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农家上门男婿》
农家上门男婿

血脉测试失败?

“同心!这小子在里面干什么呢!”徐参将开始拍门了。

陆沉打开门笑着说道:“可是有贵客上门了?”

陆沉刚要说话,贺同心就眼神变了,他伸手捂住陆沉的嘴,自己低头把药粉吃了,刺激的他眉头大皱。

“怎么办?冷石还在师傅那儿呢!”贺同心紧张的按住心口叫道:“待会儿要是被刺激的控制不住我自己怎么办?”

“不要多说话,会被听到。”贺同心贴着陆沉声音压低但是却能清晰的送入陆沉的耳朵。

陆沉来不来惊讶他这神奇的能力,凑过去问道:“同类?”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同心?同心呢?”徐参将带笑的声音传来,贺老爹刚扭头就看到陆沉拉着贺同心兔子一样的朝他们屋里跑了过去。

“见过贵客。”贺同心说完朝陆沉这边走了过来。

“如何?没错吧?”徐参将紧张的问道。

那年轻男人笑了一下说道:“是有点意思,不过是不是真的还要再看。”

他说完,贺同心问道:“你叫什么?”

“同心,不得无礼!”贺老爹急忙喊了一声。

陆沉也有些惊讶,平时的贺同心没这么大胆的。

“贺兰俞。”年轻男人站起来,双目带着惊讶的看了一眼贺同心。

“哦。”贺同心低头没再说话了,刚才的气势也消失不见了。

“这孩子……”徐参将苦笑一声,他刚才还以为贺同心要说什么惊人的话呢。

“闲杂人等避退。”贺兰俞一挥手,面目严肃。

“我是他男人,我留在这儿,万一有个什么事儿我好照应。”陆沉本来就心虚,生怕贺同心来个突然变身,底子全给漏了。

“这是我族的机密,连你爹这种旁支都看不得。”贺兰俞皱眉说道。

“陆沉,跟我走!”贺老爹急忙喊道。

“可是……”陆沉着急担忧的看了一眼贺同心,没想到贺同心竟然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眼神。

贺老爹跟着就硬拉着陆沉出去了。

陆沉把着门挣扎的说道:“同心这么好,万一他心生不轨怎么办!”

里面的贺兰俞咬了咬牙,看了一眼面前这个英武的黑皮哥儿,一脸无语。

贺同心见他看自己,急忙防备的后退了两步,似乎真怕被占了便宜去。

“我心里有人,比你好看多了!”贺兰俞咬牙说着,从包袱里摸出一个盒子,看了一眼紧张的贺同心说道:“待会儿会给你看到神武石,你要尽力去感受它,只有真正的血脉觉醒者才能让它放出红光来。”

贺同心紧张的点了点头,可是等他按着贺兰俞教的做的时候,那一小块发黄有些破旧的石头根本没有反应。

“你有什么感受么?”贺兰俞皱眉问道。

“心里热闷。”贺同心闭着眼说道。

“滴血在上面试试。”贺兰俞说道。

贺同心古怪的看了他一眼。

“你这反应太弱了,我怀疑你可能只是有神武血脉,但太稀薄了不够做一个觉醒者。”贺兰俞有些可惜的说道:“如果滴血都不能让神武石泛红,那你就不能算是神武者,你也不能得到神武府的照顾。”

贺同心看了他一眼,自己划破手指滴了血在上面。

血很快的流下来,石头略微的红了几道纹路跟着就恢复了原状。

“果然是血脉太稀薄了啊。”贺兰俞转身取了水仔细又小心的干净那神武石上的血迹,甚至还闻了闻确认没有了什么味道跟血在上面,才收起来说道:“就这样吧,待会我会给你爹一个保心丹,如果你的后代里面有觉醒迹象再联系神武府的人。”

贺兰俞打开门,对着徐参将摇了摇头说道:“太稀薄了。”

“这……什么意思?”贺老爹失望又不甘的问道。

贺兰俞按着脾气跟贺老爹说了,贺老爹面上一片的尴尬跟失落。

“也别太失望了,他这种也代表了你们家可能还保存着一点血脉,也许后代里面会有真的觉醒者呢也不一定。”贺兰俞语气反而好了些。

一边的陆沉生怕神武府的人惦记他一家子,急忙插嘴说道:“不是这种血脉都是越传越稀薄么?同心这都够稀罕了吧,再朝下传就更没机会了吧?!”

贺兰俞顿了一下,安慰的拍了拍贺老爹说道:“到底也算半个同族,我再给你家留一颗保心丹,如果有难处,可去你们望城府找人。”

“多…谢!”贺老爹擦了擦眼,接过了保心丹跟望城府贺兰家分支的联络方式。

“徐参将走吧,你不是说还有个要觉醒的徒弟呢么?”贺兰俞转身说道。

“师傅?”陆沉眼神古怪的看着徐参将。

“这个……那个我就先走了啊,你们好好照顾同心。”徐参将说完对着后面的贺同心喊了一声就跟着贺兰俞走了。

“唉,果真还是不成么?”贺老爹说完失望的将那保心丹给了陆沉,自己进屋去了。

陆沉反而觉得轻松了不少,最起码不会因为什么血脉被人盯上了。

陆沉脚步轻快的走到屋里,却看到贺同心低着头坐在那边,好似很失落的样子。

“怎么了你?”陆沉讶异的问道。

贺同心看了陆沉一眼,他轻轻摇了摇头不说话。

“吃了那药不舒服?”陆沉关心的问道。

“没有。”贺同心转过了身不说话。

“怎么回事?又甩脸子是不是?”陆沉声音发沉的问道。

贺同心鼻子吸了吸气,他抬头看着陆沉有些委屈的说道:“我本来就长的不好,脑子又笨,好不容易有了一样比别人厉害的本事,现在……也没了。”

陆沉看着贺同心眼里光都没了,他捏了一下贺同心的肩膀说道:“傻瓜,难道他那样说你增强的本事就会消失么?或者你觉得你就是没了这些本事就不招我喜欢了?”

贺同心听的抬头眼里有些发颤的光晃动着,他看着陆沉嘴唇动了动,最后没忍住的抱住了陆沉。

“我以后一定努力干活,别不要我,好不好?!”贺同心闷声有些害羞又有些急切的说道。

陆沉一下就笑了出来,他摸了摸贺同心的脑后说道:“我娶你是为了让你给我干活儿的?”

贺同心有些不好意思的抬头说道:“我知道不是为了这个,但是我就会干活儿,别的也不会,我不想只靠你一个养着。”

“谁说你只会干活儿?我觉得你会的挺多的,就是太害羞太看轻自己。”陆沉拉着贺同心到镜子前面。

贺同心脸热的看着镜子里挨的极近的两人。

“看你自己,别看我。”陆沉训了一句。

“有什么好看的。”贺同心说着扫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他也有些发愣,明明五官还是那样,但是眉宇间却多了些威武的气息。

“我真的变好了?”贺同心摸了摸自己的脸问道。

“带出去十里八村的都不输人。”陆沉说完就放开了贺同心,自己顺手又拿起了草药书。

贺同心看了又翻出自己的小册子遗憾的说道:“这下完了,我师傅估计不会再要我了。”

陆沉听了挪开草药书调笑的道:“那你赶快趁今晚多记点。”

“你别说了……”贺同心是真实的伤心,他一个乡村自卑多年的哥儿,好不容易得人关注多了两个师傅,一个把他当能下蛋的母鸡,一个……眼看就要没了。

“你还真伤心啦?”陆沉到了贺同心身边。

“我好喜欢我师傅啊!想跟着他学本事。”贺同心嘴唇动了动,竟然绷不住的哭了起来。

“你!为了一个刚拜了三天的瞎子师傅,哭的比怕我不要你还惨!你个白眼狼!”陆沉气的要揍人。

“你打吧,我得哭一会儿。”贺同心抱住那小册子,自己主动的转过身,衣裳后摆都掀起来了。

“你这小子!”陆沉可不舍得,伸手轻拍了一下,笑着说道:“既然如此,明儿你与我上山,采些蘑菇什么的,再猎些什么野兔山鸡给他带去,好好说说应该还能当他徒弟。”

贺同心听了立马擦了眼泪说道:“真的可以?”

“不信我?”陆沉霸气的一斜眼,伸手给贺同心擦了眼泪。

“信!信!沉哥最聪明了!”贺同心兴奋的抱住了陆沉。

陆沉眼珠一转坏笑着说道:“晚上好好表现表现,我到时候帮你好好说说,知道么?!”

贺同心听的拍了一下陆沉,陆沉一皱眉,贺同心害羞的说道:“知道啦,你别嚷嘛。”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当然啦,受的血脉肯定高级又稀有,还要再进化,顺便给他男人也搞的厉害点~么么哒

“别急嘛。”陆沉笑着说着,那年轻男人瞥了一眼陆沉,不说话。

“这……这是我们家的族谱。”贺老爹捧出来的时候眼圈都红了。

“嗯。”年轻男人粗暴的翻了两下,嗤笑又失望的说道:“隔了三代,就算是个觉醒的也没啥用,更何况还是个哥儿!”

徐参将气的转身进了正屋,陆沉也跟着进去了就看到一个穿着墨色锦衣神情倨傲的年轻带冠的男人坐在那边。

那人瞥了一眼陆沉,不屑又烦躁的说道:“徐参将,行不行啊?我还有别的事儿呢,这破地方!”

“贵客着急什么。”陆沉怕时候太短药效起不来,忍了一回看着贺老爹说道:“爹,把咱们自己的山茶拿来,还有新鲜的山果子给贵客尝尝。”

“哎哎,看我这脑子!”贺老爹激动的去了。

“不用了!把你们家的家谱拿来才是正经!我都跑了三个空了。”年轻男人说起来也是恼怒。

“同心呢?”徐参将要朝里面看,却被陆沉防备的看着说道:“我让他换身干净衣裳,师傅你就别看了。”

贺同心慎重的点了点头,他跟着打了个冷颤。

他话音刚落门口就站着一个人。

他猛的转头看过去,眼里的凶光闪过,扫了一眼贺同心,猛的站了起来。

“你……”正好药粉飞到端水过来的陆沉脸上。

“我……阿嚏……”贺同心慌张的说着又打了个喷嚏。

“先把这个药吃了。”陆沉也是手发抖的打开娃娃脸师傅给的压制血脉反应的药。

药味儿刺鼻,贺同心刚拿住就阿嚏的打了个喷嚏。

“你这家伙!”陆沉看着药粉剩下不到三成了,气的要揍人。

“同心?出来!”外面贺老爹激动的叫起来,又好似兴奋又恭敬的在跟人说什么。

阅读农家上门男婿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