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皇庄嬷嬷到六零(女穿男)》
皇庄嬷嬷到六零(女穿男)

公共食堂

“那咱快走,要不得真得迟咯。”夏大方看柳笙出来,急忙催促,大声冲灶屋喊:“小雨,快出来。咱得快点!”

等夏家这一家子到晒谷场的时候,大半的下花村村民都还没到呢。

“去去去,刚阿笙伤着了,正揉胳膊呢。”王红芬听见刚溜走没多久又回来的自家老头的声音,忙从灶屋里跑出来轰他。

若只是像白无常这样的,虽也吓人,但柳笙也算见惯,倒不至于如此惊恐。

对于夏大方这个让自己失手打了女婿的罪魁祸首,王红芬那是真想现在就捉着他锤一顿。可是村里开大会催得急,这会子晒谷场里让集合的钟声那是“铛、铛、铛\"的一刻不带停的响。王红芬只好暂时按捺下马上教训自家老头子的心思,温柔可亲的冲屋里的柳笙询问。

“阿笙,胳膊真没事?你自个揉也不方便,妈让小雨留家里帮你。咱家我跟你爸去开会就成,你和小雨在家里吃了饷饭再睡会。\"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此刻柳笙身后不过丈余远的地方,正站着个身长约莫刚到柳笙腰间,身穿红色袍服,青面獠牙的小鬼。

“这回谁都不准说话,等我把话说完,再发表意见。”夏华强怕村民会没开完又溜回家,忙强调到。

“今个咱这会啊就为着两件事。这第一件嘛,就是咱县里大炼钢,需要咱支援。刚咱下花村各家各户都已经是把家里的铁器捐出去了。”

“那可不是咱自……”李大翠本想反驳村长的话,就被自家丈夫瞪着把嘴边的愿字咽了回去。

哼,不说就不说,村里有怨言的,多着呢。

村长望了望李大翠在的位置又接着说:“我知道大家都在为这家里的铁锅捐出去没法子做饭、吃饭犯愁。咱今个要说的第二件事啊,就是跟大家伙吃饭有关系。”

“这县里也是考虑到大家伙做饭的铁家伙事全都捐了出去,所以才让咱们办这公共食堂。去年放了大卫星,小麦亩产五千斤的花阳县那可是去年冬日里就办起了这公共食堂。听说这花阳县的大村小村那是个个称赞这公共食堂好。”

“公共食堂是啥?全村一块儿做饭吃饭?”李大翠快言快语的问道。

“村长,是不是像隔壁大河村刚从花阳县走亲回来的三东子说的那样,这吃饭不要钱,还能放开肚皮吃?”黄芳听说真要办公共食堂,那是兴奋得捉住身边柳大根的手,激动的询问起小高台上的夏华强。

真吃公共食堂,那不就可以不干活也有吃的。嘿嘿,到时候那还需要讨好那没良心的三儿。这刚娶了媳妇,就忘了娘的崽子。哼,果然不是自家养大,就是不跟自家一条心。

夏华强看着底下满脸兴高采烈的黄芳,突然就有点不想办这公共食堂了。这不是让像柳家这一家子一样的懒汉懒妇捡了大便宜可是这是县里的指示、公社的要求,不办那是不成,不过办成啥样的,倒是要好好想一想。

“这公社要求咱办公共食堂,确实说了咱集体吃饭不要钱。可这集体的钱粮从哪儿来?那还不是咱们大家伙努力上工赚来的。所以有些乡亲不要抱有不上工也有饭吃的主意,干活的时候磨洋工啊。”夏华强语重心长的说到。

村长倒是明智,没被这公社里画的大饼冲晕了头。

柳笙在底下赞赏的看了夏华强一眼。

“村长,你倒是先说说这公共食堂是咋样的章程,让咱看看这公共食堂是办好还是不办好哇。”李大翠本就是个急性子,可耐不得村长这一套一套的说话方式,忙打断夏华强还想扯大道理的话头,直接问到。

夏华强看底下部分村民露出不耐烦的神色,只好放弃自己打算说教的想法,直接说清办这公共食堂的具体章程。

“现在咱开出的地啊是越来越多,这每天上工都还有好多活落下。所以咱县里就参考了临县的例子,办这公共食堂。让咱各家各户不再分散做饭,直接建一个大食堂,让全村人一起吃饭,这样既能省了自个做饭的麻烦,大家伙还能同时上工,减少了这来来回回耽误的时间。而且这办了公共食堂啊,这就只需要一口大锅就能满足咱全村的吃饭问题。这捐出去的铁器啊,也能支援咱县的大炼钢。”

“不成!我反对。这猪多没好食,人多没好饭。一家子吃饭还吵嘴咬舌呢,这样多的人怎能搞好呢?”

正看着远处,焦急等待村民全部到来的夏华强忽的身上一寒,忙伸手抚了抚了双臂。这可都快夏天,咋还这么冷?

过了大概一刻钟,剩下的村民终于陆陆续续的到了齐。

“村长,队长让我跟你说,他跟民兵队先把铁器交公社,省得待会丢咯。”

“李队长正搁她家找锅子呢。她也是个傻货,家里就一个锅,还非藏起来。”夏富贵家媳妇无语的回道。

“我家可有两锅,那也没见他夏新明给留啊。”王红芬怨念的跟夏富贵媳妇说道。

“我家崭新崭新的栓扣可也被拆了去。”旁边偷听的李大翠也凑热闹说了一嘴。

“这没锅叫咱咋做饭?这饷午都要过啰,咱这饭还没影呢。”夏根苗家的闺女春苗也幽幽的回了句。

想到以后都没锅子做饭,晒谷场里的大小媳妇、闺女丫头集体怨念的看着站在小高台上的夏华强。

“富贵家的,咋秀花还没来?你们两家可近,平时不都一块到嘛。”王红芬正好奇村里平时最好热闹的马秀花居然还没到,就看见前头不远的夏富贵媳妇,忙凑上去问。

“不用。”柳笙听见老丈人声音后,立马就开了屋门。这会可没时间生气,这会必须得去开。可得亲自去看看这公共食堂到底是怎么个开法,怎的不到开春,村里就没了粮。

最晚来到晒谷场的夏二狗,美滋滋的含着糖块冲着台上大喊,帮已经去了镇上的夏新明传话道。

“大家快静静!还想不想吃饷饭咯”夏华强看除了夏新明,这人都来齐,赶紧把刚才没开完的会继续下去。

差点没被吓死,这回柳笙对白无常可是真生了怒气,狠瞪白无常一眼,念着法诀就出了皇庄。

奶奶的,嬷嬷我,啊呸,小爷我也是有脾气的。什么破宝贝,小爷才不稀罕!

怪只怪这小鬼长得实在太过貌丑,不过成人两拳头大的脑袋,两侧分别坠着扇屏风似的凸出肥大的耳朵,巴掌大的脸上长着个大牛鼻子,其上一对绿豆大小的眼睛此刻正泛着红光凝视着柳笙,血红的大嘴更是冲着柳笙笑裂到耳根处,露出了满嘴的獠牙 。

且因着白无常的刻意作弄,柳笙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差点就跟这样一张鬼脸零距离接触,没被直接吓死,那还是柳笙死过一回变胆大了的缘故。

柳笙这刚气冲冲的出了皇庄,就听见自家老丈人夏大方在不断拍屋门。

“阿笙,阿笙,村长让咱赶快去晒谷场开会呢。你赶紧出来,去晚了可得挨批评。”

阅读皇庄嬷嬷到六零(女穿男)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