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农家上门男婿》
农家上门男婿

全都来了

陆沉看进去了,贺同心却偷偷转头看着陆沉。

陆沉依靠在那边,烛光映照在他面庞上,也不知是心里感觉还是如何,只觉得陆沉好似变得更俊朗又挂着一丝成年男子气概。

“我看是教的法子不对,改天哥教你保证教一个你记一个。”陆沉说着声音低沉又带着刺激人的坏劲儿。

“干……嘛?”贺同心心虚又防备的看着陆沉。

贺同心手指握起,戴着耳夹的耳朵动了动,哥儿痣那边热的厉害。

“别闹我,我得再看一会儿,免得到时候对上什么神武府的人漏了馅儿。”贺同心按住陆沉的手,正色说道。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陆沉听到贺同心这样说,翻身起来找了煤块过来,递给贺同心。

“少来!”陆沉笑着翻身压了过去。

一夜到天明。

陆沉睁开眼的时候,听到了推门声,他睁开眼看到贺同心只穿了一件单衫下面布裤缠着脚踝踩着布鞋汗水淋淋的过来了。

“做什么了?”陆沉坐起来问道。

“出去练了会儿。”贺同心关上门脱了单衫。

虽然哥儿的身形要细柔一些,不过落在贺同心身上只有个窄腰,其他的宽肩长腿与那英武的年轻男人一个样子,且比常人还要身姿挺立笔直。

“起来没?你几个姐夫都要来的。”外面贺老爹说了一声。陆沉想起来今天都过来说牌子的事儿。

“你穿这个。”那边贺同心已经开始给陆沉收拾起来。

陆沉笑着收拾了一番,吃了早饭等着几个姐夫上门。

大姐夫是个捕头坐了一辆马车来的,下来的时候跟了一个细瘦穿着枣红亮衫的年轻男子。

“生贵也来了?”季氏见了很是开心。

“嗯。”那年轻男子应了一声,站在了陆沉大姐夫张向望的一边。

“娘。”张向望叫了一声。

“哎哎,到里面去坐吧。”季氏说着又看了两眼张生贵,说道:“生贵长高了。”

张生贵没听到似的大步朝正屋里走。

正走呢噗通一声脚绊着门槛跪了下去。

“噗嗤”陆沉没客气的笑了出来。

“还不到过年呢,跪什么。”贺老爹慢悠悠的说了一句。

张生贵恼怒的起来说道:“有人打我!”

“我们仨都坐着没动,这胡说什么呢?”陆沉冷笑一声说道。

“进去吧你!”张向望推了一下张生贵,张生贵气闷的进了屋。

“生祥没来?”贺老爹问张向望的大儿子。

“他不是去年来了个铺子么?忙,而且他媳妇儿生了个儿子也顾不过来。”张向望说着看了一眼陆沉夫夫。

“嗯。”贺老爹却没再接话了。

旁边的张生贵坐不住的看着贺同心说道:“贺同心你站那儿装什么呢?家里有啥吃的,快点拿出来~”

贺同心冷眼瞥了他一下说道:“我已经成家了,你再直呼我大名,我抽你。”

“你……”张生贵气的不行,旁边陆沉眼一横说道:“大姐夫,用我帮你管儿子么?”

“出去帮你外祖母干活儿去!”张向望踢了一下张生贵,踢完看了一眼陆沉两个,似是带了怒意。

张生贵气的哼了一声出去了。

贺同心比张生贵大了三岁,从小就没被张生贵尊重过,如今跟了陆沉,胆气也上来了,说完那句心里都热乎乎的舒服。

“爹娘。”与陆沉同村的杀猪户王涛跟贺同心的二姐贺柔美过来了。

“嗯,等等老三家的。”贺看爹说了,大家坐在一起闲聊,可是眼都时不时的打量着陆沉。

陆沉倒也坦荡自然,主动的招呼人,搞得贺老爹看他的眼神又满意了几分。

“这是二丫头?”贺同心过去抱住贺柔美怀里的女儿。

“嗯。”贺柔美也是连着生了两个女儿了。

“长的像二姐。”陆沉对贺同心的二姐观感最好,温柔亲切。

“爹~”门口又有人来,是三姐贺柔香,只她一个。

“何秀才不来?”贺老爹脸一下就黑了。

“本来要来的,家里那个狐狸精说肚子不舒服就不来了。”贺柔香冷笑一声走了进来。

“唉,你别这样说他,收都收进门了。”季氏走进来,后面跟着的张生贵拎着个兜里面都是吃的。

“偏要说!一家子黑心货,要不是同心他两个撞见怀了种,怎么会甘心进门当妾,指不定那俩要怎么害我呢!”贺柔香越说越气。

“行啦,一个妾,你何必生她的气,你抓紧看看身子给何家生个儿子是正经。”季氏把备好的零食放桌上说道。

“算了吧,老娘才不稀罕他家的种呢。”贺柔香坐过来,抓着东西就吃,旁边张生贵抓了一个吃了两口皱眉吐到地上。

贺柔香抬手就把手里的东西砸过去,骂起来:“小兔崽子你以为你是哪个?在这儿摆起少爷谱来了!”

“三妹!”张向望怒喝了一声。

“哎哎,别吵,孩子吃不惯,你叫什么呢!”季氏急忙劝和。

“行了!”贺老爹喝了一声,张生贵被季氏拉着去了厨房。

“说正事儿。”贺老爹看了一眼陆沉。

陆沉从怀里掏出一块铁牌子来,大家的眼神立马都聚了过去。

“哎哟,没想到咱们家还有这好运呢!”杀猪户王涛笑着叫了起来。

贺老爹张口说了要一家收三两入伙钱,另外每家卖的货利也要给一成出来。

说完都没人说话了。

“我倒是没意见,不知道二妹三妹家如何?”张向望略有得意的看向另外两家。

“家里有点难,我去借借吧。”王涛咬牙说道。

“我拿自己的银钱入,不过我要买两个位置。”贺柔香眼里闪过一片精光说道。

贺柔香说完,其他两家也意动了,多一个位置就多一箱的货,就算买不起货,还可以卖一个位置。

“第二个位置没有亲戚价,要的先拿银钱。”贺老爹张口说道。

“爹~人陆沉还没说话呢。”贺柔香这会儿声音倒是软和了。

陆沉无奈的笑着说道:“爹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那算了,我家拿不起。”王涛先放弃了。

“我回去再找些银钱!”张向望咬了咬牙说道。

毕竟再要一个位置,位置银钱是一份,货钱才是大头,且不是买的越多就赚的越多。

“再便宜点嘛~”贺柔香磨了半天,搞下来一两银子,不过能有机会先占位置就足够便利了。

三家人吃了中饭就急着走了,虽然离入冬还有些时候,但银钱得早早的准备着了。

“你看看走的这样急,生贵都没吃什么。”季氏抱怨起来。

陆沉不接话,跟着贺同心收拾碗筷。

“你再亲他,人家也看不上你这村里老婆子,有这心你去打听打听老三家的情况,我觉得这丫头有鬼。”贺老爹皱眉说道。

“还不都是你惯的,非把她当儿子养,你看看她那样!”季氏沉着脸吵了起来。

“我不与你多说,我事儿还多呢。”贺老爹起身走了。

厨房里陆沉想着想着笑了起来。

“干嘛呢你?”贺同心不解的碰了一下陆沉。

陆沉摇头说道:“没事,就是想着爹还是蛮厉害的,三姐这样磨都没嘴软。”

贺同心点头说道:“确实,说起来爹最中意的就是三姐了,长得好脑子也好用。”

“那你呢?”陆沉侧头问道。

贺同心失落的说道:“我不行,不但是个哥儿,从小读书也不行,唉!”

“最起码你会弹石子嘛,今天给你外甥来那下我都没想到。”陆沉笑着碰了碰贺同心。

“我烦那小子,没大没小的,就弹了一下,让他磕个头。”贺同心低声带怒的说道。

“做的好~”陆沉夸了一句。

两人正说笑呢,外面传来贺老爹惊慌失措的声音。

“同心!”贺老爹声音又低又着急。

“爹怎么了?”贺同心跟陆沉急忙跑了出去。

就看到贺老爹满脸天大喜事样子的跑过来,脸上挂着泪激动的说道:“神武……神武府来人了!”

陆沉闻言面色剧变,失声说道:“怎么突然来了?不是等我们蜜七过了自己去镇上呢么!”

旁边的贺同心更是惊的面色一白,死死的抓着陆沉的手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设定解释:蜜七,就是蜜月,这几天哥儿体温升高,会比较粘人。

哥儿痣设定是成了亲会从艳红变暗红,情动会从新变艳红,所以要掩盖。

神武府:驻扎西北的武士一族,族中觉醒后武力值会变强,五感敏锐,但容易受外界影响,情绪波动大。

小攻第一个金手指是得阴天有可能打雷的时候引发,引发的时候后背会有强烈的灼烫感,雷来的时候会有感应,可以躲避,躲避不及也会劈到攻。

哥儿穿裙子是蜜月的时候穿,传统是为了方便造娃。

年纪设定:都是19岁

贺同心忍不住的转头过去,对上了陆沉发亮的双眸。

“小贼!还不过来!”陆沉低喝了一声。

贺同心嘴角动了动,把册子规矩的放好,有些兴奋的到了陆沉身边。

“要看就到我旁边看,别跟做贼一样。”陆沉看着书突然说了话。

贺同心急忙转过头埋头看起自己的小册子。

陆沉轻笑一声,将书放到一边说道:“要睡了,你睡不?”

“我……再看一会儿。”贺同心低声说道。

“嗯。”陆沉应了一声,没了动静。

草药书有些破旧,修长干净的手指翻动的很轻柔,一点也没了平时那种痞坏的劲儿。

陆沉想到那个才收起了手,自己也拿着草药书看了起来。

“看什么?”陆沉被他看的笑了出来。

“果然是秀才家的,长的真好。”贺同心看着自己的手伸过去,与陆沉白皙的肤色衬的更是明显了。

“明白了,难怪你觉得你师傅的字儿还不错。”陆沉看了贺同心的字儿坐下来说道。

贺同心吸了口气假装什么都没发生的继续看他的小册子。

“听爹说你也上过学的,写俩字儿让我看看。”陆沉好奇的说道。

贺同心低着头捏着煤块在地砖上写了起来,越写脸越红。

“这么爱秀才,怎么字儿写成这样?”陆沉好奇的问道。

“脑子笨呗。”贺同心声音低低的说道。

阅读农家上门男婿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