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古风短文合集》
古风短文合集

第三十五章,闺房中的男子

大盗终于回过头来,他此时的脸色很苍白,一件大氅披在肩上,大氅里面他的上半身竟全是用白布包裹。

他道:“是啊,一个月之前将那批粮食找回来了,可这不过是杯水车薪罢了。

大盗又道:“然而北原府中的百姓却厌弃这洁白的世界,就如同厌弃这如火如荼的乱世。

北方的冬天总是来得很快,很急。大雪纷纷扬扬落下,那一片片雪花在空中舞动着各种姿势,或飞翔,或盘旋,或直直地快速坠落,铺落在地上。

飞扬的大雪宣告冬天来临之际,亦是在告知他们酷寒也同时来临。然而他们除了紧裹身上单薄的衣服外,已在家中拿不出更多,更厚的衣服来御寒。

甚至他们此时所想,亦怕是在精打细算家中还有里盅米粮,一日又该吃多少米粮,今日吃了,明日是否还有?”

烛龙栖寒门,光耀犹旦开。日月照之何不及此,惟有北风号怒天上来。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

又疑惑道:“她是?”

红娘嫣然一笑,当真如百花绽放,她道:“她是绿儿,是红娘的……妹妹。”

大盗绕过话茬,道:“是你们救了我?”

绿儿抢过话头,道:“当然是小姐救了你,不但救了你,还把你带回小姐的闺房养伤。

哼……小姐的闺房可还从未有男子进入过……”

绿儿鼓起了她的小脸儿,鼓得像个气囊似的,可爱至极。

大盗闻言诧异的看着红娘。

红娘轻点黔首,道:“当日我与绿儿去了西山,将做好的衣服给二丫她们送去,返回之迹却见公子的马儿竟驼着公子回来。”

绿儿又接过话头道:“当时你奄奄一息,身上全是血迹,就连黑马的背上都被你的血染透了。差点把我和小姐吓坏了。”

大盗心中了然,定是自己与白玉堂出了谷之后,自己就骑马回到西山,却是在马背上昏迷了。他又问道:“为何此时盗爷却在你的闺房?”

红娘的面上攀上一丝红晕,道:“公……公子受伤太重,红娘又不懂医治之术,就只有将公子带回阳城寻找大夫,不过万幸公子一路都挺了过来。”

大盗又问道:“我昏迷了多久?”

绿儿竖起小手,比了一根指头,道:“一个月。”

又气鼓鼓道:“这一个月来,小姐可是半步不离的照料你,连与绿儿上街都不去了。”

大盗沉默半晌,对红娘一拱手道:“救命之恩,万莫能报。”

红娘连忙道:“公子不必多礼,红娘不过是力所能及而已。”

却在此时绿儿从身后拿出一个包袱递给大盗,两人此时才发现为何她进屋后,左手一直背在身后。

大盗接过包袱,疑惑道:“这是何物?又是谁交给你的?”

绿儿皱着眉头,道:“一大早城主府的张管家便拿着这个包袱来找你了。

之前你并未转醒,他就让我转交给你,却一句话都未交代清楚就走了。”

大盗闻言神色一动,这才打开包袱,却见里面竟全是银票,粗略一看便已不下千两。

他心中念头转动之间便已猜到了大半,这些银票定是三江府那些巨商们发的寻赏。却是不知又为何经城主府交到自己手上。

绿儿将包袱交给大盗后,便转身出了屋子,只剩下红娘与大盗两人,红娘道:“公子才将将转醒,还要多多注意身体才是,红娘为你熬了一碗药汤,公子应趁热喝了。”

大盗闻言看了看红娘,又看了看桌上的药碗,邹眉不已,道:“盗爷不喜喝药。”

红娘道:“这是城南一位名家开出的药房,对公子的伤势调养有很大的益处。”

又道:“且这一个月来,公子一直都是喝的这副药汤。”

红娘话中的意思大盗如何不知,只是他并非不喜喝药,只是不想让外人瞧见他虚弱的模样,且他已习惯每次受伤之后都是找个无人的地方安静调养。

他道:“盗爷的身体已经无恙,便不需再喝药汤。”

红娘欲言又止,却终究没能说出话来。

大盗又道:“盗爷做事从来都是恩怨分明,你救了盗爷的命,盗爷便欠你一条命,但有所指,无所不从。”

红娘摇头道:“公子言重了,红娘只是将公子带回来调养,公子的伤势能够好转全凭公子的意志支撑。”

大盗道:“盗爷当日受的伤势如何,盗爷自己清楚,意志力再强也弥补不了身体的亏空。”

又道:“既然姑娘救了我,盗爷定会还姑娘的恩情。”

说罢他将包袱递给红娘。

红娘并未动作,道:“公子这是何意?”

大盗道:“这里有三千两银票,应足够姑娘赎身所需。”

红娘怔怔的看着大盗。

大盗又道:“姑娘是个心善之人,不应在此地度过终身。”

见红娘依旧未动,他又道:“风月之地的女子终究会受外人非议,姑娘赎得身后,便可该换身份,或是隐居,或是寻一户好人家嫁了,安稳度过余生才是。”

泪花儿在眼中打着转,不消片刻便已迷了红娘的眼,她语调带着一丝哽咽,道:“红……红娘多谢公子好意,但红娘从未有过赎身的想法。”

大盗惊疑道:“这是为何?”

红娘沉默半晌,道:“红娘幼年之时便被柳妈妈所救,柳妈妈不但对红娘有大恩,这些年来从不曾亏待过红娘半分。

甚至红娘招惹的麻烦,也都被柳妈妈接了过去,却也从来不曾重言几句。所以……红娘不想就此离去。”

大盗亦沉默了,盯着红娘打量半晌,良久才道:“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自己的选择,不管选择如何,是好是坏,外人都无权干涉,盗爷尊重你的选择。”

红娘拭去眼角的泪痕,道:“多谢公子体谅。”

大盗突的轻笑道:“既然姑娘不愿赎身,不妨带盗爷去城中转转如何?

在床上躺久了怕是身子都快躺废了,若是再躺下去,说不得会变成手无缚鸡之力的士人才子哥儿。”

红娘噗呲一笑,配上她那泪眼婆娑的模样竟别样的美感,大盗一时之间不由得看得呆了。

红娘却是发现了大盗的眼神,羞喃道:“公……公子。”

大盗回神,突道:“你笑起来很好看。”

红娘闻言面上更红,心中亦是娇羞不已,见大盗的双眼依旧盯着自己打量,连忙背过身去。

大盗此时也发现了自己的不妥之处,连忙道:“姑娘莫怪,是在下孟浪了。”

红娘低声道:“无……无碍。”

又道:“公子不是想去城中逛逛吗,红娘这……这便带你去。”

说罢她脚下急急忙忙的走出了屋子。

大盗见此,却是满头雾水,想不明白红娘为何会如此,他摇头心中暗想。

“姑娘家的心思当真琢磨不透,上一刻还巧笑嫣然,下一刻竟是羞喃不已”。

抬头间见红娘已经走远,他这才急忙跟上前去。

红娘摇头,似无奈道:“你呀……你真是,竟让姐姐不知该如何说你。”

绿儿转动了一下小脑袋,突然瞧见了窗前的大盗,她惊疑道:“咦……那个谁,你竟然能下床了。”

红娘手指再次点在她脑袋上,故作严厉道:“绿儿不可无礼。”

红娘再次怔住了,定定的看着大盗竟不知如何措词。

却在此时房门被推开,从门外跑进一个小人儿来,她身穿绿色衣服,如同一只飞鸟般雀跃。

一进入屋中便大声呼喊到:“小姐……小姐,外面下雪了……我们出去看雪吧……”

红娘一把将她拉住,手指在她头上轻点,嗔道:“你这丫头,整日大大咧咧的没个正行,看你以后怎地嫁的出去,怎地会有夫家要你。”

绿儿娇哼一声,道:“我才我不要嫁出去呢,我要陪着小姐一辈子。”

此时距离立春播种还有几月时间,等到地里的粮食收成亦要等到明年秋收时节,一批粮食又能让他们坚持多久?”

红娘面色一惊,道:“怎会如此?朝廷三个月之前调拨的那一批粮食不是被找回来了吗?百姓应不会如此艰苦才是。”

绿儿朝红娘扮了个鬼脸,道:“绿儿不知晓他的名字嘛……”

大盗摇头道:“无碍,名字不过是一个称呼罢了。”

大盗竟是连头也未回,依旧看着窗外道:“雪有何可赏?”

红娘轻笑道:“突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四周像拉起了白色的帐篷,大地立刻变得银装素裹。似在向人们宣告它的到来。

红娘端着一碗药汤走进屋子,见大盗的身子正依靠在木窗上,入神的看着窗外。她温婉一笑,将汤药放在木桌之上,来到大盗身后,道:“公子可是在赏雪景?”

大盗嗤笑一声,道:“不过是那些文人墨客吃得饱,穿得暖之后卖弄文资罢了。说不得此时他们正两两相对而坐在暖和的火炉旁,温上一壶热酒,望着窗外飞扬的雪花,诗兴大发。”

红娘闻言却是一怔。

阅读古风短文合集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