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恐怖游戏boss总喜欢找我聊天》
恐怖游戏boss总喜欢找我聊天

32、宅门怨10

那么这白家和恶蛟又是什么关系?林柚打了个大大的问号。自然,还有老夫人那边的,那个许家二姑娘说的老夫人报复许家什么的,也很奇怪。

目前的消息是,许家靠祭祀恶蛟镇压家中气运,其中献祭了老夫人的两个亲子,这或许是老夫人报复许家的原因。白家和恶蛟明面上没什么关系,可这么多年的姻亲关系了,要说白家不知道许家的那档子事还真不可能,毕竟每代都送自家的女儿过来呢。

“好嬷嬷,我该死,你可千万不要告诉太太。”最先开口的那人试着求饶“我这也不是担心太太嘛。”

好吧,罗晴的想法是对的,她确实是占了便宜。但她林柚占得又不是她的便宜,有必要那样横挑眼睛竖挑眉毛的吗?

“少说多做,太太哪里会有事情呢?”后面那嬷嬷开口了“等大少爷娶了白家小姐,我们太太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说完这句,里面就没有声音了。林柚捂住嘴,脑子疯狂的转动。第一天她从林婆子嘴里得知所有的许家掌家太太都是白家的时候她就觉得奇怪了,现在听到这番对话,林柚觉着这里面的猫腻可不少啊。

得到了方年的忠告,林柚感激的点点头,也就和他们告辞了。她实在是不想看罗晴那种仿佛她占了他们多大便宜的嘴脸。

郑不言看着林柚的样子,以为她是被吓到了,出言打断林柚的思绪:

“别看了,如果他可以回到现实,不会出什么事情的。”

嗯?

林柚如梦初醒,随后马上理解了郑不言的话

“你的意思是,副本里的伤不会带到现实去?”

郑不言点点头,不再说话看向已经慢慢弥漫起雾气的宅院,就打算离开了

“我先走了,你也早点回去。”

林柚默默点头,却没有急着走,而是目送郑不言背着那不知道能不能熬过这个副本的新人,一步步离开了她的视线。

林柚不知道此时此刻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但是她想要活下去,她想要知道,到底是为什么她会被选中参加这个游戏,又是什么人在操纵这个游戏?

回到了自己的院落,这里不像是大少爷的院子里一样灯火通明,但林柚已经非常熟悉这黑漆漆的院落里。轻车熟路的就到了自己的卧室,照例把门窗都检查一遍,甚至特意把桌子抵住门。这才躺上了床。

本以为自己睡不着的林柚,却是沾了枕头就睡着了,她隐隐约约记得自己做了好几个梦,但是都记不清到底梦到了些什么。

清晨,林婆子来送水给林柚洗漱的时候,林柚拿过热乎乎的巾帕,往脸上擦了擦。转而把巾帕还回去的时候,林柚摸到林婆子的那双手,顿时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不知道是不是林柚的错觉,她觉得这双手格外的凉,林婆子今天不怎么像是真人了?

林柚坐在床上,看着林婆子脖颈处的那一块微微泛着青灰的皮肤,心中咚咚咚的跳动,脑海中不断的回放着第一夜林婆子那宛如死人一样的脸。

“小姐看着我做什么?”林婆子发觉林柚盯着自己看,奇怪的反问。

“妈妈今天的妆容,非常的别致。”林柚只是嘴上这样说,可林婆子并没有察觉到林柚的心口不一,而是非常高兴的裂开了她那涂的红艳艳的嘴,笑的异常夸张。

林柚看着林婆子那被涂的雪白雪白的脸,血红血红的嘴,有一种下一秒林婆子就要化身成为怪物吃掉她的错觉,林柚的手摸向了腰间,那里有着她的武器。

林婆子恍然未觉林柚对她的防备,只是欢欢喜喜的把水盆和巾帕收走,不一会儿又端来了清粥小菜供林柚享用。

昨天也是如此的,但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昨天林婆子还好生生的,今天林柚怀疑她要是卸了妆,那张脸绝对是青灰的。心中有了防备,林柚哪里还敢吃这些东西呢?只是推说自己劳累,没有什么胃口和心情吃东西。

可林婆子却不如前几天好打发了,异常的强硬:

“小姐不吃东西怎么行?要是饿坏了,婆子怎么和夫人老爷交代?”

说完,硬生生的把筷子塞到了林柚的手里。要是第一天,林柚是不愿意和这些np起冲突的,吃了也就吃了,但经过了昨天那一遭,林柚也不知道哪里来胆子,直接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拍,站起身来:

“我说了不吃就是不吃!到底你是小姐还是我是小姐?”

林婆子有一瞬间的愣神,她像是也被林柚吓到了,呆了一下子,那股子咄咄逼人的劲儿也就缓和了下来,开始向林柚打温情牌了:

“婆子也是一番好意,哪里值得小姐生这样大的气?”

说完眼泪簌簌的留下,这可无法引起林柚的一丝怜悯。那泪水把林婆子脸上的粉都冲掉了一点儿,露出非常明显的青灰色皮肤,更让林柚无法下咽。

“今天是婆子我亲自下厨的,昨天小姐就没吃什么,我也是担心”

林柚看着林婆子那唱作俱佳的做派,敏感的记起了方年的提醒。她的对手不一定是什么鬼怪,而是这许府的人,许府送来的东西,那是一丝一毫都不能入口的。这样想了,林柚的心已经完完全全的硬了起来,不理林婆子的卖惨,把脸彻到一边,看都不想看林婆子了。

正在屋内气氛冷凝起来的时候,外面吵吵嚷嚷的传来了一阵响动:

“小姐。”

“小姐不好了。”

“许家老太爷去了。”

林柚这个身份虽然是个没落人家的小姐,但也不至于身边就只有一个林婆子伺候,也有一些丫鬟的。只是林婆子嫌弃那些丫鬟年纪小,又没个定性,怕带坏了自家规规矩矩的小姐,自然就打发了出去当通报的或者是端茶送水的了。

林柚暗道真是及时雨啊,这许家老太爷一去,她这个身份是绝对要去看看的啊。那么这顿饭,自然也就不必了。林婆子也是明白,妥妥帖帖的为林柚妆扮搭理好,正出门时,林柚明确拒绝林婆子的陪伴,只带了那个小丫鬟一同去了。

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林婆子再怎么老资历也是下人,只能不甘不愿的留下来了。可等林柚彻彻底底的离开自己的客房,林婆子动作僵硬的把手伸到桌上,狠狠的掀翻了桌上的碗筷。

许家人,一个也别想跑!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码字,老爸进来找东西,看了眼电脑屏幕

老爸:哦豁,你写宅斗啊?

咸鱼作者:老爸你居然知道宅斗!666

老爸:那是,我还知道宫斗呢?甄嬛是不是!(得意jpg)

咸鱼作者假意吹捧,我爸爸又看了下,然后

老爸:唉,你这个宅斗怎么没有甄嬛啊???

咸鱼作者:!!!不会有的,这辈子都不会有的。

老爸叹息:难怪你不红呢,甄嬛都不写

咸鱼作者:……对不起哦

读者“媛媛”,灌溉营养液+22019-01-28205552

读者“我不想吃这个安利”,灌溉营养液+102019-01-28184613

读者“日暮里”,灌溉营养液+102019-01-28155650

读者“村上木瓜”,灌溉营养液+12019-01-28125414

读者“傲天哥咯叽咯叽咯叽”,灌溉营养液+22019-01-28103926

读者“g白白g”,灌溉营养液+12019-01-28014654

读者“冥静衍生”,灌溉营养液+102019-01-27230500

读者“”,灌溉营养液+12019-01-27223935

谢谢大家的营养液,么么

可仔细检查后发现,这个新人的手臂居然是被活生生撕下的,出血量超大,尽管郑不言已经做了紧急处理但这里又不能输血,这个新人也不知道挺不挺的过去、而眼看着时间就要慢慢到达凌晨了,郑不言也不敢再外面久呆,只能背着这个新人往自己住的地方赶。

“被袭击了。”郑不言言简意赅的解释。

林柚慢慢靠近,那位意识已经模糊的新人嘴里居然还断断续续的说着什么,林柚凝神一听,脸上血色尽褪,可心中涌上来的确是无穷无尽的后怕。

但这一路,林柚万万没想到她居然会遇到了郑不言,郑不言衣服上被溅上了血迹,看起来一直很沉稳的他脸色黑如锅底,而他身后还背着一个人。

“这是,这是怎么了?”林柚一看郑不言背上那人,顿时大惊失色。。

那人林柚也见过,是这次的三个新人之一,也是唯一的男性。可现在这个男子的失去了一只臂膀,面无血色,气若游丝,看上去绝对是命不久矣。

郑不言看到林柚也松了口气,今天曲子乐自动要和他分开,他自然不会勉强。得知大少爷今天的日程后,郑不言自然跟着大少爷,中间遇上了方年,两人稍微交流了一番便分头行动。当然,大少爷这边的事情就交给了郑不言,等到祭祀活动结束,郑不言目送大少爷回到自己的院子的时候,他便见到了满身血红的新人白段。

当时大少爷和仆人看到白段的惨状目不斜视的走了过去,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只留下白段一个人趴在院子里□□,郑不言虽然话少但也不是心狠手辣的人,自己实力也不错,拍了个隐身符就把这个新人偷了出来。

林柚自知再待下去应该也不会再有什么收获了,也就离开了,向内院走去。她倒是想去祠堂看看,可根据地图,时间应该是不够的,也就暂时放弃了这个选择。

这许家和白家有什么关系?姻亲!

“纸人,别过来。”

林柚想起了她烧了那些纸人后从灰烬里看到的东西,那些血肉原来就是,就是白段的吗?想到这里,林柚盯着白段那已经空荡荡的右臂,久久无法回神。

自己这是推门进去吗?但看起来像是有人在的样子啊。

犹豫不决的林柚并不打算冒险,就这么走了又不是很甘心,看着时间还早,林柚绕着大少爷的墙院一圈圈的走,希望可以找到突破点。在她走第三圈的时候,她隐隐约约听到了墙内似乎有女声在对话。

林柚本打算去外院看看的,一开始就是因为听到老太爷和大少爷的那番对话心中一直放不下。可从方年那里得知了那条线索最后的结果,林柚也就不打算去大少爷那边做无用之功了,反而是来到了大爷的院子这边。

大爷的院子是在外院,林柚到的时候发现这个小院居然还点着灯火,和别处乌漆墨黑的很不一样。这一次大少爷的院子周围可就没有什么树木之类供林柚攀爬了此林柚也就被难住了。

“老夫人这才去世多久啊,大夫人这身体也就不好了。”

“嘘,快闭嘴吧,没事做闲嚼舌根子的,哪天我告诉太太把你提着脚卖了去。”比之前一个要成熟一些的女人赶紧打断了前面那人的话。

阅读恐怖游戏boss总喜欢找我聊天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