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皇庄嬷嬷到六零(女穿男)》
皇庄嬷嬷到六零(女穿男)

命丧

柳笙苍白着脸,认命的趴伏在脏污的地上,咬紧牙关硬撑着忍受刑杖挥下时的剧痛。

唉,一切已成定局,连娘娘现在都情况不妙,自个就是求情也是没用,倒不如得了这准话,省得自己这心里七上八下的,不得安宁。今个这青石怕是也得撒上我柳笙热腾腾的鲜血,也不知受完这杖刑,还有没有命活着出去。唉,这善心可来得真不是时候!

“曹大公公,明人不说暗话,宫里到底对我是个什么章程,你直说便是。”柳笙一屁股坐到地上,无畏的望着堂中的老者。

柳笙被这尖细而严厉的声音吓得一哆嗦,差点儿就跪不住,直接坐到冰凉刺骨的地上。只那青石铺砌的地面斑斑血迹,真坐下去,恐怕连跪起的机会都不会再有了。

“宫里可没说什么,也就赏你个五十大板,让你长长记性,记着自己个儿的本分。”老者阴测测的笑着,随意的对柳笙说。一转脸,马上大喝出声。

“来人,把刑杖给杂家拿上来,让咱们柳大嬷嬷长长记性,知道自个儿是谁家的奴才!”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柳笙,你可知罪?”堂上一穿着太监服饰面相阴柔的老者阴沉的问道。

笙 、笙……哥?!

吾命休也。柳笙口吐一口鲜血,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等柳笙再睁开眼,只觉得脑袋晕乎乎的,跟以前陪庄里庄头媳妇胡凯喝酒喝过头时的感受一样,头晕想吐,肚子还涨得难受,十分急切的想去如厕。

这周围黑布隆冬的,连个煤油灯都没点,也不知曹公公把我关押在庄里那个偏僻的柴房里了,要不然还能让庄头偷偷的救我一救。

实在是忍不得了,柳笙一把掀开身上泛着霉味的被子,坐了起来。咦,我的后背居然不痛?难道是庄头知我有难,把我救了出来,还抹了上好的膏药?

“笙哥,你怎么起来了,还早呢,再睡会吧。”这时柳笙耳边响起一阵悦耳的声音,虽是看不见人,确是能听出声音主人的羞涩与喜悦。

“给我狠狠地打!”老者看柳笙居然一副神游的模样,怒火冲天的大喊,“你们谁手软,那这手也不用要了!”说完夺过一官校手中的杖子,重重的一杖打在柳笙的脊背上。

话音刚落,只见七八个官校已拿着数根刑杖鱼贯而入,把昏暗且充斥着刺鼻腥味的刑堂那是挤得满满当当。

“曹大公公,奴婢实在也是见庄户们可怜才少收了两成子粒。今年天大旱,地里的收成实在不成,若还收七成子粒,庄户们岂不都得饿死,且来年无人耕种也是个麻烦嘛。”柳笙强挤出一丝笑容,语气谄媚的说道。

“这宫里的贵人都快吃不上了,这些子贱民还想少交租子?柳笙啊,柳笙,你在宫里都待了整整二十年了,还留着善心呢?”老者咬牙切齿的说道。

“回话!杂家问你话还委屈你了?哎呦喂,瞧杂家这记性,都忘了告诉你,皇后娘娘现在可是自身难保了。”老者笑眯眯的说道,原本耷拉着的眼皮一颤一颤的,双眼闪烁着幸灾乐祸的暗光。心里叨咕着,没想到,你也有今天!

柳笙面色突白,本以为有娘娘做靠山,即使少收两成子粒,自己也不会受到多大惩罚。顶多被训斥一番,那成想现在居然连娘娘都要不保了,更何况是自己这样的小卒子,这是天要亡我啊。

真有善心,当初杂家那瘸腿的侄子求娶你,咋不痛痛快快的应承。难道服侍过皇后娘娘,你一个三十多岁从宫里出来的老姑子就矜贵了不成?害得杂家那可怜的侄儿心伤难过,以至于酒醉归家失足落河而死。真是好大的善心,我呸!

柳笙一看曹公公的表情,就知他因当初拒嫁他侄子的事记恨上了自己,少收租子这事儿,到底是掀不过去了。

阅读皇庄嬷嬷到六零(女穿男)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