枝

毋庸置疑,这一定是赵家父子买通了法租界的巡捕,在食物里投毒谋杀了吴兴。现在最重要的人证死了,仅凭着吴兴的口供,想从赵剑身上打开突破口,无疑是缘木求鱼。赵家父子可以反咬一口说吴兴是屈打成招,吴兴身上的伤就可以证明曾经被刑讯逼供。尤其是造成骨折的创伤,拍一张x光片子就能得出结论。

马力也意识到到了这一点,急忙让两个巡捕把吴兴的尸体搬到自己的车上,而后拦住医生,告诉他这是法租界的案犯,不需要北平警察署的人参与,让医生不要打电话给警察署。

“我已经派人去他们两个人的家里去找了。然后带他们回巡捕房问话。”

半个小时左右,关世杰赶到医院,在医院的急救室门口,见到两个法租界巡捕房的巡捕守在门口,便急忙问吴兴怎么样了,一个巡捕说还在抢救之中。

这时,急救室的门打开了,一个医生走出来说;“不好意思,我们尽力了。”随后,两个护士推着一张移动病床从急救室里走了出来,只见吴兴双眼圆睁,面色铁青,直挺挺地躺在病床上,显然是步入黄泉了。

“医生,他是怎么死的?”关世杰问道。

关世杰疾步走出办公室,喊上在隔壁休息室的警卫和司机,然后坐着车一路向协和医院而去。马力在电话里告诉关世杰,重要的人证吴兴,今天上午九点钟左右,忽然发了急病,刚被送往医院去抢救了。

“你也是公务在身。这样吧,你先搜查一下,看看车里有没有烟土,如果没有的话,你回去告诉你的上司,就说北平特派员关杰因被刺杀事件,需要把重要知情人的尸体带到法租界解剖。如果不愿意讲,你可以跟我去法租界,我打电话给你的上司或是王揖唐委员长。”

“我相信法租界的兄弟不会走私烟土,关特派员打扰了,我着就带兄弟们回去。”这个领头的警察说。

“你叫什么名字?”

“特派员,我叫庄言明,缉私处第二小组组长。”

“我记下了。”

警察署缉私处的人走了之后,关世杰他们一行人回到了法租界。马力安排人去找法医对吴兴的尸体进行解剖,然后又通知谢雪峰和其他报社的记者,让他们来法租界巡捕房对吴兴的死亡进行报道。

在巡捕房的讯问室里,关世杰见到了上一班的一名巡捕。马力和两名巡捕开始对这个送过饭的人进行盘问。

“小张,你说一下值班时给吴兴送饭的过程。”马力说。

“我和王二早上接班之后,就去饭堂吃饭,吃过饭给犯人吴兴带了一个馒头,一碗粥,一碟咸菜。再就没什么了。探长,你问这个干啥?”

“是你还是王二提着饭?”

“王二端着一碗粥,我用筷子扎着馒头,端着一碟咸菜。”

“吴兴死了,估计是有人投毒。你老老实实讲,是不是你做的?”马力的声音一下子严厉了起来。

“啊”小张明显吃了一惊,然后声音颤抖着着说:“探长,你不是说笑话逗闷子吧?”

关世杰走了过去,把手搭在小张的肩膀上,得到的信息是;不能啊!好好的一个人咋说死了就死了?

关世杰走回去对马力说;“咱们去问问王二吧。”

在另一间询问室里,关世杰见到了王二,一个年纪在三十多岁,个头不高,三角眼,神色有些慌张的人。

关世杰跟马力耳语了几句,马力点点头问道:“说吧,他们给了你多少钱?只要你说实话,这件事儿就当没发生。”

“探长,我没下毒啊,吴兴的事儿不是我做的。”王二说。

马力对关世杰说;“关大哥,还是你厉害,一句话就让这王八蛋露出实底了。”

王二仔细一揣摩,狠狠抽了自己两个嘴巴,由于用力过猛,嘴角流出了一丝鲜血来。

关世杰带来的七八个警卫,手持驳壳枪也都子弹上膛,只要关世杰一声令下,马上就会开枪。

关世杰摆摆手,示意警卫把枪放下,然后走到最前面说;“我是中央驻华北特派员专署的特派员,现在涉及刺杀我的案犯被投毒暗杀,我需要把案犯的尸体运到法租界,然后找到法医进行解剖。请各位不要耽误法租界巡捕的工作。”

关世杰的话说得非常的客气,但是语气却很严厉。现在唯一能做的事儿,就是把尸体运到法租界,找到吴兴被投毒的证据,然后再做打算。如果吴兴的尸体留在医院,等着北平警察署的法医过来解剖,出来的结果一定是正常死亡。因为从投毒到警察来到医院,这一切都是有人计划的好的。杀人灭口之后,再毁尸灭迹。

“我们是法租界的巡捕,正在处理案件,请不要阻碍我们的公务!”马力喊道。

“我们是北平警察署缉私处的,有人举报这里走私烟土,你们要配合我们的工作。”一个年纪在三十五六岁,身材微胖的警察喊道。

“探长,怎么办?”一个巡捕问道。

“不理他们,上车。”马力答道。

马力刚刚发动汽车,北平警察署的十几个警察就拉开了枪栓,领头的警察喊道:“这里不是法租界,如果擅自逃离,后果自己承担!”

关世杰和马力也下了楼,两个巡警在几个关世杰带来的警卫帮助下,刚把吴兴的尸体塞到车后座上,两辆北平警察署的警车就拉着警笛,闪着警灯呼啸而至。两辆车一前一后堵住了马力的车,紧接着从警车上跳下来十几个警车,把关世杰他们团团围在中间。

“初步判断是中毒,具体什么原因造成的死亡,还要等法医解剖之后出结果。”医生答道。

领队的警察显然不认识这个年纪轻轻,身材青布棉袍,围着一条围巾的人,就是在北平政商两界声名鹊起的关杰特派员。他楞了一下,然后满脸赔笑地说:“原来是关特派员,久仰大名。兄弟们,把枪放下。”

“关特派员,我是奉上峰命令到医院搜查走私烟土的事情,举报人说烟土就在这辆法租界的警车上。然后说发现一切可疑的情况,都要把所有人带回警察署处理。”

“最近几天没碰他一根指头。他早上还好好的,吃过早餐后不久就口吐白沫,四肢抽搐,我就赶忙派人送到医院来了。我怀疑是有人在食物里下毒。”马力答道;“你打来电话的时候,我正在查今天谁值班送的饭。”

“是这两个人值班吗?”关世杰看了一眼门口的两个巡捕说。

几分钟之后,马力也开着车赶了过来。

关世杰见到马力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吴兴生了什么急病?你们是不是又动刑了?”

“他们早上刚接班,上个值班的人负责送的早餐。”

“值上个班的人呢?”

阅读血色民国,血不冷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