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恐怖游戏boss总喜欢找我聊天》
恐怖游戏boss总喜欢找我聊天

34、宅门怨12

……

林柚慢慢抬起头,深感庆幸,刚刚她赌对了。那丫鬟敲门,林柚脑子里跳出来两个选项,一是装昏迷,二是躲起来伺机制服那丫鬟,然后跑出去。

林柚脑子嗡的一声炸开,身体非常诚实的趴倒在了桌子上,过不了一会儿,外面那叫门给的丫鬟就推门进来了。

当然,许家的这种做法林柚肯定不认同的,心里有那么些紧张。林柚害怕万一许家真要把她活祭了,她绝对无力反抗的。

看到林柚倒下,她并不惊讶,只是一板一眼的把碗筷收拾了,收拾完后试图把林柚搬到床上,但没有成功,她也就顺势放弃了,任由林柚趴在桌子上,自顾自的就出去了。

林柚此刻闭着眼,看不到任何东西,但正因为如此,身边一丝一毫的响动却被无限放大。直到那丫鬟走出去,她隐隐约约听到了那丫鬟和门口护卫的对话。

林柚被看守了起来,这件事直观的看起来的确是不妙,可也不是那么不妙的。至少林柚就松了口气,因为许家特意把她和林家的仆人隔离开,这样她至少就不用面对变的奇怪起来的林婆子了。

为什么呢?

林柚看到了老太爷的院子,其实老太爷的院子一直在整个宅院的最中心,没有什么遮挡物的话,挺容易看到的。前几天林柚没有去查看是因为哪里总是零零星星的有几个护卫在巡逻,今天出了那事,现在这里倒是空无一人了。

人走茶凉这句话在老太爷死的这一天里被诠释的淋漓尽致。

林柚确定大夫人的目标是老夫人,那么老夫人和老太爷可是夫妻,那么老太爷那里会不会有什么东西呢?

林柚脑子是这样想的,身体也非常诚实的往老太爷的院子那边走。这院门只是虚掩着,林柚屏息在门口呆了一会儿,确定没有脚步声才进去。

这院落比起林柚去的其它院落要大上不少,也因此林柚有了一种空落落的感觉。刚刚抬脚进入正房,林柚就愣住了。

这里还有一个人,还是个熟人。

青衣的许二姑娘许乐琦白嫩的双手捧着一顶金冠,脸上带着愉悦的表情站在老太爷的卧室里。

两人双目相对一时间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林家妹妹?”最后还是许二姑娘先开口了,她手一挑,从面前的箱子里拿出一块红艳艳的盖头来,用那红艳艳的盖头把金冠包好,护在怀里,冲着林柚笑。

“又遇到了,看来我和林家妹妹倒是有缘分呐。”

这种缘分林柚是拒绝的,可是也没有办法,林柚深呼一口气:

“是,是啊。”

林柚抿起一个笑容,看上去无害极了。然后她向着许二姑娘走近几步,开口:

“这个点了,您吃了吗?”

华国人叉开话题最好的打断方法,林柚只能带着点尴尬说出来。她觉着这个许家二姑娘挺不对劲的,自然也不愿意接着她但话题说下去,谁知道会不会遇上什么雷区?

“噗,哈哈哈哈哈。”听到林柚的这句话那位许二姑娘倒是笑出了声,随后她缓了缓开口:

“林家妹妹倒是挺有趣的,难怪知礼也很喜欢你呢。”

知礼?许家大少爷?喜欢她?

林柚完全不相信,可也没有开口反驳。

“好了好了,我已经吃饱了,特意过来消消食呢。”许二姑娘的语气带着笑意。“不然,晚上怕是吃不下了。”

晚上?吃不下?

林柚眼神有点飘忽,她这会儿还真不敢想这位许二姑娘的宵夜是什么。

许二姑娘倒是也没有理她,她继续之前由于林柚进来被打断的动作,又从她面前的箱子里挑出一件银红的……嫁衣?

林柚不是很确定,因为这款式虽然是嫁衣,但颜色完全不是正红的。林柚还疑惑呢,许二姑娘把那衣服往角落里一甩,幽绿的火焰立马附着在上面,片刻不到就烧了个干干净净。

许二姑娘拿着被包好的头冠,一步步向着林柚走来,走到林柚身前站定:

“毕竟你在我母亲那里上过香,又被知礼那孩子护着,我今天和你聊的也开心,那么,我就给你留个座位吧。”

“看着许家这虚假繁华倒塌的座位。”

林柚心脏砰砰砰的跳动,再回过神的时候,许二姑娘已经不见了踪影。

林柚冷汗都湿透了后背的衣服,她缓了几步,来到了那被许二姑娘留下的箱子前,往里面看去。

那箱子本来就不大,里面倒是装不了什么东西,林柚一眼就看到底了。

是厚厚的一叠纸,林柚看纸张的发黄程度,发现这是两个时期了。其中一种发黄的很厉害,而另一种纸还是雪白的,像是新放进去的。

林柚拿出来一看,全是繁体字,阅读虽然有点吃力,可林柚也看出了这是两份悼文,分别是老太爷写给自己的两位妻子的。

发黄的那份倒是中规中矩的,但近期的那份与其说是悼文,不如说是一封道歉书。

上面隐晦的提及了和继夫人二子夭折,自己愧疚难当,甚至,这位继夫人进门时穿的居然并不是正红的嫁衣。

林柚看了看角落,像是明白了什么。那老夫人棺材下面垫的那套红嫁衣说不定就是老太爷陪葬进去的,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头冠在老太爷这里。

看着那一封厚厚的悼文,林柚越看越觉得哪里奇怪,在看了一遍后,林柚总算是找到了其中的关键点。

大儿成家立业……

等等!

林柚又梳理了一番顺序,先是老夫人进门,然后生下两个男孩,都“夭折”了,然后大爷娶亲……那么问题来了,大夫人根本不会对老夫人的那两个孩子有什么愧疚,因为那都是在她嫁进来之前发生的事情了。

林柚关于大夫人和老夫人关系的推测通通要推翻!

林柚庆幸自己过来了这么一趟,不然谁知道要在错误的路上走多远?

再一次的,林柚想到了中午许家大姑奶奶的话,说大房是靠她,但大夫人没有一点点的心虚,直接让人把她压下去了。据此推测,大夫人心中也不可能是觉得对不起她。

但大夫人房中的那些往生经,还有男孩子的衣物都证明了她在向一个孩子赎罪。那么,就必需要去一趟祠堂了。

祠堂是祭祀的地点,哪里应该会有对于祭祀的记载。只要找到大夫人祭拜的那个男孩差不多就可以明白了。

林柚的脑子很清晰,她也不在老太爷这里浪费时间,转身就出去了。

这一出门,隐隐约约的,林柚就看到不远处一群提着灯笼抬着棺材的许家仆人,最前面不苟言笑的不是许家大少爷又是谁?

林柚下意识的闪身,看那群人的目的地,估计是祠堂没错了,而那棺材,林柚也眼熟的很……那就是许家二爷但棺材呀。

真是万万没想到,死人也被这许家利用的干干净净,叫人尸骨无存。

等这行人离开,林柚又犯难了,那祠堂现在有人她不好去啊,万一被抓住了那就不是好玩的了。

林柚也没有纠结太久,毕竟她是有备选方案的女人。向着那群人相反的方向,林柚去了大爷的院子。

大爷的院子和老太爷的院子距离很近,今天这里倒是有些守卫,但都是群行尸走肉,林柚用点心也就避开了,并且偏门没有上锁,只是虚掩着,很容易就进了院子。

不知道是不是刚刚大少爷带了一大群仆人离开的原因,林柚潜伏到内院后倒是没有见到几个人。

林柚不知道的是,仆人们都被大爷夫妻远远的打发了出去。

“知礼去了吗?”林柚趴在主卧的墙根下,听出了这是大爷的声音。

“去了,二弟妹那边我也派人去补偿了。”大夫人如是开口“只是大妹妹那边,我倒是不好……”

“别管她。”大爷的语气里带着一股子的厌恶“真以为生了几个野种就可以为所欲为了,看看她做的那些糟心事,咳咳咳”

“夫君,你……”里面是大夫人倒茶的声音,大爷过了一会儿才缓过来。

“没事,老毛病了,。”大爷语气里带着一股子绝望“别担心我,你,知礼还有知慧都要好好的。白家的那位尽早娶进来吧。”

“这,府里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办婚礼……”大夫人犹豫的开口。

“老夫人进来时不也如此?给个正妻不就行了,何况你娘家都把她送过来了。”大爷却很淡定“我也是为你好,她来了,你才不用那么辛苦了,早早的生下孩子,知礼也不会像我这样了。”

大夫人的影子倒映在窗户上,隔了好久,林柚才看到她点了点头。

“我也是不希望我们的孩子有事情。为了让知礼知慧长大,你是知道的,我,许家都花费了多少条人命啊。”

“难道就不能……妾身只想一家人平平安安的。”大夫人的语气里带着一股子哭腔。

“不能。”大爷的语气很冷漠“没有了恶蛟镇压,许家好不了,白家好不了,陈家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呜呜呜……这,这都是什么事啊。”大夫人像是完全承受不住了一样。

“是诅咒吧。”大爷拿起大夫人的手拍了拍“你,我,白家,许家……都逃不过。”

“或许,当年那位陈家的先祖把那蛟龙封印起来就是错吧。”

……

林柚听着房间内许家这对掌权人夫妻的对话,大致是明白了前因后果。

陈家先祖封印了蛟龙,许家不知怎么拿来镇压自己的气运,发达了起来,甚至还叫上了白家和那位陈家先祖的后人一起发达,事到如今是想停都停不下了。

许家陈家的角色林柚差不多是明白,那么白家的又扮演了个什么角色呢?

曲子乐刚刚离开不久,许家大姑奶奶就醒了,她是被人从身后打晕的,因此并不知道是曲子乐动的手。

比起曲子乐,她更觉得说不定是许家大房那群人一朝得势就猖狂了起来。

忘恩负义,真是白眼狼!

她揉着脖子,慢慢从床上坐起来,鞋子也没有脱,她也就干脆直接踩在了地上。

“来人啊,掌灯。”

许家大姑奶奶叫了几声都没有人应,气的她正打算破口大骂的时候,门被推开了。

有人拿着油灯进来了,许大姑奶奶却还是不高兴,嘴上嘟嘟囔囔的说着

“懒东西,慢死了。”

房间里的油灯被一盏盏的点亮,整个房间也亮堂了起来,就在这时,许家大姑奶奶不经意的扫过梳妆台钱的镜子登时被吓了个半死。

“老,老夫人?”

拿着灯盏的老太太露出一个笑容来,那是在许家大姑奶奶印象中所不常见的表情。在她的回忆中,那继夫人要么是怯弱的,要么是隐忍的,这样大胆的笑容是没有的。

不然,明明是以正妻之位进门的,怎么别人让她穿银红的嫁衣她也干?不过是庶女,出生卑贱,腰杆子也不直,怎么跟自己这个堂堂正正的许家嫡出大小姐相比?

“你怎么叫我老夫人呢?叫母亲呀。”老夫人一步步走进“来,母亲~”

“啊啊啊~你,你不要过来。”许家大姑奶奶赶紧躲开“你死了,你不许过来。”

“死了?不要紧的。”此时此刻的老夫人身穿红色嫁衣摇摇头“反正,你,马上不也是要死了吗?”

“不会!才不会!”许家大姑奶奶疯狂摇头“我才不会死,我才不会!”

“姐姐怎么这样说话?”清脆的女音从房门口响起“我们可是一家人啊,大家都死了,姐姐怎么可以不死呢?”

青衣的许乐琦眨眨眼,快走几步,把手上的头冠给老夫人带上,老夫人只是呆呆愣愣的由着许乐琦的动作。

“你,乐,乐琦?”

“对啊,是我呀,姐姐。”许乐琦为老夫人带好头冠,又欣赏了一阵子,回头看了许家大姑奶奶一眼“还有父亲,大家都在呀。”

许家大姑奶奶瞪大了眼睛,果然,不远处那一张涨紫的面庞,果然是许家老太爷不错。

突然,许家大姑奶奶被身后的一个人束缚住,许乐容不禁挣扎起来。挣扎间一看,那泛白的脸,正是许家二爷。

“二,二哥?”

“一家团圆啦~不对,还有大哥。嗯!”

听到许家二姑娘这么说,许家大姑奶奶彻彻底底的吓破了胆,噗通一下跪下:

“乐琦我错了,是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对不起。”

“我也不是故意的,真的,我……都怪老三,他也没有阻止我。”

“事情那样我也不想的,父亲他,他也是默认的,我也没有办法。”

……

“亮堂堂,大姑娘见人亮堂堂。”许家二姑娘把门带上,一把抱住身边呆愣的母亲“大姐姐,现在应该很开心吧,她不是最喜欢这样了吗?”

老夫人迟钝的点点头。

“太好了,这样大家就都在一起了。”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写的脑阔疼

昨晚写了一半,把自己吓到了,还是早上起来码字好

林婆子不是许家的仆人,这些护卫是知道的,也因此两方起了冲突,林柚赶紧把被褥之类的塞到床上假装有人躺着,又把窗帘放下,接着趁着门口的喧闹推开了卧室靠着后面墙院的窗户,赶紧离开了。

推开窗户发出的“吱呀”声被吵闹声所掩盖,门口的那三人并没有发现不对。至于林柚为什么假装她睡在床上这一点……反正那丫鬟也纸说她昏迷了,没说在哪里不是?

林柚离开后,还是许家的护卫强硬的把林婆子压回了自己的房间,而那两个护卫也没有特意的进去看林柚还在不在,依旧自顾自的站着岗呢。

把手慢慢从腰间的刀柄上移开,林柚蹲下,一点点移到门口去,通过门缝观察着外面两个护卫的情况。

果然,那丫鬟说完那句话后,护卫看起来松懈了不少,可还不够。

林柚转身又去了室内,拿出地图,仔细想着自己的任务。她倒是对大夫人那边有个大概的估计,昨天林柚打算跑祠堂那边去看看的,如果这样,就是在外院,离这边有点远了,今儿个可要早早的就出门。

如今的情况不在林柚的预计之内,她也是时候为自己准备起备用方案了。

林柚是这样想的,可计划赶不上变化,随着时间流逝,到了快要傍晚的时候,那两个护卫行为举止慢慢变的呆板僵硬起来,而林婆子却再一次给林柚送饭来了。

可门口还有两个护卫,林柚自认为就算是自己喝了体力增强药水也不一定可以打的过两个人高马大且受过训练的护卫,因此选择了装昏迷。

“晕过去了。”

林柚逃出来并没有立马就离开,在那两个护卫“送”林婆子回偏房的时候,她这才悄无声息的溜了出去,一出门她就躲到了草丛中,观察着周围。确定安全后,她才慢慢的压着脚步走。

其实这个时间还算早,看看林婆子还可以自由行动就明白了。因此林柚也不急着赶时间。这走着走着她就停住了。

林柚咬牙,试着让自己做点什么事。中午饭也由许家的仆人送进来林柚一口都没有动,但就这样摆着也不好看,因此林柚把它倒入恭桶里处理了。

碗筷空落落的摆放在桌子上,一个小时后,林柚的房门被敲响了。

就这样在卧室里一圈圈的走着,林柚脑子里也乱糟糟的没个着落。让自己发泄了几个小时后,林柚强迫自己定下心来。

不行,再这样下去不行。

“表小姐?”

“你醒着吗?表小姐?”

阅读恐怖游戏boss总喜欢找我聊天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