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农家上门男婿》
农家上门男婿

游水挖到宝?

水够清澈,贺同心瞪大了眼兴奋的看到陆沉从靠近自己,最后钻出水面,正好就在自己的正前方。

贺同心看着水珠顺着他高挺的鼻梁滴落下来,双眼清透又带着笑意,心都要停住了。

“你捂个屁!”陆沉笑骂了一句,跟着仰身躺着,舒服自在的游了起来,比起贺同心的姿势不知好看多少。

“我先去探探。”贺同心说完钻进一片树林灌木里。

贺同心看着兴奋的扑了过去。

“老实点你!”陆沉怕他砸到自己的急忙躲开。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说是去南渠,贺同心却带着陆沉顺着河走了好久,最后在一个河拐弯的地方停住了。

“哒哒哒。”突然的陆沉耳边响起了算盘的声音。

陆沉立起来,转身看到有鱼游过去。

“同心,抓鱼不?”陆沉问道。

“好!”贺同心说完,手朝水里一伸,一条大鱼就出现了。

陆沉笑了起来,他一头扎进水里,就听到哒哒的算盘声音,伸手一抓鱼滑溜的跑了。

“我抓到了!”贺同心在那边兴奋的不行。

“别抓太多,吃不完。”陆沉干脆放弃抓鱼了。

“知道了!”贺同心随口回应着,却没停下的意思。

陆沉自己游了一会儿,没听到动静,急忙睁开眼,就看到不远处贺同心在水里挣动。

“!!!”陆沉急忙游过去,拉起了贺同心。

“没事儿,就是这边有个沙洞!”贺同心看陆沉面色不好,急忙叫了一声,跟着伸手拉了一下。

一片泥沙带起来,有什么东西碰到了陆沉的腿。

“什么?”陆沉伸手拉了一下,一个奇怪的瓶子状的东西出来了。

“哒哒哒!”耳边响起算盘声,陆沉惊呼一声。

“怎么了?”贺同心奇怪的看着陆沉。

陆沉眼发明惊讶的说道:“这玩意值十两银子!”

“就这个?”贺同心伸手弹了一下那破旧有些生锈的铁瓶子问道。

“别乱碰!再摸摸,看有没了?”陆沉急忙伸手过去,可惜再没听到算盘的声音。

“可能是顺着河沙冲过来的。”贺同心好奇的又看了几眼那瓶子,总觉得不值那么多。

“走走回家去!”陆沉兴奋的带着贺同心上岸穿了衣裳。

“还早呢。”贺同心倒是很不舍得从水里出来。

“改天再来嘛。”陆沉小心的把瓶子放好,自己擦干身体穿了衣裳到岸上去了。

“这里面好多泥沙啊。”陆沉看了一眼里面说道。

“我来清!”贺同心积极的伸手拿过来,拿着就倒,刚晃了两下,那铁瓶子咔哒一声就裂开了。

贺同心迅速强行合住那铁瓶子,嘴也绷着的看着陆沉。

陆沉奇怪的看了一眼贺同心,跟着就看了一眼那瓶子。

“那个,我想起来我抓的鱼还没带来呢。”贺同心声音有些发抖。

“拿来。”陆沉声音尽量平静,可是眼神是要杀人的。

“沉哥……”贺同心无助又害怕的把瓶子递过去。

陆沉拿在手里一看瓶身中间裂开了几道,瓶子一扔就要过来打人。

“有银子!”贺同心眼尖的叫了一声。

陆沉扭头看着那瓶子碎开以后,泥沙中有银子露出一角。

贺同心似怕陆沉教训他,抢了先的把那银子挖了出来。

银子是被一个丝质手帕包着的,手帕早就烂的不行了。

“二十两~”贺同心献宝一样的递给了陆沉。

“许是那瓶子自己锈了久了吧。”陆沉说了一句,贺同心急忙点头。

陆沉捏着银子数了半天,看了一眼贺同心,问道:“这银子打算咋办?”

“什么咋办?难道你还要找这瓶子的主人给还回去啊?”贺同心瞪大了眼说道。

“说什么呢?这瓶子都烂锈成这样了,它主人怕早就没了。”陆沉看了一眼贺同心说道:“咱们正缺银子呢,就当是老天借给咱们的,将来有了银钱做善事加倍还回去就行了。”

“你都想好了,干嘛还问我?!”贺同心奇怪的看着陆沉问道。

“我是问你,这银子是咱俩要了,还是给爹娘说了大家分了。”陆沉眯着眼问道。

贺同心愣了一下,他迟疑的看着陆沉说道:“给爹说一声,不让娘知道?”

陆沉点了头,贺同心嘿嘿笑着抱着陆沉蹭了蹭。

陆沉摸了一把贺同心的脸,两个人欢喜的朝家去。

刚到家门口就看到有人围在那边。

“同心快点吧,你二姐的公公闹上你家门了!”邻居看了两人叫了起来。

贺同心登时面色一变,拎着鱼就进去了。

陆沉进去后,随手把门反插上了。

“哪个在我家闹?”贺同心听到里面在骂爆喝了一声。

推门进去,看到地上摔了茶碗,旁边站着二姐夫的两个杀猪户兄长,挨着坐着一个老头子老婆子。

老婆子狠厉的看了一眼贺同心叫道:“没王法了!你这哥儿还踹了我家院墙!难怪你姐姐是个生不出儿子的,报应啊!报应!”

“谁在放屁?”陆沉迈步进来,看了一眼屋里面的,跟着说道:“来打架的?”

“你想咋滴?”那老婆子叫着冲了过来。

“同心!男的摔出去,女的交给我。”陆沉说完一抬手撒了那老婆子一脸锅灰,老婆子叫起来。

“娘!”王涛的两个杀猪户兄长扑过来,贺同心来的更快,啪啪两下一脚一个踹出了门。

“捂着嘴,打。”陆沉喊了一声。

“别,别动手!”那老头子慌了急忙的叫了起来。

贺同心一人一拳,打的二姐夫王涛的两个兄长痛的叫不出来。

“别叫唤,谁叫唤谁挨打。”陆沉喊了一声,抬眼看了下那哭嚎的老婆子,手一翻一坨药草露了出来。

“老太太别叫了,再叫就哑了你的嗓子,省的你只会骂人。”陆沉冷笑了一声,那老婆子赶紧闭上了嘴。

王涛的爹看了,一拍腿道:“贺老哥,你这是啥意思?真要拆了你二女儿的家?您这样,我可是不敢留你女儿了啊!”

“王涛怎么说的?他也想休我女儿?你叫他来。”贺老爹沉着脸冷笑了一声。

“咋?他是我儿子,还敢不听我的?”王涛爹梗着脖子叫了起来。

“听你的?你今天你就不会带着人来我这儿闹事儿了。”贺老爹嘲讽的说道。

“你……还不是你给我儿子出的坏主意,本来好好的,来你家一趟回去就闹分家!”王涛爹简直要气死了。

“你爹别胡说,他什么时候来我家了!”季氏在一边叫了起来。

“怎么不是来你家了?还切了家里的猪肉非要来送!”王涛娘禁不住的叫起来。

季氏看了一眼陆沉,刚要说,旁边的贺老爹喝了一声说道:“就是我让说的,怎么了?你们欺人太甚,我二女儿当初嫁进去住的哪屋?现在住的啥地方?你们当长辈的不仅一碗水端不平,还捡着脾气好的欺负!”

贺老爹说完手里的茶碗一摔说道:“话我也说这儿了,不分家就和离!俩外孙女我们养着!”

“这是你说的啊!”王涛娘听了兴奋的叫了起来。

贺老爹恶狠狠的看着王涛娘说道:“不过我二女儿嫁过去的嫁妆,你王家敢少一丝,我就让我这儿子男婿的砸烂你家的杀猪摊!我他娘看看哪个敢拦着!”

贺老爹这话一出,王涛爹就站起来了。

“这样说我们王家白养你女儿了?她吃的口粮身上穿的衣裳呢!”王涛娘又叫起来。

“那你去问老天爷,你看哪家娶个黄花闺女这样算的?!还是我给你王家宣扬宣扬,你家这样的娶媳妇法?我看看你那几个宝贝孙子怎么娶媳妇!”贺老爹怒骂了一阵。

王涛娘愣是说不出话来,只得气的发抖的说道:“好,你等着,我回去就休了你那赔钱货女儿!”

“我等着呢,快滚吧!”贺老爹烦躁的骂了一句。

“咱们走!”王涛爹寒着脸要带人走。

陆沉腿一伸挡住了,说道:“把地扫了,茶碗钱赔了,不然哪个手砸的哪个手赔!”

“哎哟,杀人啦……呜呜。”王涛娘刚叫就被陆沉眼明手快的塞了药草进去,立马就喉咙辣疼的叫不出来。

“你……你们还要不要王法了!”王涛爹又惧又怒。

“是你们家找事儿的。”陆沉指了指地,说道:“别让你那俩废物儿子多受罪,您来吧。”陆沉看着王涛爹,伸手指了指地说道。

贺同心立马点头。

不过说也奇怪,贺同心动手能力十分的出众,但是学起游水来,怎么学最后都会变成狗刨式。

“故意气我是不是?”陆沉气的又捏贺同心的脸。

贺同心兴奋的叫了一声就抱着陆沉,两个人朝水下沉去。

“你找死是不是?!”陆沉爬出来,咳嗽了好几下。

贺同心嘿嘿的笑着,被打了几下也不觉得疼。

“你好会游啊!”贺同心过来挂在陆沉身上。

“嗯~学么?”陆沉瞥了一眼贺同心问道。

“怎么了?”陆沉笑着抬手用水泼了一下贺同心。

“别走嘛!”贺同心叫着又卖力的游过去,就看着陆沉一个漂亮的翻身,整个人鱼一样的钻入了水中。

贺同心可怜的急忙摇头。

“算了,你自己扑腾吧。”陆沉也是好久没游了,放开了贺同心就自己漂在水面上,正好的阳光照在身上,舒服的不行。

贺同心轻手轻脚的踩着弯曲的树身上去,坐在树干上把衣裳脱了挂在旁边的树枝上。

“都脱了?”陆沉有些笨拙的爬过去,轻声问了一句,贺同心已经飞身跳入了水中。

陆沉听到里面贺同心清理树枝的声音也跟了进去。

“果然够隐蔽。”陆沉进去,发现这边是被几棵树跟灌木完全遮挡住了

“你就会这个?”陆沉笑着看着贺同心身材修长结实,却用的狗刨式在游,还特欢乐。

贺同心看到陆沉也下来了,本能的捂了下眼。

阅读农家上门男婿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